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64 席森神父的偏差
    席森神父从恍惚中突然惊醒时,面前是更加高大的,充满了秩序气息,并非是废墟的区域,巍峨的锥状体鳞次栉比,一条条台阶沿着锥状表面螺旋上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许多笼罩在黑袍下,仿佛人类一样的东西沿着走廊、台阶和过道走出锥状体,沿着这些台阶向上攀登。举目望去,席森神父看不到台阶的终点,自己却像是站在最低层,排在这些黑袍队伍的最后面,而自己身上不知何时也穿上了黑袍,融入其中。

    每一个锥状体都至少有几百米的高,底部直径也有百米,巨大的蜘状建设机器缓缓在锥状体之间移动,工具就是它们的肢体和内脏,每当它们停留下来,这些工具就会发出嘈杂的声音,溅出勐烈的火星,但是,这些构造体材质的建筑并不是用普通的拼接方法可以构成的,建设机器对这些构造体的切割和拼合,使用的并不是正常机械工程的手段。席森神父对此有所了解,因为,他在原住民莎和畀那边见识过受到安全网络控制的建设机器的工作过程。

    失去了安全网络管束的建设机器十分危险,它们只用一个星期就能让一个区域的结构变得混乱,也会无法识别目标,而无视生命体和非生命体的区别,将之全部当作建设物资来使用。因为建设机器本身也是用极为坚硬的构造体制造而成的,所以,不仅防御力惊人,而且它们所拥有的工具完全达到破坏或改变构造体材质的水准,所以也算是破坏力惊人。

    在安全网络失控的地区,建设机器都是能够避免发生冲突就尽量避免的存在,而在一般情况下,只要不主动接近它到某个距离,就能够避免被其当作目标资源,然而,此时此刻,席森神父站在一群黑袍中,自己的头脸身体也隐藏在一身黑袍中,却仍旧可以感觉到这些建设机器在盯着自己。更详细来说,就是在清醒的一瞬间,察觉到自己所处境地的异常后,就已经有这种被盯住的感觉了。

    席森神父不认为建设机器所表现出来的异常是偶然,但是,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更偏向于稍微悲观些的看法。这种一直存在的注视感让他打心底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融入到这群“黑袍”中,自己是一个异类的事实,已经被发现了,而对方也不带任何好意。可即便如此,也没有立刻出现针对性的事态。

    黑袍们沿着阶梯上行,席森神父不动声色地紧随其后。当他尾随前方的人马来到一定的高度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最后一个”。在自己的下方,上方,四面八方,黑袍的身影让人联想起虔诚的教徒,像是在前往参加一场盛大聚会。虽然看不见黑袍下的面容,只是从黑袍那笼统的轮廓中,感受到“人形”的成份,但黑袍里面到底是不是人类,仍旧让人感到怀疑席森神父对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并不是说他曾经见过这些黑袍,见过这里的环境,见识过类似的行为,而是因为,席森神父从中嗅到了末日真理教的味道。

    这是一场献祭仪式,参与仪式的人都在这里……席森神父这么想,但是,另一个念头就又浮现出来:这些黑袍下隐藏的躯壳到底是不是人类呢?

    席森神父第一次从不由自主的思绪中惊醒时,已经站在队伍的后边,又在恍恍惚惚的时候,来到了队伍的中间,也不清楚到底是自己走得太快,还是身后有太多的黑袍跟了上来,说到底,他连这些黑袍的来和出现方式,都没能弄清楚。他只是被动地被夹在了队伍中间。

    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就像是牵线木偶,被裹挟着只能和其他黑袍一样,沿着阶梯上行,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什么敌方,也不知道前方到底会有怎样的结果在等待自己。显然,席森神父是一个相信自己直觉的神秘专家,既然这些黑袍的行径能够让人联想到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那么,他有理由相信,这就是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

    这种朦胧的知觉,很快就化作一种不详的预感浮现在席森神父心中。他没有任何迟疑的理由,正盘算着该如何离开这支队伍,却不出意料地,窥视到一个锥状体建筑的内部。那里没有任何常识意义上的“人类”存在,反而有好几个宛如带着面具般的素体生命。那苍白而坚硬的面具般的面孔,或强壮或精干的体格,无比给人冰冷又强大的感觉。在看到它们的第一眼,就不会有人把它们视为无生命的玩偶,而是对这样的生命本能感到恐惧。

    素体生命像是押解犯人一样,用锐利的眼神审视经过眼前的黑袍。席森神父原本想用稍微强硬一些的方式脱离这个明显不详的地方,然而,“风”带给他的讯息,让他立刻放弃了这项计划。这些黑袍的数量实在太多了,自己莫名其妙就来到的位置也太过不上不下,无论从哪个方向逃离,都不可避免要陷入重围。虽然身体状态出乎意料的好,但也有强烈的直觉在警告,自己绝对无法活着逃离此地。

    席森神父重新审视义体保存的资讯,确认了自己确实没有偏移“莎”给出的脱离路线,与其说自己选择的方向不好,运气不佳,毋宁说,之前那浑浑噩噩的思维状态下,自己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就像是在冥冥中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一样。

    黑袍、素体生命、仪式场所……所有这些要素,都完全附和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的合作情报。

    席森神父不得不认为,这里就是素体生命打算完成繁殖工程的地方。而自己“恰好”在这个地方,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迫要见证这个过程一样……不,他觉得还有更糟糕的情况,有一种更深刻的不详的预感。

    我也是祭品的一部分吗?在席森神父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这样的念头,自身所出现的异常,似乎也暗有所指,一种朦胧的象征性,在他的心灵构成一个让自己不寒而栗的轮廓。就像是,之前所有发生过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一样。

    那些对末日真理的思考,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调整,而他正陷入一种不得不如此去思考的困境中。那意识和思维上的东西就像是一张巨网,让他如飞虫一样深陷其中。他甚至觉得,自己此时身穿黑袍不是没理由的,因为,尽管自己觉得自己和这些黑袍不同,但也许实际上,自己和它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其他的黑袍内,那些不明正体的轮廓,也觉得自己和周遭不一样,而视其他黑袍为“异类”。

    黑袍下的是“席森神父”,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其实都是“黑袍”,是祭品,是仪式的一部分这样的想法没有绝对的证据,却让席森神父难以摆脱。

    席森神父看清楚了,每一个锥状体内部,每一个宛如窗口般的豁口处,都存在素体生命。这些素体生命的数量远比自己估计的还要多,因为自己根本无法观测到锥状体数量的尽头,也无法分辨锥状体上的窗口到底有多少个。那么,聚集在这里的素体生命到底有多少个?几百个?还是几千个?

    席森神父隐藏在一群黑袍中,转过一个又一个的阶梯,螺旋上行似乎没有尽头,就在他猜测自己到底要前往什么地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看似一直紧紧包围在自己身边的黑袍其实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身边的黑袍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其他的黑袍,这个问题就连席森神父自己也无法回答上来,就像是变魔术一样,意识到这点不同,也不是一直关注的结果,不是逻辑思维的推断,甚至谈不上是直觉,形容起来,更像是突然产生的一个想法:自己身边的黑袍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些个了。

    那隐晦的,让人无法抵抗的,充满了谜团的变化,让他深深感到神秘的存在。这个时候再去注视这些锥状体、台阶、过道和走廊,才会升起这么一个想法:自己并不是正在前往献祭仪式场所的路上,而是这个巨大的看不到边际的区域,这些充满了诡异风情的建筑结构,就已经是献祭仪式的场所,而包括自己在内的黑袍,已经在行为上构成了献祭仪式,那些在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已经被替换掉的黑袍,已经变成了祭品,再这样下去,自己也将会在某个时刻被献祭掉,成为其他黑袍眼中“不知不觉被替换掉的黑袍”。

    自身所拥有的魔纹使者的力量,义体化的结构,对末日真理的思索,不仅没能成为突破枷锁的钥匙,反而像是成为了枷锁的一部分。

    “不,这只是错觉。”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到席森神父的脑海中,“你看到的这一切,所产生的感受,都是幻觉。席森,你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总是会被魔纹迷惑。”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这个人的样子已经在席森神父的脑海中浮现

    “爱德华神父。”

    “席森,我始终都这么说过:你作为魔纹使者,与其说是魔纹的使用者,不如说,更像是魔纹的载体,你无法分清楚,自己被魔纹引导出来的力量和魔纹的力量有什么差别,你总是理所当然的将自己因为魔纹所拥有的一切,都视为自己本来就拥有的一切。”爱德华神父的形象浮现在席森神父的脑海中,而他的声音,就像是通过这个形象传达的,而席森神父已经无法分清,这个形象和声音,究竟真的是爱德华神父在说话,还是自己的幻觉。

    “太可悲了,席森。你对末日真理的思考是如此的深入,但是,你对自己的思考却是如此的肤浅,我从你四岁开始,就教导你,让你必须站在自我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而不是站在末日真理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但你总是无法做到。”爱德华神父的声音平静、慈祥又充满了悲怜,在席森神父听来,就像是过去的自己眼中所注视着的那个教父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爱德华神父……”席森神父有许多反驳的话,但是,在此时此刻,却让他觉得,那些话就像是叛逆的孩子去强调大人的老生常谈一样,充满了天真和幼稚,所以,他便说不出那些话来。

    “当作为一个人的时候,是不需要如同上帝一样去看待世界的。”爱德华神父说:“只有成为了上帝,才需要上帝的视角,上帝的公平和上帝的慈悲。想成为救世主,亦或者想要像人一样浑浑噩噩地生活,或者想要成为英雄,或者想要建功立业,亦或者只是平静地生活,都是人的样子,对你来说,都是正确的答案,可是,你却始终没有选择这些答案,你不想拯救什么,也觉得自己不需要拯救什么,不想去破坏什么,也觉得不需要去破坏什么,你看似为所欲为,也只为自己所欲为,但这并非出自你的人性,而是因为,你是站在末日的角度,注视着这个世界呀。”

    “爱德华神父,我始终无法明白,为什么这样是不对的。”席森神父终于说话了,而他也没有忘记,这句话和许多年前接受爱德华神父的教育时,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我已经用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试图让你理解这一点:即便是末日真理教,也不是站在末日的角度注视这个世界的。”爱德华神父说:“末日真理可以是一种追求,可以是一种信仰,可以是行动的纲领,可以是哲学意志,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末日是在前方,而并非在自己的脚下。我们只是去抵达那个终点,而并非已经站在那个终点。在末日降临自身之前,任何试图将自己带入末日的终点去观测世界的想法,都会发生偏差,无视这个偏差,只会让自己越发偏离真理。此时的你,所承受的,正是偏差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