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7 决意
    女巫vv不怎么相信桃乐丝的话,无论是关于“近江与江的关系”,还是关于“病院现实的近况”,她都无法对这些目标进行观测,自然是桃乐丝说什么就算是什么,然而,无论有怎样的理由,桃乐丝和系色没有履行约定,反而希望她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就算否定“病毒”的存在,而仅仅把目光聚焦在“江”身上,对方的诡异和神秘也是显而易见的。

    “病毒”或许不存在,但是,“江”肯定存在。她曾经被“江”杀死,对这一点再确信不过。

    如果敌人是“江”,如果是针对这个敌人,自己就必须去做一些事情,那么,桃乐丝提出来的要求也并不离谱。如果可以唤醒高川,当然对所有人都有利。

    女巫vv已经在和桃乐丝的对接中获得了相当多的情报,多少可以想象,高川的近况究竟意味着什么。她至今都没有想出该如何对付“江”,哪怕此时以新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姿态重生,在想象对上“江”的一刻,也同样没什么安全感。

    “江”是什么?“江”在这个末日里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哪怕是她自己都无法真正回答出来,可是,被“江”杀死的印象还残留在她的记忆中,接触“江”时产生的那种独特而强烈的恐惧也没有消失,如今的自己是否已经可以和“江”分庭抗礼,进而战胜之?当这么去思考的时候,女巫vv感觉不到任何胜算。

    强大,诡异,神秘……甚至让她不由得联想到末日真理教预订要在计划中召唤的“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身为曾经的末日真理三巨头,女巫vv知道“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部分情报,然而,同样无法完全勾勒出这个怪物的全貌,也无法提前知晓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怪物——那些用来描述“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怪物”的词汇,似乎在它真正出现之前,都是不准确的。

    进一步说,其实也真没人见过这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女巫vv相信,哪怕是如今正在执行计划的末日真理教——玛尔琼斯家族——也同样不知晓具体的情况,哪怕这个计划,以及“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个概念,就是他们率先确立并扩散出来的。

    有一段时间,女巫vv还猜测过,“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是否原本并不存在,而是玛尔琼斯家引导的末日真理教通过种种手段塑造了这么一个怪物,通过末日对人们的压迫,让它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诞生出来。

    具体的秘密,只有玛尔琼斯家才知道,可是,要从如今的末日真理教手中夺取这个秘密的真相,已经不切实际了。

    倘若把“江”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放在一起对比,就女巫vv的亲身体验而言,她更加确信,“江”并不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两者的差别很巨大,在形容“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时,尽管人们会否认那是“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产物,但却不能否认,既然它就存在于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中,那么,其本身必然带有一些人类意识的特性。换句话来说,尽管它确实在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进而影响到人类个体意识,但它和人类集体潜意识绝对不是格格不入的。

    与这种微妙的兼容性相比,“江”和人类的区别更大,无论是从存在形态还是其表现出来的意识形态上,都能够让女巫vv感受到其形态之后的本质的异常——那真的是和“人类”格格不入的东西,其表现出来的人形,就真的仅仅是浮于表面的伪装,甚至可以说,只是观测它的人自身产生的错觉而已。

    “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比“江”更有存在的实感,反过来说,女巫vv也从不觉得“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是完全无法对付的东西。可“江”是。

    明明首先见到的是“江”,而不是“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但女巫vv却由衷觉得,自己可以对付“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却完全拿“江”没有办法——从这个末日幻境的角度来说,她认为“江”的神秘性要比“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和“中继器”都要高上至少一个等级。

    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末日已经如此接近,女巫vv看不到任何阻止末日的可能性,以她的存在方式而言,哪怕世界又一次毁灭,并一如既往重启,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过去,她就是这么存在于世界的一次次重启中,并从中感受到了“病院现实”这个似乎更加上层且本质的存在,她一直都认为,那就是传说中的“天堂”,是真正的“真实的世界”。

    可如今,前往“天堂”的预订被打断,甚至还听到了“真实的世界也已经陷入末日进程中,这个末日幻境不过是真实世界的末日变化的一种映射”这样的话。女巫vv就不得不再次以末日幻境为基础,对自己的未来进行考虑——是的,末日幻境的轮回对自己毫无影响,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也应该对自己毫无影响,可是,“江”出现了,它确实会对自己产生影响。

    女巫vv不在意末日真理教,不在意末日幻境里的末日,不在意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可必须在意“江”。

    面对这么一个已经被自己确认的敌人,自己却毫无抵抗的能力,近江和“江”太过于接近,有太多让人质疑的地方,这种情况下,女巫vv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高川的可能性。

    尽管,女巫vv也不知道,高川凭什么可以阻止“江”,可以战胜那样诡异神秘的东西。

    高川确实很强,无论是义体的高川,还是少年形态的高川,都各有优势,而无论哪一方在如今的异化状态下,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更是让人心惊胆颤,可是,女巫vv仍旧不觉得这两个高川加起来可以更胜于“江”。

    即便如此,女巫vv也只能暂时将希望放在高川身上,希望在最危险的时候,一个正常的高川多少可以牵制一下那些可怕的敌人的行动。

    “我只能说,可以尝试一下。”女巫vv谨慎地回答到,“虽然你认为我可以唤醒高川,但究竟能不能做到,仍旧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你也看到了,高川,无论是哪一个高川,都已经来到一个十分危险的边缘,他们随时都可能不再是自己——不,现在也无法断定,他们此时的变化到底是暂时性的,还是已经深入其存在的本质当中。我要与之进行接触,同样需要冒上极大的危险。”

    “可以理解。但你应该明白,这不是什么觉得困难就可以不做的事情。”桃乐丝沉着地回答到:“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袖手旁观了,从我的角度来看,这一次世界末日很可能就是最终的世界末日——这个世界已经不会再次重置了。”

    “因为你们在病院现实动了手脚?”

    “不,因为病院现实即将毁灭。”桃乐丝说:“我们的剧本也已经即将抵达终点,而结局不是可以事先谱写的——缺少你,缺少我,缺少他,迎来的结局必然就是一场悲剧。我可以说,幸存至今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只有团结每一份力量,才有可能让我们的生命延续下去,让我们的生活重新开始。”

    “……知道吗?虽然你说了很多,但我一个字都不信。”女巫vv说:“但是,我仍旧会去接触高川,尝试让他清醒过来。”

    “这就够了。”桃乐丝平静地回答到:“无论你是为了什么才帮助我们,我都很高兴你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女巫vv这么问到。

    “不,已经没有了。”桃乐丝回答到,“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高川的事就拜托你了。”

    她的话音才落下,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席森神父的人形已经化作旋风将她的身体卷起来,眨眼间就消失在女巫vv的观测中。席森神父从瓦尔普吉斯之夜内部脱离的手段很高明,女巫vv再次捕捉到他们的踪迹时,桃乐丝已经出现在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外围。就算是女巫vv已经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也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进行捕捉。

    在狂风的包围下,桃乐丝以眨眼不及的速度,彻底脱离了女巫vv的观测范围。

    女巫vv的形象开始解体,下一刻,整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开始移动,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一个意识的指挥下,迎着扭曲的世界逆流而上。它经过的地方,就如同将那些扭曲的现象吞噬一般。整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不存在一个可以描述的具体轮廓,能够看到的,只有波及一大片区域的诡异现象,将已经扭曲的空间进行二度扭曲——亦或者说,修正为一个稍稍没那么扭曲,似乎可以看清事物原本模样的样子。

    然而,在这片繁复又波及甚广的现象消失后,那强力又怪异的扭曲就再次恢复了,就仿佛海面掀起的波澜虽然不会平息,但大海仍旧是大海,不会因为波澜的状态而改变其自身的本质。

    女巫vv已经认知到了,由“偏差仪式”造成的巨大扭曲,正逐渐变成统治局遗址里最本质的现象之一。她也为火炬之光最终制造出来的超乎预想的“偏差”感到惊异,在她对末日幻境反复观测的时间里,这样的情况也是第一次见到。

    而火炬之光和它的“偏差”神秘,也是第一次在末日幻境里出现,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简直闻所未闻。

    火炬之光的偏差仪式到底召来了什么?没有人可以确认,当时位于现场的人,除了少年高川之外全都已经确认死亡。但是,又有谁可以从少年高川的口中得知当时的秘密呢?

    这一次的末日幻境实在太特殊了,有太多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神秘,这一切崭新而强效的变化,都在证明这一次末日幻境的特殊——女巫vv不由得再次想到桃乐丝的话:或许这次末日幻境就是最后一次了。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观测,这一次的末日,就是彻底的末日。

    从来都没有移动过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在最后的时刻来临前,试图挽回点什么,向着目的地飞驰而去。

    在它的前方难以确认具体距离的遥远之处——所有常识中的尺度衡量都已经在这蠕动的风景中失效——巨大的蠕动之物同样在扭曲已经被偏差仪式扭曲的区域,它饥不择食,来者不拒,所有可见的物质都在成为其巨大又无可名状的体积的一部分,所有可以从物质角度进行观察和测量的事物一旦被卷入其中,就会失去其原有的本质,但也没有人能够明白,这种变化的本质到底成为了什么。

    这个蠕动着的庞然大物原本被人们称为“三仙岛”,但现在,它已经完全没有原本的模样了。唯一可以确认的形状只有其中的一个不太显眼的脑袋——看起来像是人的脑袋——如今也只剩下一个轮廓而已。它只是一个象征,而非一个重要的实体,不过,正因为这个象征已久存在,所以,才能让桃乐丝等人判断,义体高川仍旧有挽救的可能性。

    义体高川确实没有完全崩溃,能够从那巨大的蠕动却无实际形状的外表上观测到的“脑袋”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他的脑袋。

    根据义体高川自行观测到的数值来计算,将一个基础时间单位分割成一百等份,自己原本有一半时间清醒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比例正在降低。如今,他可以对自身进行观测和自检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

    他觉得自己的人格在崩溃,可是,自己能够认知到这一点,却似乎又证明,身为“高川”的人格似乎仍旧没有崩溃——就如同始终处于一个诡异的临界点上,差一点就要越线,却偏偏可以拉回来一点,但是,又无法彻底让自己脱离这种状态。

    当让三仙岛彻底接管义体的时候,他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之前从未做过,所有的结果都只是理论上的预测,实际发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进行处理。失去义体之后,自身的人格和精神无法对三仙岛这样的庞然大物进行影响,也无法对被三仙岛这个庞然大物接管的义体进行影响——倘若只有义体,就完全没有问题。

    所有的应急准备,在三仙岛那超乎预计的扩张和变质下,总会慢上一步。

    到了现在,义体高川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外援,自己就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