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8 重置
    丘比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是有情感的。在这新鲜的恐惧中,它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仿佛连思维都僵硬了。它无法去想“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这类的问题,也没有来得及遵循这种情绪去躲藏逃跑。那个不可认知的巨大的轮廓就渐渐变得形象了,似乎可以理解了。

    丘比身体和思维都僵硬着,什么都不了,只能静静地盯着这个黑影从无法理解的形态变成可以理解的形态。当它意识到漂浮在自己前上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这个东西已经变成了人形的模样:少年的身姿,背后却是大量粗细不一的触手,犹如藤曼一样缠绕在他的身体上,也如同辫子一样在抽打空气。

    “高,高川?”丘比愕然,因为,它从来都没有在“剧本”中经历过这一段。当然,它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它也在那平铺直叙的“剧本”中,是必然存在的东西。只是,或许是因为它尽量避免去观测自己行为在“剧本”中的表现,所有描述过“丘比”这个存在的段落,都会有意识跳过,所以,它所看到的“剧本”中,从来都没有自己眼前遭遇的这一段。

    即便如此,它仍旧知道眼前的是什么,亦或者说,是谁。

    少年高川。

    “怎,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恐惧就像是淤泥一样,在它的心底翻搅着。倘若刚才的恐惧新鲜而强烈,那么,此时的恐惧感就是让它觉得无法理解。

    少年高川的面部彻底被宛如面具般的角质层遮蔽,看不到真正的五官,在这片角质层面具上也不存在五官的轮廓。他的右手腕内侧的魔纹,此时,团块状的灰雾正从魔纹中释放出来,而这些雾状的灰色,也正在产生某种质地性质的变化,就像是从“水雾”变成了“沙砾”,有一种坚硬的粗糙的颗粒感。那些从少年高川背后挤出来的触手,活生生地蠕动着,舞动着,翻搅着这些“灰色的沙砾”。

    这是丘比曾经看到过的“剧本”中的一段,如今,就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有在亲眼看到的时候,似乎才能明白,为什么连义体高川和三仙岛的组合都拿它无可奈何。

    “简直是……不同的等级……”丘比那一贯毫无感情的天真笑容,被发自心底的极端恐惧扭曲了。

    少年高川完全不成人样,尽管身体轮廓还能依稀有个人形,但他的脸,他的手脚,他背后不知道是数十条还是上百条的触手,都已经超出了人类固有的审美观。眼前的少年高川是丑陋的,怪异的,但又不给人凶狠蛮横的感觉,只能说是冷漠无情。丘比也无法忍受这个形象带来的冲击,如果只是一个形象上的丑恶憎恶也就罢了,可少年高川此时带给它的种种不适的感觉,却又不仅仅是外形上怪异狰狞所能概括的。

    就仿佛在其内部,存在一种让人感到不适和压力的特质丘比曾经见过少年高川,与当时的感觉相比,如今的少年高川就像是从内在更换了,不是换了个人,而是彻底变质成了与它曾经所见过的任何事物都截然不同的东西。

    丘比也无法形容其内在到底变成了什么,因为那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无法从自己的认知中找到任何可以类比的东西眼前这个少年高川的外在,不过是那变质的异常内在的极小的一部分表现罢了。

    丘比不再认为眼前的东西是少年高川了,但这除了让它愈发感到恐惧之外,再没有半点用处。

    原本的少年高川是如此的强大,无论其战斗力还是内心的力量,在它见过的人物中都屈指可数。甚至于,可以这么说,丘比在“剧本”中反复跳跃,也压根都没有见过在“内心”上比少年高川更强大的存在即便是义体高川,即便是人造最终兵器桃乐丝,即便是统领整个网络球的走火,坚持自身信仰的席森神父,乃至于自己的创造者近江,与之相比似乎都差了一点味道。

    它曾经认为,哪怕这个世界变成了地狱,少年高川就是那个会从地狱最深处爬出来的魔鬼,如果这个世界终究沦入末日,少年高川也绝对不会沉沦。它一直都寄望于有人可以打破剧本,消除“末日”这个终点,让这个世界的故事一直延续下去,因为它自己是无法做到的,其中希望最大的,正是少年高川。

    可是,就算是那样强大的少年高川,也终于变成了这副模样。哪怕丘比也没有在“剧本”中见到过少年高川的如此模样,它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少年高川的异变仍旧让它内心颤动,除了恐惧就是绝望,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多的情绪它在观测到眼前这可怕东西的一刻,第一次确认了自己也会恐惧,但是,它更希望能够拥有其它正面的情绪,而不是仅仅只有恐惧和绝望这两种。

    丘比无法动弹,第一次尝到恐惧和绝望的它,从来都不知道,恐惧和绝望是这样的一种激烈的情绪,甚至会让明明不是常识中的生物的自己在存在性和运动性上,都仿佛要偏离自我认知的轨道。

    少年高川脸上那层角质层的面具没有五官,只有一圈又一圈扭曲的花纹,即便如此,当丘比面对它的时候,仍旧觉得自己被它紧紧盯着,就如同在这条食物链中,自己处于最低的级别甚至连大脑和神经都没有长出来,只是因为生命的本能而颤抖。

    就在丘比挣扎的时候无论是它的身体还是它的心灵,都在试图脱离恐惧和绝望的摆弄少年高川背后的触手已经纠缠在一起看不清具体的数量,就算盯着看,去数数,也无法得到确切的数字,仿佛每一秒,这些触手都在增殖,都在融合,都在崩溃最终变成一只巨大的手臂。

    臂膀是许许多多的触手如同麻绳一样拧结而成,一共有十二根手指,每一根也是许许多多的触手。

    丘比无法理解,少年高川的内在都已经彻底变质了,还要这样近似于人体的形状做什么。它反而觉得,眼前这个东西的形状,甚至连“触手”都不需要,它根本就不应该有一个具体的轮廓,不需要可以被观测到。

    反过来说,太过具体,太容易观测到,才是它自身如今所受到的冲击的原因如果看不到的话,应该就不会感到恐惧了。

    丘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只从少年高川背后伸出的巨手从天而降,比起它的体积,这只由无数触手纠缠而成的巨手简直是铺天盖地。巨手的速度不快,但在丘比可以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它就已经被抓住了。如同人用手指捏起小小的蚂蚁,这些构成手指的触手上遍布腐蚀性的粘液,一碰到丘比的身体,立刻让它的皮毛滋滋作响,留下坑坑洼洼的伤口。

    丘比不是正常的生物,它的外表,它的皮毛,看似动物的身体,但在性质上却截然不同。丘比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相比之下,它倒是觉得,之前被魔法少女晓美残杀撕裂反而更好。

    丘比也让是第一次感受到痛苦,在以往,无论它被杀死多少次,都绝对没有现在这么糟糕的感受。它想要拉出每一个时间段的自己,取代如今的自己,就如同面对魔法少女晓美时所做的那样,然而,失败了。在被这只巨手捏住,被这些触手腐蚀的时候,它有一种被麻痹的感觉,这种麻痹不仅仅是生物学上的麻痹,而首先是一种从内心深处到表面思维的麻痹,再反馈到身体上。

    它无法去想更多的事情,也无法通过念头来驱动自己的身体和力量。

    下一刻,丘比就看到自己被巨手拿捏着,送到了曾经是少年高川的怪物的面前。那透过角质层面具的目光刺在它的身上,让它快要发疯了。它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它觉得自己可以想象一下,但似乎什么都不想会更好过一点。

    少年高川做的事情很简单。

    他脸上角质层的面具在嘴巴的位置裂开一条缝隙,丘比顿时明白了什么,在它产生更多的反应前,这条裂缝已经大大张开,就如同一张咧到了耳根子处的嘴巴。但里面没有尖牙利齿,没有舌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黑漆漆的空洞。

    然后,这张覆盖着角质层面具的脸,稍稍垂下,用这张巨大的嘴巴一咬,丘比的头就没有了。

    丘比什么都没感觉到,就被这个怪物囫囵吞了个干净相对于它的体积而言,丘比实在太小了,就如同人在咀嚼苍蝇蚊子一样,还没等尝到味道,就已经落入了肚子里,仿佛嘴巴里吃到的只是一片空气而已。

    少年高川没有任何不满,也没有任何满意,就像是对自己做的事情没有半点感想。构成巨大手臂的触手再次解体,异化的少年高川背负着无数的触手,朝另一个方向离去。

    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被迫陷入“三光年”的陷阱前,丘比意外死亡。

    ……

    魔法少女晓美猛然从停滞中恢复,她的思维开始转动,只觉得自己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恍惚了一下。她有点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确认了一下身边的事物,这是一处宽敞的厅室,但内在的摆设和整体的风格却又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风格大相径庭。没有太多的机械感,反而充满了一种宗教性仪式场所的神秘:大量象征性的符文和符号,奇奇怪怪的雕塑,整个厅室的构造不是四四方方的,也没有统一对称的线和角度,仿佛构成这个空间的每一根轮廓线都是独立的,每一根线的弧度都是不同的。

    整个房间都只能用歪曲怪异来形容,完全不让人觉得这是人类可以居住的地方,因为,只要看到这些各种各样的弧度和完全不对成的构造,就会让人感到眼晕恶心,有一种想要摧毁这个厅室的冲动。

    魔法少女晓美当然不会仅仅因为这种感觉就对这个厅室动手。她按耐着恶心和晕眩,目光落在了仿佛祭坛神像一般的基座上:由大量环状物构成的某种仪器正在旋转,节奏看似凌乱而繁杂,但比起其它事物的轮廓却又显得规范许多。

    她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什么,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自己追寻学姐的踪迹,追寻执行工程组件的分支构造而来。眼前这奇妙的多环结构事物,就是执行工程的分支构造。她不清楚其它神秘专家会在哪个地方看到这东西,但是,自己确实是来到这间奇异的恶心的密室,才找到了它。

    她觉得有一种既视感,就像是自己曾经来过这里。以神秘专家的经验来说,这种既视感绝非是无的放矢,或许自己真的来过,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直接的印象。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厅室的风格太过于独特,以至于仅仅是身处其中就会产生各种错觉和幻觉。

    总而言之,魔法少女晓美认为,不仅仅是眼前的执行工程组件分支构造,就连这个厅室本身也是一种神秘。她从来都不知道,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竟然有这么一处风格迥异的地方。这种迥异的风格很少地体现了分支构造的不寻常之处,但也同样让人下意识感到排斥。

    魔法少女晓美不禁想到,如果其他神秘专家也是在这个地方找到了执行工程组件的分支构造,大致也会下意识排斥去使用这东西吧?

    她不想使用执行工程组件的力量,但是,她想要找到学姐,找到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脱离陷阱的途径,找到让其他幸存者恢复到正常状态的方法想到这里,她突然愣住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幸存者们真的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中吗?

    感觉是这样,但是,没有记忆。翻遍记忆,她也只是找到了“自己在追寻学姐的踪迹”这个答案。

    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魔法少女晓美咬了咬嘴唇,过去的经验是这么告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