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82 终末之期
    一望无际的大海比往时更加沉静,原本蔚蓝清澈的海水变得浓稠,或许这才是波浪不兴的缘故吧。那粘稠的水质中到底存在何种的杂质或生命,如今已经看不出来了。人们印象中,常识的大海里,那些为人所熟悉的生命早已经消失,在岛屿病院彻底异化前,就全都只剩下了丑陋肮脏,让人望而生畏的生物,甚至于,难以让人称其为“生物”。然而,如今这个时刻,即便是那些畸形而丑陋,仿佛人们幻想中那些地狱来客,如同人们在充满了想象力的作品中,所描绘的那些让人打心底感到抗拒,一见到就不由得生出“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的存在,也都已经消失了。

    只剩下淡黄色,稠密度比常识中的海水更高,但又比畸形丑陋的怪物存在时的海水更低。介于两者之间的海水也谈不上清澈,但是,入眼所见的那一致的淡黄色却同样让人望而生畏。因为,当站在岛屿边,眺望这一片大海时,让人完全无法想象里面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动物、植物、无机物、有机物等等,那曾经让人觉得海中物产丰富的东西,如今似乎全都消失了。

    只有淡黄色,纯粹的淡黄色,平静的海面下,存在汹涌的暗流,推着淡黄色向海天交接处扩散。如此纯粹的景状,只要看到了,就一定会让人心生恐惧,只觉得一旦自己与之接触,会否自己也会融化在其中,和这片淡黄色融为一体。而答案是肯定的。

    淡黄色的海洋,毋宁说是lcl的海洋,容不下任何异物。即便如此,孤岛本身却仍旧存在,因为,孤岛连带着上边的病院和自然风景,全都已经异化成一种可以让人直观感受到“原来只有变成这副模样,才不会融入这片lcl大海中”的样子要具体说明是怎样一个样子,确实是难以描述的,语言在这般景象前也会变得贫乏。异化的岛屿并不单调,仍旧有许多特征,可是,这些特征却太过于复杂,让人难以找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它漂浮在淡黄色的大海中,却让人觉得,这片淡黄色的大海是从它的内部流淌出来的。

    岛屿就如同一个异常的核心,正因为这个核心存在,所以它周围的一切,才会变得如此异常它才是侵蚀原本风景的主体。

    岛屿上的每一件事物的轮廓和原来相比,都变得更加复杂,更加精致,就像是棱角被血肉填充,失去了原本人工开发过的冷厉,充满了黏糊糊的感觉。即便是那些质地显得坚硬的东西,构造工整的东西,也全都失去了坚硬的感觉,失去了工整和能够被人欣赏的结构。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看,岛屿上的一切都是柔软的,仿佛被切割过多次,而呈现出复杂的面数,一部分变得坑坑洼洼,另一部分又仿佛长了无数的瘤子。

    无论是其整体还是细节,都绝非是普通人的审美能够接受,天然会让人心生排斥,在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的时候,就觉得它绝非是这个星球上的东西或许是从外星来的,甚至是从想象中的异次元来的,某种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一眼看到,就足以让人将它放入恶感的印象中。

    若用人类习惯的说法,那大概是:这东西天生就是做坏蛋的料。就如同只有在故事尾声中才会出现罪大恶极的魔物,只有打到它,人类才能得救,如果放任它,世界就会完蛋。

    岛屿表面,所有高度超过十米的物体,无论是有机物还是无机物,无论是植物还是建筑,现在看来就如同休眠的触手一样,柔软的,蜷曲的,似乎只要恢复活性,张开来,就会更加长,更加大。想象这副模样的时候,就会更加觉得,整个岛屿已经不再是岛屿,而是某种原始的浑身长满了鞭毛的低级生命。仿佛就是,它太过巨大了,又在岁月中休眠,所以,才被沙石铺上,日积月累才形成了岛屿,如今那自然和大海赋予它的外壳亦或者说一种封印被解开了,于是,它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这个异常得不似现世之物的东西,才是“岛屿病院”的真面目。

    是的,任何一个试图用文字去描述这玩意的人,都不得不用上如此多的文字。而即便用上了这么多的文字,仍旧很难让人仅从文字的描述中,就在脑海中勾勒出其完整的轮廓这是不现实的,人的语言,人的脑袋,人的认知,尚不足以支撑起这个东西。

    在那无数的“鞭毛”或“触手”一般的耸立之物中,有这么一根较之其它更加明显,那夺人眼球的存在感来自于它的高度,在于它的粗壮,在于它的颜色和质地,如果岛屿上还有活着的人,能够从远处仔细端详其轮廓,或许会察觉到,它的原型就是孤岛病院里那栋独特的高塔。

    病院从来都没有向所有人公布过这个高塔的具体功能,在许多人的印象里,这个独特的高塔就像是一个禁地,也总会想象里边总是在进行一些惨无人道的实验,亦或者埋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任何对病院感兴趣的人,一看到病院里的建筑,就不会不由得给这座高塔画上重点。然而,这个高塔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其内部到底都有些什么,却至今为止都是一个秘密:也许有人知道部分,但很少有人知道全部。或许有人会觉得,安德医生身为病院的最高负责人,他和他的团队一定知道其中的秘密吧?也许是这样,但是,直到这些可能知道秘密的人死亡为止,都没有将这秘密暴露出来:

    系色中枢的主体就在高塔下,而不是人们过去总以为的lcl存储区尽管在进行研究的时候,lcl存储区的诸多区域才是研究人员最常去的地方,所有和系色中枢的沟通,都是在那个地方完成的,也有无数的细节,总让人产生“系色中枢就在这里”的误解,但系色中枢的主体确实不在那里。在lcl存储区所能见到的看似系色中枢的,那不像是机器,也不像是人类,不像是无机物,但也绝非是有机物,有着模糊的人形轮廓,却又绝非是人体的东西,只不过是系色中枢的拘束器而已是刻意被制造出来,因为长时间和系色中枢接触,所以导致其性质和轮廓都发生异常变化的伪装。

    一直以来,病院里大多数研究人员所知晓的,关于“末日症候群特殊个体系色”其人和“超级生物计算机系色中枢”其物的资料,其实并不存在一个完整的原本。因为,从一开始见证了系色变异成系色中枢的团队,也不清楚“系色中枢”到底是什么东西,无法对其性质和性能有一个完整的认知。

    系色中枢不是那种被人制造出来,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的人工造物,也不是只要下定决心,付出努力,就能够深入其中的简单存在。所有关于它的情报,哪怕随着时间,不断增加,但也从来都不是完整的,而到底还差多少,也让人难以判断,总而言之,每一次都会有新发现,而每一次新发现都会推翻过去的推论。如此多变的情报被记录下来,每一次更新,都会让人觉得前后不是同一个东西,哪怕不刻意去对这些情报进行掩饰、删除和修改,也绝对难以让人对“系色中枢”有一个明确的了解。

    但即便不存在一个完整说明的原本记录,病院也仍旧会对这些情报进行一定程度的掩饰和混淆,让实际上非常复杂,超出认知和想象的“系色中枢”变成一个“超级生物计算机”之类看起来更加简单的东西。而在实际的研究中,系色中枢也多是承担对接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精神活动,捕捉lcl里那些用一般的仪器无法检测出来的细节数据,并对这些活动数据,以及研究人员的相关分析进行演算的功能。

    系色中枢其实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包括安德医生在内,少数对病院工作有着深刻了解的老资历的研究人员,也知道系色中枢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正因为如此,才不能让系色中枢担任除了“监控仪器和计算机”之外的事情。

    因为,系色本身就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作为一个病人,她是危险的;系色中枢则超出人们的认知,有太多的不解之谜,那未知的恐怖,足以让人心生警惕,哪怕只是作为一个器物使用,它也同样是异常而危险的。它的运作带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很难想象会是一个始终按照他人的想法进行工作的机器机器是安全的,只因为人的思想在做主导。可是,系色中枢是人吗?系色曾经是人,但也是一个精神病人,其逻辑,其思想,本就让人顾虑重重,现在连自身物理构造和生存姿态都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其意识真的仍旧会是“以人为本”吗?

    任何不“以人为本”的想法所主导的活动,对人而言,都是危险的,是不可信的。

    所以,病院在目睹系色中枢的诞生,并确认其未知性后,第一件事,就是对其进行限制。不仅仅是对其活动能力进行限制,更对其可能存在的意识活动进行限制,不去分辨那到底是人性为主导还是存在怎样的非人性,总而言之,全面拦截其意识活动现象。之后,还要阻止它的行为领域,让其尽可能少地接触外在事物,将其对外在的影响降低到一个让众人感到“安全”的程度但是,所有做了这些事情的研究人员都十分清楚,自己等人根本就不确定自己所做的那些限制是否真的有效,又有多有效,他们始终是怀着一种惴惴的心理,去使用系色中枢的。

    他们已经竭尽全力。所有从他们知道的,可以想到的,有理论并可以实际做出的限制,被串联成一个整体,而高塔就是这个整体的外壳,其内部的东西,无论是区域的划分,无论是有没有挪作它用,是不是藏匿了别的什么东西,将这些在外人看来很凌乱,很隐秘的细节一一串联起来后,所构成的那复杂的整体机能,就是为了压制系色中枢的活跃。

    但是,为了利用系色中枢,他们仍旧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让人们可以从这个缝隙去和系色中枢进行交互,并且,还在这个缝隙上制造了安全拘束装置,以确保随时能够断开这种连接。

    既想要与之接触,想要去了解它,但却又害怕它身上所隐藏着的未知,会在某一刻产生巨大的破坏。安德医生和他的团队,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心情和矛盾的做法下,引导其他研究人员,开展一项项针对“病毒”的研究实验。

    系色中枢从来都没有抵抗过病院里的每一种限制,它能够充分理解这些研究人员的矛盾心理和行为,同时,也因为自身的能力,更加清楚“病毒”到底是多么可怕因为,就算是在研究人员看来已经足够不可思议的它本身,也同样无法理解“病毒”到底是什么,无法直接观测到其正体。在研究工作上,它有许多事情能够做得比这个岛屿病院中的任何研究人员更好,但是,它同样可以感受到,自身思维能力上的局限性。

    合作是必然的。

    但是,现在,合作的基础已经彻底崩溃了。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谁食言,也没有谁希望情况变成这样,没有人刻意去做导致这个结果的事情,没有人想要从基础上割裂这种合作。可是,合作的基础仍旧崩溃了就如同患上了绝症的病人迟早要完蛋一样,这是不可避免的结局。

    “病毒”对病院产生的冲击,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冲击,要比所有人料想的还要隐秘、剧烈和快速。在能够做出反应之前,在想到办法之前,在能力提高之前,变异和死亡就已经提前到来了。

    没有预料到的结果,在发生之后,却又发觉,其实是在情理之中。尽管是情理之中,却又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

    生病了,无药可医的话,病情就会恶化。病情恶化了,没有办法限制和扭转的话,就会迎来死亡。这是多么朴素的道理啊。

    不仅仅是人类,就连这个星球,都已经患上了绝症一样的末日症候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