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72 读者
    研究人员死死压住不作夫的身体。不作夫挣扎时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他的体格能够拥有的,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对这点“小事”就感到惊讶了。所有陷入狂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有类似的情况,精神上的崩溃也好,在那疯子一般的呓语和躁动中发泄出来的力量也好,全都有过先例。若是放在平时,不作夫的反应之剧烈和突然,或许还能将研究人员打个措手不及,但如今,整个病院里的人都是潜在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谁都不敢肯定,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会不会突然就发作,全都做足了心理准备,等到不作夫发狂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没有谁是感到惊诧的。

    当然,不作夫身为研究人员的能力,一定可以给这支缺乏人手的队伍添砖加瓦,而且,不作夫的回归也确实带来了新的情报,他为团队做出的功绩无人可以抹杀。即便如此,当他发病的时候,其他人也只能无奈地将起当作病人对待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如今在研究方面的资源已经大大不如以前,整个病院都陷入一种诡异而危险的状况中,外界的环境充满了不确定性,如非必要,没有人想要以身犯险,再跑到外面经历那可怕的遭遇。

    在缺少资源的现在,研究人员既无法为发病的不作夫提供足够的医疗保障,甚至还需要将他当成现成的研究素材。推己及人,心有戚戚,眼下不作夫的例子,就是所有人的未来。每个研究人员在压倒不作夫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复杂。其实,不作夫会发病的预兆,在他进入观测室的时候,就已经显现了,只是当时还没有抵达总结一次次实验数据后所得出的“临界点”而已。

    如果要说不作夫的这次发病给其他人带来的怎样的警示,那最明显的一个就是:在这个病院中,末日症候群患者状况恶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发病的临界点也越来越低,似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人陷入精神的疯狂之中,如今自己等人所在的封闭环境,只能防御外面的威胁,而完全无法抵御那来自于自身的异常。

    每一个研究人员都如履薄冰,他们十分清楚,之后类似不作夫的情况会愈加频繁,就如同俄罗斯轮盘赌一样,没有人可以逃脱在外。而他们自己必须在这不清楚到底还剩下多久的时间里,承受这种同伴不断发狂,自己也朝不保夕的压力,在这种可怕的压力中,竭尽全力去完成研究无论什么时候,那黑暗而绝望的未来只会越来越沉重,自己到底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没有人可以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无论如何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完全没有“会好起来”的预兆,不是吗?研究人员面色沉重,彼此对望,却沉默无语,不作夫已经不再挣扎,似乎已经陷入昏迷,他的一只手在挣扎中被砍断了,而砍断这只手的研究人员也完全不想要将脸上的口罩摘下来,似乎只有将自己的脸隐藏起来,才能获得那渺小的安心感。所有注视这一幕的其他人都没有抱怨这些同伴血腥而粗鲁的做法,因为不作夫的表现,完全就像是将他们看成了“怪物”一般。

    不作夫和过去的那些末日症候群患者一样,陷入了一个扭曲而自我的精神世界里,这就是目睹这一幕的人的判断。

    过去的例子中有很多病人都是这样的表现,他们无法相信身边的人,因为,反映在他们脑海中的那些正常的事物都变得可怕,让他们不由得产生了自己被迫害的幻觉,而且,这种幻觉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直至完全占据他们的脑海在心理学中,这只是一种经典常见的精神妄想,但是,当病人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时候,又并非是简单的被害妄想。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会并发复数的精神心理疾病,并且会随着病情的恶化,并发精神病的种类和数量都会增加,在最新的统计中,在变成lcl之前,末期的病人可以确诊的精神疾病已经达到了数十种。

    复杂的病情纠缠在一起,不仅仅是精神上,就连**也会产生异化,让病人充满了攻击性,有着非用激烈手段无法制服的冲动。在最危险的时候,对待这样的病人,只砍断一只手都算是手下留情了,直接射杀病人的例子也不是没有过在这个病院里,没有人会想要用死亡去威胁病人,也没有人希望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去对待病人,因为,这对研究根本就没什么好处,病人也不会因为手段激烈就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

    不作夫挣扎的方式在大多数人看来,其病人并没有恶化到只能置其于死地的地步,他在受伤时表现出来的痛苦,在发狂时所发出那些非人的嚎叫,都充满了人性的感觉,而非是兽性。只是,没有人能够弄明白,不作夫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他们只能猜测

    试图将不作夫断臂紧抓着的古怪笔记本取出来的那名研究人员终于掰开了断臂的手指,仅仅从花费的气力,就能看出不作夫对这本古怪笔记本的看重,但是,谁都不清楚,里边到底纪录了些什么。而且,笔记本的样式根本就不是这个封闭研究所统一的样式。正是为了区别出什么是“外来的物品”,什么是“内部的物品”,由此加强安全保障,所以,每一个研究人员的日用物品都是统一的,进而,任何非统一样式的物品,都会被收容在特别的仓库里。

    不作夫一进入研究所就已经接受过检查,只要程度没有失误,理论上不可能还留下这本明显来自于外部的笔记本那么,不作夫究竟是如何把这个笔记本保存下来的呢?又是为什么会在疯狂的时候,会对其表现出如此的执着心呢?

    显然,这个笔记本很可能隐藏了某些不方便公之于众的秘密,但于此同时,也必须考虑到不作夫的病态和笔记本的关系,无论要拿起还是要阅读,都必须慎重。过去习以为常的东西,在如今已经变得危险重重,哪怕只是一个看起来普通的笔记本,也不由得让人感到恐惧。

    拿起笔记本的研究人员没能将笔记本递给其他人,他就像是用尽全身气力般眨了眨眼睛,脸色的纠结就像是听到了关于自己的糟糕预言般。除了给不作夫进行急救爆炸的人员,其他人都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研究所中的空气随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变得紧张又寂静。

    “没人要看吗?”研究人员像是问其他人,又像是自言自语,“还是我来吧。”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不作夫在其最后的疯狂中所表达的意思,会否就是警告其他人不要去看笔记本中的内容呢?他这么想着,手心和背后都迅速渗出冷汗来。

    在打开之前,他犹豫了数秒,还是将笔记本死死按住了。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看里面的东西。也许,不作夫就是这么喊的。”他说。

    “你肯定?”有人问。

    “不敢肯定。”他说,“如果有人想看,那就应该由那个人打开,不是吗?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似乎为了强调这一点,他还刻意举了一些例子:“根据我们的统计,文字和声音导致病情恶化的例子已经有很多了,因为看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就突然发病的例子也不少。在正常人眼中根本就没什么奇怪的内容,有可能就是病人发作的主因。”

    “你害怕了?”又有人问到,不过,并不是诘问的语气。对方能够谅解这种昭显自身脆弱的拒绝。

    “是的,我害怕了。”这个研究人员犹豫了一秒,不加掩饰地承认了,“我不敢想象,一旦看了里面的内容,到底会发生什么。”

    “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又有人开口了,如果你不想看,那就给我看看吧。

    他的话音刚落,拿着笔记本的研究人员就将笔记本扔了过去。对方接过笔记本,毫不犹豫就将其翻开,快速审视里面的内容,一边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其他人都希望他能够快点给出自己的见解,却听到他说:“这是高川的东西,高川写的小说。”

    “小说?”有部分人感到惊讶,“高川有写过小说?”

    “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也有人这么说到。

    “幻想故事,讲述的是他在病人的精神世界里进行的大冒险。”那个检视笔记本内容的研究人员用平静的语气说到:“只要里面的内容有一点点真实,那就足以证明我们的一部分理念。高川……或许比我们现在的每一个人都接近真相也说不定。”

    “真相?”也有人对这样的说法感到怀疑,只凭一个小说,就去想象这本小说的真实性有多少,简直就像是自欺欺人一样。

    “也给我看看。”旁人这么说到,于是,笔记本在想看其中内容的人手中传递。也有人带着警惕,对内容无动于衷,但是,直到最后,看了笔记本内容的人占据了幸存者数量的三分之一。察觉到这个事实的部分旁观者,隐秘地移动了身体,也许是太过敏感了,但这部分人真的觉得大事不妙。

    或许我们应该阻止他们的有人交头接耳地说。

    “不,我们根本阻止不了。”另一人说着,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一脸的疲倦,“以我们的现况,对所有可能成为线索的东西,都没有拒绝的可能。现在我倒是希望,高川真的拥有更多的情报,并将之秘密记录在这个笔记本里。”在出现新的受害者前,我们根本就无从肯定,笔记本里的内容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就是这种情况,才让人感到不舒服。”另一人说:“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交到好运了。现在,我想离开这里了……如果可以离开的话。”

    其他人看了这人一眼,没有说话,如果真的可以自由离开,选择不看笔记本内容的人十有**会选择离开吧。那笔记本确实给许多人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发病的不作夫,哪怕断了手,其断臂也仍旧死死抓住这个笔记本,那疯狂又执着的表现,让人感到十分不安。

    说话的时候,高川日记已经粗略被众人翻阅了一遍,在看了其中内容的研究人员眼中,这些故事完全体现出了一个精神病人的精神状态。那残酷的,琐碎的,神神叨叨的词句段落,让阅读者在昏昏欲睡的同时,感到一种精神上的疲倦和痛苦,于此同时,也愈发可以感受到那充斥全文的黑暗和绝望。这本日记里的幻想故事,绝对称不上引人入胜,反而,就像是怪物一样啃噬阅读者的大脑,让人退避三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但是,在这样的抗拒感中,总有那么一丝丝怪异的吸引力,让他们无法完全将之忘却。

    排斥着,却又渴望着,他们又读了一遍。

    一遍又一遍。

    “够了!把那本书放下,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终于有旁观者感受到了一些不舒服之处,大声喊道,然而,即便是他自己,也无法说出到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相信自己同伴的研究素养,肯定是高川日记拥有重要的价值,才会让人想要琢磨清楚。硬要说点什么,那就是,翻看高川日记的人似乎多了一些,他们或许应该指定一个人负责相关的项目,而其他人重新开始他们原本的工作。

    “再等等,再等等……”其中一个阅读者心不受舍地回应了几句,念叨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旁观者也开始觉得眼前的景象变得怪异起来。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用严厉的声音诘问到:“你们真的没有出问题吗?我觉得你们所有人都应该重新进行检查。”

    “不,不,这本日记……这里面有许多似乎可以让我们突破研究难点的启发……不,也不是启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现在知道自己应该朝哪个方向继续研究了。”有一个阅读者抬起头,带着古怪的笑容回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