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0 错乱之景
    建筑物的天台塌陷了大半,神秘专家在下坠途中借助冲击的力量快速转移,试图利用纷飞的碎片和尘埃遮掩行踪,本来被驱除出平台的灰雾在建筑物下层也是存在的,隔着浓郁的雾气,根本无法看清下方到底有多深。实际上,神秘专家一直并没有完全探查过这座建筑物,其是从建筑物表面进入天台的,因此,也不太清楚建筑物内部的构造。设想这个建筑物也是层级分隔的类型的话,那么从天台到下一层到底有多高?神秘专家正在体验这个高度,灰雾的浓郁让视野无法企及十米之外,而他估计自己下落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二十多米换做感觉来说,简直就像是无底的一样,一旦下层地面进入视野范围,那么自己可以用来做出反应的时间最多只有一秒。

    若非冲击可以提供缓冲力,甚至于让他可以借助环境因素进行短时间的滑翔,甚至考虑到不使用神秘力量的情况下还有多种工具可以选择,否则他还真不敢就这么跳下去。

    由线状构造体编织而成的素体生命人形轮廓迅速消失在视野范围中,神秘专家在惊鸿一瞥间就看到了那些线状构造体早已经穿透了天台的地面,和下层的建筑结构连接在一起,仿佛这些构成素体生命形体的线状构造体同时也是支撑建筑物的骨架,猜想一下,是否整个建筑物已经被这些线状构造体侵占了呢?倘若埋入这栋建筑物内部的骨架都是这些线状构造体,那么,有是否可以认为,这栋建筑物本身也同样是这个素体生命的一部分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自己也算是在这个素体生命的体内战斗吧,而仅仅消灭那个线状构造体编织成的人形,绝对无法从实际意义上消灭这个素体生命它的体积可能比自己看到的,通过所见进行想象的还要巨大,这也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素体生命在发动攻击的时候根本就不移动。

    神秘专家时刻都在观察,时刻都要思考,时刻都要对自己的猜测做好准备。尽管他的确拥有底牌,也已经在心理上做好了苦战的准备,甚至于还有几成胜利的信心,但是,如果在已经对自己所处的战场和敌人的真面目有所猜测的情况下,仍旧硬冲硬打,那决计是无法讨好的。虽然自己所假设出来的情况都只是一种可能性,而事实并没有这么严重,可是,身为神秘专家,在遭遇战斗的时候,将更糟糕的方向估计,也是必须拥有的素质和本能。

    在神秘事件里,在末日之中,他还真从未遇到过实际情况要比自己所设想的情况更好的待遇。

    不得不假设这个建筑物本身已经成为素体生命的一部分,对此能够做出的应对也很简单,就是把战场从这个建筑物中搬离,而将可能遇到的阻力也多少可以想象,敌人是绝对不可能让他轻松离开这个建筑物的。

    神秘专家起初觉得自己将天台轰塌的抉择不错,但观测到的东西越多,思考也相应深入的情况下,那种良好的感觉也正迅速消失。即便已经从视野范围中看不到那个素体生命,但神秘专家却更加觉得,那个人形会在任何时候,在建筑物内的任何位置,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眼前。从天台掉落已经过去三秒,依靠冲击提供动力,行进的总距离超过三百米,直线距离一百米,转向三十五次,要说有多快,在他所认识的神秘专家中,是绝对谈不上迅速的。真正以高速为特点的神秘专家,能够在三秒之内就移动到千米外,如果拥有的是类似瞬间移动的能力,那么,眨眼之间就离开这栋建筑,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三秒钟,直线距离一百米,行进总距离三百米,加上方向的变化,并不足以让他测定这个建筑物内部空间的尺寸,尽管在建筑物外进行观测,整个建筑物的体积似乎并没有这么大,但是,内部空间和外部观感不一致也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甚至于,即便没有神秘因素掺杂其中,光凭人类的眼睛和感官功能,也足以造成类似的错觉。

    神秘专家十分清楚,自己要离开这栋建筑,前提就是先触碰到建筑物内部空间的边界第四秒过去,他隐约看到灰雾中呈现出来的轮廓,在如此浓度的灰雾中,可视距离不超过十米,这个轮廓虽然巨大,但粗略估计也不可能是在百米外的位置。然而,视觉给予的信息似乎是错误的,他已经笔直向那个轮廓的方向冲去,但在第五秒过去时,那个轮廓仍旧若隐若现。

    他在转移过程中,不断释放神秘冲击,试图通过冲击反馈来纠正空间感,就如同蝙蝠通过声波反馈来测定自己的位置和对象的轮廓一样,但是,这个想法在实际情况中已然时效了。神秘专家十分肯定,自己在这五秒的下坠和转移过程中,始终出于一个悬空的状态,这绝对不是错觉,释放出去的冲击,就好似进入了一望无际的虚空,击中的障碍物全都是从天台塌陷下来的物事,这使得周遭的空间感显得异常的宽阔。

    神秘专家也知道,自己的空间感正伴随着下落时间,反馈回来的信息,以及测定和感受的结果,逐渐变得失常,再过不久,说不定这种本能般的空间感就完全不能依赖,乃至于根本不能相信了。

    敌人的攻击并不明显,没有直接从物质上的直接摧毁什么东西,但是,神秘专家仍旧可以从自己所处的环境中,感受到一种无形无质的攻击意图。假设这栋建筑物也是素体生命的一部分,自己就在它的体内战斗,那么,此时自己不由自主产生的种种非致命性的负面状态,也绝对是敌人刻意的从心理精神上,从感官功能上,从知觉本能上,自己都在受到持续性的攻击。

    第六秒,神秘专家利用冲击力量将自己周围可以找到的天台坠落物全部粉碎,连环的爆炸将这些细小的碎片射向更远也更开阔的空间中,伴随这样的举动,他的感知范围进一步扩大,此时此刻,肉眼所能看到的景象反而变成了这种感知的干扰,所见和所感得到的信息已经出现明显的差异,要相信自己感知的正确,还是相信自己眼前所见的正确,对神秘专家来说,已经是不得不做出的抉择。

    也许有办法将两部分信息进行统合分析,但是,从即时现状来说,已经超过了神秘专家自身的能力。哪怕素体生命仍旧没有出现在视野范围和感知范围内,但是,他始终有一种危机感,有一种被深深注视着的感觉,说不出是视线还是别的什么,总而言之,在看不见素体生命具体轮廓的情况下,神秘专家仍旧必须做点什么。

    建筑物内部不完全是明亮的,但也不是每个角落都黑暗。光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光的扩散并没有强烈的方向感,也看不到具体的发光物。只是,光亮和阴暗的交错有一种明显的规律性,就像是规规矩矩的条纹,时常可以看到明亮的条纹和阴沉的条纹以相近的宽度间隔着,光亮和阴影的交界处也是如此分明,仿佛没有过渡区域一般。

    这些光影飘浮在灰雾中,让灰雾的流动感变得十分显眼,但也很难说不是一种错觉,神秘专家在下坠过程中,可以感知到气流的存在,但是并没有剧烈到足以称之为微风的程度,和灰雾的流动感形成强烈的反差,在逐渐失去空间感后,也让速度感正在快速扭曲。

    就是在这样的体验中,神秘专家开始滑翔,冲击的力量在这种浓度的灰雾中,显得比在没有灰雾的环境中更加迟钝,就像是在空气中挥手和在水中挥手的不同阻力,也正在冲击给自身带来的反馈中呈现。明明身体在悬空,在下坠,但有时又像是在水中沉降。这让神秘专家的感觉越来越差,预想中先一步转移战场的想法,似乎正变得遥遥无期。

    如果要放弃离开这栋建筑物这样的想法理应还有后继,例如在这个假定前提下自己该做些什么之类,但是,仅仅是这个前提性的假设闪过脑海的一刹那,神秘专家就已经感受到,有某种变化已经产生了,这种变化就像是在呼应自己的想法一样,只是,并非是有益的,那种若隐若现的恶性,对任何一个神秘专家而言都不容忽视。

    这个素体生命的攻击手段,已经踏入了精神意识的范畴。自己感受到的变化绝对不是错觉,这栋建筑正在就“放弃离开建筑物”这个念头,构成某种更实质性的结果。神秘专家的直觉没有错误,因为,在下一秒,地面就突然从迷蒙的灰雾中钻了出来,仿佛自己距离地面已经不足十米了。

    那种沉重的滑翔感,迟滞的下坠感,宛如在水中沉落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神秘专家在这一瞬间后,所体验到的坠落速度,绝对不是区区几十米的高度所能造成的,毋宁说,所有用来缓冲下坠速度的力量似乎都已经时效,之前已经缓冲的速度重新叠加在最后这十米的高度中。神秘专家只觉得念头一动,砸落地面的反作用力就立刻传遍了全身如果不是冲击的力量可以随意而发,那么自己早就摔成了一张肉饼吧。哪怕最后做出的缓冲性冲击在千钧一发之际,抵消了大部分坠落地面的反作用力,但剩余的力量仍旧让神秘专家筋骨酸痛,仿佛快要散架了一样。

    内脏的伤势再度迸发,神秘专家还没完全爬起身来,就忍不住吐出脏血血液没有聚在一片,刚接触空气就像是滴入了水中般,向四面八方浸染,眨眼间就让周遭的空气都变成了浅红色,继而又仿佛被某种力量牵引着,形成丝丝缕缕的情状向正前方游去。

    大量的丝线状物质就在这种浅红色的空气中,就在这丝丝缕缕的血液的攀附中,隐现在神秘专家的视野中自己所在的地方就像是遍布着一张巨大的若隐若现的蜘蛛网,而自己正是这张蛛网中的飞虫。

    掉入陷阱中了。

    神秘专家一瞬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有可能自己面对的素体生命,并不具备太过猛烈的正面进攻的能力,反而,其能力和作战风格,要求它必须以这种逐步削弱猎物的方式进行。但是,虽然事后反思时,隐约可见征兆,但在之前的战斗中,很难立刻就察觉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自己击垮天台的行为,以及后继的想法,都是天真的,不合时宜的。

    线状构造体在神秘专家的眼中变得越来越明显,尽管这张由线状构造体编织成的巨网有着巨大的网眼,足以让人体钻过,甚至在最宽处长达两米,但是,越往正前方,网眼就越是密集细小,最终汇聚在那个久违的人形身上。

    那个由线状构造体编织成的人形如今看来,更像是卷成一团,堆积成人形的网。

    灰雾不知何时已经被驱散了,神秘专家不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究竟是建筑物的哪个位置,是其中一个楼层还是已经到了最底部,但是,这个被网占据的宽阔范围,同样形成了一个没有灰雾的空泡。战场再次提前一步被敌人作成了。

    光影交错的现象仍旧存在,但是,这个空泡的最深处被黑影淹没,线状构造体也同样蔓延到肉眼无法看透的黑暗中,让人觉得这个空间的实际面积要比可以看清的面积大上许多。

    神秘专家不清楚其他人碰到的素体生命是否也如同自己面前的这个这般诡异,但是,应该没有其他人能够在这个时候就占据上风吧。这么想的话,倒是稍微可以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只是,胜率似乎比自己最初预想的还要低了几筹。

    “那么,第二场开始吧。”神秘专家说着,擦去嘴角的血痕,将身体站直了。对面的素体生命没有趁机攻击,隐约给人一种大度的格调,但是,在神秘专家心中,这只是一种错觉。尽管不能肯定这个敌人是不是拥有人类骑士精神之类的战斗准则,不过,此时此刻,认为这只是一种错觉比较好。

    如果一定要去思考为什么敌人没有立刻发动进攻的原因,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得到一个理想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