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66 自觉
    这不是真的,这是我的幻觉,它不能抓住我,它让我感到恐惧,但它永远都不可能杀死我。

    安德医生低声对自己喃喃自语,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有那强烈得仿佛不属于自己的想法一个紧接着一个从他的脑海中冒出来。他曾经见过许许多多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目睹过他们是如何伤害和折磨自己,做一些非正常人可以做出的事情,甚至于哪怕他们什么都不做,痴痴呆呆,也会在某个时候被他们自己的身体伤害。末日症候群往往从病人的精神状态开始,进一步去病变他们的神经系统,接下来就是内脏,然后到肌肉和皮肤这些身体的表层结构,病症的发作是从内到外的不断恶化,尽管其表现让人只看到就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痛苦,但实际上到底有多么痛苦,没有患病的旁人是无法知晓的。

    但是,现在安德医生感受到了,不再是什么感同身受,而是切身体会,对他而言,无论是出乎意料的地方,还是在预料之中的地方,都绝非只用“痛苦”这个词语就能形容。从人的感官出发,病情发作时的感受是十分复杂的,从精神世界和大脑运作中呈现出来的幻觉,正在对身体生理造成某种难以形容的刺激。他感到恐惧,不仅仅是对他在这个状态下所见到的一切,也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巨大的红月,也并非是在虚幻真实难以分辨的景象中,脑海里无法遏制的想法,同样也是对自身正在发生的变化感到恐惧。

    尽管不断告诫自己,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但是,比起自己的说法,自身的恐惧和本能却在以一种隐晦的方式在做一些暗示。无论主观上如何去排除这种暗示,都不可否认,但这种暗示更像是“自己产生的想法”时,更令自己不由自主去相信。

    去相信事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自身的排斥,那用“幻觉”去称呼自身所见的行为,与之相比,就像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就如同安德医生没有办法去证明自己所见的一切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幻觉,他同样无法证明,当自己都感觉到本能的蠢动,当自己觉得自己在自欺欺人的时候,自己真的不是这样。

    用来参照现实和虚幻的参照物已经消失了。亦或者说,原本能够充当真实参照物的事物,全都在这异常的景象,在这澎湃的想法,在这深沉的灵感面前,变得不再公正,其物质第一性的地位正在消失。想要说服自己某种事物不存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挖掘其物质根基,去常识用一些更有逻辑的理论去验证,并将其归纳到自己的世界观中。可是,安德医生却难以做到过去他总是可以做到,可此时做不到了。究其原因,他只觉得是无比的复杂,正如他有种种理由可以声称眼前所见都是幻觉,他也有着许许多多的想法在告诉他自己,这怪诞的现象并非完全都是幻觉。

    究竟有几分真实,几分幻觉?到底在这个景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客观道理在作用着?面对这些问题,安德医生只觉得自身学识浅薄,难以作答。他知道,自己需要时间,就如同过去从一个懵懂的孩子成长为知慧的大人一样,自己在这可怕的未知面前,就如同变回了那个懵懂的孩子,需要几十倍,几百倍的时间去学习、研究、思考和整理,才能够重新变回大人。

    可是,安德医生也十分清楚,自己没有时间。就如同他自己产生的想法那般,将所有已知的线索梳理后,都会感受到,全世界的人们都缺少时间,甚至于,这个世界本身就缺少时间。无论“病毒”是不是昴星团的kaekesa,所谓的“kaekesa”又到底是怎样一种东西,对于尚未走出自己母星的人类而言,都太过于庞大了。科学理论已经从“假设存在一个无法再分的基本单位”的想象中,发展出了量子理论,但是,正因为是基于假设性的理论,所以,这个理论上的高度难以转化为更切合实际的力量,让人类至今都只能仰望星空,去尽极想象力,描绘自己内心的宇宙蓝图。

    现在,一个超越人类想象力的可怕存在,似乎已经穿越星海,降临到这颗星球上。双方的力量,哪怕仅从理论出发,也有着可怕的差距:一个真的已经付诸行动,并且已经实践证明;一个只存在一种基于假设的理论,而连星球外层的航行都凤毛麟角。

    如果说,敌人是莫名其妙的怪物,是存在于人类神话故事中的幻想,是这个星球上尚未确认的物种也就罢了,安德医生并不觉得那是真正可怕的东西,因为以那种方式存在的东西,必然同样受制于基于这个星球环境所产生的封闭性理论,花费一些代价就能让其纳入人类已经习惯的危险阶梯规律中。然而,从星球之外来的东西,对于知晓宇宙有多么广阔的人而言,有着难以言喻的恐怖。尤其在这个东西已经表现出对这个星球的侵蚀性,并且自身的努力完全无法琢磨其真相的分毫时,这种恐怖就会以连自己都难以想象的速度壮大。

    安德医生学习和研究过心理学,他多少可以说出自己的恐惧源于哪些因素,知晓自己如此害怕的一部分原因,但也正因为他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比一般人更有学习,所认知的世界更加复杂而巨大,所以,才愈发肯定,自己对自身此时状态的了解是片面的。

    在这可怕的已经无法分辨真实和幻觉的宏大的景象中,安德医生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人类要面对的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东西,他的认知让他感到无比的绝望。

    没救了,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救了。巨大的负面情感就像是不断放大,不断加快的漩涡,安德医生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够这样下去,不能够想这些事情,应该转换思维和视角,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和意识,那些基于心理学而设计的锻炼在那不断膨胀的想法面前没有丝毫作用。

    引导行动的因素正在变得混乱,他只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无法“去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他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埋下头时就像是受到惊吓的鸵鸟,但是,他的眼睛无法闭上,他的视线忍不住去透过缝隙,窥视那怪诞的景象。

    那一只只从阴影中伸出的手,杂乱无章地摆动着,其动作只给人一种痛苦的感觉。安德医生下意识觉得,那就是已经死亡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们的痛苦。这些痛苦的死魂灵回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报复所有的生者尽管这些想法,十分不符合一名科学研究者的身份,然而,却又有许多想法在产生,告诉他,这个想法是有意义的,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只是自己太过于浅薄,所以才会用迷信去看待,自己应该破除这种局限性的想法,以一个更加博大的视角,去包容这类认知,从中找寻更进一步的科学道理。

    倘若存在就是真理,那么,他应该接受眼前的一切即便它们真的就是幻觉,也要从科学道理上找出它们仅仅是幻觉的证明。

    “还有许许多多的未知,还有许许多多已经存在的标本和样例……”安德医生喃喃自语:“是的,病院里还有大量的数据,还有功能强大的设备,我应该去更进一步接触‘病毒’。时间不够了,时间不够了……必须争分夺秒,必须正视昴星团的kaekesa……”

    安德医生用力按着自己的脑袋,疯狂地将后脑勺磕在墙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好一会,他突然又停下来,再次抬起头来,眼睛已经充血般通红,表情时而狰狞时而淡漠。他似乎相通了一些事情,摇摇晃晃站起来,无视那些从阴影中伸出来的手臂,无视它们想要抓住什么的动作,快步向窗台走去。经过镜子时,他瞥了一眼自己在镜中的样子放在之前,自己会吓一大跳吧。他这么想着。但是,现在外表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昂星团的kaekesa正以比过去更加实质的状态出现在这里,他有足够的机会去拯救世界。

    “病毒”就是昂星团的kaekesa。这样的想法让安德医生觉得自己已经跳出了“病毒”这个词语所代表的概念,得以去正视这个充满了未知的可怕敌人。昂星团的kaekesa是什么都没关系,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在有限的时间里,他必须去做一些验证。

    安德医生感到无比的绝望,但是,有一种疯狂的情绪,让他感到绝望并不是自己停止行动的理由。

    到底要做什么?安德医生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但是,重新走到窗边时,他就想起来了那三个一直都在被研究的女孩:夜、八景和玛索。他记起了那迷幻的奇妙的歌声,想起了歌声内容中对昂星团的kaekesa的描述。而这些描述不正是最好的支点吗?安德医生觉得,自己需要找一根足够长的撬棍,架在这个支点上,然后就能翘起目前所见的这诡异、迷幻、疯狂又让人绝望的未知。

    是的,那些一心想要走捷径的蠢蛋无论在想法、理论还是实践上都十分幼稚,但他们确实说对了一点东西:这三个和高川、系色、桃乐丝有密切关系的女孩,也同样是特殊的。她们身上有足够多的秘密,而最大的秘密莫过于,她们唱出了关于“昂星团的kaekesa”的内容。安德医生十分确定,自己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女孩的歌声,至于她们为何知晓这些内容,那便是自己接下来要弄明白的事情。

    “卡牌、数据、歌声……”安德医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红月,半透明的手臂,暴走的意识……”他在试图串连这些线索,哪怕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想象,但是,他渴望自己可以想到一些新的东西。他希望有更多的灵光一闪,他想要在这疯狂的思考中,忘却那从心底爆发出来的恐惧。他渴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捉住神秘的尾巴。

    安德医生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冷静虽然情绪上已经疯狂,但是,内心的理性仍旧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就在这时,有人在敲门。安德医生想也不想,快步上前,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知道外面敲门的是谁,又是为何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那种毫无道理的,从未出现过的直觉就是如此的敏锐,他打开门就看到了他想到的那个人。

    躲藏在这个病院里,试图从夜、八景和玛索三人身上找出“病毒”的秘密的研究者。作为这些研究者的主事人,他做的不是具体的研究工作,而是将其他研究者带回来,令其成为团队的一员。而且,安德医生还知道,这个主事人虽然也是一名研究人员,但他的才能和智商其实在病院的平均水平之下。这个人过去是在分配人才和统筹杂事的职位上表现自己的,是病院后勤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正因为他只是这样的人,所以,安德医生不觉得,他对于接下来的研究能够起到多么积极的作用。

    哪怕这个人提出的研究方向被其收拢的研究团队执行,拥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在安德医生看来,这个方向是愚笨的,就像是放着主体不研究,反而去琢磨边角料,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或许这么选择也不算错误吧,但是,在眼下的情况是如此的紧迫,而他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亦或者说,是对困难和紧迫的觉悟太低了。安德医生有更好的想法,但是,现在必须制造一些事端,让这个人重新回到自己擅长的岗位上。

    “你醒了,安德医生。”门外的人压低了声音,对房间里的安德医生说:“有些不对劲,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