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899 无形的攻击
    大片区域被灰雾萦绕,浓郁的灰雾遮蔽视野,让人难以看清之中到底有些什么,但在灰雾之中也有些许没有被雾气侵占的地方,但是,灰雾没有涌入其中,并不意味着那里是安全的地方。某些更严重的,更彻底的,更让人感到害怕的力量,或是将灰雾排斥,或是将灰雾吸收,从而形成了我空泡。灰雾中的空泡正是连神秘专家也必须谨慎对待的异常,更准确地说,让这些空泡形成的家伙,正是最棘手的敌人。

    建筑物的天台上虽然建筑物的轮廓线充满了人类常识难以欣赏的元素,而且也没有确实的功能性体现出来,但暂且称其为“天台”这里就是浓郁灰雾中的一处空泡。它成形的时间很短暂,但使之成形的那个高挑消瘦,但身型线条给人坚硬感的生命体,正以一种如它的构成素材般无机冰冷的目光注视着神秘专家。

    或者说,神秘专家觉得眼前这个奇形怪状的素体生命正在注视自己,当然,他并无法从这个素体生命身上找到任何类似于眼睛的部位。这个高挑的素体生命虽然以人形轮廓呈现,但只要能够看清它身体细节的人,都绝对不会称之为“人”,甚至于,连一点“它和人类有关”的想法都不会产生。

    高达三米,构造体材质特有的灰白色,坚硬地缠绕成这个人形的躯壳,之所以要用“缠绕”这个词语,正是因为构成这个素体生命的构造体材质是“线条”的形状。一根根从拇指粗到成年人手臂粗的构造体材质的实心线和空心线编织纠缠,就如同工业风格的手工艺制品,塑造出这么一个人形的形象。因为线条在缠绕中多是呈现曲线,从线和线的缝隙中挤入,不知道会从另外的哪些缝隙中钻出来,但却又不给人杂乱无章的感觉,更无法直接通过肉眼找出打结的疙瘩。

    这个素体生命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双巧手编织出来的巨大的人偶,浑身散发出人偶特有的怪异气息,就好似有某种恶灵寄宿其中,才让它得以活动起来。在这个人形上,可以区分出身体、四肢、脖子和头部,但是,更细致的信息,例如头部的五官等等,却就没有那么好描述了,因为这些细节看起来是没有的,却又仿佛会通过形状、阴影和观测者自身的想象表现出来。

    神秘专家的感觉十分强烈,这个明明连五官都没有的怪物,正在以一种让人生出鸡皮疙瘩的恶意凝视过来,直勾勾的,不加掩饰的,仿佛要将自己整个儿囫囵吞下,亦或者五马分尸,总而言之,通过这种被凝视的感觉所延伸出来的所有想象,都是一种自己落得个凄惨结局的想象。

    尽管战斗还没有开始,却已经让神秘专家的额头流下了冷汗。敌人的气势太强烈了,仿佛自己只要稍稍挪动一步,就会换来雷霆一击。天台上的灰雾近乎消失,只偶尔看到有那么几缕飘过,继而又宛如幻觉一样消失了,但是,整个暗沉色调的环境,并没有因为灰雾的消失而变得温暖起来。

    神秘专家听到了耳畔有某种嘈杂的声音传来,渐渐就变成了仿佛是自己的耳鸣。他下意识释放短暂而急促的冲击,尝试从“波”的角度去消弭那些让人不适的感觉,但是,当耳鸣消失的一刻,他就产生了更加剧烈的恶心感。

    神秘专家捂住嘴巴,没有让那反胃的东西从喉咙里涌出来,但仍旧可以感受到来自于体内的剧痛。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让肌肉酥麻,令神经衰弱,就像是用指甲轻轻撩拨着内脏,如果不是因为战斗本能让自己的神秘力量时常扫描全身,就如同在体内和体外都套上了一层无形的装甲,否则仅仅是带来这种恶心和剧痛的攻击,就足以让自己体内大出血了吧。

    毫无疑问你,这是素体生命的攻击,即便不具备有形质的证据,但神秘专家十分信任自己的直觉。敌人就在自己前方,看似一动不动,但是,那可怕的攻击早已经降临在自己身上了。神秘专家原本还想观察一下,琢磨这个素体生命的特点,然而,实质已经落入下风的状况,让他必须立刻进行反击哪怕是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自己这边也必须有所动作了。

    无形的冲击宛如骑士长枪一般,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巨大的动能搅动空气,让冲击周围的空气扭曲起来,从而让本来无形的冲击,呈现出某种半透明的形体。详细描述这一击,少说也需要数百字,但是,比数百字在一个人脑海中掠过的时间更快,被束缚成长条状的冲击已经扎入素体生命的身体。神秘专家抓住的攻击点,是构成这个素体生命躯壳的线装构造体材质彼此纠缠时产生的缝隙。哪怕这个缝隙十分细小,但是,冲击本就不是什么粗壮的实体,就像是空气中微小的粒子,也如同某种穿透性极强的波形,只要在物理上存在缝隙的地方,都能够钻进去,并从内部产生爆炸。

    下一眨眼,素体生命的体内就像是放了炮仗,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声响,那个坚硬的躯壳也宛如融化了一样,稍稍弯了一下,但在下一刻,交织成人形的线装构造体宛如拥有生命般游动起来,将这个稍微有些扭曲的身体复又拉直了。

    素体生命高挑的身体就像是扎根在平台地面上,哪怕受到攻击,也完全没有冲上去的意思。神秘专家早就做好了对方可能会选择近身战的准备,但这些准备全都没有生效。同样看不见,无法感受到更真切的轨迹的攻击,再一次降临在神秘专家身上。

    宛如一把刀子从身体内部空间里凝聚出来,如同切割黄油一样切割着内脏,神秘专家这一次的感受更加清晰了,甚至他可以从脑海中勾勒出这把“刀子”的大概形状,然而,同时又十分清楚,自己体内的这把“刀子”并没有实质的形体,而是某种波动和自己的神秘冲击能力十分相似,无形而充满了穿透力,只是自己的神秘冲击有更加明确的线性轨迹,而素体生命使用的波动攻击更加难以察觉。

    神秘专家的脑海中转过这些念头的时候,血和内脏的碎片也不由自主从嘴巴和鼻子中喷了出来,用来保护自己身体的神秘冲击无法抵消这种更加隐晦的波动,而这种波动虽然不剧烈,但对物质的破坏力却毋庸置疑,至少,撕裂脆弱的内脏是足够的。也完全可以推论,这种波动的杀伤力还可以大幅度提高,但也许,当杀伤力提升的时候,也会更加容易察觉到。

    这个素体生命是估算了自己这边的**承受能力,而特意将攻击限制在一定程度内,以达到“隐形”的效果吗?神秘专家拼命转动脑筋,估测任何自己可以想到的方方面面,在这样的战斗中,几乎不可能有机会对自己的猜想进行取证,所以,只能主观去从多个可能性中选择一种进行应对,是否成功还得看运气。

    难以直接观测到的攻击,必须通过对自身受伤过程、结果和程度,反推造成这种伤势的原委。神秘专家十分清醒,敌人的套路也许在普通人的常识中显得阴险,但在自己遇到过的对手中,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要用“隐形的攻击”杀死敌人,有很多种方法。放在神秘力量中,能够做到这类事情的手法更是数不胜数,能够觉察到对方是以“波动”的方式运用力量,在神秘专家看来,自己已经踏出了第一步在自己遭遇下一次攻击前,必须首先对敌人造成伤害。因为,敌人的攻击力度,亦或者说,对自身造成的创伤,正在呈现递增性。第一击让自己作呕,降低了自身的移动能力;第二击直接造成了内脏的损伤;那么,也许下一击仍旧是如此晦涩的,难以阻挡也难以提前观测到,却会直接将自己的五脏六腑搅得一团稀烂,而自己也定然不可能在那种程度的伤势下存活下来。

    无论有多少神秘事件的经验,无论获得了怎样的神秘力量,以及通过某些奇异却有效的方式,增强过自己的身体素质,自己也仍旧是人类所有人类身体活动必须依赖的组织构造和运作方式,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神秘专家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损失了包括大脑和心脏在内的内脏组织,亦或者失去大部分血液之后,同样会死去。自己也不能在神经系统和肌体系统无法运作的情况下行动。

    尽管他不清楚素体生命的内部构造和生命运作机制是怎样的,但从眼前这个素体生命的外表形态来看,人类的身体无疑是脆弱的。要击败眼前的素体生命,说不定要将那些线装构造体全部销毁,也有可能真正的致命点并不是在这种构成人形轮廓的线装构造体上,而是被其保护隐藏起来的某种核心。

    但是,在找出敌人的致命点前,从物质上摧毁对方可见的身体构造,破坏构造成身躯的材质性质,就是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

    也就是说,必须要对构造体材质造成物理性质上的变化。但是,问题在于,构造体材质一直都很神秘,现代科学从未找到过其基础构成元素,最初以“人类是碳基生命”这个结论为基础,想象构造体的基础为硅基,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就是硅基的构造体。

    那是尚未研究清楚,没有得出结论的超乎想象的新型材料,介乎于有机和无机之间,不过,从逻辑上说,既然构造体仍旧是“灰雾”的一种变体,那么,所有因为灰雾产生的力量,都应该具备让构造体材质产生性质变化的可能性这个逻辑凡是查阅过素体生命相关报告的神秘专家都会知晓,也会在空余的时候,以素体生命为假想敌,为自己配备一些逻辑上可以和这种敌人战斗的杀手锏,尽管,所有的准备在实质面对敌人之前,都局限于自身的认知和逻辑性,全都是理论上也许存在,但实际可能无法实现预想结果的东西。

    神秘专家必须使用这样的杀手锏了,因为,他也不清楚,眼前这个素体生命的下一击,是否就会要了自己的命。敌人选择不以一击必杀的攻击,而选择隐形而递增的攻击方式,自然有它的想法,神秘专家根本就无从判断,这是正确还是错误的,但是,只要自己还没有死掉,那么,对自己而言,就是一种暂时性的胜利。

    怀着在绝境中强行振奋起来的情绪,神秘专家意念急转,神秘冲击瞬时而发,视野中的景象再一次伴随空气扭曲起来。素体生命那由线状构造体编织而成的身躯宛如狂风中的柳树,虽然脚下生根,但腰部却吃不住劲般摇摆起来。细密又尖锐的爆炸,从它身体的每一个缝隙中爆发,一连串爆炸的过程,就如同长条的鞭炮,循序向上。线状构造体开始出现肉眼可见的松动,少数连接部分甚至出现了断裂的迹象,不过整体上来说,密集的线状构造体百分之九十九仍旧是完好的,而且,神秘专家也觉得,这种程度的伤势,素体生命自己就能轻易治愈。

    不是防御见长的素体生命。

    神秘专家给自己这么一个结论:这个素体生命只是难缠,而不是无法战胜。

    在做出结论的同时,一如计划般,天台地面被冲击刮飞了表层,漫天飞舞的大块碎片挡住在素体生命和神秘专家之间。继而更剧烈的爆炸产生,将扭曲的空气和地面同时撕裂。神秘专家藏在一块足以遮蔽身形的巨大碎片后,持续用神秘冲击形成更加混乱的波动,随着塌陷的地面向下方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