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10 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雏形
    莎一点点地转移自己所能够转移的资源,不断从自己能够想到,能够做到的角度,去试探那些被灰雾覆盖,长出异常血肉器官的区域,不仅仅是曾经身为核心的聚集地,还包括了已经完成重启的安全网络所囊括的区域,有形同一株超巨大的树木的区域,也有被古怪非欧几里得几何形状的建筑包围起来的区域,有无数的管状构造体编织而成的区域,也有一个个火柴盒般的非规划中建筑层叠起来的区域,有大得比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座城市都还要大上三四倍的区域,也有看起来很小,却幽深不知几许的区域。

    所有这些被重启过安全网络的区域都已经从物理上和其他不受控制的安全网络分割开来,以确保不会被仍旧疯狂的安全网络部分,亦或者是被素体生命改造的安全网络部分入侵。在这些地方原本不应该有灰雾,原本所有的武装设施都已经列入安全名单中,拥有层层防火墙的保护,不经过由莎直达的授权,就无法自行运作起来,但是,灰雾仍旧产生了,从某些莎无法观测到的基点莎对此有过种种猜想,并根据这些猜想所暗示的线索去一一排查,但是毫无用处,只能证明这些灰雾的生成绝对不是自己的控制力失效,亦或者是自己控制的范围乱了套。

    反过来说,这些不知源头为何处的灰雾在莎所有可以观测到的区域弥散,才让原本受到控制的事物再一次变得怪异疯狂。灰雾的产生意味着什么,所有在统治局里生存的原住民都十分清楚,素体生命和灰雾恶魔是出没于其中的威胁中最为让人糟心的两种,但又并非仅有它们。

    一切曾经视为秩序的机理都会乱套,一切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的事情都会发生,而习惯于遵循既定规律去活动的人们,很容易就会在这突如其来的混乱中丧命。想要在一个早有准备的前提下,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能力干劲,是一种十分理想化的事情,实际在统治局遗址里生存,哪怕早已经做好提防,也永远不可能知晓全部会在灰雾中产生的情况,总会有超乎预想,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解决的异常事态,会把人们打得措手不及。

    对于所有向往一个既定秩序无论这种秩序是粗糙还是惊喜,是脆弱还是坚固的人们来说,被灰雾所引发的种种变化绝对是最糟糕的。从统治局兴盛的时代开始,原住民们就已经饱尝苦楚,但那时还是一个强大的秩序的统治力量,有着能够将无序灰雾变成有序力量的能力,有着一个完整而正常的安全网络,以及在安全网络体系下蓬勃发展的安全卫士防御系统。可当统治局在人心向背的困境中,被素体生命引发的革命浪潮摧毁后,那曾经残酷却又拥有高强度秩序的环境彻底疯狂起来,让更多的人死去。

    统括防御和建设机制的安全网络暴走,与人类截然不同的素体生命,彻底失控的灰雾,以及从中诞生的许许多多怪异的东西,让人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曾经保护自己的那个强大、**又残酷的社会性组织已经难以重建当然,也有人觉得可以重建,但每个人都清楚,势必要花费更大的代价和更长的时间。

    在四面楚歌的黑暗时代,原住民被各个区域自行疯狂增建的建筑结构分割,在种种不友好的生命、种族和现象的环视下,战战兢兢地活着,努力想要生存下去,去改善自己生存的环境。

    莎经了这样的时期,是在这样黑暗的时期里,付出了努力,有想法,有能力,有经验,也有运气的人。所以,重启安全网络的不是其他人,而就是她自己。她对自己抱有的信心,对自己行事风格的认知,是从一次又一次或成功或失败的实践中构成的。哪怕在完成安全网络重启后,也没有放弃设想某些重大的充满了破坏力的对自己这些人而言极为残酷的转折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知何处生出的灰雾,以及灰雾在这么一个重要时间点上,所给聚集地的人们,以及外派的队伍带来的伤害,也并不是彻彻底底不在预料当中。只是,这的确是她所设想过的局面中最为糟糕的几种之一。

    对灰雾的了解,对异常血肉器官的初步解析,让莎不相信包括素体生命在内的任何敌对组织和生命中,有谁能够在这样的异变中如鱼得水。也就是说,尽管自己这边遭遇了重大的挫折,但她也相信,敌人的情况也不会太好。只是,被视为直接敌人的素体生命的确从物理结构上,更适应这种灰雾弥漫的局面,哪怕此时伴随灰雾扩散的异常血肉器官对构造体材质情有独钟,有着非同一般的侵蚀力,也不足以让莎觉得,同样被这些灰雾袭扰的情况下,己方可以占到半点便宜。

    所有为了以防万一所做的保险都已经运作起来,聚集地表面的兴盛掩盖了莎一直以来的小心翼翼,她从来都没有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习惯。聚集地是收纳原住民,尝试将被分割在各个区域的人们统合起来的地方,拥有费尽心力打造的秩序和系统,但是,却又绝非是将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这个聚集地身上。

    将这个区域选作聚集地的安置区并非没有缘由,巨大而复杂的,完全在重置后的安全网络控制下的地下管道区,比地面上的区域体积更加广阔,和其他数个区域的连系更加紧密。莎依靠这个地下管道区域打造出壁虎断尾式的防御网,以确保己方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能够争取到转移资源的时间,以便卷土重来。

    尽管在其他人的眼中,莎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卒子的女王,但是,在莎自己看来,要说“失去”还显得太早。她用力扯着自己编织出来的网,聆听从网线里传达的信息,用自己那超乎人类寻常感官的感知能力和运算能力,去尝试获得更多情报。

    数百条输送线一并工作,当一条输送线的预定任务完成后,就会用爆破的方式进行处理,在莎的视网膜屏幕上,包括人和物资在内的资源转移,已经超过自己所列出的底线,向着总体三分之二的程度增长。对她来说,虽然情况依旧紧迫,但是,除了没能和外派的队伍联系上之外,其他损失都仍旧在可接受范围内。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要在外派队伍身上下工夫。这些外派的队伍就像是她伸展出去的触手,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重要的情报点,也是目前最有战斗力的人员。虽然说损失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在损失后能够换回多少情报,却也更加重要。

    如果可以的话,莎需要这些队伍中有人可以从头到尾活下来,以一种连贯性的方式去观测、组织和判断情报,去推定和见证其他敌人的变化。其最理想的人选就是畀了,当然,外来者席森神父也仅在畀之下,为了切实地支援两人,就不能被动等待对方解决了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后,主动联系自己这边。

    莎已经启动了权限管理中所有可以运作的兵工厂,尽可能消耗那些被判定为不能带走的资源,比以往维护聚集地秩序的兵力大上几倍几十倍的低级安全卫士,外来者俗称死体兵的自走兵器一个接着一个脱离生产线,进入安全网络的控制序列中。

    在莎的视网膜屏幕上,一个被迷雾覆盖的立体战场已经成形,依托安全网络操控兵力人马的她就如同一个即时战略电子竞技的选手,隔着遥远的距离,在一个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超巨大范围内寻找并确定敌人的行踪,向所有敌人发起试探性的进攻。

    各种规格的死体兵,既有在统治局时代就已经规划好的类型,也有莎根据自己的经验,在这样的世道中新设计出来的实验型,同时也有从既有类型中改造出来的新类型,其中还有用建设机器改造出来的要塞兵器类型。分配给外派队伍的建设机器不多,因为外派出去的都是精锐,其数量本就不多,起初是指望己方可以以小博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尽管己方似乎已经站稳了脚跟,但实际情况仍旧是居于绝对的劣势,素体生命在外来者的帮助下,一举攻克了统治局遗址三分之二的区域,本就说明了这一点但是,这样天真的想法可能引来当头痛击,这样的可能性也并没有放过,莎也想过了几种弥补的方法,然而,事情就总是这样发生了,几乎要压倒自己的极限性的灾难,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

    在保存卷土重来的可能性的前提下,在一条宛如走钢丝的平衡中,莎释放出来的死体兵庞大得极易被敌人察觉,并在绝对实力上不足以去抵消敌人的反制。莎释放它们的用意,也仅仅在于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而已,不管这些敌人到底是素体生命还是外来者,亦或者是别的什么古怪的东西。

    也许从如今的情况看来,当初没有一举派遣大军去侵占那些被素体生命收入囊中却没来得及改造的节点,真的是失败的决策,不过,倘若当初真那么做了,并引起敌人的重视,让素体生命也同时来一场总动员,形势也不会比现在更好吧。如今再去评估之前的决策时,莎也很难说己方的决定是否正确,只是,从结果上而言,那看起来并不是最好的。

    即便如此,莎也不可能扭转时间,回到过去,以及,哪怕回到过去,也想不出更好的,一定会带来更好结果的办法。总而言之,对莎而言,这种局面上的恶化,几乎就是一种无解的,必然的变化,是某种冥冥中的力量贯穿始终,超越了人力可以找到正确办法的范畴,哪怕群策群力也是一样,毫无办法。

    那种超越人力人智的东西,就在这充满了必然性的困境中显露无遗,让莎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勉强维持了许多个世代的统治局,终于要迎来某个更加彻底的终结了吗?

    以人类的审美和视角看来古怪又强大的死体兵从统治局各个区域的各个角落潮涌而出,这些兵工厂有些是光明正大地运作起来,有的是隐藏在不容易被人察觉的位置。它们亦或者从谁都看得见的高大建筑上,从那高阔的建筑物更上方,肉眼只能看到宛如星光般的灯光处落下,如同下饺子一样;亦或者从阴影中,从深埋在构造死角和无法通行的管道部分中,穿凿种种障碍,恶形恶状地攀爬出来;它们有的在安全网络的规划下完成冲锋的编制,有的因为安全网络受到干扰而显得阵型混乱;但无论是有序的,还是无序的,在莎的总体调控下,堪堪维持着敌我分辨能力,向着连莎也没有探查清楚的方向进发,然后被灰雾吞没。

    在莎的视网膜屏幕上,原先阻挡观测的迷雾正在一点点清楚,实际的灰雾并没有被清除,亦或者说,虽然有准备地去清除,但灰雾的产生却绵绵不绝,并且速度更快。但是,借助能够活动的这些死体兵,以及无法活动的死体兵残骸中预先布置的观测中继装置,莎成功地再次将自己的视野扩大了。

    大量的运算装置,有机的和无机的,正在陆续被运送或构建起来,在既定位置堆叠成一座座小山,它们的摆放都有一个明确的规划,并且充满了实验性质,莎正在将自己都没能最终定案的实验杰作加诸在自己身上,以在如此苛刻的环境中,大幅度增强自己主导这场战争的能力。任何实验性的事物都是充满危险的,如非必要,莎当然也不想把自己变成实验体,但是,她那不详的预感,让她没有任何选择,虽说尽可能保存了卷土重来的物资,但是,一旦自己不能在这里下定决心,去采取一些冒险的做法,很可能就会真正失去重新启用这些物资的机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