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33 仪式构成
    竟然……裂开了?

    走火看着那条条巨大的裂痕在末日真理教中继器表面蔓延,突然有点儿不真实感。尽管对“诛仙剑阵”有足够的信心,坚信用这样的武器足以对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如果仅仅一击就能将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击破的话,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无论怎么想,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都不可能是这般外强中干的模样,而“诛仙剑阵”也绝对不是唯一最强的武器。可是,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那庞大如山脉的外壳真的在自己眼前裂开了。

    突然间,有一股寒意从走火的内心中滋生出来。他的思维和情绪被阻塞,但是,身为神秘专家的直觉却仍旧足够敏锐,敌人违背常理的弱势表现中,隐藏了某种呼之欲出的阴谋。他从来都不敢把末日真理教想得太简单,但从过去开始,这个敌人的做法总会比自己所预想的向旁边歪斜一些,导致己方从来都没能真正控制住对方的意图。这一次也会如此吗?末日真理教到底想要做什么?

    走火的担心最先呈现在桃乐丝和近江捕捉到的数据上。那不断跳动的数据构成了一组组奇异的曲线,又相互交错,形成极为复杂的立体图案,仅仅是看数据的话,很难得到这种形象的体验。这种形象的观测体验也许并不能证明什么,但是,它越看就越像是一个正在构成的仪式。

    “近江,分析出来了吗?这个仪式到底是……”桃乐丝也无法在第一时间捕捉这个仪式的意图,在观测到末日真理教中继器表面开裂的时候,她对末日幻境的总体观测有了那么一点点卡壳的感觉。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正是在末日真理教中继器进行世界线打击的时候。尽管她习惯于将整个末日幻境当成一个虚拟服务器来看待,自诩末日幻境的骇客,但是,面对这个服务器中突然出现的巨大变量,其实并没有系色中枢那样强大的即时处理能力。

    而且,即便是“系色中枢”,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末日幻境的中枢,而是病院强行介入末日幻境运转的一个插件系统而已,对末日幻境的干涉也是有局限的,否则,就没必要千辛万苦地观测、导出和编译末日幻境的种种数据,在此基础上编造“剧本”了。末日幻境看起来是一个不安分的世界,但其实整个世界的运转一直都很稳定,稳定地重启,稳定地增加病人,稳定地迎来末日。病院现实的“剧本”不过是在大致的躯干上增添了一些实验性的细节而已,虽然也有试图引导出一个非末日的新结局,亦或者延长末日来临的时间的想法,但实际效果并不怎么理想。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所做的事情,则是在病院的“剧本”上再增加一些自己的东西。

    这层层叠叠的,相互交织的“剧本”,始终仍旧是基于末日幻境固有的运转。倘若将末日幻境固有的运转规律视为“病毒”的“剧本”,那么,无论是病院的剧本,还是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的剧本,都只是在“病毒”的剧本中插入了一段情节而已如果这些情节串联起来,能够将剧本的原意和剧情走向改变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然而,从末日必然降临的结果来看,似乎有点儿无足轻重。

    在桃乐丝的眼中,末日真理教毫无疑问是“病毒”剧本的核心推动力之一,而在如今的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中继器所拥有的力量,它们对这种力量的使用方式,以及所要达成的结果,也定然是“病毒”剧本中十分直接且重要的剧情表现。她不奇怪,在末日真理教进行重大仪式,在末日真理教中继器产生巨大动静的时候,自己对末日幻境的总体观测会出现一些卡壳,因为这是完全可以想象到的情况,但是,这种卡壳的背后的意义,却仍旧让人感到不安。

    在她看来,“诛仙剑阵”的存在,以及走火用“诛仙剑阵”对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发动攻击,仍旧是走在她的剧本上,但是,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变化却是由“病毒”的剧本决定的。在这次中继器攻防的背后,本质上是己方和“病毒”的又一次间接的交锋。

    桃乐丝十分清楚,在自己这边获取到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变化数据的第一时间,这部分数据也已经实时反馈到了系色中枢那边,毕竟,伦敦中继器的三柱之一“超级系”就是系色中枢在这次末日幻境中的投影,是系色中枢对末日幻境的干涉能力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就算是运算能力更强大的系色中枢,也没能在第一时间给予桃乐丝一个准确的答案。

    除了系色中枢之外,唯一还能让桃乐丝相信和依靠的,就只有“近江”了,毕竟,她可是最接近“江”的近江陷阱,是她和系色中枢绝无仅有的杰作。近江的诞生过程充满了曲折和运气,有着太多连超级桃乐丝和系色中枢也无法分析出来的因素,因此,几乎没指望会在短时间内再诞生第二个。这样的近江,已经在末日幻境中表现出自己的独特之处,让桃乐丝在眼下突如其来的变化中,也对其抱有一定的信心。

    “……嗯,只有十分之三是已知的仪式结构。不过,大概是做什么用的,我已经猜测到了。”近江凝视着数据,蹙起眉头,但神色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紧张,她的淡定倒是让桃乐丝也放松了一些,“简单来说,和之前想的一样,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在尝试利用‘诛仙剑阵’的攻击。”

    “它们知道‘诛仙剑阵’是什么吗?这部分情报应该没有外泄……不,是‘病毒’的剧本导致了巧合吗?”桃乐丝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对那种一系列巧合式的因果发展也没有奈何,毕竟,己方的剧本也没能独立于“病毒”的剧本之外,虽然能够做点小动作,但往往在大方向上会被修正,这也是一直以来的对抗所表现的那样。末日的不可逆转,神秘专家的抵抗反而成为末日的推动力等等,大致上都被认为是这种修正的具体表现之一。

    “是的,我不觉得末日真理教知道我们这边的‘诛仙剑阵’是什么,但是,哪怕不知道,它们也觉得自己可以利用上。”近江摊开手,脸上浮现一丝无聊的情绪,“它们按照它们的办法去做,结果也似乎正在朝它们想要的方向发展。”

    “……可以知道它们究竟做了什么吗?”桃乐丝沉默了片刻,问到,“要利用‘诛仙剑阵’的攻击,却什么都不做,只是硬生生地承受这种攻击,利用一连串的巧合导致它们想要的结果它们真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这个仪式模型真的是在完全的巧合下,连锁反应所导致的结果吗?”

    “别忘了,末日真理教有能力对世界线进行打击。这意味着,它们有办法调整事情发生的概率。”近江说:“我们当然也能做到,但是,如果不启动时间机器,在末日幻境里肯定不如它们的影响力。”这么说着,她再度看了看更新的数据,又说到:“而且,它们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从数据分析来看,这个过于庞大的中继器外壳就是一个高效的转换器。”

    是外壳吗?

    走火也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虽然一开始就被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那巨大的体量所震惊,从观测到的景象来看,自己所在的伦敦中继器和对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但是,从本质上而言,两者的差距不应该那么大。如果说,这个庞大无比的外壳正是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先于其它中继器出现,在时间差距中的积累,那么,在这个巨大外壳的内部,其质量表现就算比伦敦中继器强上一些,也绝对不应该会太大。

    即便如此,在快人一步的时间中积累起来的这个巨大外壳,真的有那么脆弱吗?仅仅是“诛仙剑阵”的一次攻击,如此巨大的体量就一口气全都崩溃了吗?换个角度想想,假设这种一触即溃的脆弱是被刻意设置的,那么,敌人的意图不就呼之欲出了吗?

    就像是在地震中利用房体自身的摇晃去减轻压力一样,将如此巨大的体量瓦解,也必然会大幅度分散“诛仙剑阵”的攻击力。眼下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外壳的全面崩溃,很可能意味着“诛仙剑阵”的攻击其实完全没能深入到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内部,而全被这个体量巨大的外壳消化了。

    更糟糕的情况是,不仅仅被消化了,而且外壳在瓦解的过程中,也在利用“诛仙剑阵”的破坏性力量,将其转化为某种用途。

    自己在此时此刻所产生的那别扭而不详的感觉……定然就是末日真理教已经开始动手脚的证明吧。

    然而,伦敦中继器还没有从“量子位移为零”的状态下脱离出来,倘若敌人的攻击绕开了“量子位移为零”的限制,己方所有自卫手段都会宣告失效。

    “……就让我来见识一下你们的手段吧。”走火虽然感到不安,但仍旧保持镇定,毕竟,他可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的攻击会轻易得手,对敌人的反应也做到了承受的准备。

    随着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那超越视野外的“山脉”部分也开始崩溃,观测数据所勾勒出的线条也越发密集复杂,呈现出的仪式结构也越来越新颖和完整。走火也同样看到了这部分立体结构图,只觉得有点儿眼熟,却无法分辨出来,到底哪里才是自己熟悉的部分,仿佛自己所熟悉的哪部分已经被切碎了,洒落在更多的不熟悉的部分中,让他无法顺着自己的直觉,去感受末日真理教的真正意图。

    伦敦中继器如同绽放的花朵,和巨大的山脉同步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滑行,巨大的山脉崩溃时纷纷砸落的碎片在半空中就已经解体成了粉末,而伦敦中继器正在被这些粉末包围起来。走火的视野越来越朦胧,就如同一场强烈的雾霾陡然降临,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些粉末就如同灰雾一样,是一种充满了神秘性的媒介。末日真理教正打算用这些粉末对伦敦中继器做点什么事情。

    然而,这些粉末是不可能真正接触到伦敦中继器的。伦敦中继器虽然无法动弹,处于“量子位移为零”的状态,但是,也正因为“量子位移为零”,所以其实并没有真的和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同步移动,所有那些在“诛仙剑阵”发射后依旧观测到的同步和近距离的模样,在某种程度上都可以算是错觉。此时此刻,不断朝深红色光点移动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和已经停止位移的伦敦中继器,之间的距离其实是在不断拉大的。末日真理教中继器外壳解体所产生的粉末,看似快要将伦敦中继器弥盖,但是,从两者的距离而言,这些粉末其实并没有真的抵达伦敦中继器所在的位置,并且,基于伦敦中继器自身围绕“量子位移为零”所构建的自卫系统,也永远不可能和伦敦中继器产生交集理论上是这样。

    然而,走火不能完全肯定,自己和敌人所在的地方,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世界,真的遵循“量子理论”所揭示的规则吗?真的符合量子理论成立的那些必需前提吗?听起来很厉害的“量子位移为零”在这个地方,真的有意义吗?尽管“诛仙剑阵”真的发射出去了,真的对末日真理教中继器造成了伤害,而伦敦中继器也真的处于无法动弹的状态,看起来像是符合“量子位移为零”的表现,但其实质真的是遵循了这个理论吗?

    走火知道,自己是无法证明的,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结果,都不过是近江最浅薄直白的说明这种说明的本质正是为了让他人理解而进行了一部分删改和修饰的结果,而真正要理解近江的话,至少需要看完并理解至今人类在量子力学的成就才行。

    走火清楚,自己只是相信近江,而并非真的理解了她所说的话。

    现在,就只能祈祷近江的保证真的有其效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