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23 天王盖地虎
    震动从来都没有停止,就仿佛在无法目视到的身处,始终有一场战斗被掩盖于这块坚硬的地面下,义体高川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激烈的战斗,但是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将之形容出来,自己的想象应该无法描述其场面的万一吧。义体高川在这光的迸发中,从脚下这片构造体材质的地面的碎裂中,从那从深处向上涌动的澎湃感中,感受到了属于三仙岛中所有人的战斗。他们的敌人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敌人,甚至于不是正常的生命体,那些超越常识,超越认知能力的诡异,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他们。他们需要的胜利,也远远不是从物质上消灭对方就能做到的,那是一种“疯狂的思想”,就扎根在每个人自己的思考中,一旦开始去想,就难以停止。

    意志和理念有多么坚固并不是这场战斗的关键所在,只要“思考”的行为和过程仍旧在发生,这场战斗就会持续下去,直到最终一方崩溃。义体高川比任何神秘专家都清楚,一旦“神秘”上升到某个高度,就会趋向于“病毒”和“末日幻境”的本质关系的层面,从理论上来说,这里的所有人其实从一开始就失败了,因为,所有人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本就是一群被“病毒”击败过的失败者。

    这场战斗是失败者为了摆脱更加彻底的失败才产生的,是要在先天劣势的形势下扭转局面,而他们能够依靠的,不是那患病的身躯,不是那因为患病而扭曲的意识,更不是因为患病而分裂的人格,而是别的其他一些东西如果找不到身体、意识和人格思想之外的某些拥有对“病毒”的抵抗力的因素,失败只是迟早的问题。

    然而,排除掉物质身躯,排除掉人格思想和自我意识,“人”自身到底还有什么,足以当作抵抗“病毒”的底牌呢?即便是义体高川自己也没有找到,否则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处境,他在末日幻境里比大多数人都风光,但这种表面上的风光从来都没有改变他是一个深受“病毒”感染的失败者,是一个绝体绝命的重病患者的事实。

    即便如此,他仍旧对三仙岛抱有一丝希望,以“中央公国”这个意识态为核心打造出来的超巨型战斗兵器,那用三千万人的意识为代价所释放出来的“神秘”,到底会不会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些排除身体、思想、人格和其他已经见识过,却已经确认没什么用处的东西之外的新因素。

    这样的想法,在义体高川做出的被动选择中,也占据了极大的因素。

    相信三仙岛,期盼三仙岛,义体高川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感受着深渊下三仙岛的异动。

    持续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轰鸣,就如同岩浆在喷发的同时,就被更加深厚的岩石挡住了,声音在岩层中回荡,继而穿透到地面上。义体高川不仅仅听到了这个声音,不仅仅感受到了这一次和之前不太一样的震动,义体更从中获取了非正常的数据一大片的乱码呈现在他的眼中,他十分清楚,某种可怕的神秘未知的效果,已经在脚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发生了。

    下一刻,几乎没有可以用肉眼注视到的过程,当看到的时候,义体高川整个人已经被脚下那开裂的地面掀飞了。他完全没有准备的时机,那冲击力的突如其来,甚至连他进入速掠都不管用。早已经龟裂多处的地面彻底被粉碎,深渊的入口几乎放大了三倍。倘若义体高川就这样从空中坠落,那么他将毫无疑问地坠入到这个深渊中,他的正下方,以及向外延伸千米远的地方,都已经只剩下一个通往深渊的可怕空洞。

    这里可不是在外界,而是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如此大规模的区域性破坏,哪怕对不断从体积质量上增强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也是显著的,因为,那并非是正常的物体构造的毁灭,完全可以视为一种强烈的临时数据对冲现象一场在特殊的,相对稳定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发生的,剧烈到会造成其它连锁反应的数据对冲现象。

    在义体高川的认知中,这已经是对“数据对冲空间”自身结构的一种高度破坏。他觉得,如果自己这个时候真的跌入那个深渊中,就会直接从“莎”的内部传出去,抵达“莎”这个新生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外面的某处。到底会是在怎样的地方摔出来,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又是否存在某些致命的危险,义体高川可不想用自己的亲身实践去给出答案。

    如果义体高川记得没错,这是第一次出现,从内部直接打穿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情况。哪怕近江曾经有过轻易击破某些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经历,但是,常言道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瓦尔普吉斯之夜”,在强度上完全不是同一规格的。哪怕“莎”只是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它对自身有一个准确细致的判断,但是,从“莎”的内部直接贯穿它的身体,这种情况仍旧是有点儿夸张。

    倘若这种攻击的强度还能继续提升,理论上的确拥有“击穿中继器”的可能性,毕竟,“中继器”本来就是用“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而成的。无论两者的性能多大的高下之分,其本质也不可能截然不同。能够击穿“莎”,就有可能击穿“中继器”,这个判断放在其他神秘专家的眼中也没有任何逻辑上的问题。

    从来都没有人会想过,“莎”是从内部被击破的,包括义体高川在内,所有的神秘专家都认为,或许纳粹中继器会在之后的交战中,会通过某些可怕的力量,从外部直接对“莎”进行打击。但是,无论是“莎”的突然沉默,还是素体生命的入侵,乃至于眼前这可怕的贯穿性的一击,都让人有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

    这不是正常的战斗,也不是正常的两个东西在战斗。和三仙岛出于交战状态的,也定然是一个不比三仙岛差多少的东西,倘若从好的方向去想,那么,这次贯穿“莎”的攻击,就是三仙岛发射的,而倘若从坏的方向去考虑,就必须提防,作为至今都为明确观测到的,素体生命招来的未知敌人,同样拥有着“理论上可以和中继器对抗,乃至于将之击破”的力量程度。

    义体高川倘若只是神秘专家个体,那么,他的力量在眼前这个强度的战斗中,完全是渺小的,不值一提的,他的速度或许可以让他及时躲避和逃离,但也只能让他做到这两件事而已。眼前的景象再一次验证了义体高川的另一些想法:三仙岛的战斗或许根本就不是自己在外边可以涉足的,自己在三仙岛之外,也无法带给三仙岛任何增益。

    除非,自己此时就在三仙岛内部,否则,这注定了是一场必须由三仙岛自己解决的战斗。

    义体高川在半空下落的时候,射出即时编织出来的钩锁,以避免真的从脚下的大洞中掉落到“莎”的外部。他如同蜘蛛,也如同蝙蝠,在半空中腾挪转移,避开那些从下方飞溅上来的,因为获得了可怕的速度,而变得杀伤力十足的构造体碎片。

    在他攀上穹顶的一半时,更剧烈的喷发出现了。他还在躲闪那些飞射到自己这个高度的碎片时,一个巨大的阴影终于出现在深渊下方的黑暗中。这巨大的轮廓比周遭的黑暗要浅,所以,虽然朦胧,却仍旧可以用肉眼辨认出来。它看似就要脱离黑暗,一跃而出,但是,这个感觉很快的过程却很慢,只有这个阴影轮廓的体积不断扩大。

    它逐渐清晰,就像是潜艇以一种沉重的姿态浮出海面般,它也终于上浮到了深渊黑暗的表面,继而穿透这个表面,变成了一个清晰可见的物质态的形体说不出是动物还是植物,总之,绝对不是义体高川希望看到的那个轮廓,也绝对不是常识中应该存在的东西,因为,在自然界中,在人类的想象作品中,全都没有类似的参照物,所以,也无法描述它到底应该像是什么,是怎样的一种东西。

    它显得柔软,粗壮,复杂,如果试图用笔线去勾勒这个形象,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因为,构成这个形象的线条是不连续的,是错乱的,是不规则的,也同样是不断变动的。只是看到这个形体,就足以让人头晕目眩,所有的感受感觉器官都仿佛随之产生错乱。

    义体只是反馈着一堆又一堆的乱码,高川觉得自己的这个“全身大脑”是不是要在这种时候,如过载的cpu那般崩溃掉,乃至于烧毁掉。

    哪怕通过义体,也无法认知和理解自己到底注视到了什么,这个从深渊黑暗中冲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总而言之,那就是一个怪物。

    然而,若是还有点好消息,那就是,这个怪物冲破深渊黑暗的行为并没有给人带来游刃有余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它是被迫的,被硬生生地从那深渊黑暗中挤了出来,要不就是为了逃避某种情况,而主动上浮。它看起来像是物质的,但是,它之前很可能并非是一种物质状态,只是被迫改变了自身的性态。

    在这个怪物的形体彻底脱离深渊黑暗的时候,另一个同样超巨大的轮廓也浮现出来,它就像是追击这个怪物而来它的前端刚刚成形,就已经撞在了怪物身上,其速度之快,连义体高川都没能准确观测到全过程。

    只是眨眼间,或许比眨眼更短的时间,怪物就被切切实实地击中了。在那无法理解的,正常人只要目视就会发疯的躯壳下,某些情况因为这种撞击而产生了,义体高川无法观测到,但是,他可以感觉到。

    直觉和感受性的认知,是哪怕抛开义体的数据化功能,也一样可以实用的,而且,十有**是准确的。

    巨大的风暴在撞击产生的同时就已经开始爆发。这风暴不仅仅是物理层面上的,也同时是意识态层面的冲击,比起怪物本身所带来的意识侵蚀,于此时爆发出来的冲击更偏向于一种正面的摧毁性。冲击以不同的途径扩散,迅速淹没了义体高川,让他在义体物质和精神意识的层面,都宛如暴风雨中的渔船。他只觉得自己竭尽全力,也只是勉强在这风暴中沉浮,而他的身体,早就已经被击飞,深深嵌入更远处的墙壁上了。

    即便如此,义体也仍旧在反馈混乱得不知所谓的数据,而义体高川也仍旧睁大了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堕入意识的世界里,继续观测这场战斗的结果那根本无法描述的怪物的形体再一次变形,同样的无法描述,只是,这种变形比起它原本的无状错乱,却显得更加的有序化,让人目睹到的时候,只觉得仍旧是极为复杂的,但却隐约可以描绘出几根线条了。

    义体高川相信,这就是怪物受到伤害的证明。

    至于撞击怪物的,正是三仙岛本身那原本由三个岛屿通过管线桥接的构架集合成一体的整体形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仍旧能够让义体高川知道,那就是三仙岛。

    如今三仙岛的模样,既不能形容为“岛屿”,也不像是曾经出现过的“球形”,而更像是层层堆叠的宝塔状。三个岛屿构成了最基础的三层,而在每一层又有着更多的细致的层落轮廓,从而造成了它并不仅仅是“三层”,而是更多层的感觉,但是,到底有多少层,用常识中的观测方法是根本无法数出来的。

    这个几乎可以形容为“无数层宝塔”的三仙岛,正是义体高川所熟悉的攻防一体模式之一,和伦敦中继器测试过的“诛仙剑阵”,以及三仙岛曾经用过“元始天尊”变形,都拥有神秘学上的关系。那正是:

    天地玄黄玲珑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