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76 追与逃
    高川日记终于熄灭,飞灰无风自散,接触到大厅表面那一行行分不清头尾的符号和公式,就迅速增殖,填满了笔画。那灰色的符号和公式,在这深红色的肉质大厅中,就像是在阐述某种深邃又别扭的真理,就像是**内的毛细血管和神经单元,像是某种邪恶的祭祀场所,它们足以让人沉迷于思考,灵感迸发,陷入用语言无法阐述的道理中,那朦胧的,仿佛位于已知和未知边界上的暧昧的知识,就从开始思考的时候激荡起火花。如果有人观测这里的一切,只会觉得这个大厅整体正变得活跃,变得活生生的,是某种沉寂了悠久时光的古老之物在苏醒

    这样的描述正在从某一个研究人员的脑海中产生,一种模糊的仿佛已经看清了,却又无法记清楚的印象,正在从他的想象中滋生。他忍不住去捕捉这一切,每当那想象中的事物景象越来越清晰,他自己就越来越觉得恐怖。这些本该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一切,仿佛就是自己身后那间大厅的真实写照。他试图停止这些想象,停止这个方向的思考,可是,越是不愿意去想,这些疯狂的想法就越是活。

    他忍不住看向身后,自己已经越过的距离,完全被黑暗笼罩着,曾经见到的东西,早已经抛在身后,然而,在他脑海中产生的疯狂想象,却让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从那边追来。那东西不是用脚走路,不是漂浮,没有眼睛乃至于自己过去想象过的,见到过的任何轮廓,它的移动也并非是线性的,不是遵循自己已知的道理。

    它仿佛追寻着思想而来。当自己开始思考,就已经被它锁定了。它窥视着,蠕动着,从一个未知、庞大而黑暗的,绝对自己所知晓的“空间”和“时间”观念的世界里追过来。

    它来了,它来了

    “它来了。”这个研究人员不由得喃喃自语。

    “什么?”旁边的同伴没有听清楚,只觉得对方的状态有点儿奇怪。

    “它要来了。”研究人员恍惚地应声到。

    “它?什么东西?”同伴这次听清楚了,却有些疑惑,疑惑之余也察觉到了更多不对劲的地方,这个同伴似乎变得有些危险,他不由得试图和对方拉开距离。

    研究人员没有追上去。在队伍里的位置,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他的脚步越来越慢,一个个同伴从他身边越过,当他落在最后的时候,其他人终于意识到了,有某些可怕的事情正在这个研究人员身上发生。

    “发病了?”另一个研究人员也不由得缓下脚步,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是等待或救助对方,还是立刻转身就走,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如果真的是末日症候群发作,却又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因为,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随时都有可能落入同样的下场。这里的每一个人,全都是潜在的病患者。遭遇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危险后,自己的同伴掉队,亦或者自己掉队,都不再是什么意外,而是一种概率上的实现。

    只能说,对方运气不好。而且,己方实际上也没有真正可以帮助对方的能力。如今的幸存者都必须承认这么一个残酷的现实:无论自己这些人做了多少事情,做了多少计划,盘算了多少可能性,其中能够改变现况,亦或者只是暂时改善现况的,一个都没有!

    是的,一个都没有!自己等人的努力,完全没有得到成果,所有人至今为止的工作都因为一个个突发状况,不得不中止,继续下去或许可以看到希望,但是,这个希望正被绝望以更快的速度追上,捕捉,吞噬。自己无能为力,逃跑也只是被动的。

    除了疯狂和绝望,除了比自己的成长更快的异常发生,这个病院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就算逃入研究所的深处又能如何呢?谁都不愿意相信,那些怪异的情况会在下一秒就再次追至眼前,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已经多少证明了一个让人绝望的规律,那些让自己感到恐惧的一切,那些要让自己死亡的一切,只会比自己所想的更快到来。

    如果自己等人已经崩溃的话,倒是可以停下来,用一种坦荡的心情去面对那些意想不到的为难,可偏偏自己等人还在挣扎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就如同科教纪录片里,蜘蛛用网捕捉了飞虫,将毒液注射到飞虫体内,等待猎物从内部腐蚀软化,最终变成可口的汁液。在这样的镜头里,蜘蛛是如此一种可怕凶狠的怪物,而沦落为猎物的飞虫又是多么悲惨啊。

    越是思考,就越是绝望,越是想象,就越是恐怖,如果可以不思考也不想象,达到无思无想的哲学境界,或许还可以避免吧,可事实上,这又不是自己想要不去思考不去想象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自己的思绪在膨胀,自己的想象力在变得丰富,自己的思考在描述那些自己用嘴巴根本无法说清楚的东西。那东西越来越生灵活现,就如同要从幻觉之中跳出来,变成确有其事物。

    因为停下脚步,陷入恍惚的研究人员,自己也不由得缓下脚步的几个研究人员,渐渐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这个陷入恍惚的研究人员到底在想什么,他的身上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有一种强烈的感同身受的感觉在钻入自己的大脑,在搅动脑汁,还在不断朝自己的心灵深处钻。他们下一刻就明白了,自己也发病了,对发病的同伴感同身受就是最好的证明。当他们可以体会到对方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时,自己也已经在发生相同的变化。

    思考在传染,感受在传染,思维正在趋向于同一个方向,理性也好,感性也罢,所有属于“自我认知”这种行为的活动,都在带来某种无可名状的东西。

    那无可名状的东西,就像是“嗅”着“思考”这一行为本身的味道而来。

    “它来了,它要追上来了。”一个又一个人这么说。因为多了几个人,原本只有一个人的呢喃声也在放大。在黑暗中,这些人的呢喃就像是在宣告,在念咒,在以同一种节奏,去描绘某种恐怖的庞然大物。只听他们的声音,就会觉得他们不再是研究人员,反而像是某种邪教的传播者。那渐渐响亮起来的呢喃声是如此可怕,让那些头也不回,拼命向前跑的研究人员感受到了“追逐”。

    声音追逐着他们,不可思议的异常也在追逐着他们,恐惧、疯狂和绝望在追逐着他们,那些被抛下的发病的同僚已经陷入无法归还的泥沼中,变成了泥沼的一部分,哪怕看不到他们,也似乎可以感受到,他们正挣扎着,以一种痛苦的姿态从泥沼中伸出手哪怕只是在头脑中产生的幻觉,那些手也是从黑暗的背后伸出,追上来,试图将自己也扯入那黑暗的泥沼中。

    越是落在后方的人,就越是感到那栩栩如生的追捕感。没有人愿意被“抓住”,哪怕转头回望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那些“手”,也不想自己被这幻觉一般,只产生在自己想象中的“手”抓住。一些人尖叫起来,就像是被那不可思议的手缠住了一样,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同伴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们可以一直向前向前,可自己已经跌倒了,被缠住了,没希望了,一股巨大的,不似幻觉的力量正在拉扯自己的脚踝、小腿、身躯、脖子和脑袋。那摔在地上的研究人员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那半仰的身体就已经变得僵硬,仿佛真有什么在拉扯着这个身体,将他向后弯折。这个身躯越来越弯,可他年岁已大,身体已经没有这么柔韧,于是连骨头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似乎随时都会断裂。

    换做是常人,必然是面带痛苦的吧,可是,这个研究人员的脸上,除了绝望之外,已经不剩下其他的感情,因为他的面皮都如同冻僵了一般,根本无法露出其他的神色,他的眼睛也越来越灰暗,失去了神采。他发出的呼吸声和叫声,正在从人的声音,变成别的某些东西的声音,但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却完全无法从既有的记忆中找出相应的实物。只给人一种感觉:这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发出的声音。

    一个人跌倒了,两个人跌倒了,三个人跌倒了……剩下的人头也不回,他们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他们不敢回头去看摔倒的人到底是怎样的表情,他们觉得自己一旦去看这些人,自己就会不由得停下脚步,一旦自己试图去帮助他们,自己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模一样。

    即便如此,哪怕头也不回地疾奔,但伴随着一个个同伴的跌倒,剩下的人也能够切实感受到,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追上来。那是从已经异化的大厅中追来的东西,亦或者,那个异化的大厅已经变成了它的一部分。

    “它来了,它要来了,它已经来了。”这样的呼声越来越响亮,幸存者们不由得掩住耳朵,哪怕只是听到这个声音,也足以让人觉得自己要发狂了。

    他们不去看,不去听,拼了命地不去想,拼了命地挖掘自己身体的本能,依靠本身去奔跑。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同伴已经掉队,也不想去确认。在黑暗中奔驰的自己,明明在身边还有着许多同伴,但却越来越像是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只有自己一个人,孤独在这个恐怖又让人绝望的黑暗中奔跑。时间是如此的漫长,通道是如此的漫长,自己奔跑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往抵达研究所深处,那lcl液的存储地,可是,自己什么东西都没看到。自己的上下左右前后,都是没有尽头的,无限宽广的黑暗。

    道路是如此的平坦,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物,似乎无论朝哪一个方向奔跑,都不会撞上墙壁,但是,有的时候,他们却希望自己可以撞上一些正常的东西,好提醒自己仍旧是在一个实在的环境中,而不是做一场噩梦。如果自己被绊倒了,是否就能够脱离这片似乎没有终点的绝望和黑暗呢?

    当然,没有人希望绊倒自己的是从黑暗中深处的手。

    当想到“手”这一词语的时候,他们立刻就意识到了……不,他们不想去意识到,他们意图阻止自己的大脑。

    最终,他们一个个都被绊倒。身体疼痛,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只觉得自己要被黑暗中的“手”抓住了。然而,立刻有一片明亮在他们的视野中展开。明亮的画面暂时驱散了黑暗,让他们重新回到更有真实感的世界中。他们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无论是光色还是物体的轮廓,都比之前的黑暗更让人感到安心。

    这熟悉的一切,都让他们不由得松下了紧绷的大脑,吁出一口长气。他们躺在地上,感受那熟悉的,坚硬又冰凉的触感,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无法继续思考,也无法从地上爬起来,那恐怖的追逐和逃亡,让他们只觉得已经榨干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

    好一阵过去,才有人缓缓支起身体,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他试图确认自己过来的地方,确认自己等人进出的地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可是,他立刻停住了脚步,因为在他注视的方向,哪来的入口?那只有一面平滑而坚硬的墙壁。

    他的面容扭曲,用力抱住了脑袋,他不愿意去想,然而,可怕的想法仍旧隐约从他的脑海中产生。幸好,身后陡然响起的喊声拉了他一把:“我们安全了,我们安全了!我们逃出来了!”

    叫喊的人就像是要宣泄自己那悸动的情绪般,叫得喉咙嘶哑,手舞足蹈,很是疯狂,但是,这般神经质的表现却说中了每一个人的心思。所有人都希望,事实就是如此:自己等人暂时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