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33 偏差的波动
    用失去“莎”的意识,无法正常工作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换取神秘专家对十艘宇宙战舰的控制,在他们看来仍旧是得不偿失。他们对这些船舰的功能和使用并不熟悉,又失去了一个强大稳固的后方,如今他们只能祈祷,那些一直被“莎”控制,向纳粹们发起反击的安全卫士并没有因为如今的事态而变得混乱和停滞,否则,他们就不得不以这么点兵力,宛如敢死队一样,去冲击纳粹那庞大的军营了在事态变成那样之前,神秘专家们大概自己就会分裂吧,没有人会想要自寻死路,哪怕只是缓刑,也会有人想要拖延下去。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脱离“莎”的内部的航行中,最优先的工作,就是尝试利用船舰上的设备,以各种神秘或非神秘的方式,去联系伦敦中继器。神秘专家们很难想象,在缺少了“莎”的时候,又进一步失去中继器的情况,那是完全让人绝望的想象。

    如今幸存的这批神秘专家大都没有经历过被改造为中继器之前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莎”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后,也和过去所有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存在些许差别,他们同样对“莎”没有足够的认知,无法意识到“莎”和过去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不同之处。这一切因素都决定了,他们对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认知和体验其实是极为浅薄的。他们很难想象,一个对自己充满恶意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究竟是多么的恐怖,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回应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莎”,就已经让他们感到心中没底。

    在现有理论上,所有的瓦尔普吉斯之夜都仍旧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不过,如今没有“莎”的意识回响的这个沉寂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可以完全当作是其他那些常见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吗?这些神秘专家没有足够的自信,也对自己选择按照出入常见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方法去打开通往外界的道路,并没有足够的安定感。最初的两个魔法少女,作为曾经经历过其他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经验人士,自然而然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然而,哪怕是这两个魔法少女,在沉着的表面下,也有一颗不安的心。

    除了要担心自己的决策是否存在问题,也仍旧在担心她们那留在伦敦中继器里的同伴“小圆”。尽管,她们也不太相信,伦敦中继器就如此简单地就被敌人击沉。失去联系不等于被击败,她们只能用这样的坚持,来构筑心中的防线。除此之外,她们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做不到。

    和熟悉的同伴分开,目睹同一组织中的战友在毫无逻辑可言的神秘而惨烈的战斗中死去,找不到魔法少女核心的丘比,身边那些强大的支柱一一失去音信,这恶劣的局势正在将她们的心灵意志一点点逼入绝望。她们有时会觉得,继续这么活下去,其实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只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汹涌而来的危机,以及身边幸存的同伴们的挣扎给冲散了。

    晓美和学姐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幸存下来的这些同伴们送出“莎”的内部,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坐地等死。她们身上的压力从来都没有这般沉重,她们的思维和情绪,也被迫在这前所有为的沉重压力下,开始了置死地而后生的运转。她们和其他神秘专家一样清楚,“莎”的内部已经不再是安全的庇护所了,甚至于,在外来的入侵以及那诡异的沉寂中,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只是在“莎”的内部航行,也都有可能会面临危险的考验。

    有能力成为船舰操作人员的神秘专家都在忙碌着,而在能力上对控制船舰没有帮助的神秘专家,也始终出于一个精神紧绷的状态。在众人的面前,每一道关卡的开启,都宛如赌博一样扣人心弦。没有人知道,自己这种等同于入侵的方式,沿着素体生命开拓出来的路线前进,究竟会引发怎样的后果也许一些安全机制会如同过去统治局那疯狂的安全机制一样,将所有不按照正常程序运转的事物都视为敌人,也许素体生命仍旧潜伏在某一处,被舰队这浩浩荡荡的前行惊动,也许“莎”的沉寂还会引发更多的怪异现象,而他们这些人甚至连“莎”内部的大体结构都不曾了解过,因为他们进入“莎”的内部后,就一直被局限在他们之前生活的那部分区域,而那部分区域相对于“莎”的总体量而言,其实是十分渺小的。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航行,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受到任何阻挠。一切都在沉寂中,只有素体生命经过的通路才能够开启,其余的早已经被锁死,其严防死守的程度,所有的神秘专家都认为自己大概是无法破解的。素体生命曾经穿过的“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如今也在穿过。这些“门”的表现形式不一样,有点确实具备常识中大门的轮廓,而有的则没有一个明显的体现。能够让他们判断自己已经穿过一扇门的因素,更多是门前门后的风景陡然产生的变化。“莎”的内部区域,就像是分割出一个个不同的功能模块,承担不同功能的区域,往往在表面化的风格上也能让人感受到清晰感受到的不同。

    甚至于,这种陡然变化的差异,让人不自禁生出“支离破碎”的感觉。神秘专家门只当这种支离破碎是自己的错觉,亦或者就是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特点,因为“莎”的运转一直都很顺利,如果“莎”是支离破碎的,那么,在逻辑上,它平时就不应该给人稳定的感觉。

    在穿过一扇门前,有的景色在这个深沉单调的空间里仍旧是明亮的,不过,穿过门后,景色就顿时变得阴沉起来,就仿佛是被人随性画笔涂抹了太多的阴影。那些从素体生命入侵之后,就已经让人隐约感受到的扭曲变化也越来越强烈,就像是“莎”的内部要变成其它怪物的体内。

    通路很长,哪怕舰队在人员熟悉操作后,就一直都在缓慢加速,但无论穿过多少“门”,穿过多少不同风景的区域,都让人看不到尽头。当然,实际用去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只是那种让人焦虑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多,却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让自己等人感到焦虑。

    刚开始,众人登上船舰后可谓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如今那一度有所松弛的精神,正在这仿佛不断重复的穿梭门和区域的通行中,又不由得紧绷起来了。哪怕没有一个明确的敌人,却让人巴不得遇到一个明确的敌人:素体生命、纳粹、末日真理教,谁都好,一场可以施展身手的战斗,比如今这个要让人窒息的,如同温水煮青蛙,自己的挥拳却完全落在空出的无力感要好许多倍。

    “还不行吗?我们真的找对了路线吗?”终于有神秘专家忍不住质疑到。

    “我们没有别的路线了。”领导船舰前行的魔法少女这么回答。

    沉默了一阵后,又有人提议到:“不如选择其他方向,素体生命通过的路线也许无法反向穿行。”

    “但是,要选择那个方向呢?我们根本没有其他相关的情报。”另一些人问到:“至少走在这条路线上,我们仍旧没有遇到危险,其他的路线很可能会触发更多的陷阱……你们有多少人愿意赌一把?”

    如果不是没有选择,谁愿意做更具赌博性的选择呢?如今选择路线虽然也是一种赌博,却比起那些没头没脑的乱闯更容易让人接受。这一点,其实登上船舰的神秘专家们都清楚,因为这就是他们选择这条路线的初衷。

    “分析有新的结果吗?”不负责具体分析的神秘专家向同伴问到。

    “没有,所有的反馈都是混乱的。我们至今为止都没有碰到阻碍,只能认为是素体生命完全解除了安全机制,但是,我们无法从它们留下的痕迹完全反推这些安全机制,也无法完全理解它们在解除安全机制视留下的痕迹到底都意味着什么。”有神秘专家回答到:“我们只能不断去尝试,从经验中进行总结。”

    “经验总结?这很花时间的。”其他神秘专家问到:“就没有别的方式吗?我们这么多人,就没有人出现一些清晰的直觉吗?如果有人可以拿出直觉说话,我倒是愿意尝试一下这个直觉。”

    “反正这条路线给我的感觉很暧昧,不是有危险,就是让人感到不耐烦……也许是某种意识方面的影响?”另一个神秘专家说:“不管是莎还是素体生命,都会在意识层面上设立安全机制吧?也许我们已经触发了这些安全机制,如今才会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唯一能够让我们确定自身方位的参照物就只有这些‘门’而已。”新的声音反驳到:“这是我们仅剩的较为明确的东西,抛开这些明确的东西,彻底进入意识流,我们这里谁能够做到?难道我们之中存在一个真正老练的意识行走者吗?”

    这个反问顿时让通讯再次陷入沉默,是的,他们知道,在自己这些人之中,并不存在一个能够和过去听闻见识过的那些意识行走者相当的专家。尽管神秘专家每一个人都拥有敏锐的直觉,但不是每一个神秘专家都能够从一个完全抛弃物质性的层面,去获取意识态中的信息。哪怕神秘已经出现得足够多,但他们仍旧更习惯于物质性层面的解释和应用,对那些看起来完全唯心的东西不太感冒。他们作为现代文明的受益者和被教育者,短短的神秘专家生涯不可能完全扭转自己过去人生积累起来的认知和理解世界的角度和方式。

    从这个角度来说,包括那些拥有涉及意识层面的神秘力量的神秘专家,所有人都不认为,自己可以成为真正的意识行走者。这也是为什么义体高川虽然和他们分开行动,但却至关重要的一个原因,这位老牌的神秘专家虽然更多展现出其物质性的破坏力和防御力,但对方确实是一个意识行走者。哪怕其本人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半吊子,但绝对比这里的所有人都更有经验。

    然而,义体高川和三仙岛在不可扭转的事态中,在和敌人的冲突中,已经事先脱离了“莎”的内部。他们一直都在坚持对其发起新的通讯,然而,他就如同“莎”,如同伦敦中继器一样,毫无回应。

    比起被传送到远方区域的义体高川和三仙岛,以及被困在“莎”的内部,无法获知外部资讯,无法确定自身所处状况的神秘专家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伦敦中继器自从被末日真理教中继器从人类集体潜意识里踢出来后,就始终漂浮在“莎”的外部,与之为邻,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的。要说起因,却是一种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神秘力量,从一个不知道有多远,也不清楚具体方位的地方爆发并扩散开来。

    所有人都措不及防,走火还没来来得及做出应对,伦敦中继器就被这股神秘力量扫中了,偏偏他还能十分清楚地感觉到,这不过只是那种神秘力量的余波而已。即便如此,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伦敦中继器就已经不在原来的坐标上,也同样不在正常的统治局空间里。同样的,他也不觉得是被推进了意识态的世界,尽管他借助中继器的视角,所观测到的景象都是那么的扭曲异常。

    突然的大变,让他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去确认“莎”的状况,伦敦中继器本身也已经处于一个和统一战线的盟友彻底失去联系的状态。即便动用中继器的力量,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打破这一状态,因为,伦敦中继器的神秘力量在对外物产生影响后,曾经确定过的效果都已经发生了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