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9 状态重置
    义体高川敏锐感到了某种变化,更让他惊异的是,他似乎听到了三仙岛本身发出的声音,那是一种需要依靠敏锐的感觉和高度的想象力才能为声音,其本身并非声音的某种感觉。他直觉意识到,援兵已经到来,转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意识就如同救命稻草一样,强烈地刺激他的精神,让他的自我认知有了一种仿佛回光返照的活跃——这是在他的感觉中,极为漫长的时间以来,最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仍旧存在的活跃。

    他仍旧无法感受到太多,仍旧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虚无的灵魂,被囚禁在空旷黑暗的宇宙中。但是,至少不会立刻就“睡着”,生怕自己永远都无法醒来。他迫切想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仍旧在积极地思考,哪怕自己无法去验证这些思考,无法去执行任何一个步骤。单纯的空想,飞速旋转的思维,仿佛产生了某种不可见的引力,正在将自我人格碎裂的部分弥合起来。

    他越来越清楚自己是谁,过去的记忆也越来越清晰。如果将他之前的感觉,形容为一种“宇宙大爆炸般无休止地膨胀和稀释”,那么,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宇宙的扩散达到了某个临界点,正在产生某种转化,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下,膨胀和稀释被转变成压缩和凝聚”。

    这种转变是如此迅速,仿佛只是一种概念上的转换,是只要过了某个临界点,就会自然发生的情况。但义体高川觉得,这绝对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在自己可以感受到的边界之外,在自我的外侧,有某种关键的东西带来了这个契机,促成了这个临界点的抵达——若没有这个关键的东西,自我的碎裂、膨胀和稀释——无论哪一种,都是负面意义的——将会永无休止,无限靠近临界点,却完全无法抵达临界点,然后,自我就会在这种极度的负面状态下彻底瓦解。

    有什么东西,在外边推了自己一把,让身为高川,不,应该说是让身为“义体高川”的“自我认知”重新回到人格消亡和诞生的循环中。

    义体高川觉得,如今的自我认知,是在这个循环中重置的——度过了那个微妙的临界点,让“自我”诞生的大爆炸重新开始,一丝不苟地按照原有的模样重置了。

    这是无比奇妙的体验,也是无比复杂的体验,义体高川可以描述一部分,却有许多超乎想象力的,根本无法去形容的过程是他无法描述的。

    而且,不仅仅是自我意识的恢复,还有更多新的感觉产生。假若说,原本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虚无的幽灵,被关押在一个无法接触的躯壳内,虽然不是对外界没有半点反应,却也是没有太大的感觉。那么,现在,一直都有的感觉正在变得更加明显,新的感觉正在产生。旧有的和新生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条丝线,将这个虚无的灵魂和实在的躯壳连接起来。

    以前形容自我和义体的关系,就像是“棉花结结实实地填充在布偶外皮里”,现在,这团已经变得稀疏的棉花团,正在改变形状,不再是“一团”,而是“一根根线”,在这个“布偶外皮”内穿插,形成一个足以支撑这个外壳的骨架。

    虽然不再是“血肉”了,但是“骨架”已经重新出现,那么,自我意识和义体的重新聚合也就重新有了希望。

    义体高川沿着这些新产生的“丝线”,不断用自我认知对其进行加固,加粗,沿着这些增殖的“丝线”,去更多地触碰义体,重新去把握义体的实感。他的意识在这个过程中,穿梭了难以辨认的距离,也遇到了重重的阻力。而这些阻力,他认为正是源于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

    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是强有力的,主导性的,但这种情况的前提,正基于义体高川自我意识的衰减,以及自我内在感知与义体实在感知的分离。当他重新和义体搭上线,重新对义体的存在有了实在感时,他可以清晰觉察到,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力正在削弱——自己占据了一部分,三仙岛就要退出一部分,而这正是三仙岛尚处于事先设定好的某种机制的证明。

    三仙岛的暴走是无意识的,就像是计算机程序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运转时,产生了bug。但是,应对bug的保险机制并没有消失,它只是没有被触发而已——现在,义体高川借助外来的力量,成功触发了这个保险。他不知道这个过程是怎样,但是,只能说,在三仙岛暴走后,这个保险就一直在等待触发。

    义体高川意识高度集中,精力愈发旺盛,思维飞速转动,而且不再有那种在“真空中悬浮,什么都碰不到”的虚无感。他越来越能清晰感受到,自身的精神思想在主导一个切实的实体的运作。每一次阻力传来,只要他能坚持下去,这些阻力就会自行消失。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坚持再坚持。

    终于,他感受到了义体的部分内部结构,感受到了手脚,感受到了眼睛,只是和过去的感觉不同,他现在感受到的部分,和过去残留下来的义体感觉并不相似。这些可以感受到的地方,每一部分似乎都被替换过,更新过,改造过,从基础物质构成就已经变成了别的东西——理论上,义体的材质和统治局特有的构造体材质相似,并在这个末日幻境的过程中,是近江从统治局的灰雾和构造体材质处得到启发,根据已经发掘出来的资料制造出来的新物质。并且,在之后的时间里,近江和桃乐丝等人,对义体进行了多次的调整和改进,让后来的义体与最初的义体有了巨大的不同。

    然而,那种程度的变化,也及不上如今的变化。这种基层上的改变,让义体高川觉得,义体已经是和过去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东西,而不是由过去发展改进而来的东西——之间不存在继承性,是就是从头到尾的全新的东西。

    他无法确定自己的感觉到底是对是错,但很明显,这种全新的感觉让他对这具义体稍稍有些陌生感。他适应并真正可以驱动义体的时间,比他预计的时间还要长。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至少三仙岛对义体的控制权已经被切实限制住了。

    义体作为如今暴走的三仙岛的重要核心部件,控制权的转移,让三仙岛停止了扩散和移动,也渐渐停滞了对周遭事物的吞噬。它仍旧是一种不定形的,宛如某种浓稠的流质,却流淌在各种复杂概念上的存在,但是,在它停止流动的时候,形容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果冻。

    当然,这个“果冻”也是没有具体形状的。起码,被这团“果冻”彻底包围起来的女巫vv也无法确认其具体形状。

    身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女巫vv也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尽管她其实并不会出汗。在她自身被三仙岛包围的时候,侵蚀和抵抗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并且,在三仙岛那强大得不可思议的侵蚀性下,即便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也只能落于下风。这并不代表瓦尔普吉斯之夜不够强力,神秘性不够高,而仅仅是,在相似的神秘性下,在彼此对冲的强度下,双方的体量差距太大了。

    女巫vv可以抵抗,但从来都不占据优势,并且一退再退。瓦尔普吉斯之夜所囊括的范围,相比她刚抵达的时候,已经缩小了一半。

    也就是说,在射入芯片后的短短时间里,她的总体存在就被侵蚀了一半。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

    好在,那枚芯片总算是有作用,三仙岛的暴走被约束了。

    如今,女巫vv被巨大的“果冻”完全包围起来,就如同被一只全物质层面——可以认知到的时间、空间、能量和其它存在概念——的巨大史莱姆吞进了肚子里,只是没有继续消化而已。

    她无法移动,只能等待。她尝试向整个三仙岛广播通信,但一直都没有回音。她无法确认义体高川到底怎样了,这种等待有点难熬。

    义体高川的状态其实挺好,虽然义体已经彻底变成了新的东西,作为三仙岛的核心组件,拥有比之前更高的对三仙岛的契合度,但是,他仍旧可以重新适应,并拥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三仙岛的保险机制被触发后,每一秒,三仙岛和义体高川的强行链接都在被切断。这些链接不会全部被切断,但是,每切断一部分,义体高川就会夺回一部分主动权。

    在义体的视网膜屏幕中,义体高川再次看到了熟悉的数据流,尽管其中的未知乱码比过去的每一次都要多得多,但是,可以让他知晓其意义的数据也在增加。这些数据正对他反馈义体的现况和三仙岛的现况,并给予提示。义体高川不清楚义体和三仙岛结合的具体运作过程,但是,依靠这些提示,他可以发送指令,让义体和三仙岛的现有机制自行处理。

    哪怕一时间出现了未知的矛盾,他也不需要体会,义体和三仙岛的契合基于中央公国和网络球的研究者之间的默契。无论是提供理论的近江,还是进行具体规划的中央公国,都是注重实际的研究者。他们预想了许多义体高川想到想不到的情况,三仙岛之前的暴走也许在他们的预想之外,但是,为了对付这种“预想之外的情况”,他们设计的机制拥有足够的弹性且智能,只要能够执行“第一步”,之后的每一步就会自发推演,并顺利执行下去。

    三仙岛的bug并不是完全不可解的bug。

    在视网膜屏幕中的自检信息中,无数的错误被即时修正,义体高川终于可以活动手臂。在第一时间,他就拔掉了可以触及到的每一根接驳在身体上的管线,一直覆盖在义体表面的灰黑色硬壳在他的这一动作中,如同干涸的泥土般瓦解崩落。

    位于三仙岛表面的那个巨大的脸状物也在同一时间瓦解。而这就是女巫vv第一时间察觉到的情况,她顿时放下心来,标志物的瓦解代表义体高川重新掌握了主动权。她成功了,义体高川成功了,桃乐丝也成功了。

    尽管她一直都在广播的信心仍旧没有任何回复,不过,她已经去思考接下来的事情。义体高川的成功恢复,并不代表对付异化的少年高川也会那么容易。芯片只有一枚。

    义体高川开始活动手脚,他挣脱管线的束缚,才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鸡蛋壳包围着,三仙岛的球状核心已经被封闭了。他需要重新打开,将之恢复到原有的状态。在封闭的球状核心内部,他看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设施。无论是那一个个装载人类柴薪的棺材般的容器,还是任何一种控制面板,以及代表十二都天神煞系统的立柱都不见踪影。这些东西肯定还存在,义体高川只是希望三仙岛的暴走,没有消耗掉存储的人类柴薪——接下来的战斗,如果没有足够的燃料,三仙岛就只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靶子。

    他检查了地上的管线,将自己知道的功能管线重新接入后颈接口。在暴走状态下,义体和三仙岛之间的接驳明显和现在不同,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这倒是让他留了个心眼,不可否认,三仙岛的暴走确实很麻烦——不仅仅是对自己,对于敌人而言,也肯定如此。在最危险的情况下,他不介意再来一次。

    重新接驳好的管线带来了更多的好消息,义体高川每一秒都在确认上百个指令。终于在一阵震动后,球状核心重新展开,让他再次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平台、舰桥、容器和立柱。

    在球状核心解除封闭状态的同时,三仙岛也开始脱离那难以描述的庞大姿态,重新变回一个有形的整体。就像是果冻被冷冻后,变得坚硬,又被从内部敲碎,已经形成的巨大体量在转眼间就劣化了,崩碎了,变成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物质的,没有具体功能性结构的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