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24 权限重置
    天地玄黄玲珑塔,在中央公国的神秘学中是占据了极其重要地位的神秘之物,它原本是一种固态的形象,但又并不仅仅是以“塔”的意义为核心。这个神秘之物本身就拥有种种传说,然而,让其被人广为传诵的仍旧是它那撇开“塔”这个词汇的意向之外的意义。它的出现意味着一种秩序,一种调和,一种巩固稳定,一种对外来侵蚀的强大抵抗,而且天然凌驾在其它任何混乱的意义之上。

    在末日幻境里,神秘学中的东西往往不能直接套用在真正发生的“神秘”身上,义体高川绝对不会认为,眼前这个自己无法理解也无法描述的怪物,就完全是神秘学中所说的“混乱”,或许它并不是神秘学中的文字所能描绘的,但是,从眼前所感受到的情况而言,它所给人的感觉和所带来的现象,朝人类所能理解的“混乱”意义去理解,也不是全然错误。相对的,三仙岛当然也不可能是神秘学中描述的那个先天至上的宝物,也不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地玄黄玲珑塔”,然而,既然中央公国将这个名字冠上,自然也意味着,它的效能至少在人们可以想象的范围内,是符合“天地玄黄玲珑塔”的象征意义的。

    天地玄黄玲珑塔和无可描述之怪物的碰撞,正在产生可怕的数据对冲现象,将“莎”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内部原本就已经被撕开的伤口更进一步撕裂。义体高川已经放弃了用连锁判定去观测眼前的情况,甚至将自己的感官水准降低到“人类五官”的水准,从而避免那意料之中的可怕冲击。义体在自行运转,但无论是观测那个不可描述之怪物,还是观测三仙岛的“天地玄黄玲珑塔”形态,都对义体本身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在这个过程中,义体接收了大量的数据,可是,这些数据哪怕是义体也无法解析,这些数据有一部分是义体自身产生的,仅仅是这部分就已经让义体陷入一个高强度的负荷中,就如同普通电脑一样濒临死机义体的运作受到压制,最先受到影响的,自然就是所有依靠义体去运转的行为。

    义体高川此时就如同一个患了重病的人,只觉得无数看不见的,无法理解的东西拥堵在自身内部,让人恨不得将自己开膛破腹,将这些东西都给挖出来。然而,哪怕真的开膛破肚,也不可能真的将这些负荷消除。义体高川被冲击碾压外侧的墙壁上,整个人不断向内凹陷,不过,这种冲击带来的物理性损伤根本就不是最关键件的伤势,真正让他陷入危险之中的,还是那间接导致的数据对冲空间的崩溃。

    在这里产生的数据对冲现象,已经强烈干扰了义体高川所有神秘力量的发挥,无论是源于魔纹还是源于义体,这些神秘力量所产生的数据对冲现象,放在这个巨大的数据对冲场中,就像是萤火之光,瞬间就被熄灭了。这个战场上,实际很难存在除了“不可描述之怪物”和“天地玄黄玲珑塔”之外的其它任何神秘。反过来说,所有的神秘力量都被迫要承受两者所造成的冲击义体也是充满了神秘要素的物体,而在这股冲击面前,它几乎就是首当其冲。

    义体高川距离两者的战场实在太近了,而且,这个战场上似乎也没有除了他之外的第四者。

    三仙岛、无可描述之怪物、义体高川,三者无法维持一个平衡的三角,最弱的义体高川反而成为了涌流出来的力量最先选择的方向。

    义体高川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也感到十分无奈。因为在这之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情况会变成这样。自己的力量在这两个庞然大物面前,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仅仅只是承受两者对抗所产生的间接冲击,就已经不堪负荷了。自己所面临的实际情况倒是证明了,他从过去开始,对自身能力的判断出现了巨大的误差。这个不可描述之怪物难以说明有多强,但是,三仙岛的强比他过去所想象过的还要更甚,这也意味着,这样的三仙岛才堪堪可以抗衡的中继器,有着无可估量的破坏力。

    这些亲身体验所带来的认知,是呆坐在三仙岛或中继器内部时,绝对不可能获得的。

    至于代价……义体高川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从物质结构上分解掉。

    不可描述之怪物直接就被化身“天地玄黄玲珑塔”的三仙岛撞了个正实,被嵌入墙壁的义体高川用自己强行降低普通人五官程度的观测,看到了那个不可描述之怪物是如何破散的。如果将它形容为一滩水,那么,三仙岛就是和水洼一样巨大的石头,水珠向四面飞溅,但很快又汇入源流。不可描述之怪物没有被彻底打散,所有可以观测到的它那飞溅出去的部分都在回流。

    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出乎义体高川的意料,倘若这个怪物没有这么难缠,三仙岛也不用变化形态。曾经身为舰长的义体高川十分清楚,每一次形态变化对三仙岛本身也都是一种沉重的压力,因为每一次都要消耗内部存储的人口,而这些作为“柴薪”燃烧掉的人,是比常识中的死亡更加深入本质的消失。义体高川没有亲眼见到病院现实对应这一消耗的现象,但是,去可以想象,那些由末日症候群患者自身崩溃而成的淡黄色lcl液体,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变得清澈了。

    在现有的理论中,lcl是目前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的最终载体,它在常态下拥有单一却稳定的结构,但是,每一次在末日幻境中发生了可怕的神秘事件后,都会有一部分变得清澈,就仿佛其内在的某些东西被消耗掉了,更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则是那一部分的结构产生了彻底改变。无论如何,如经过多重筛滤后的纯净水一般清澈的新物质,是无法承载患者人格的,那部分结构所保存的人格资讯,已经彻底被“删除”了。

    在义体高川的记忆中,会让lcl变得清澈的神秘力量并不多见,其中最直接有所认知的,正是“江”的侵蚀。

    不过,也因为这个认知,也让义体高川曾经想过,“江”会不会就是以lcl为食的并不是一种在病院现实角度可以直接观测到的物理性进食。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对lcl一部分本质结构以及内藏人格资讯进行吞噬,继而获取成长需要的东西。这个想法也将意味着,在病院现实角度所观测到的“病毒”感染,那正在不断扩大数量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其本质就是“病毒”在为自己制造“口粮”。

    或许,对“病毒”而言,还算是人形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就如同腌制不够的粗粮,虽然可以下咽,但并不美味,真正成熟的食物就是那些lcl,而那些在身体崩溃后,仍旧于lcl中游荡繁殖的人格资讯,就如同腌制品在不断地发酵,至于末日幻境不过是发酵过程的产物,亦或者是发酵过程的一种间接体现。对末日幻境的控制,就是对发酵过程加以控制,其目的仍旧是为了制造出更加精细美味的食物。

    这样想的话,尽管已经是可以理解的范围,却更加让人感到遍体生寒。伴随着末日进程的加剧,下一次总比上一次更加深入,最终被食用的期限也即将到来反过来说,即便没有立刻食用,是否因为这个过程就如同酿酒般,越是埋藏就越是醇厚呢?

    但是,最让义体高川感到恐惧的,并不是这个充满了匪夷所思的折磨的过程,而是,这个想象的背后,是基于“病毒”是有充分的自我意识,知晓自己在做什么,并有目的去做这一切的这个有意识的“病毒”,一定会比原本被视为无意识的“病毒”更加残酷,因为它和人类的存在、意识、认知和观测角度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不具备通融性。

    至于“无意识地给自己制造食物”这个可能性,当然也存在,不过,这已经算是较好的情况了。

    当事情出现了某些可以设想到的糟糕变化时,它就会以更糟糕的方向滑去这可是义体高川对待末日幻境的变化时,一直信奉的名言。

    “病毒”其实是有某些有别于人类的意识和智慧的生命,它的存在性在人类的认知之外,进而导致它的意识和智慧是如此的不同于人类。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秘”这样现实的考量,并没有带给义体高川更大的信心,也丝毫没有降低恐惧在心中积淀的速度和程度。

    在未知的神秘中,总会有未知的可能性,足以击破那些未知的神秘。但是,如果是更加精确的现实呢?在绝对实力差距下,运气所产生的几率,又占据多大的比例呢?如何在极其现实情况下,去战胜全方位占据优势,对己方拥有绝对实力差距,而自己对之没有理解的敌人?如果未知并非无限,世界也是封闭的,只要不断破解未知,就一定存在全知全能的可能,那么,“病毒”是不是早已经全知全能?亦或者是比人类存在更久,在这条道路上走出更远的存在?

    如果假设人类需要努力一千年,一万年,地球生命周期,恒星生灭周期,乃至于一个星系从诞生到毁灭的时间长度,才能在理论上观测到“病毒”,那么,如今的人类,必须要自食其力,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于一九九九年的最后期限到来时击败这样的存在,才能避免成为其粮食?

    这恐怕是人类认知中,理性思考中,最不可能的任务了。而这也是最为残酷的,最让人不想面对的,让人最感到疯狂和绝望的现实。

    是的,即便是“高川”也不想面对这样的现实。所以,他的确更倾向于“未知是无限的”,“世界不是封闭的”,“可能性永远存在”之类的想法。

    这个末日幻境里,无论多么匪夷所思的神秘,都比那设想中最坏最残酷的“现实”要好一亿万倍。哪怕眼前两个超出理解和认知范围的庞然大物相互争斗所产生的压力,都比那样的“现实”要轻松一亿亿万倍。这个充满了神秘的世界,是如此的残酷而悲哀,但是,如果它的残酷和悲哀之后,有另一个更残酷和悲哀的现实,那么,这才是最让人感到无力而绝望的地方。

    三仙岛的消耗是义体高川能够明白的,而付出这样的代价才能击退,亦或者击败眼前这个不可描述之怪物,也是可以理解的。更进一步去深入思考,眼前现象的本质性,是义体高川不得不去做的。他曾经多次陷入这可怕的思维中,感受过普通人绝对不会感受到的绝望和恐惧,而义体的每一次调整和变化,都一度让他从中解脱出来,但是,正如循环一样,这疯狂、绝望和让人恐惧的思维和想象力,又会再一次捉住他。现在,他知道,自己又被捉住了,或许义体在难以承受的负荷中变得迟钝,才导致了自己那让疯狂而绝望的思想念头,再一次萌发和蔓延。

    毋宁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不又是一种意识态的侵蚀和攻击吗?义体高川无法控制义体,无法控制自己的思考,就和过去他所经历过无数次的那般无二。与此同时,他却觉得自己的直觉正在变得更加敏锐,仿佛三仙岛已经变成了一个持续向外扩散信息的源头,自己不是主动去拿取这些信息,而是就沐浴在这些信息中之前是理论上了解这一点,但如今却有更加真切的感受,甚至于,可以感受到这信息洪流的“冷暖”,以及在这“冷暖”中表达出来的意义。那些义体无法承受的信息,反而在那疯狂的思维膨胀的同时,变成了“只用去想,去感受就能抓住”的东西。

    义体高川不可避免地去感受,原本极度封闭的三仙岛,仿佛渐渐对他打开了大门。

    他听到了宛如幻觉般的声音,那是三仙岛内部无数人在一个统一的意志下的呐喊。它们,在呼唤他的回归。

    “权限重置。”义体高川发出命令,于是,三仙岛真的开始发出响应。

    这个响应似乎只存在于义体高川的那膨胀的思维,疯狂的想象和敏锐的感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