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47 简单逻辑
    不作夫对于现状有许多问题想要系色中枢回答,然而,也同样有许多问题是系色中枢不愿意或无法回答的,每当这个时候,系色中枢总是保持沉默,就像是在表示它绝不说谎一般。但是,就算系色中枢在这些问题上说谎又怎样呢?不作夫觉得自己完全没可能分辨出来。这些问题很多是超乎正常逻辑,也没有一个自己所能认识到的标准的。不作夫自认自己观测和认知事物的水准,也就是现代科学理论专家的水准,超出这个水准之外的本质,哪怕系色中枢给出理论,他想要理解这个理论,进而去证明这个理论的正谬,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思考和演算。

    他觉得自己已经经历过许多奇妙怪诞的事情,但是,自身仍旧是一个人类,一个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而已。自己的思考,自己的认知,自己对事物进行观测的角度,都仍旧局限在人类可以做到的范围内。他之所以想要问这些自己基本上无法辨别什么是正确,什么是谎言的问题,并不是出于对答案的好奇,而是对“系色中枢会给出怎样的答案”这个过程本身进行行为意义上的,乃至于行为意义背后的某些本质性动因的探求。

    不作夫仔细分析过桃乐丝,也尝试以自己所认知到的桃乐丝的特点为基础,去揣测系色中枢的特征。尽管系色中枢和桃乐丝似乎存在许多差别,但也同样有类似的表现无论是在外表还是行为表现上那难以观测的外部轮廓并非是重点,但这个变幻的巨大而深沉的轮廓也确实是其本质的一种揭示,从外入内,从其外观、交流、以及所有互动性的行为上,去探求其内在的东西,才是不作夫的目的。而这样的想法,和足以支撑这种想法的素质,是不作夫认为,在病院中的每一个研究人员都具备的。

    在自己之前就已经见过系色中枢的那些研究人员,势必已经尝试过他现在的做法,然而,从他们此时的表现来看,他们在一定意义上已经失败。毋宁说,他们如今表现出来的对系色中枢的默认,正是失败结果一种体现。不作夫想要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失败的,在这个过程中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作夫无法理解现在的那些同伴,他们的想法,他们的迫切,他们的狂热,他们对如今所有研究的放任和深入,全都不应该是他们平时会出现的状况。这其中的原因绝对不仅仅是“疯狂”和“绝望”就可以说明的,必然有更加复杂的因素在怂恿和引诱他们,致使他们偏离了身为一个研究人员的独立自主和以人为本的核心。他们的心态和心理所发生的变化,是如此的突然而剧烈,就如同过去几十年构建起来的思想和人格,一瞬间就从基础开始完成了重新构建,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但是,不作夫仍旧要在这个新基地工作,因为这里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安身之处。他希望能够理解自己这些同伴发生变化的原因,不,不用是原因,哪怕只是一点线索,能够让他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就行了。没有人会告诉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能自己去寻找,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答案。

    系色中枢从所有外部特征来看,其存在形态就如同桃乐丝那般发生了深刻的改变。然而,有一点是不会错的,只要它没有战胜“病毒”,它就仍旧是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其最本质的特征中,也必然残留有“人”的因素在内,发生在它身上的变化,绝对不是一种彻底且全面的变化进一步来说,它仍旧可以和人正常交流,被它引导的那些研究者,尽管发生了思想上的变化,但却仍旧是人类,没有变成截然不同于人类的其他东西,其思考的范围和逻辑性,也仍旧是“人类”的范畴。这些固有不变的特点,都证明了,系色中枢在深刻变化中的一些不变的因素。

    系色中枢残留有“人类”的部分,这是不作夫的判断,而残存的“人类”的部分,也正是深入其本质的基点和桥头堡。不作夫按照自己过去的经验,试图从行为的动因出发,剖析其思想的脉络,将构成“系色中枢”这个整体的运动包括思想运动和物质行为运动初步分离成“人”和“非人”的两部分。

    不作夫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而自己能不能做到,有没有机会做到,需要很大的运气。但是,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杀手”的能力对那些奇妙诡异又危险的现象不具备实质的抵抗力,病院又已经和外界彻底隔离,无法获得身后资本集团的帮助,他最后剩下的唯一武器,唯一最有利的手段,就是自身为研究人员的身份、能力和素质而已。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科研水平并非最被人看重的这个长处,反倒变成了如今最重要的长处。而以往看起来有力强力的武力手段,如今都变成了毫无用武之地的废品。不作夫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反过来说,正因为系色中枢和桃乐丝,是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中的特殊患者,其身上发生的变化,比起那些变成了lcl的患者,更具备客观性和实质性,而并非只有理论性,其保持着剧烈的活动,自然更容易观测到。

    在病院里担任研究人员进行潜伏的日子里,不作夫当然也需要参与研究工作,其研究是按照从“末日症候群患者”到“病毒”的循序渐进的程序。在这个程序中,无论是样本是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还是普通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亦或者是后期将要变成lcl及已经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乃至于高川、系色、桃乐丝、玛索、夜和八景这些特殊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是有意义的。

    他在过去的研究中,将大部分经历放在轻微症状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身上,试图从共性出发,去抓住患者和“病毒”的联系,以及“病毒”所导致的患者体内生物性变化的普遍特征。现在,对“系色中枢”的研究,和过去的研究方向正好相反:从普遍性变成了独特性。

    当然,不作夫仍旧相信,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所具备的普遍特性,在“系色中枢”中仍旧存在,只是被其独特性的强烈表现掩盖了。他仍旧希望自己可以通过对独特性的研究,去找出被掩盖的普遍性。他认为自己有两条路直通“病毒”的真相,并且,这两条路是从“病毒”和“末日症候群患者”存在的时候起,就已经存在的,最质朴的两条路线。

    而无论是探寻同伴改变的真相,还是探寻系色中枢的真相,乃至于探寻“病毒”的真相,从现在这次见面和交流的时刻起,就已经开始了。不作夫思考着,不断改变提问的方式,在交流中不同的话术引导,具备多重的试探性。倘如是无法交流的对象,那么,话术就没有意义,那样的话,不作夫也要望洋兴叹。“系色中枢”仍旧属于可交流对象,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一旦可以交流,那么,交流的结果就已经不是目的,交流这个行为本身才是目的。

    不作夫觉得系色中枢有可能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说到底,对方的性能要超出人类许多,也不是科幻故事中那些单纯的智能程序。系色中枢如果真的完成了量子理论,并进一步深入大一统理论,那仅用“智能”就无法概括其思维能力了。而且,系色中枢的行为所引发的连锁反应,都证明它不是“智能”的,而是“智慧”的。哪怕是非人的,邪恶的智慧,也同样是智慧。在智慧面前,许多手段都是苍白的,无法隐瞒其本质和目的的。

    但反过来说,既然已经看穿了己方的想法,却又没有强制己方做点什么,这不也意味着,自己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方默许的吗既然是许可的,又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为什么不做下去呢?

    不作夫深吸一口气,进一步问到:“就算暂且不管那些理论性的东西,你做的这些实验,又是想要达到怎样的结果呢?和你的下一步打算,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下一步的打算,又是什么?”

    “我们缺乏人手,虽然现在不断有幸存的专家加入团队,但是,我们想要对付‘病毒’,仍旧需要更多能够思考和做事的人”系色中枢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回答:“过去,因为内部倾轧的缘故,虽然能够做事,有想法的研究人员很多,却无法将所有的力量统合起来,研究效率不可避免变得低下。但现在不同,我们正在切身面对同一个危机,拥有足够的外因将我们捏成一个真正的整体,所以,越多人加入进来,我们的效率就会越高。”

    “然后呢?”不作夫问到。

    “我们可以从lcl中,将那些真正具备研究精神和研究能力的人格资讯取出来,为他们制造一个身体。”系色中枢说,“重构身体和人格资讯的融入问题,其实在高川复制体的相关研究中,已经获得了初步的解决方案。”

    “lcl中的人格资讯……是打算将最近一段时间变成lcl的研究人员重新复活吗?”不作夫对系色中枢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太过于惊讶,“但即便把他们重新复原,他们真的可以继续研究工作吗?‘研究’本身是人类进化过程中,最为复杂的思想活动和行为表现,任何一次差错,都有可能会让‘研究’这个行为无法正常进行,亦或者,进行了却无法达到预想中的效率,反而会拖累现存的其他专家的研究工作。”

    “不是复活他们。”系色中枢断然到:“我们制造的身体,无法和每一个人格资讯进行完美的匹配。人的物质构成和信息总体是极为协调的,又极为复杂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无法保证,这些人格资讯不是‘病毒’的传染源,不会让新身体在短时间内就因为末日症候群的爆发而彻底崩溃。”

    “既然如此,你制造出这些有时限的不完整的研究人员,又有什么用呢?你甚至无法确认,他们是否真的在思维能力上真的可以达到标准。”不作夫反问到,“如果最终完成的克隆人是平庸的人,甚至是一个弱智,那么,所有的研究都会被拖累。处理失败品很容易,但是,处理他们需要花费的时间,是和他们的价值完全不对等的。”

    “我们必须尝试,因为有两点需要证明:一个来自于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理论,我们必须证明,哪怕在lcl状态下的人格资讯,也确实是在成长的。另一个同样来自于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理论,我们必须证明,人格资讯载入身体后,身体会根据人格资讯的情况发生物质性、生物性或生理性的变化。在这两点得到证明之后,我们才能根据收获到的数据,进行lcl的反向还原。”系色中枢这么说到,“安德医生的人类补完计划是基于还没有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但我们的人类补完计划,是基于已经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是一种更加彻底的形态变化实验。”

    不作夫猛然意识到了,系色中枢的实验到底是什么:“你的意思是,既然无法阻止末人类感染‘病毒’,无法阻止人类变成lcl,那么,就让人全都变成lcl,再进行反转,重新变回人?”

    “没错,关键就在于,变成lcl的人,是否还能变回人,而变回人之后,又到底会发生哪些好的或坏的变化在这个形态变化的过程中,精神和物质的交互是最彻底的。如果人可以被‘补完’,那么,这个变化过程就是关键。就像是铸造一样,先将铁变成铁水,导入成型的铸模中,加入微量因子,让其产生形态和性质上的变化,成为比‘铁’更好的东西。”系色中枢说:“现存的专家们就是因为这个,才认可我的计划。”

    “因为,这几乎是每一个专家最容易想到,也最想做到,但却最难做到的方法。”不作夫顿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人会变成lcl,那么,反过来,让lcl变成人也应该是可行的,这个逻辑正是人类思考中最基础最简单的逻辑,也往往是最可靠的逻辑,根据这个逻辑完成的方法,也普遍是刚健有力的。与之相比,其他所有的方法都是试图绕开障碍,走捷径。然而,可以想到,不代表能够做到。

    “现在,可以做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