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1 碎片化
    爱德华神父已经变成了一团无定形的灰色物质,从基础上失去人类结构的他只剩下自身的人格仍旧谈得上是“人类”了,但是,即便是构成人格的成份也在变化,从思维的方向到思想的视角,全都在化作灰质后,承受着难以描述的侵蚀。九九九变相的力量很强大,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自身,都伴随着不同的恶魔变化构成不同程度的威胁。威胁程度的大小也是可以通过恶魔轮廓看出来的,其中以“无定形”的形态最为可怕,所有的无定形恶魔变相都可以看作是有形态的恶魔变相发生了某种质变,达到了更高上的神秘,但是,在人类变成恶魔,有形变成无形,固定形态变成无定形态的过程中,由人体原生的人格并不能完全适配。

    一个以碳基血肉为基础的正常人体诞生的人格,其运作机理完全是针对这个身体诞生,身体是何等精密,其人格就相应有多么精密,彼此丝丝入扣,才能让人体正常运作起来。在身体产生行动的过程中,表层意识和潜意识也在相互配合。要发生怎样的变化,才能让这个和血肉人体精密匹配的人格,能够百分之百完美地驱动一个非碳基非人形的身体,并彻底激活其潜能呢?

    爱德华神父从完成恶魔变相的第一天起,就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灰雾恶魔的基础物质和人类大相径庭,驱动灰雾恶魔产生行为的基准,也几乎和人类是在一条水平线上,最初的时候,他就很难想象,在统治局遗址残存的资料中,有“素体生命是人类和灰雾恶魔的结合”这样的暗示。人类和灰雾恶魔的连接点在什么地方?这个答案直到获得“制造灰雾的材料就是人类”这份报告出炉后,才似乎找到了。

    但是,更进一步的问题来了,没有人知道统治局时代,究竟是用了怎样的技术,怎样的方法,怎样的神秘,将人类变成了“灰雾”这样暧昧又万能的奇妙物质。爱德华神父只能凭借统治局遗产的只言片语,在研究“特洛伊病毒”到“沙耶病毒”的过程中,才逐渐找到了类似的,将“人类”变成另一种生命形式的方法那是一种从物质到意识层面,彻底改变人类的方法,通过对人体基础结构进行扭曲,促成其意识形态的扭曲,同时意识形态的扭曲,也会反馈到身体物质层面的变化上,这是一条相互促进的扭曲的螺旋,一旦开始就几乎没有停止的可能。

    于是,六六六变相进化为了九九九变相,过去一直只在理论上存在,宛如神秘学中的“混沌”意义般,拥有千变万化之相,滋生千万种本质的无定形态恶魔,终于在爱德华神父的九九九变相中占据了一个至高的位置。

    六六六变相中的灰雾恶魔全部都是固定形态固定能力的恶魔,虽然能力多样,有些在物质层面的破坏力更强,从而显得更加神秘而强大,但其实六六六变相中的灰雾恶魔并不存在神秘度上的差别,而仅仅是能力针对性的不同而已。最后诞生的三百三十三种变相,从第六百六十七个灰雾恶魔开始,便是以最终代号为“万物归一者”,意寓神秘学中的“混沌”的最终无定形态灰雾恶魔为最高目标从六百六十七开始,恶魔变相就开始表现出“无形态”和“多性质”的特性,每多出现一个灰雾恶魔,这个灰雾恶魔便会在前一个编号恶魔的基础上,更靠近理论上的“万物归一者”一些。

    然而,即便爱德华神父已经通过对“特洛伊病毒”和“沙耶病毒”的研究,找到了一些生命物质和意识形态的秘密,但是,最初那个“如何才能让自己的人格适应无定形恶魔变相”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并且,九九九变相完成的速度比他预想的更快,当第六百六十七个灰雾恶魔完成的时候,每多出一个编号的灰雾恶魔,并非如他所想的要花费更多时间,反而是花费的时间在递减,一种奇妙的规律,让最后的三百三十三种依次愈加无定形的灰雾恶魔能够自然生成这意味着,当他完成无定形灰雾恶魔的最初版本,编号六百六十七的那个灰雾恶魔时,即便他不再继续主动,剩下的灰雾恶魔也会自行完成,达成理论上的九九九变相。

    实际上,爱德华神父在完成七七七变相的时候,自身的认知就已经彻底在九九九变相的演化中失去了主动权。达到编号为八百八十八的恶魔变相时,他已经无法推论出之后的灰雾恶魔究竟是怎样的东西了。但另一方面,虽然无法继续认知和理解,但是,他仍旧可以使用全部九九九变相的力量。

    九九九变相以爱德华神父的主动为起点,于疑似失控的过程中自动完成,爱德华神父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能够将自身的人格意识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成匹配九九九变相最后那些无定形灰雾恶魔的程度。不,应该说,他十分清楚,自己连如何去匹配都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无法认知和理解最后的那些灰雾恶魔。

    正因如此,爱德华神父可以预想到,使用无定形恶魔,尤其是编号靠后的那些无定形恶魔,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副作用,为了避免不幸,他一直都在避免必须要动用无定形恶魔变相的情况然而,事物总有不测的时候,尤其在这样一个末日的世界进程中,所有的恶性都在为每一个存活者增加麻烦,直到其不负重荷。

    面对疑似“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怪物,爱德华神父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必须使用无定形的恶魔变相,甚至于要使用最终那个自己根本无法认知,只能从感觉和理论上知晓其存在的“万物归一者”才能存活,之后才能去思考如何胜利。

    既然如此,就不得不承受无定形恶魔变相的反噬。爱德华神父打定主意要从低编号的无定形恶魔开始,逐步去适应高编号的灰雾恶魔,直到达成万物归一者的变相正是因为尚没有达到万物归一者,所以,这个理论中已经存在的恶魔变相,并没有更确实的证据证明其是存在的即便如此,低编号的无定形态恶魔仅就其存在形态而言,对爱德华神父的人格而言也已经是极重的负担。

    从变相开始,爱德华神父就已经深刻感受到一种别扭的感觉,恶魔变相的自己仿佛是在某种灰雾恶魔特有的本能引导下产生行动,作为“爱德华神父”这个人格的自我意识在行为过程中的干涉能力,正随着编号的上升而愈见下降。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关在一个说不出大还是小的盒子里,自觉得坚韧的意志也无法避免产生某些不同寻常的想法,尽管他并无法明确自己在当时到底想到了什么,但却可以感觉到,那绝非是人类的东西,那些连自己都分辨不清的杂念,就好似杂草一样,扎根在自我人格的土壤中。

    将变相之前的人格视为一个标准数据,在进行自我分析的时候,就会觉察到这个数据正在从细微的部分,产生小数点后的变化,爱德华神父完全没有余力,也没有足够的认知,去解析这种微小的变化,然而,看似微小的变化,却对自我认知产生了超乎想象的影响力。然而,这种变化并没有让爱德华神父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无定形的恶魔变相。究其原因,他个人认为是因为恶魔变相的编号上升速度比他的认知能力和适应能力的提升更快。

    爱德华神父深深感受到,一种恶性的激发,徘徊在“高速”和“暴走”之间。但就算如此,也没能让他找到这场战斗的胜机。

    爱德华神父撤退了,哪怕可以感受到无定形恶魔变相所拥有的巨大力量和潜力,也不得不选择撤退,因为面前的怪物总是给他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所达到的恶魔变相编号所拥有的神秘性,仍旧无法和这个被封印,被具现化出来的怪物匹敌。

    尽管不清楚女巫vv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这个怪物找上门来,此时她和四天院伽椰子又是否已经彻底死亡,但是,无名之子的确以他那出乎他人意料的坚强和觉悟,实践了女巫vv最初的想法,将这么一个无可名状,无法理解的东西,硬生生纳入一个更具备实态的躯壳中,在某种意义上,让这个怪物变成了理论上可以轻易观测到,能够击伤乃至于杀死的东西。

    但是,让对方从难以想象变成可以想象的东西,并不证明自己有能力解决这个可以想象的东西其中距离之遥远,爱德华神父已经亲身体验到了。哪怕在理论上可以杀死的情况下,自己在如走钢丝般的无定形恶魔变相状态下,也仍旧可以直观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差距。

    选择撤退是为了拖延时间,但在无定形恶魔变相下,时间的推移对自己的伤害也同样更大,一旦越过某个临界点,爱德华神父觉得自己很难再从恶魔变相中脱离出来,这也意味着自我人格将会彻底异化,自身无论从意识层面还是从物质层面,都将成为彻头彻尾的灰雾恶魔,当然,稍微好一些的情况,大概就是会向素体生命类似的方向转化吧。然而,无论哪一种,对现在的自我而言,都意味着死亡一个新生的自我存在认知,将彻底取代现有的自我认知,并且和现在的自我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哪怕是记忆可以保存下来,但是,新的自我会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视角,对这份记忆进行解读,最终经由记忆和经验所得出的结果,也同样和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对爱德华神父而言,这种没有任何接续性的变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在这之前,他必须找到取胜的方法。

    爱德华神父化身的无定形灰质融入灰雾中,在他的认知中,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将自己和这片灰雾区分开来,也坚信在其它神秘专家眼中,自己也定然就是这么一片灰雾的一部分,但是,既然对手是怪物,就不得不考虑那些超出自己认知的情况对方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要在信息不对等的状况下获胜,也同样是理所当然的。

    倘若做不到这种理所当然,无法从这样的基础出发,那么,哪怕怪物已经变成理论上可以击杀的存在形态,也无法在实际情况中将其杀死。

    灰质牵扯灰雾,灰雾偶尔凝聚成人形,看起来像是错觉,但实际不是,爱德华神父将无定形态的恶魔变相凝聚成一个具体的人形,正是其正在和自身人格意识异变做争斗所产生的自然现象。爱德华神父从来都没有舍弃自身“人类”的所有概念和意义,因为他需要一个基础,在这个有形中,去认知那些无形的东西,去对那些无形的东西做判断。他所有的认知基础都来自于人类这个概念,对人来说,找到参照物才能去分辨一者和另一者的不同,亦或者分辨同一者的改变,这是自然且本能的事情。爱德华神父无法在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去辨识其它事物变化,这样的想法,也是他确认自身人格意识异常程度的标准。

    爱德华神父正是在这一次次参照中我,察觉到自己的思维正在变得零散,自己无法察觉到自己没有思考,亦或者在自己无法察觉到的情况下产生某种不是人类的想法,这类状况正在增加。毋宁说,到了现在,爱德华神父能够认知到“自己就是爱德华神父”的时间,已经完全属于碎片时间。无论战斗还是逃走,整个过程中,自己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