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69 女巫VV的追寻
    迷乱的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哪怕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无法承受中继器对撞的意识冲击而陷入停摆,但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仍旧存在,仍旧在活动,仍旧在那无垠的范围内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毋宁说,尽管种种广泛的意识活动没有从**上体现出来,但实际上却比过去更加激烈。

    若是将过去的人类集体潜意识形容为海洋,那么,如今的人类集体潜意识就是巨大风暴中的海洋。

    狂放的,爆发的,诡异的,深邃的,就像是要将沉寂于底部的淤泥都席卷上来,无法形容能够观测到什么,只是从感觉上呈现出种种不可思议,表现出“混乱”这一姿态。在哥特少女的眼中,这里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也许可以称之为虚空,但却绝对称不上真空。就在这样一个宛如沸腾起来的,充满了暴乱的虚空中,黑水仿佛凭空出现,哥特少女站在黑水的浪头上,注视着正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她虽然可以“看”到,也从感觉上觉得自己知道那是什么,却无法将之描述出来。

    那是介于可以认知和不可认知之间,似是而非的东西。黑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以浪卷的方式向前扑去,每一个浪头打下去,就有更多的东西被从虚无中卷起,融入黑水之中,而黑水的规模也愈发壮大,那狂暴的浪涌在几个念头转动后,就已经看不到边际。哥特少女站在黑水的表面,也无法直接用肉眼去观测到黑水的边缘。

    黑水在物质态呈现出流质的特性,但是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却呈现出更加异常的一面。倘若有人觉得,人类集体潜意识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而黑水则是这个容器中装盛的液体,那这一定是错觉。黑水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的存在方式,已经超过可以认知的常识了,毋宁说,黑水本来就是从人类对事物的感受性出发,研究宏观意义上人类对事物认知的过程和规律,进而扩展到“认知”概念本身,最终得到的一个成果。

    这时哥特少女利用自身的独特存在性,才能在这个世界制造出如此可怕的东西。

    黑水有多可怕,四天院伽椰子就有多可怕,而四天院伽椰子仅仅是新世纪福音的三信使之一,自然能够证明,作为头领的哥特少女有多可怕。“女巫vv”这个存在概念的构成,除了是因为哥特少女需要固定自身的存在性,也是为了和“三信使”的力量体系进行匹配在哥特少女从懵懂到自知的过程中,在探讨自我的过程中,她充分理解到自我认知和他人认知之间的协调性有多么重要,只有在自己能够被认知,被观测的时候,自己的存在性才能得到证明,倘若无法对自我以外的事物施加影响力,也不被自我之外的事物干涉,而仅仅只是自我认知,不过是无意义的自娱自乐而已。

    在“女巫vv”这个认知概念成形前,哥特少女也不过是一个“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存在”的存在而已,而这也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也没能在第一时间确认其存在的原因。尽管哥特少女在这一次末日幻境之前就已经存在,能够对末日幻境进行观测,但那时的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如果哥特少女不是人,从本质上不具备人的性质,那么,即便“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存在”也不会觉得不好,既然不会觉得不好,自然也不会追寻改变说到底,哥特少女在最初的状态下,即便末日幻境的世界迎来末日,也对其毫无影响,反而,成为“女巫vv”之后,自己虽然可以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但反过来,也会被人观测到,被这个世界的存在影响,甚至于拥有死亡的可能性。

    成为女巫vv看起来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十分危险,反过来也会有这样的疑问:“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存在,不就足够了吗?”但是,答案正是“远远不够”,才证明了哥特少女的人性所在。作为人格碎片的聚合体,哥特少女可以是多变的,可以是无形态的,可以是混乱的,也可以被形容为垃圾堆亦或者是聚合体,但无论它是什么,都会有一个人之概念的前缀人格的聚合,不是人又能是什么呢?虽然是“碎片”,但却十分纯粹,不掺有任何“人”之外的杂志。

    作为一个从本质上十分纯粹的人,哥特少女固定了自己的存在,让自己可以被观测到,加大了自我和外在的相互影响。“三信使”正是她为了在这种相互影响中占据主动权而产生的力量,她对任何“人自身无法抵抗的灾难”有着天然的抗拒心,因此,对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种不明正体,无法估量的存在,也有着最高等级的警惕心。

    只要“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是存在的,那么,对哥特少女来说,它就必然且只能是敌人,这是理所当然的,是从哥特少女的本质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个概念所拥有的意义决定的。

    身而为人的本质,注定了哥特少女会成为女巫vv,会加深自我和外在的相互影响,并在这种相互影响中试图占据主动权,既是:不能没有影响力,也不能在影响中处于弱势地位,所以需要一种能够提升自身影响力,能够切实在任何相互影响中都占据上风的力量,那就是“三信使”。

    套用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身上,为了战胜这种无法估测其有多强大的怪物,“三信使”的力量就必须尽可能变得强大,至少要到自我所能认知到的“强大”的极限。

    对普通人而言,要达到“自己可以想象的强大”已经实属妄想,但是,哥特少女相对于末日幻境的特殊性,让她要达到到“超乎人的想象力极限的强大”很困难,但是,要达到“自己想象极限的强大”,却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四天院伽椰子和黑水,爱德华神父和恶魔变相,某个无名小卒和无名之子,倘若将彼此分开视为“三个信使”,那么,它们也分别代表的不同意义的力量,但只有将三者视为统一整体来看待,才是“三信使”这一力量的真正本质。

    不是“三个信使”,而就只是“三信使”,这是完整的,不断趋近女巫vv想象力极限的强大力量。从这个角度重新女巫vv的战斗,那么,就可以得到这么一个事实:女巫vv哪怕在面对中继器的时候,也没有完整发挥过自己的力量。因为,女巫vv由始至终都只是使用了“三个信使”这种分割性的力量,而并非是使用“三信使”本身整体性的力量。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内部产生意识上的异变,义体高川不得不追索主因,和网络球达成合作协议的哥特少女和义体高川会合,在追查到末日真理教圣地的时候,直接目击到中继器彼此之间发生撞击这就是到目前为止的人类集体潜意识内的事态始末。虽然能够预想到中继器之间的狩猎,但最终结果却是直接性的,毁灭性的相互撞击,却是哥特少女没有想到的,当时产生的巨大爆发力在第一时间就将两人分割,抛离,在狂暴的现象中,能够承受冲击后活下来就已经证明自己足够强大。

    但是,正因为这股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爆发出来的冲击现象是如此强烈,让整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产生了过去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所以,哥特少女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义体高川、网络球、末日真理教其它两个巨头等等存在,自然也很让人在意,但是,最让她在意的敌人,从来都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

    在如此暴乱的环境中,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会否有所变化,对哥特少女而言是一个十分渴望知道的事情。

    虽然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存在怪物已经得到众多意识行走者的证明,而更多的细节也足以证明这个怪物有多么可怕,“无可名状”和“无法描述”等等模煳的语言,让它不具备一个特定的形象和特质,这也意味着,至今为止尚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对其不形成观测上的优势。倘若要和这样的怪物战斗,不是天然就在情报上落于下风吗?

    想要解决这个难题,就必须首先能够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进行更多的观测,然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是很难被确切观测到的东西,哪怕是资深的意识行走者,也不一定可以抵达人类集体潜意识,抵达了也不一定可以去往怪物所在的“深处”,即便哥特少女满足了这两个条件,但是,哪怕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处,能够观测到“怪物”的机会也极少,目前为止所有的观测结果都仅仅只能证明它是存在的,而无法证明它是怎样的存在。

    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就像是隐藏到一个没有极限的深海中,无论己方抵达了多深的距离,它都仍旧像是在更深的地方,厚重的海水遮蔽了一切视野和感知,只留下它的一个朦胧的轮廓。它所在的地方是如此之深,正常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掀起的风浪,来到那个深度时都已经风平浪静。反而,当它从深处活动,那巨大的波动就会直抵海面。

    如今中继器碰撞所掀起的风暴,比过去的任何一场风暴都更大,更彻底,冲击力也理所当然会波及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更深处,乃至于,让哥特少女觉得有可能会波及那个一直潜在人类集体潜意识最深处的怪物。

    只要这个怪物对这场冲击做出反应,就不可避免有更多的信息流出。带着这样的想法,哥特少女驾驭黑水不断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深处进发,黑水的力量在下潜的过程中,不仅没有消耗,还因为这场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风暴获得了更多的养分,若非如此,哥特少女也不会贸然来到这样的深度她十分清楚,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地方,在她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意识行走者能够或敢于来到这个深度。

    黑水不断将淤泥一样,因为风暴而被席卷上来的某种东西吞噬,哥特少女可以清晰感受到,此时的黑水已经比中继器碰撞之前强大了好几倍,而且,按照她对黑水的设计,只要还能够下潜,黑水就能不断强大下去,远远没有抵达极限。

    每下潜一寸,黑水就强大一分,从深度所获得的养分,是一种用文字无法描述,在人类语言中没有具体定义词汇的某种东西,哥特少女想要将之当作黑水的养分,亦或者说,制造出能够用之作为养分的黑水,可谓是花了不少心思,在一种极端的运气条件下才实现。

    越是下潜就越是壮大,这样的黑水可以带来的安心感,是哥特少女所见识过的任何力量都比不上的。

    然而,即便来到了过去从未抵达过的深度,黑水也壮大到了从未有过的程度,哥特少女仍旧没有找到那个怪物的蛛丝马迹就和过去一样,它的存在似乎只是惊鸿一瞥,是一种错觉,只在不经意中才会出现。

    哥特少女当然也不希望在观测到这个怪物的时候就被迫战斗,但是,连在中继器碰撞这样巨大的冲击,都无法让这个怪物现形,那么,之前所做出的部分关于这个怪物为什么会被认知到的推论就必须重新修正。

    毫无疑问,中继器已经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力量具现化的一个巅峰,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存在性似乎还要超过这个巅峰。就这种超越性来说,如果这个怪物真的是远超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存在,那么,过去所认为的“它存在于人类集体潜意识之中”的结论,不免让哥特少女觉得有些别扭和怪异:强大的东西,藏在弱小的容器中,而且还是截然和自己不相符的容器中,为什么?

    有人将这个怪物描述为“寄生虫”的模样,但是,寄生虫本身就是脆弱的体现。而这个怪物就连中继器彼此碰撞所产生的冲击,都无法让其现形,显然不是脆弱的东西。

    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到底是怎样一个东西?越是下潜,越是探寻,哥特少女就越是感到迷惑,未知的恐怖感缠绕在感性和理性上,留下湿漉漉的冰冷的痕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