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232章 王牌在手
    站在什么位置,就会从什么位置去思考问题。

    站在苏月琴的角度,陆离是地狱府的一个小兵,不仅仅临阵脱逃,还违抗命令,甚至可能图谋不轨。所以虽然看起来陆离的确救了她一命,但她不承这个情,反而后面陆离如此的张狂把她触怒了。

    她这才把陆离调去幽魂谷,想让陆离死在幽魂界内。她自认为对陆离已经很仁慈了,她没有派人去暗中击杀陆离,也没有和杨长老等人交代要暗中坑杀陆离。

    所以她才会说,饶了陆离一命,才会说陆离恩将仇报…

    站在陆离的角度,苏月琴就真的是恩将仇报了。没错他的确抗命,想夺去苏月琴的宝物,但从没有想过弄死苏月琴。他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苏月琴一命,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苏月琴却恩将仇报,坑了他不说,孟狸还想杀他。他是一个小人物,就应该乖乖受死吗?他不能反抗吗?大人物要他死,他就应该伸出脖子受死吗?

    没有这个道理!

    他都不想和苏月琴去讲道理了,拿下苏月琴他才能活。否则等待他的将死亡,孟家的强者很快就会过来。

    “咻!”

    他控制幽灵王呼啸而去,控制鬼影从另外一个方向飞去,他自己取出千变鼎释放了杀帝鬼斩,利用天地威压镇压他。

    另外一方面,陆离还释放了虚空虫,漫天都是,女子应该是非常惧怕虫子的,这些虫子伤害不了她,却能影响她。

    陆离几面强攻,苏月琴一下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鬼影和那些虫子,看起来非常恶心,苏月琴吓得面色都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她的裙子亮起了道道白光,她还是穿着那件淡白色的长裙,那是一件防御宝物,当年靠着宝物挡住了夏老魔的很多次进攻。

    “嗤啦!”

    杀帝鬼斩呼啸而去,天地威压镇压而下,一下让苏月琴速度受到限制。那边鬼影和幽灵王一左一右进攻,外加铺天盖地虫子,让苏月琴有些慌了。

    苏月琴也不完全是花瓶,她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动用了天宇剑。两个长老都死在了幽灵王手下,如果被幽灵王近身,她相信凭借她的防御是挡不住的。

    天宇剑亮起了道道霞光,一道浩瀚的神威弥漫而开,让附近的空间都波动起来。天宇剑明显比陆离的神铁更加强大,这把剑是一把断剑,后面被历代地狱府的府主祭炼温养,这兵器虽然比不上帝兵,威力也非常恐怖。

    “嗡~”

    一道霞光飞出,快速辐射而去,直射幽灵王。对于她来说幽灵王的威胁最大,鬼影和陆离她反而不怕。

    身为神女,她灵魂内自然是有妖魂守护的,而且还是非常高级的妖魂,六品。她相信妖魂是能抗住鬼影的,至于陆离本人的战力,苏月琴根本瞧不上,一个二劫武者还能翻了天不成?陆离的杀帝鬼斩劈在她的身上,都没有给她带来任何伤害。

    “嗤啦~”

    一道霞光飞去,速度太快了,幽灵王距离太近,根本无法避开,只能在关键时刻朝旁边移动了一下。

    幽灵王眼中露出惊惧之色,这圣兵碎片的气息它一感应就害怕,要知道以前陆离就是用圣兵碎片差点把它给砸死的。

    所以它在发现圣兵碎片催动时,立刻移动身体避开了大部分的霞光,尽管如此还是有部分霞光打在它的左肩膀上。它的一条手臂被绞碎了,左肩膀也被绞碎,它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痛苦不堪。

    “呜呜~”

    鬼影从另外一边飞了过去,化作一道黑影冲进了苏月琴的身体,苏月琴感觉浑身一冷,一道邪异的气息弥漫了她的全身,让她非常不舒服,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汗毛都在颤抖。

    这种一种不舒服到了极点的气息,苏月琴就感觉自己被丢入了臭水沟内,那种感觉差点让她抓狂崩溃。

    鬼影疯狂的朝苏月琴的灵魂内钻入,开始入侵她的灵魂,她灵魂内的妖魂冲了出来,让苏月琴震惊的是她的妖魂居然和鬼影战得不分上下,只能勉强抗衡。

    这让苏月琴慌了,如果妖魂扛不住,那她的灵魂就会崩溃,她将万劫不复。她一时之间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不得不说,苏月琴虽然一身是宝,境界也算不错,战力却不是特别高。毕竟是娇滴滴的神女,不可能去参加那种血腥的厮杀,更不可能经常去经历生死决斗。

    她的实战能力自然还是欠缺一些,如此时刻她居然愣神了一息时间,强者交战一息时间足以致命。

    陆离可是老油条,一生几乎在厮杀中度过,如此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他身子一闪立刻狂暴冲了上去,手中神铁出现,亮起了万丈黑光,对着苏月琴的手臂狠狠砸去。

    他知道神铁如果对着苏月琴的脑袋拍去,怕是苏月琴会变成一具无头尸体了,他需要一个活得苏月琴,自然朝她双手砸去,

    感受到浩瀚的神威,苏月琴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她眼中在此刻居然又闪过一丝惊疑。陆离手里拿着的居然是圣兵碎片?一个小小的二劫武者居然拥有圣兵碎片?

    神铁都砸了过来了,苏月琴脑海内居然还在想着陆离为何有圣兵碎片?等她彻底反应过来,陆离的神铁已经扫了过来。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苏月琴的声音很好听,就连惨叫声都很动听。苏月琴的两条手臂被绞碎,天宇剑被砸飞了出去,两姐玉臂在空中飞舞,鲜血染红了长空。

    “轰!”

    陆离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他将神铁收了起来,一只手抓住了苏月琴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对着苏月琴的小腹猛然砸去。

    “轰轰轰~”

    陆离一拳又一拳轰在了苏月琴的小腹上,它那件被鲜血染红的长裙亮起了耀眼的光芒,护住了她的身体。

    问题是防御宝物再强,能强到哪里去?又不是帝兵,陆离的拳头力量可是很大的,一拳又一拳轰过去,不断有强大的力量传递进去。

    苏月琴一双手臂被绞碎了,此刻在一拳又一拳轰过去,苏月琴嘴里鲜血不断喷出,面色变得苍白无比。她脸上都是痛苦之色,身体因为害怕瑟瑟发抖。

    “轰!”

    在陆离砸出上百拳后,苏月琴的神丹终于被震碎了,剧烈的痛苦让苏月琴无法承受,双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呼呼!”

    陆离如释重负的大口喘气,拿下了苏月琴,他就算真正拥有了一张王牌,逃出地狱岛的机会将大大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