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18章 恩佐斯的招呼
    杜克觉得恩佐斯这货超烦。

    恶心,阴险,卑鄙,背后放冷枪!

    人家燃烧军团玩灭世,关你恩佐斯屁事!

    醒醒吧,大清已经亡了,哦,不,是你丫的黑暗帝国亡了两万五千年了。

    什么遗老遗少,就是看不清现实。

    当年萨格拉斯能灭你们这些上古之神一次,哪怕他现在不是代表万神殿,难道他还会跟你恩佐斯分享这个星球?

    完全不知道恩佐斯这货跑出来干啥的。

    不过很显然,腐蚀翡翠梦境,绝对是恩佐斯谋划已久的某个大阴谋的一个重要环节。

    如果没有系统扫描,杜克绝对不知道这个萨维斯残影里居然还藏着天量的腐坏能量。这个份,只怕污染翡翠梦境十次都够了。

    万一杜克真的傻乎乎上去跟萨维斯战斗,那么分分钟打屎了萨维斯之后,就会迎来一场——自爆!

    萨维斯巨大化之后,那个大腹便便的肚腩里,全是高浓缩的脓水。清一色精神层面的污染物。

    一旦碰上,比‘向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小女孩灌输岛国动作片’还要糟糕一万倍。若杜克真的是自己去碰,分分钟就要像当年的好同志——大地守护者耐萨里奥一样被洗脑了。

    杜克不咬钩,恩佐斯的钓鱼战术自然不成功了。

    当杜某人用最小的代价破掉了萨维斯的残影这个关底boss之后,进而又破掉了另一个局面:在那边,伊瑟拉几乎要跪了。

    伊瑟拉努力挥舞着爪子,却无法阻挡塞纳留斯的攻击。

    “不!可恶,你……”

    触手play什么的,真刺激。

    若不是伊瑟拉还是龙形态,估计这一幕连最黄暴的吟游诗人都不敢加以描述。

    一如杜克之前所推算的。伊瑟拉陷入了绝对的劣势当中。因为灵魂受损而无法使用梦境系的魔法,伊瑟拉只能像头始祖龙一样,用最原始的攻击手段战斗。

    很遗憾,在体型缩小了一圈之后,她所有的爪击、龙尾扫击、龙翼拍击,甚至是龙咬,都变得威力大幅度下降。

    唯一的亮点是,伊瑟拉那自然属性的龙息,竟然将不少塞纳留斯的召唤物给净化了。

    有好几棵净化过的树精;下身是小鹿,懂得一些自然魔法的森林姐妹;以及……玛法里奥!

    杜克真没想到,玛法里奥竟然跑这里了。完全没工夫问玛法里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反正系统显示,玛法里奥的状态是半血,而他的魔力还有相当多。

    一个还拥有庞大魔力的大德鲁伊,只要还有一口气,给他一个掩护,自己就会给自己打鸡血,用不了多久就会满血复活。

    杜克一扬手,一个巨大的冰盾挡住了塞纳留斯丢向玛法里奥的一簇荆棘。

    玛法里奥脸上露出了愕然,随即他看到了杜克,对杜克点点头。

    杜克没再管这个头顶绿油油的大德鲁伊,转而向塞纳留斯发动了猛攻。

    “嗷嗷!腐蚀!疯狂!只有梦魇才是永恒!”塞纳留斯高举双手,喊着一大堆精神病患者特有的胡言乱语。

    杜克没什么感觉,现代工业党的他,注定跟自然主义者尿不到一壶。

    心念一动,唰唰唰地数十个火焰刀凭空出现,砍向堕落塞纳留斯的弄出来的触须和荆棘。

    下一秒,杜克惊了!

    火焰对于腐坏的触须藤蔓很有效,一眨眼就烧断了那些缠绕着伊瑟拉的触须。可百分之一秒不到,更多的腐坏藤蔓从虚空中生出,继续缠在伊瑟拉的龙躯上,越缠越紧。

    伊瑟拉脖子被勒得透不过气来。

    “变人!”杜克大喊。

    “不——”伊瑟拉拒绝,因为变成人形,就意味着她永远地放弃了这场战斗。塞纳留斯对于她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他不是塞纳留斯!”杜克突然补了一句。

    “他是……”伊瑟拉愕然,甚至连挣扎都忘了。

    “哟,恩佐斯,总算肯出场了吗?哪怕只是一小部分!?”杜克对着貌似狂暴、不停使用黑暗系植物魔法的塞纳留斯冷笑不止。

    时间仿佛凝固了,伊瑟拉终究是这个世界曾经的主人。她开始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强力感知审视着眼前这个堕落的‘养子’。

    下一瞬,连招呼都没跟杜克打,她依然还算庞大的体型骤然缩小。

    杜克没有枉费伊瑟拉的决断,一个伸手,一只比人还大的法师之手凭空出现,一把将变回暗夜精灵形态的伊瑟拉给扯了回来。

    几乎刚被拉进杜克怀里,伊瑟拉再次软倒。果然以灵魂受损状态强行战斗,对她来说负担太大了。

    那边的塞纳留斯脸上露出了愕然,旋即他狞笑了起来。

    “嘿嘿嘿!真有趣!杜克*马库斯,我对你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了。”他的声音变得无比低沉,浑厚,如闷雷,如打鼓,更有种超越凡世的冷漠。

    那是不将世上任何生命放在眼里,高高在上的傲然。

    “嗬!恩佐斯,初次打招呼,我还以为你会永远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不肯出来呢。”杜克一边抱着因为脱力而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伊瑟拉,一边凝望着眼前的附上了恩佐斯意志的塞纳留斯。

    ‘塞纳留斯’摇晃着右手的硕大食指:“不不不,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是一个棋手。一个棋手沦落到下场去当一颗棋子,那就未免太掉份儿了。”

    哇塞!

    你老人家说得好有道理,我要找你签个名吗?

    “呵呵!”杜克开启嘲讽模式:“你觉得萨格拉斯会把你当棋手吗?”

    恩佐斯贼无语。

    作为上古之神,它自视甚高,谁也瞧不起。除了跟同为上古之神的老伙伴们偶尔狼狈为奸,勾搭一下之外,恩佐斯还真没爽过谁。

    在黑暗帝国年代当中,各个上古之神也是谁都不服谁,互相攻伐。

    至于萨格拉斯,说不恨他那是假的。

    万神殿的降临,毁了一众上古之神的称霸美梦。哪怕萨格拉斯堕落,但萨总就会瞧得起恩佐斯这个当年的手下败将?

    最了解一个存在的,必定是他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