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10 非人之基
    矮小的素体生命有着精巧修长的四肢和一看就知道十分灵活的蛇腹,仅从第一眼的感觉来说,这是一个同时具备高速和灵巧的敌人,掌握有很强的近身战技巧。它的奔行姿势几乎就像是野兽一样,用前臂作为辅助性的支点,身体在行进中压得很低这样的俯身平衡,义体高川也能够做到,但却没有想象中来得那么简单。如果只因此认为这个素体生命只擅长打近身战,这种认知很可能就会在下一秒就将自己埋葬,义体高川已经很久不用“看到”的状况去评估对手了,在充斥着“神秘”的战场上,任何固有观念都有可能被打破,而用人自身那浅薄的认知观念去对待在一个生存环境存在极大差异的异类智慧生命,用人的思维方式去揣测那些看似人的存在,从来都被证明是一种致命的错误。

    义体高川不知道自己在这些素体生命眼中到底是何等模样,又是怎样的观感,他可以知晓自己义体的每一次变化,只因为这些变化的数据都已经记录在册,然而,那庞大的数据,他又如何可以在短时间内了解完呢?这些变化的开端都源于太过于频繁和激烈的战斗,在这种战斗频率中,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把精力消耗在确认自我状态上的确,他仍旧是可以“想”的,也是可以“认知”的,然而,这些行为在那最惊险的战斗中,正是多余的消耗。

    因为病情侵蚀而产生的那源源不绝的思考为何让人感到恐惧?因为这些思考不仅仅在引导和揭示认知,也在占据自身对情报的处理能力。

    而今,义体高川已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脑”了,他用整个身体战斗,用整个身体产生行为的同时,也在用整个身体思考,这其中有多少是属于“本能”的部分?有多少是属于“主观意识”亦或者“潜意识”的部分?他不知道,也无法分辨,人的“大脑”是极为复杂的工程,其中有诸多的区块,这一点放在“脑硬体”这样的技术上也是相似的。但是,当整个义体都在负责原本理应又“大脑”负责的工作时,他突然发现,义体的结构致密精巧,却又没有多少功能区分“大脑”内部负责处理资讯的区域和结构是不同的,有时也是多个区域结构联合工作,但是义体呢?构造体材质呢?这都是些从物理层面找不到结构的东西,也没有区块的划分,当将它视为“物质”的时候,这一大块“物质”看起来就仅仅是一大堆堆砌起来的同一性质的物质而已,既没有什么原子,也没有什么分子,它根本就不属于常识中的人们所见的那些由“微粒”构成的东西。

    它不是碳基,也不是其它的什么基,硬要说的话,神秘专家理解中的“素体生命”一词倒是在意义上,相对正确地做出了形容:就是“素基”而已,“素”是什么意思?“基”又包含了怎样的意思?两个词语所包含的所有语义结合起来,然后再经过发想,似乎就能够搞懂这是什么玩意了但也只是似乎而已,有谁真的明白“素基”和“素体生命”到底是什么吗?有没有一个明确的解释?答案是:没有。

    这是暧昧的,强大的,基层的,朴素的一种源于人们可以认知到的,想象中的最单调却也是一切高等功能的基础的构造。

    义体,素体,构造体,素基,灰粒子……这些在正常的人类社会中鲜为人知的词语所代表的东西以及其意义,彼此之间有着最为紧密的关系。

    义体高川不由得想到,恐怕这些素体生命其实就和如今的自己一样,不是用“大脑”去认知和思考,而是用整个身体去进行相应的活动吧。由“整个身体”去思考,而不是由身体的单一部分去思考,由“整个身体”去反应,而不是身体的某一部分做出反应。这种动辄整体性,不存在信息传播,也无所谓递归和并行序列的运动方式,让人难以理解。

    不过,既然自己都已经成为这样的运动构造了,那么,哪怕无法理解,也能够自如地运动起来。不要去思考,因为思考就不可避免带上人类的认知,而这样的认知只会对无法理解的运动产生妨碍。哪怕桃乐丝强调过,不要放弃思考,不要将一切都归于感受,那只会让自我加速被侵蚀。但是,义体高川不觉得,眼下的战斗可以游刃有余到让自己继续思考。

    义体发生的变化,导致了自己的意识和行为不得不进行相应的变化,以契合义体的变化这是物质载体强烈影响精神层面活动的最明显的方式。义体高川不知道桃乐丝和近江是否已经预见了这种情况,毕竟,义体的创造、调整和改造都是她们进行的。她们所做的事情,让自己在失去了脑硬体和原生大脑的时候仍旧可以全效率工作,甚至于比之前用脑子的时候更有效率,这或许就是她们所希望的针对恶劣处境时所应该有的适应能力和续航能力,但是,对于亲身体验这个过程的义体高川来说,他并不觉得,如今自己精神意识层面,以及人格认知上的变化,是她们所想要见到的。

    当承载人格意识的物质载体发生变化的时候,人仍旧是“人”,这不过是故事中的美好。那些变成了妖怪的人,以及生命结构发生变化的仙人,仍旧可以用“人”的认知角度去思考,并认可“人”的概念,亦或者扩大“人”的概念,从一种自我意识范畴,强调自己的人性,这样的事情在义体高川的眼中,就像是童话一样美丽,也如同童话一样不真实。

    在不到零点零零零零零一秒的时间里,在义体高川从自我观测形象中,看到那蔓延的猩红色,如同火焰,如同鲜血般,环绕在脖子上,向着身外飘扬而起的时候,一种强烈的,如果否认就是欺骗自己的感觉,从他的内心生出浮现出来:过去的自己或许还处于一个似人非人的暧昧状态,而现在的自己则已经百分之九十九不属于“人”了。

    但是,自己到底是什么?不知道。和素体生命看起来极为相似,但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了素体生命?亦或者是一个另类的素体生命?不知道。义体、素体、构造体、灰粒子……这些东西无论彼此之间的联系有多么深刻,他也完全没有足够的信息进行对比分析,也没有人前来解答。他的视野中所有活动的生命,都是敌人。

    在旁人眼中大概是只能用“瞬间”来形容的过程,在义体高川的眼中,被分解成极度清晰的片段。即便如此,他仍旧可以理解,这个直接冲向自己的矮小素体生命到底有多快,而在他的背后,那群站在透明墙边,隔着墙壁似乎再观察,也似乎在操作着某些工作的素体生命,动作也十分快它们要做的事情似乎很繁琐,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但整个过程却行云流水,看起来没有碰到多少阻碍。

    义体已经通过“莎”内部特有的渠道,以无线的方式入侵这些素体生命正在操作的界面,但是,本应该完全由“莎”控制的这些内部信息,以及在最坏情况下也理应生效的自我保护机制,都如同石沉水底,没有半点反应的征兆。所有信息的交流,入侵和反入侵,全部都在义体和素体生命两者之间进行,也似乎只有自己双方而已。

    这带给了义体高川极为熟悉的那种敌众我寡,以一敌众的感觉。他就算没有看到,也知道了,三仙岛就在那个玻璃墙的后面,那是一个从这个位置看不到底部的深渊,一个足以容纳整个三仙岛,并将其隐藏安置的巨大空洞。正因为这个深渊空洞里存在着最为强力的安全隔离机制,所以,这些素体生命只能以眼下这看起来高深,但其实算是十分“拙笨”的方式进行处理。

    要撬开这个容纳了三仙岛的“保险箱”,对这些素体生命而言,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不过,既然有了这样的感觉,那就意味着距离它们彻底入侵三仙岛还有一段时间。

    在高速的战斗中,这个“一段时间”已经绰绰有余了。更巧的是,义体高川也同样不想尝试自己去开启这个“保险箱”,谁知道在转移了三仙岛的使用权限后,一直和近江有联系的“莎”到底在其中布置了多少陷阱呢?哪怕“莎”如今一直都没有回应,但是,在万一的情况下,义体高川不觉得自己有多少几率可以顺利地避开所有的安全隔离机制,重新将三仙岛开动。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没有这些素体生命开路,大概无论是他还是奔向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其它船舰的神秘专家们都要头疼一阵时间吧。

    这些不是“思考”,而是义体运作直接给出的“结论”,没有思考的过程,一个又一个既定的结论,正在引导义体高川的行动,让他知道该怎么做不,在知道之前,义体已经响应这些结果了。产生结论,响应结论,这就是如今义体高川的全部,所有的精神意识活动都不再是符合人类常识和人体规律的方式,虽然在用“想”和“念头”来描述,但也并非是因为这样的描述正确,而仅仅是在人的语言词汇中再也没有其它更好的描述了而已。

    去除意识活动的一部分过程,直接得到结果和响应结果,让义体高川的行动更加诡异而迅捷,速掠产生速度,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效率被应用起来。在第一个瞬间,矮小的素体生命还能跟上来;第二个瞬间,其反应就已经和义体高川的举动产生了落差;第三个瞬间,矮小的素体生命以莫名的方式强行超速,但在“速度”这一长处之外,义体高川在战争中锻炼出来的技巧已经在双方交错之间发挥了作用。

    第四个瞬间,义体高川和素体生命互换了位置。

    义体高川那彻底变成了“外骨骼装甲”形象的义体产生处处龟裂,长长的飘扬的宛如血与火的围巾也在锐利如刀的气流中被切割,洒落在半空中。但是,当这些像是血雨,像是余烬火星的东西沾在义体上时,这些损坏的部分就如同有生命的血肉一样蠕动收缩。

    在他的背后,那个矮小而迅猛的素体生命已经重重陷入地面,四肢尽皆扭曲,脖子也差一点被硬生生摘了下来,只余下宛如脊椎神经一样的管线接驳着。这个人形的躯体就如同人一样在抽搐,它没有死,只是无法重整姿态爬起来,它当然还有战斗的想法,它还有许多与之伴生的武器,以及围绕这种近乎临界兵器的武器发展出来的更高超的战斗技巧,然而,当它没有在交战的瞬间就用出来时无论是什么原因就已经无法再使用了。

    很不巧,义体给出的结论是,如果这个矮小的素体生命在特性上不是和高川这么相似,那么,它完全不会这么快就被解决掉。许多怪诞而神秘的力量,能够避开最直接的物理性冲击,将战斗带入另一种节奏,另一个角度中。只是,这些素体生命似乎觉得,和高川的特性最相似的人选,能够知己知彼,才是最好的对手。

    过去的战斗已经多次证明,和高川相似的敌人,从来都没有战胜过高川。反而是差异性极大的席森神父,才最有效地进行过对抗并取胜。

    无论是在物质层面的战斗,还是在信息层面的战斗,义体高川都已经渐入佳境,他没有什么想法,这一切完全由义体主导,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只是按照自己最基础的构造进行最基础的活动,胜利就如同一种必然性般来到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