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76 V江
    巨大怪异的植物长出畸形的脏器,那是叶子,结出蠕动的血肉,那是果实,这些叶子和果实就是进行三信使联动的最后保障。在哥特少女的注目下,植物就像是在唿吸一样,枝干收缩鼓胀,就像是巨大的力量在内部传导,又像是根须汲取了力量,一切都是为了更壮大的成长。

    哥特少女倾听这株植物发出的声音,那并非是耳朵听到的声音,是如此的朦胧,让人不由得产生翩翩想象,去描绘这个不太真切的声音,却总是觉得缺少了什么而无法让人满意。无法形容的声音充满了情绪,复杂的情绪如同逆流一样冲击着哥特少女脑海中同样杂乱的思绪。思考变得越来越痛苦,哥特少女强忍着这种痛苦,却陡然仿佛听到一个刀子般尖锐的声音。哥特少女的脑海霎时间一片空白,只觉得那是这巨大怪异的植物遭受了创伤,那份痛苦传递到了自己的心中。

    不详的预感在哥特少女心中浮现,可她却无法做更多的事情,植物本身的异变已经开始了。一开始并没有看到,但在视线的某一次转开时,一丝红色以格格不入的存在感暴露在她的眼角,她追望过去,最初这丝红色消失了,但就在定睛审视的时候,更多的红色就好似从植物表皮下鼓起的血管,存在感一下子就爆发出来。

    当强烈意识到这种红色的确存在时,宛如血管般的红色已经爬满了植物的枝干,从难以看到的角度延伸,一直插入叶子和果实的阴影中。这些脏器一样的叶子,血肉般的果实,顿时爆发出强烈的存在感,生机勃勃得仿佛随时都会熟透。尽管哥特少女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植物,在释放孢子的时候,也从未想过孢子会长成怎样,但她此时此刻有着强烈而敏锐的感觉,这种感觉提醒着她,这绝非是这株植物的正常变化。

    说到底,这株植物根本就不能列入常识的植物范畴,其发生的也绝非是符合人类当下逻辑的变化。可是,植物此时正在发生的变化,与其说“无法想象”,不如说是“让人觉得它在正常的成长中,绝对不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哥特少女已经重新开始上浮,然而,完全没有“自己即将脱离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感觉,往时并不漫长的道路,此时却像是没有尽头,就像是自己正陷入一个死循环中,反反复复经同样的过程。

    血管一样的红色很快就如同寄生植物一样爬满了植物的全身,这颗植物宛如拥有自我意识般颤抖,从它而来的恐惧感,同样反馈到哥特少女的内心中,成为她内心中恐惧的养分。哥特少女完全看不到植物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基本上只可能是真江怪物做了什么。在她的注视中,那些充当叶子的脏器,以及充当果实的血肉,在一个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变得无比繁茂,形容为果实累累也不为过,可越是如此,哥特少女心中那种“将会发生某些事情”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然后,她看到了,叶子的凋零,那是畸形脏器的衰竭萎缩,就像是催发它们成长的养分被抽了回去,所有充当叶子的脏器都变得干瘪。紧接着就是果实的枯萎,仿佛全由血肉构成的果实勐然炸裂开,果皮翻卷起来,就露出了内里的东西,那也是哥特少女无比熟悉的

    真江的头部。

    微缩的真江的脑袋,就好似花蕊,好似果核,镶嵌在这些血肉果实的正中心,每一个果实也只有一个真江的脑袋。但这株怪异植物的果实是如此之多,真江的脑袋数量也变得寒意逼人,足以引发人人类的密集恐惧症。

    每一个真江的脑袋都是长发披肩,露出右眼的无机表情,哥特少女只觉得它们的视线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如果有汗毛的话,此刻肯定都竖了起来,如果可以逃走的话,绝对不会留在这里半秒钟。这些视线带着强烈的不怀好意的恶性,让人觉得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仿佛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避免被吃掉的厄运。

    哥特少女的脑袋有些空白,她觉得自己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但是,同时又能察觉到,自己的思考和思考的东西却宛如洪流一样,要让自己的神经和脑血管爆掉一般急剧涌动。这个无法思考的自己,以及无法控制思考的自己,就像是要将自己噼成两半。

    哥特少女的鼻腔一热,她下意识用手擦了擦,满手的血,但是,在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以意识态存在的自己,也会流出这种血吗?她意识到了一些情况,觉得自己知晓答案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些血好似在蠕动,就像是不再是自己的血,而是……而是……深红色

    深红色的,浓稠的,宛如血一样的液体,正在从自己的体内流出来。

    哥特少女听到神经质的笑声,发出“嘻嘻嘻”的混响,又像是“嘻嘻嘻”这些拟声词从自己周边的虚空中钻出来,宛如疯狂的精灵在蹦跳,在绕着自己旋转。她的瞳孔收缩,就看到那翻卷的果肉中,宛如果核的真江脑袋,那原本充满了无机感的表情,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可怕的笑容。

    她无法描述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可怕的笑容,却觉得“嘻嘻嘻”的神经质的笑声就是从这张可怕的笑容中漏出来的。真江的眼神充满了阴森和邪恶,发出的“嘻嘻嘻”的笑声。这笑声传过来,就变成了幻觉一样的拟声词将自己包围起来,它们蹦跳着,抽搐着,反转着,扭曲着,这充满了灵性的跃动感让哥特少女不断产生“它们自己也有了生命”的感觉,只觉得这些同样充满了神经质的东西,正带着恶意试图从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钻入体内。

    哥特少女再也无法冷静,那疯狂的神经质的笑声,那充满了恶意的神经质的笑脸,那明明深沉诡异却又充满了魅力的真江的眼睛,仿佛就要填满自己外部除了它们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没有虚空,没有时间,没有更多的物质和现象,全都是它们。

    它们在往自己的身体里钻,往自己的灵魂里钻,它们一钻进来,就要啃食自己内部的一切哥特少女做出了自己此时可以想到的所有抵抗,可是,明明她觉得自己的脑海里还有更多,却又无法在此时此刻想起来,曾经积累起来的本能、经验、知识和使用力量的方式,就像是被关在一个透明的箱子里,可以隐约看到它们的存在,却无法把它们全都掏出来。自己的抵抗在自己看来就只是半吊子而已,一个致命的信息在传递,而自己的思考已经没有余力将其解析。

    哥特少女觉得自己已经在尖叫,但自己却听不见除了那疯狂尖笑之外的任何声音。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仿佛自己的思维全都被这些“嘻嘻嘻”填满了,耳朵被“嘻嘻嘻”堵住了,嘴巴被“嘻嘻嘻”缝上了,而视线在看到“嘻嘻嘻”的拟声词的同时,也穿过了它们,被无数真江脑袋的眼睛所吸引,仿佛在那右眼深处有一种无可抵御的引力,拼命将自己的一半往那边拽。

    思考膨胀的自己被疯狂的神经质的笑声填满,一片空白的自己则一点点靠近那只右眼。这颗深邃的,充满了恶意的右眼变得如此的巨大,以至于连“嘻嘻嘻”也被挤出了视野范围,那巨大的存在感,就像是仰头看到一颗巨大的行星从天空砸下来。

    哥特少女产生了一些想法,发酵出一些感性的东西,一些理性的东西宛如电流般窜动,然而,最终也没能想起,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

    怪异的植物长出宛如内脏的叶子和宛如血肉的果实,内脏衰竭后如同叶子般凋零,而变得更加丰满的血肉果实却在一种从内部迸发的力量下裂开,果肉卷起后,露出真江的脸。有多少颗果实,就有多少真江的脸。所有的真江都注视着哥特少女,而这个少女也在呆滞地,偶尔神经质地发出阵阵笑声。一丝丝深红色的脉络沿着植物的枝干伸展,就像是肌肉纤维一样,让枝干软化,伸缩,柔软地舒展,温柔地将少女卷起,在这温柔得仿佛不会伤害对方的动作背后,却满溢着无法掩盖的深沉恶意。

    “嘻嘻嘻,嘻嘻嘻”哥特少女抽搐着发笑,就像是牵线玩偶一样被枝叶吊在半空,另一些枝叶根须也在缓缓向她逼近,从裙子底部,从领口,从袖子,从衣摆处钻进去,隔着衣物看去就像是在贴着肌肤游动。陡然间,哥特少女的腰肢弯起,就像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正在从她的下身塞进这个柔嫩的身体里,有一种巨大的感觉刺激着她的内脏,让她下意识抽搐。

    可这个少女仍旧没有醒来。

    很难想象,这个娇小的身躯到底是如何容纳如此多的枝叶根须,就像是这么一株巨大怪异的植物要全部挤入这个身躯里。尽管无法想象,但是,能够看到的正是这么一个场景:这株本应该用来阻止真江怪物的植物,在无数真江充满恶意的笑容中,一点点没入神经质般抽搐发笑的哥特少女体内,不知道多长时间后,一点一滴都没有剩下。

    哥特少女的身体表面膨胀扭曲了几下,就恢复到原本的姿态。呆滞的表情,神经质的笑声和不时的抽搐都瞬间停止,没有表情的五官宛如陷入沉睡,却在下一刻,勐然睁开眼睛。她的左眼和右眼是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形状,仿佛也蕴藏着不同的情感,以及不同的智慧和灵性,和左眼相比,右眼有着格外强烈的存在感,哪怕两只眼睛都睁着,他人的视线也像是在第一时间被右眼吸引住。越是注视这只右眼,就越觉得这只右眼是活着的,是和这个身体截然不同的存在,像是两种本质有着巨大差异的生命。

    若是仔细聆听,似乎还能听到从这个少女的体内传来吞咽咀嚼的声音,那是虚幻的,是偶然的,却又因为这些仿佛虚幻,看似偶然的因素,而变得格外的身临其境。

    不知道是女巫vv还是真江的存在,朝着不知走向的某一处眺望。“就在这里”这股强烈的存在感沿着它的目光向一路上的四面八方扩散。让所有还能够思考的人,陡然产生了一种似是而非的想法,一种朦胧的印象。但是,这些人倘若凭着感觉向明确的某个方向望去,却无法照准这个不知道是女巫vv还是真江的怪物般的存在。

    战争正在进入新的烈度,但是,不详的预感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地在每一幸存者的内心中浮现。

    “这是……什么东西?”不止一个人在自己的内心中发问。而他们也觉得,自己似乎知道那是什么,但那答案是如此的朦胧,而无法完全想起。只有一点可以确定,它定然就存在自己的认知中,是自己曾经观测到或者从什么途径听说过的东西。

    但是,当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后,就立刻被一种更加巨大的陌生感和令人颤栗的感觉席卷了全身。仿佛在告诉他们自己:这绝对不是自己所想的东西。

    一个可怕的,似曾相识,但确实未曾认知过,观测到却已经彻底改变了的东西,正在从一个所有人都知晓的地方脱离,然而,没有人可以明确说出,那个所有人都知晓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也没有人能够确切描述那东西的具体形象。只有朦胧的感觉,像是死海一样,淹没了自己。

    与此同时,巨大的胞状体宛如虚幻的影子,穿行在无数的怪异现象中,越过虚空,越过意识和物质的边界,将沉思中的少年带入物质态的世界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