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20章 疲惫
    理论上,伊瑟拉恢复最快,自然是呆在翡翠梦境里面。

    可翡翠梦境此刻防御薄弱,形同虚设,按照恩佐斯喜欢搞事的性子,只要杜克敢走,单独留下伊瑟拉。下次就是伊瑟拉跟翡翠梦境一同完蛋了。

    伊瑟拉完全僵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天,会是她这个梦境之王离开翡翠梦境,才是对这里最好的方法。

    那种想履行职责又不得不抛弃职责的负罪感,让她几乎崩溃。

    “好吧,或许你是对的。我去跟姐姐商量一下。”伊瑟拉低着头:“那,对于快速恢复灵魂损伤,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杜克卡住了。

    他自己的体质绝对是个奇葩。好像他那样能汲取其它灵魂元素,将其变为自身灵魂,又不会冲垮己身灵魂本质的,似乎全天上地下独一份。

    “呃,伊瑟拉你应该去找艾露恩谈谈。”

    “好的。”

    杜克首先开了个传送门,将伊瑟拉送回了龙眠神殿,接着带着玛法里奥回去达纳苏斯,在月神殿向泰兰德交人。

    看到青梅竹马安全回归,泰兰德很高兴。

    “噢——杜克,太谢谢你了。”自从泰兰德卸任大祭司,将位置交给珊蒂斯,只以艾露恩代行者的身份继续统领暗夜精灵族,泰兰德算是解除了相当多的束缚。只要不是公众场合,她不介意展现自己跟杜克的亲密关系。

    就在玛法里奥面前,泰兰德落落大方地献吻。

    玛法里奥早已习惯了,没有落寞,只剩下淡然。

    “马库斯大人,再次感谢你的援手。塞纳里奥议会还需要我,我先离去了,你们继续。”玛法里奥行了个礼,就先离开了。

    反而是有点忘形的泰兰德有点不好意思。就剩下他俩,杜克简要了说了翡翠梦境的情况。

    “塞纳留斯终究堕落了吗?”

    “嗯。”

    “唉!”泰兰德长叹一声:“幸好躲过了最坏的恶果。不过绿龙军团也半残了。要想维持反泰坦法阵,伊瑟拉的守护巨龙力量必不可少。希望她能尽快恢复吧。”

    面对这个结果,杜克也是头痛。

    恩佐斯这回绝对是搞事搞过头。搞残了反泰坦法阵,对他有半毛钱好处?

    这简直是茅厕点灯,找屎!

    萨总来了,他也不好过。

    难道他真的认为已经是劣势的正义阵营比燃烧军团更强?

    真不知道这些古神的脑回路是怎么搞的!

    “接下来还有什么契机吗?感觉我们还是太被动了啊!”泰兰德说的有道理。

    杜克也蛋疼。

    破碎群岛的战事一直都算有进展,凭着稳打稳扎,联盟开始在群岛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建立了前线基地。

    然而战况一直很胶着,几乎每把战线推前一米,就要付出数十、乃至数百士兵的生命作为代价。

    破碎群岛之外,全世界都进行了总动员。几乎每天二十四小时,各个分舰队都处于疲于奔命的状态,忙着截击那些空降下来的燃烧军团突击舰和歼星舰。

    “契机快来了。我相信万神殿不会看不到这一幕的。”

    要做的事,山一样多。

    杜克还是先行回到了卡拉赞。

    别看他在翡翠梦魇里秒天秒地秒空气,那些大招,挺费神的。

    这可不是游戏中,精神力什么的用光后,屁影响都没,直接慢慢自己补上。这就像凡人时的他那样,连续两个通宵,通宵完简直鬼一样。

    “呼!凡妮莎,我刚收拾完翡翠梦魇,跟恩佐斯对峙了一波。累死我了,先休息一下,如果没有那些战线崩溃的大事就不要叫我了。”

    “嗯,明白了,主人。”自从进入军团再临这个时间点后,凡妮莎乖巧了不少。她早不是当年那个经常耍小脾气的小女孩了。

    半神也不是无敌的,哪怕拥有半神之躯,要死还是会死的。

    塞纳留斯的战死,猛烈地震撼了整个联盟阵营。

    好几年前,当凡妮莎意识到,整个联盟乃至整个艾泽拉斯的命运都扛在杜克那貌似纤弱的双肩时,对杜克早已态度好了许多。

    杜克睡着了,罕有地,不是以习惯,而是以身为一个生物的本能需求来睡觉。一如命陨之后,在翡翠梦境沉睡万年来恢复自我的那些荒野之神。

    睡着睡着,杜克迷糊地感到一个并不陌生的女体贴了过来。

    嗯,很好闻的气味。

    杜克也不管,当人形抱枕搂住了。

    当杜克睡了一天一夜后醒来时,他流冷汗了。

    汗!

    大汗!

    瀑布汗!

    我滴乖乖,咋会是伊瑟拉呢?

    不得不说,终极变形术就是碉堡,眼前的伊瑟拉虽然还是杜克熟悉的人形,但去掉了那对标志性的龙角,以及一直为杜克所不喜的面纹,看上去,除了那对长耳朵和长眉毛之外,伊瑟拉已经跟人类没什么两样。

    顺眼多了。

    可是,你跑来我这里干神马啊?

    “醒了?早上,哦,晚上好。”伊瑟拉小姐姐的声音依然那么好听。

    “话说,这里是我的卧室,我的床吧?”以防万一,杜克确认了周边环境。

    “没错啊。”

    “那你来我这干什么?”杜克太尴尬了,因为太顺手了,自己还搂着人家的肩膀,爪子放在龙腰上呢。

    “没,本来有点事要找你。可是我放松下来之后,突然觉得很寂寞,所以就学学你们人类那样,依偎在一起。其实,我发现感觉挺不错的。”

    明明脸上写满了‘我不是很懂你们人类’,可伊瑟拉那孤单落寞的眼神,忽然狠狠地刺中了杜克心中某个柔软的部位。

    不由自主地,杜克用力搂住了伊瑟拉:“现在好点了吗?”

    “嗯……感觉还差点。”

    杜克不由又加了点力:“现在呢?”

    “呼……”伊瑟拉的呼吸吹着杜克的脖子,有点痒痒的。

    不知不觉,嗅着那有点奇幻的绿色发丝里淡淡的清香,杜克有点心猿意马了。

    突然,伊瑟拉抬头:“吻我……可以么?我想试试吻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用最真挚的情感说出略带茫然的话语,偏偏眼角挂着的泪珠是那么晶莹剔透,那种柔弱得让人不自觉地爱怜的气息,轻易击垮了杜克的心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