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3 整合芯片
    桃乐丝觉得自己被风扯着,随着风流动,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坚硬的,而是仿佛变成了水流一样去适应各式各样的形状。自己也如同就在一个看不见的管道中穿梭,这个管道将物质层面上,在眼睛看来完全无法通行的地方串联起来。所有可以看见的障碍都不是障碍,所有直觉得无法通行的地方都能够通行,而且速度很快。在这种行进中,桃乐丝对周遭事物的观测、感知和判断都不断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她只能猜测刚刚掠过身边的到底是哪种事物,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自己所想的那种事物。

    她可以感受到,自己被席森神父的奇异之风带动时,穿行的路线也绝对不是直线,可是,却也无法判断具体的方向调整。她觉得只要自己有足够的时间适应,还是能够完全适应当前的状态,但是,在战斗的时候,承受伤害的高速适应性似乎在这种非攻击性的状态下,失去了那种同步而迅速的效果。

    所有的观测和感受都只能得到变形的资讯,而在桃乐丝能够重新排列、复原和认知这些资讯,重新获得一个自身认知中的轮廓前,风已经停下来了。

    桃乐丝的眼前就好似有一张帷幕被拉起,杂乱的散光的充满斑点的扭曲的形状被某种力量从左右撕开这种奇异的视觉现象让桃乐丝有点难受,但很快,稍微正常一些的风景就映入她的眼帘中。

    摆在她面前的,并不是什么熟悉的东西,她在之前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即便如此,她仍旧清楚,自己已经进入了“莎”留下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残余的内部。这里仍旧是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并且,明显经过侵略和抗争不知道是不是那些曾经停留在“莎”内部的神秘专家和入侵到这里的敌人发生了斗争,亦或者仅仅是入侵到这里的敌人,彼此之间也发生了斗争。总而言之,这个残骸一样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内部也谈不上完好,到处都是毁损的痕迹,被毁坏的程度最大的部分,甚至让人怀疑,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是不是随时都会崩溃。

    那看起来并不是表面上的损伤,而是基础构造上的崩溃。

    到处都是马赛克般的空间错位现象,稍有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就被切割成好几份。

    “莎”在成为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后,无论是它的内部还是它的外部,看起来都像是一间间厂房拼接而成。如今留下的残骸,也仍旧保留着相应的结构。桃乐丝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爬进了格子方阵中的蚂蚁,无论是损毁的地方,还是保留尚且完好的地方,从构造上都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没有特别之处,也就意味着,无法仅仅从表面上的东西去判断自己所在区域的重要性,如果不通过特别的手段,也很难察觉到真正的“核心”。

    “应该不只有我们在这里吧?”桃乐丝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走到距离自己不远的看似终端的机器上摆弄了一番,又将接线插入自己的后颈,“让我看看,到底都有谁还留在这里。”

    正如她所想,“莎”的残骸早已经被敌人入侵过,如同血管神经一样的安全网络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杂质那是敌人在入侵这个残骸的过程中,为了避开或破坏安全网络而特地留下的东西,它们原本是入侵手段的一部分,但现在只是自然而然地漂浮在安全网络中,如同泥沙一样阻塞安全网络的运转,致使残骸内部的自我运转效率至少降低了百分之五十。

    这也意味着,如今在战场上和纳粹士兵想庭抗礼的安全卫士,其所拥有的战斗效率连最大上限的百分之五十都不到,即便如此,仍旧和纳粹打得有声有色,有来有往,不见颓势。

    不过,只要没能清理干净敌人留下的,专门为了妨碍安全网络运作的东西,这些东西就会自行增殖到最终让安全网络停摆的程度。“莎”在将自身转移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的时候,应该无法直接将安全网络的“根”也带入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留下的这个残骸里的安全网络,就是它过去的修复并掌握的安全网络的最核心部分了正因如此,所以,这个安全网络才有能力在失去“莎”的直接控制的时候,哪怕被敌人入侵,也仍旧可以保持百分之五十的运作效率。

    入侵的敌人,无论是末日真理教还是素体生命,都具备改造安全网络的能力,而在它们的攻势下,这个残骸中的安全网络仍旧没有彻底沦陷,其自身具备的调节能力和防御能力也可见一斑。

    桃乐丝拥有的权限是“莎”直接赋予的,是过去双方合作密切的证明。在当前情况下,桃乐丝所具备的权限也是目前正规途径下的最高权限。比起敌人非法取得的权限,桃乐丝以自己所拥有的权限进行的运作,拥有更高更快的响应。

    在“莎”设置的安全机制下,想要通过非法途径找出残骸的核心所在,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不是什么理论,而是已经被敌人证明的事实。如果敌人已经破解了残骸,那它们也不需要在这个地方逗留,也不会任由安全网络自行发挥,将所有的资源都用在对抗纳粹上。

    桃乐丝进入安全网络的三十秒内,就已经大致掌握了敌人在这个残骸中的基本状况。当然,想要将所有的敌人都挖掘出来,不下点功夫是不成的,但至少可以知道它们做了什么,没能做到什么,并从中推导它们到底想做什么进入核心是来到这个残骸的每一方都想做到的事情,可在“莎”设置的种种陷阱下,那些先到一步的敌人的进度可谓缓慢,从这个结果来说,桃乐丝也不得不钦佩“莎”的技术和预想。

    不愧是可以和近江进行技术交流的人才。不,既然近江都可以被称为怪物了,那么,能够与之交流的家伙,同样称之为怪物也未尝不可。

    这样的能力如果不是出现在末日幻境里,而是出现在病院现实中,说不定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吧。

    但转念间,桃乐丝就嘲笑起自己的这个想法之单纯来。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差异还是很大的,在末日幻境里可以做到的事情,可以达到的高度,不意味着在病院现实中也能做到。就像是高川那样在末日幻境里大显身手的人,放在病院现实里也不过是个垂死的病人罢了,若非如此,也不会有超级高川的计划存在。只有超级高川,才是在预想中,可以在病院现实里也拥有超凡的行动能力的存在。

    超级高川可以做到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无法做到的事情,如果不能达到这个要求,那么,超级高川也就没有出现的必要。这是一个十分残酷又诚实的道理。

    桃乐丝开始梳理安全网络中所有已经为自己打开的路线,并对敌人在网络中留下的杂质和障碍进行清理。如果没有一定程度的权限,这种事情很难做到,反而有被安全网络视为敌人的风险,但是,桃乐丝的权限足够她去做这些事情。

    一分钟后,桃乐丝便把五十多个潜伏在残骸中,不断向残骸核心进发的敌人标注出来,并通过权限为它们设下更多的障碍,就如同它们曾经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所作的那些事情一样。敌人前往核心的路线原本就十分曲折,现在,它们如果不能找到更好的方法,那就如同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并被人随时监控的迷宫中。

    现在,桃乐丝已经不怕这些敌人做出怎样的选择了无论是前进还是掉头,它们的动作都绝对不会有自己这边快。它们就如同笼中鸟一般,被活生生囚禁在这个巨大的残骸内部。只要桃乐丝进入核心,完成基础层面的调整,这些隐藏在残骸内的敌人就毫无还手之力。

    五分钟后,桃乐丝得出了前往残骸核心的最短路线,似乎“莎”在进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之前,就已经预想到了这个情况,专门为自己的盟友留下了这么一条捷径。能够接触这条捷径的前提,就是获得和桃乐丝或近江相同等级的权限,而这个权限的安全判定是如此的严格,几乎只要有一点嫌疑,都会被安全网络视为最大威胁,集中残骸内部的防御力量进行打击。

    敌人已经犯过错误,从系统日记的数据来看,它们几乎无可奈何,最终还是放弃了用非法手段获取这个权限和捷径的方法。

    桃乐丝拔掉后颈的接线,接下来的路线对她而言,已经一目了然。

    “走吧,席森神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了。”桃乐丝这么说着,席森神父的奇异之风也在她的身边鼓荡起来。

    下一瞬间,桃乐丝的身影已经在风中稀释,迅速消失不见。

    尽管已经有了捷径,并尽可能将这条路线的妨碍打通了。但是,桃乐丝和席森神父抵达残骸核心也仍旧用掉了十五分钟,由此可见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残骸有多么巨大,其隐藏的许多诡异神秘之处,是连其内部如同神经血管一样的安全网络也无法彻底撤销或避开的。幸好,虽然说是诡异神秘,但却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危险。

    残骸的核心是和别处没什么不同的厂房结构,从整体来看,同样是单调的放方正正的“盒子”,只是它的位置并不固定在残骸的某一处,而始终处于复杂的流动的状态。复杂到了让人觉得是一种“随机”,但其实仍旧是有规律的,并且,这种规律十分敏感,让核心随时都在远离那些被安全网络标注为非法和危险的地方。

    敌人兜兜转转,始终没能捕捉到核心的正确位置,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正确位置”一直在躲避它们。

    和残骸内部不断工作的其它厂房相比,核心所在的“厂房”就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方正空间而已,没有特别的设施,也没有特别的装饰,从地面到墙壁到天花板全是灰白色,看起来应该也是构造体材质的,但却又比目前所见过的所有构造体材质更加光滑,更加近似有机物。进入这个空间后,就可以感受到无处不在的奇怪的活力,那就像是走进了某个生物正常跳动的心脏中。

    这里拥有的神秘,让席森神父的奇异之风也无法维持那无形无状的姿态。席森神父第一次在化身九九九变相后,呈现出其原本的样子,以一个固实的个体的人类外表,站在桃乐丝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有点新鲜感。”桃乐丝的语气轻松了一些。

    “只是区区一具皮囊而已。”席森神父的身上就连衣物都被重组出来了,他看起来也没什么不自在的样子。

    桃乐丝对他的回答只是笑了笑,不予置评,她仍旧觉得如今的席森神父和过去的他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连存在方式都发生了变化,其内在不发生半点变化也是不可能的吧。世事艰难,如今也没什么精力去探求这些变化背后的意义了。

    她做了个深呼吸哪怕她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呼吸仿佛要将一直淤积在体内的紧迫感和压迫感全都吐出来一样。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枚芯片。

    “这就是你重启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准备?”席森神父似乎也有些诧异,因为,桃乐丝拿出来的东西,无论他如何去观测,都只是一枚简简单单的芯片而已他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也曾经见过这般奇异的样式。

    芯片上有丝丝缕缕的线路,但只从一个角度盯着看,这些线路就会一闪而逝,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虽然直接观测其外表,无法感受到其奇异之处,但是,这枚芯片本身就是奇异神秘之物。

    “精神统合装置和人格保存装置的整合芯片。”桃乐丝这么解释到,“你真的以为女巫vv死了吗?不,她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