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42 不协调感
    这本书到底是正这么想着,不作夫听到同伴的催促:“还愣着做什么?赶快进来,谁知道还有什么古怪的东西隐藏在四周呢?”

    “啊,知道了。”不作夫顿了顿,将那本书塞进怀里。当他看向同伴的时候,正前方的风景已经又变了个模样。那些不规则放射状的建筑表面好似在融化,一个巨大的阴影匍匐在那难以描述的轮廓上,真让人怀疑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不作夫对这些不可思议的风景变化已经有了免疫力,但是,恐惧感却难以遏止。当他看到同伴们一个个走进建筑中时,只觉得他们是走进了某种怪物的体内。这让他不禁想到,这里真的是系色中枢所在的地方吗?安德医生每天都要出入这样让人感到不愉快的地方吗?他是如何承受这种压力的?还是他眼中看到的景象和此时的景象不同?

    桃乐丝的形态也是不可思议,难以名状的,可是,眼前这些放射性的不规则建筑以及那庞大的可见的阴影,总体结合而成的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却更加浓郁,也更让人感到恐怖。不作夫很难相信,自己的这些同伴真的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他可是一个杀手,心理基础绝对比这些半生都在研究室干活的研究人员要强得多,可现在看来,受惊却仿佛只有自己而已。

    不作夫只觉得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加的莫名其妙,之前还看不出来,但现在这些救了自己的同伴,也正变得莫名其妙。就像是有什么只有自己可以看到,可以感受到的幕后黑手,正在扭曲原本属于正常的一切,反而将不正常的东西变成了正常。

    他原本对面见系色中枢抱有很大的期待,也觉得被这些同伴找到是一件好事,大家同心协力,说不定真能在系色中枢的支援下,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可现在,他只觉得前景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不乐观,不管是自己发生了变化,还是这些同伴发生了变化,但一定有什么东西,让自己和这些同伴之间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不在于思想上的隔阂,而在于观测事物和认知事物的差异性。

    不作夫有点担心,一旦自己走进这个建筑,会不会发生更多可怕的事情,然而,就算担心也没有办法改变。没来由的,他的脑海中浮现这样一种想法:无论自己做什么,都只是将情况朝更糟糕的方向推动,自己想要做出的每一种改变,以及受困于环境的每一种挣扎,都是在为一些更深的崩坏添砖加瓦。他不希望自己的想法这么负面,可是,完全无法阻止这种仿佛潜意识心理的负面情绪滋生。

    “快来呀,不作夫!”同伴又在前边召唤了。

    不作夫咬咬牙,扔掉脑海中如杂草丛生的想法,迈步朝同伴走去。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对自己这么说到。

    建筑的入口也是不规则的,根本就不像是门,但要说像是什么,不作夫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甚至于,“入口”这个描述也只是在其通行内外的意义上,而不是其具体的形状。它不像是停车场那样敞开的入口,也不是被封闭的口字型门,不是圆洞,也不是幻想故事那种或是泛着光,或是一片黑膜的入口,正因为和自己已知的所有具备“入口”意义的形状和形态都不一样,所以,一开始,不作夫甚至不觉得这是入口,而仅仅就是不规则的放射性建筑的一部分。

    只见到同伴鱼贯穿过它,然后就消失不见了,所以,之前才觉得,自己的这些同伴是进入了怪物的肚子里。当他尾随同伴走进去的时候,脑袋便像是被无形的铁锤重重敲了一下,一阵昏沉,身体也不受控制,似乎再走一步就会摔倒。可他迈出步伐的时候,并没有摔倒,反而突然清醒过来。只是一步的距离,所见到的景象就又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更符合人类审美的大厅出现于视野中,工作人员来回奔走,随处都可以看到研究人员或是抓着头发,一脸抓狂;或是阴沉着表情,不安地跺脚;也有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原地发呆的。再不作夫的身旁,就有一个中年女性流着口水,仿佛痴呆一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尽管她身上是研究人员的打扮,但比起研究人员,更像是精神病人。这里没有任何交谈声,每个人似乎都有许多事情做,并且只能自己做。这些人带给这个空间的气氛是不协调的,让不作夫难以适应,和他过去见到的研究团队完全就是两回事然而,在这些研究人员中,确实有不少是自己认识的人。

    无论是自己认识的人,还是自己不认识的人,其精神态度都表现出许多相似的地方。和之前看到他们时的感觉比较起来,这些人仿佛被改变了内在,变成了只具备熟悉模样的其他人。

    不作夫将这一切不同所带来的不安掩藏在心底,没有在脸上露怯。眼下的气氛是那么的压抑紧迫,不作夫也感到一种难以开口说话的凝重,仿佛只要自己说话,就是在浪费自己和他人的时间。

    带他回来的猪鼻面罩的同伴已经走向角落,和其他同伴一样,将身上的一些东西取出来,仍旧一个巨大的没有封盖的存储箱中,就如同扔垃圾一样随意。不作夫赶上去,仔细瞧了瞧这个存储箱,却发现明明它明明没有封盖,可自己却又无法看清楚里面到底都存储着什么,而其他人到底扔了些什么东西进去,也像是被自己无意中忽略了一样,当意识到,想要去观察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完成了。轮到他的时候,他想了想,就将那本书和卡牌一起扔进里面,然而,不作夫还是没有看到物品落下的全部过程,这个存储箱就像是黑洞一样,转眼就将自己扔下的东西给吞没了。

    无法观测到过程,也无法观测到结果……不作夫按耐着心中的吃惊,跟随在同伴身后进入下一个流程。所有回归的人似乎都要经过“消毒”。他们自觉走进了只有走到这个地方才能看到的单间,外表看起来就像是用帐篷和纸箱临时搭建起来的空间。可不作夫摸上去,只觉得那既不是布料也不是纸张,而是别的什么材质。他也给自己找了一间,走进去后才发现,里面的装饰虽然简单,却全都是现代人熟悉的风格,所有的设备都是一看就知道该如何使用。

    空间不大,却只有他一个人在使用,所以也不拥挤。所有设备的使用一看就懂,也仿佛在告知不作夫,他应该在这里做什么不作夫掀开猪鼻面罩,将身上的衣物脱掉,这个时候,书和卡牌全都掉了出来。不作夫不由得又愣了一下,自己不是已经将这些东西扔进那个奇怪的存储箱了吗?

    “到底是……”不作夫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一切,正变得更加的荒谬。

    但就算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感觉,他也只能接受眼前的一切,他还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如果现在就完全动摇了,那么,再看到不可思议的,超乎想象的异常,自己的精神是不是就要崩溃了?不作夫十分清楚,自己必须接受,并适应这一切。无论是生理上的适应,还是精神上的适应,全都必须再短时间内调整过来。

    不作夫走进沐浴室,里面没什么特别的机关装置,就是常见的莲蓬头,每一个零件都是自己熟悉的,病院里常用的款式,也找不到具体的商标。不作夫习惯性将所有的角落都翻找了一遍,确认没有落下任何异常的线索,这才扭开水龙头冲刷身体。

    冰冷的水洒在不作夫身上,让他顿时头脑一清。这个时候,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到侧壁那墙上的镜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晃过,但是,当他眨了眨眼,就只剩下自己的身影。他观察自己的镜像时,再次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从他抵达这个地方开始,这种不自然不协调,仿佛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就一直纠缠着他,让他完全没有那种可以放松的感觉。

    明明自己的同伴们就在这里,而自己也确实下定决心,要为研究付出自己的努力,可是,这种难以放松下来的感觉,却始终让他无法融入这个团体。不作夫用力拍了拍脸颊,镜像也用力拍了拍脸颊,他仔细研究了一阵,都找不到半点异常的细节,只是那种不好的感觉却始终无法摆脱。让他不由得怀疑,自己跟随这些同伴来到这个新基地,是不是做错了。

    系色中枢真的在这个地方吗?亦或者说,系色中枢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个系色中枢吗?说到底,他看到过系色还是人类时的照片,却从未见过“系色中枢”的模样。偶有和安德医生合作,启用系色中枢验证数据的时候,看到的那庞大的设备,其实只是收容lcl的容器和连接系色中枢的接口而已。lcl沿着既定的轨道流淌,似乎经过了复杂的处循环处理,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像是安德医生害怕透露了机密一样。

    不作夫甚至怀疑过,“系色中枢”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怀疑在这个病院里究竟有多少人见到过“系色中枢”的真面目。

    尽管在之前见过了“桃乐丝”,但是,真的能够用自己所见到的那个“桃乐丝”来进一步想象这个更加神秘的“系色中枢”吗?过去,不作夫曾经觉得是可以的,双方的性能和来历是如此的相近,其构造和本质也应该不会相差太远,两者的相似性也理应在观测时,以一种相近的实体形态表现出来。现在,不作夫对此抱有怀疑。

    他擦干身上的水渍,却发现放在一旁的衣物不知何时被一套末日症候群患者通用的蓝色病人服取代。他觉得这种服装似乎在暗示什么,让人不快,之前在外边看到的那些研究人员,根本就没穿这种病人服,显然,这个新基地根本就没有困窘到连衣物都缺乏的程度。但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或许,自己原来的衣物都要先经过“消毒”之类的安全程序才能重新使用,这套病人服不过是暂时替换而已。而且,现在他也没有办法拒绝穿上这件病人服,除非他不愿意融入这个集体。只为了服装问题就大吵大闹也无济于事吧,他叹了口气,乖乖换上了病人服。

    之后没有出现更多让人吃惊的情况,他捡起那本莫名而危险的书,以及同样难以理解的卡牌,走出了房间。

    不作夫在门口稍稍停留了一下,就看到之前一直都在为自己解说状况的热心同伴从同样的房间里走出来,他摘掉了那个外观粗重简陋的猪鼻面罩后,竟然是一个四十多岁,外表沉稳英俊的中年男性。尽管不作夫对他并不了解,但之前的交流留下的印象,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不作夫一时间不敢上前相认,反倒是对方爽朗地打了个招呼:“不作夫,过来,我带你去熟悉一下这个新基地。和这里比起来,我们之前呆的那些地方根本就是猪圈,你一定会觉得满意的。”

    不作夫稍稍安下心来,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亲和起来。他走过去,指着身上的病人服,故作自然地用抱怨的口气说:“我可不是被研究的病人,而是研究病人的人。”

    “这可难说。”对方的回答十分直白:“这里所有人都是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我们研究病人,就是研究自己。这衣服穿起来不是滋味吧?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要过这一关。”

    “你们也穿过?”不作夫怀疑地看向周遭的其他人。

    “当然,这本来就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最初是由心理学专家提出来,经过了系色中枢的验证,理论上可以减少精神层面的压力。”

    “我倒是觉得会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没有人会希望被人提醒,自己是一个病人吧?”不作夫这么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