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85 近江的陷阱
    桃乐丝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摆脱了恐惧感,原本以为自己变成了超级桃乐丝的形态,就能够比其他人更具备一种意志上的抗性。无论是过去她所达到的成就,还是系色中枢的表现,都让她以为自己早已经做好觉悟,为执行计划而有所觉悟。乃至于,她觉得自己在许多方面要比不断自我人格刷新的“高川”更加稳定,更有耐性,也比被约束的系色中枢更加自由,能够将自己的能力在更多方面发挥出来她认为自己拥有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这些优势让自己拥有极强的适应性和全面性。

    然而,偏偏在大幅度偏离计划的异变发生之时,自己却后退了,下降了。她十分清楚,促使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不是因为“在后方同样可以做出贡献”,亦或者“必须有人待在后方,为前线提供支援”,也不是“系色中枢抢先一步站在了前方,所以自己只能后退”这样的理由。

    自己在恐惧。因为能够比大多数人都要明白,如今自己等人是处于何等绝望的境地,所以,才比大多数人都要恐惧。敌人的强大,只有自己不断强大起来,拥有了更多的见识,认知范围也得到成长后,才能更清晰地感受到。那来自于冥冥中的压迫感,只有感受到自己的成长究竟是怎样一种速度,才能更清晰地感受到。

    在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变化,无论是视为成长也好,视为变异也好,这种对自我的认知,反而就是一个最直观的标杆。而自己要面对的东西,远远超过了这个标杆所能抵达的极限。就像是,在赛跑中,自己拼尽了全力后,却只能看到前方对手的身影越来越远,那是何等巨大的无力感。之后,自己拼尽了全力地去训练,一次又一次在比赛中打破自己的记录,然而,并没有拉近和对手的距离,那个背影仍旧越来越远,那是何等巨大的绝望感。

    双方的差距,就像是从一个最基本的条件上被锁死了,哪怕有更改的可能性,但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却无法实际进行更改。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理论上的可能性,是如此的飘渺,就像是谎言一样,但却偏偏不是什么谎言还有比这更让人颓丧的吗?

    巨大的情绪波动贯穿了病院现实的超级桃乐丝,追着她进入末日幻境这个“人造人”的躯壳中。无论是在病院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她的形态明明都已经从物理硬件上杜绝了情绪的产生,然而,那让她颤抖的情绪仍旧无视那些物理上的“不可能”,以超越物性的渠道,从四面八方涌来。

    仿佛,这些情绪本身就是超乎她过去认知的东西,自以为是属于自发产生,但却从来都不是自发的,她所以为的“自己”,从来都不是“自己”。而所谓的“自我”,只是漂浮在那陌生而冰冷的“非我”上的一层油渣。

    当桃乐丝产生这样的念头时,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这种试图将自我存在否定的思维走向,正是末日症候群发作的特征之一。如果她无法控制自己,就只会越发深陷下去,而她完全不像“高川”那样,是拥有自我人格刷新机制的人,一旦崩溃就是完全的崩溃大概会像是八景、玛索和夜三人一样,哪怕没有立刻变成一滩lcl,亦或者自燃起来,也会从人格层面上碎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吧。

    当她的脑海中闪过“八景”、“玛索”和“夜”三人的名字时,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她们了不管是因为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过忙碌,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自己确实很久都没有想起三人的情况。关于她们的最后记忆是:似乎已经将八景和夜接入了中继器……

    但是,也只能用“似乎”这样模糊的说法,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她们如今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桃乐丝想着,却完全找不到相关的记忆。就好似在这一段时间,三人的存在感陡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仅没有见过,也到这一刻为止,都从未想起过。

    太奇怪了。明明是这么重要的家人,明明自己等人所做的一切,最初就是为了拯救大家。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忘记了呢?桃乐丝的瞳孔猛然缩了缩,她确认,自己的那份想要保护大家,想要让她们摆脱“病毒”,恢复健康的心情没有任何改变,仍旧是那么的强烈。

    可是,在重新想起她们之前,自己就像是连这么强烈的情感和愿望都抛到了一边。明明动机没有改变,可是,提起动机的时间是如此的短暂,仿佛从来都没有时间去想,自己为什么要战胜“病毒”仿佛这个行为就是目的本身。

    自己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越是能够想起更多的东西,桃乐丝就越是感到手足冰冷。不仅仅是末日幻境中,由火炬之光带来的偏差在作祟,在那几乎摧毁了计划的异变之外,有某些同样异常的情况正持续不断地发生如果说,火炬之光的偏差仪式带来的是一种强烈而猛然的冲击,那么,在偏差仪式发生之前无法确定是多久以前那可能已经发生的异常,就像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般,悄然侵蚀着自己的内心。

    不,也不是完全忘记了八景、玛索和夜三人。桃乐丝现在可以想起更多东西了,过去她所观测到的一切,包括自身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被遗忘掉,而仅仅是,就如同一串毫无意义的数据存档般,被自己忽略了过去。

    是的,不是忘记了,而是忽略了。哪怕提起她们的名字,也从来都没有特别在意过。

    对于自己篡夺伦敦中继器主权的行为,桃乐丝没有任何感到不对劲的地方,只是,既然忽略了八景、玛索和夜,从逻辑上来说,这种行为本身就有问题。因为,明明玛索就是伦敦中继器的核心三柱之一,自己也是依靠玛索才能控制伦敦中继器的,但是,玛索正是被忽略的人之一。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十分重要也十分关键,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忽略的存在,却被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对桃乐丝而言,很难想象这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仅如此,桃乐丝翻找着自己的记忆其中关于玛索的记忆还是挺多的,但现在看来,充满了一种淡漠,就像是对待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可是,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当时和玛索产生交集的时候,玛索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绝非是可有可无,而是关键性的角色。可自己却偏偏没什么想法,一点想法都没有,就像是牵线木偶一样,理所当然地交集在一起,又理所当然地分开了。

    玛索已经是这样了,那么,八景和夜呢?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就全然都没有观测到她们呢?桃乐丝越是回忆,就越是有一种莫名的惊悚感。

    八景和夜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最后一次提及她们是在什么时候?桃乐丝觉得自己快要想起来了,却偏偏就没能想起来。“最后一次”变成了一种非常模糊的状况。这最后一次,到底是在怎样的场合,存在哪些人物,又是什么时间和地点呢?

    是了,似乎想起来了,为了保存八景、玛索和夜的人格资讯,大家竭尽全力去收集“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这两种称为“装置”的东西,是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从未出现过的,只有这一次末日幻境

    中才存在那么,这个情报,又是从什么地方获知的呢?是从“江”那里吗?是“江”吧。是自己和系色中枢合力,从“江”那里得到的情报。应该就是这样。

    具体是在和“江”接触的哪一个阶段获得的情报?这部分记忆又变得模糊了。似乎并不仅仅是从“江”身上得到的,还涉及到少年高川。是一种把所有到手的情报碎片进行综合整理后,才得到的结论: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是十分重要的,为了应对“病毒”,必须拿到的东西。

    “啊,想起来了。”桃乐丝自言自语,“按照当时的判断,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的本质,是‘病毒’需要的东西。也是这么多的末日症候群患者诞生之后,自然而然会产生的东西。就像是植物开花结果一样,是最重要的果实。”

    正因为是“病毒”想要的东西,所以,才不能让“病毒”得到,进一步说,不能让“江”得到,也不能让“少年高川”得到。于是,争夺开始了。通过种种布局,交锋,交易,和少年高川,和少年高川体内的“江”,也和完全不见其形体的“病毒”进行争夺。

    最终到手的“精神统合装置”被用来完成中继器,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转化为中继器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部件。

    那么,与之相对的“人格保存装置”呢?似乎是,当时认为会对夜、八景和玛索三人的人格状态带来好处,是救助三人的重要道具,于是,由近江进行了手术。

    就在这里,桃乐丝的思维陡然停顿了一下,她意识到了,自己所感受到的异常最有可能的原因所在。

    是近江!

    桃乐丝差一点就要跳起来,她没有因为找到一个看似靠谱的答案而感到兴奋,因为,这个答案很可能将代表一个更加恶劣的展开自己在这次末日幻境中的所有行动,都无一例外的和近江有关。可以说,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有近江参与其中。可是,在她自己的感觉中,近江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存在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桃乐丝”被近江用她的技术复苏后,近江其本人就逐渐隐退到了辅助的位置,将最中心的主角位,乃至于醒目的配角位,全都让了出来。

    至少,在桃乐丝的感觉中,近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只是单纯执行她的命令,从来都没有主动提过她在做什么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时间机器”完成之后吗?还是在复苏“桃乐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置了?完全想不到一个醒目的转折点,那不是什么突然发生的事情,而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变化。若要打个比方,那就像是新出现的角色太过抢眼,从而让旧有的角色被忽略了虽然不是完全不记得,肯定还有印象,但是,视野和意识的焦点,却已经不在旧角色的身上了。

    可是,近江是这么毫无存在感的旧角色吗?是能力平庸的配角吗?答案是否定的。

    桃乐丝十分清楚,近江哪怕被称为近江陷阱,以这样一个身份被列入计划当中,但是,她自身所拥有的神秘性,却是难以捉摸的。近江能够做到系色中枢和超级桃乐丝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明明拥有如此强烈的存在感,却竟然忽略了?

    近江,近江在哪里?在做什么?桃乐丝站起身的时候,只感到背后湿冷冷的,那不是冷汗,她的这个身体,根本就不具备这类正常人生理反应的构造机制,而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在这个末日幻境里,她这个桃乐丝是以“最终兵器的仿制品”的形态出场的,原先不过是半成品,连活动机能都有缺陷,只能当作摆设,在nog结成后,才在近江的带领下,由不同神秘组织的研究专家协作,最终完成了这个名义上专属于nog的“最终兵器”。

    她,桃乐丝,是“最终兵器”,并非是“人类”。但是,她这个“最终兵器”和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却又不完全是同样的类型。

    但无论哪一种“最终兵器”,都会抛弃人类身体结构和生理机制,从一个更加冷酷、高效也更有成长性的角度,去完成其最基础的构造。

    可是,从这个角度来说,桃乐丝觉得,自己是不合格的。因为,现在就已经可以察觉到了,自己其实一直都存在诸多方面波动,一直以来自觉得的“稳定”,更像是是自己的错觉。

    “可恶,近江。”桃乐丝严肃地盯着自己周遭,她确信,近江在盯着自己,“是你一开始做了手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