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节 怒火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节怒火

    刑天只看到了那凶兽的气血云柱,却没有注意到在这片荒野之中还有着数不尽的勐兽,而这些勐兽都是只差一步就能够成为凶兽,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这百人小队那就是一个字‘渣’,就算是每一小队都有着强大的道武存在,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也架不住那无尽勐兽的围杀,可以说这一次刑天也算是失算了,他想要给这些手下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点教训,可是事情却超出了刑天的想象,让那两小队的人陷入到了危机之中,不仅仅是这两小队如此,就连跟随在刑天身边的这一小队也同样陷入到了危机之中。

    仅仅只是短暂的时间,刑天所在的这片地域就被一群黑色的乌鸦勐兽给围上了,刹那之间,这二十人的小队就开始出现了伤亡,虽然还没有死人,但却有重伤,正是这群黑色的乌鸦的出现让刑天立即发现了自身的问题,中计了,他被先前那头凶鹰给算计了,凶鹰的再一次出现并不是来找刑天报仇,而是吸引刑天的注意力,为这些乌鸦创造偷袭的机会。

    被凶兽给暗算了,这让刑天无比的愤怒,自从修炼开始起,刑天还没有受到过如此的污辱,瞬间刑天仰天一声长啸,好似虎啸山林、龙游大泽一样,声浪滚滚,惊天动地,上空那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密集的黑色乌鸦,好似受到声波重击一般,摇摇晃晃栽头便倒,就是离得远些的黑色乌鸦也都似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四下乱飞。至于更远些的黑色乌鸦,则仿佛是受了极大惊吓,扑扇着翅膀漫天飞舞一片混乱。

    乌鸦的阵阵怪叫声好似魔音灌耳一样,听得刑天是一阵心烦气燥,心念一动,那一直沉睡于识海之中的古剑出现在手中,长剑上下挥舞血红剑芒凌空纵横,又是一片血雨腥风。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刚才一吼的惊吓,又或者没了那头凶鹰的指挥,这些悍不畏死的黑色乌鸦竟然在乱飞一阵后,扔上了数以千计的同伴尸体,然后疯狂地飞走了。

    看着空荡荡,明媚清朗的天空,刑天手持那散发着无尽杀意的古剑心中不由为之一怔,这样的结果让他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头凶鹰竟然没有参与到这场对战之中,竟然趁着自己杀戮那群乌鸦之时逃之夭夭了,这让刑天很难想象。

    扫视了一眼地上那层层叠叠的乌鸦尸体,以及刺鼻之极的血腥味,刑天瞬间回过神来,大步流星冲至到自己身边不远处那些同伴的身边,连声喝问:“你们现在的情况如何?有受重伤的吗?”虽然没有人回答,可是从气机感应之中,刑天察觉到这二十人中有两三人受到了重伤,气息虚弱得很,这让他心头不由一沉,暗叫了一声晦气。

    要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但有人受到重伤,那就会严重影响到这一次的行动,之前的这场突袭自己虽然出手得及时,但依然有这样的结果,这让刑天不得不担心起那正向前突进的两小队人来,担心他们会一时大意之下也受到重创。

    目光迅速扫过身边这些人,跟着他的二十位战士,此时气息正常的只有区区八人,而且个个脸色苍白,很明显这一战之中他们的消耗不轻,至于其他十二人,九人轻伤,三人重伤气息微弱,浑身浴血一副伤了根本的摸样,让刑天看得眉头紧皱起来。

    这些人可没有刑天那样强大的战力,而且这一战这些乌鸦又是从天而降,对他们发动了突然袭击,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覆盖性的打击,数以万计的乌鸦一齐偷袭,自己这一队人没有出现死亡那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这些人能够活下来,就算是他们的运气好。

    刑天简单给他们看了一下伤势,并帮忙处理了一下伤口。以这些战士那强悍的身体素质,只要不死那就能活下来,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那就不是刑天所能够管得了的事情了,对刑天来说眼下只要能够保住这些人的性命就行了,其他的用不着自己去担忧,兽潮之中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死伤,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才我看到哨所被遮天蔽日的黑色乌鸦群对你们小队发动了围攻?”就在这时,一阵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山泉那粗喊的嗓门在这山野之间响起:“咝,好多的乌鸦尸体啊,刑天兄弟你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来,淡然说道:“山泉,我没事,只是被那头凶鹰给暗算了,三个兄弟受了重创,其他人没有什么大问题,你那里怎么样!”

    在看到刑天气色正常,又没有大的伤亡之时,山泉脸上的神色不由地平和起来,不过当他走近后,看到地面上那血腥的场面时,还是忍不住心中的震惊,脸上不由为之变色,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数千头乌鸦的尸体给他无尽的冲击。

    “刑天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咱们不过是刚刚进入这片荒野,怎么突然间就遭受到这么多的乌鸦偷袭,难道说这前的那头凶鹰能够驭使乌鸦不成?”山泉满脸疑惑地开口向刑天询问着,想要解开自己心中的这个疑惑来!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有可能,我们还是小看了兽潮,或许兽潮之中那些凶兽能够驱使一般的勐兽对我们发动攻击,若是如此的话,那我们接下来面对的情况就危险了,你们回来得及时,而黄针那一队人却没有返回,只怕情况有些危险了,他们虽然人多,一但陷入到这样的围杀之中,只怕会有不轻的损伤,我们需要去接迎他们,免得让他们陷入到绝境之中,平白损失了一些兄弟的性命,那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