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节 诡异的雕像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节诡异的雕像

    什么东西能够散发出如此纯粹的死亡气息,那只有尸骸,而且是远古神灵的尸骸,或许这尸骸就是那远古神灵的后手,或许这尸骸就是那祭祀的对象,若真是如此,那上面的祭祀并非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么简单,祭祀之人很有可能是想要复活这尊远古神灵的尸骸。

    想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若是远古神灵复活,那这方天地的乐子可就大发了,所有人所要面对的危险也就更加凶险恐怖了,就算是刑天自己也不敢认定自己能够与远古神灵对抗,那怕是一尊刚刚复苏的远古神灵,也不是刑天所能够抵挡的。

    刑天很想要中断神力的输出,中断对这金字塔力量的掠夺,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刑天的双手已经死死地被这金字塔给吸住了,根本就无法抽回,在这一刹那间,刑天陷入到了真正的危机之中,而且还是死亡的危机之中,这对刑天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死亡,没有人愿意接触它,那怕是刑天也不例外,可是现在刑天却没得选择,在这一刻,刑天的心中也在不由地暗忖着,为什么自己的双手会被吸住,为什么自己的生机并没有被吞噬,难道说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肉身之中的神力,因为自己所修行的死亡大道?

    可惜,没有人能够给予刑天一个回答,或许这样的回答只有那建造这里的生灵,面对着如此的情况,刑天的心情越来越沉重要,要知道若是再继续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无法再坚持住了,自己将无法承受住来自于这金字塔的力量冲击。

    肉身,刑天再一次发现了肉身的隐患,肉身的强度还是有所不足,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没有一件能够承载肉身大道的无上至宝镇压自己的肉身,那就无法化解肉身之上的冲击,而想要完善这一点,那需要机缘,需要天大的机缘,毕竟能够承截肉身大道的无上至宝可不是大白菜,随意就能够得到的,至少现在刑天还从没有发现这样的至宝。

    “斩,一剑出,天地灭,剑分阴阳!”一声沉喝,本命之剑从刑天的身体之中飞出,化为一道流光直接狠狠地斩在了这金字塔之上,到了这个时候,刑天已经顾不得会不会损伤那有可能存在的远古传承,只要自身能够脱困,那一切都是值得地,而且一件不受自己掌握的宝物就算再强大,就算再厉害,那也是隐患,是威胁。

    随着刑天这一剑斩出,金字塔在颤抖,那永恒之金所铸造的金字塔的表面之上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痕,这一击撕开了金字塔的外皮,就在这一瞬间,一声清脆的响起出现了,金字塔的防御被刑天给撕裂了,石棺也随之破裂了。

    在石棺破裂的一瞬间,金字塔仿佛是失去了压制一样开始膨胀起来,刹那之间则如撑天巨柱一样竖立在石室之中,若不是因为石室之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克制它的膨胀,只怕此刻这金字塔已经变得无比庞大,而就算是如此,这样的变化也给刑天带了来无尽的震骇。

    因为在这一刹那间,刑天所承受的压力增强了数十倍之重,若不是刑天的意志无比的坚定,只怕在这一瞬间就会直接被这金字塔所散发出来的力量给压爆,由此可见这金字塔的恐怖,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当金字塔膨胀起来后,那一丝裂缝也变大,一丝丝恐怖的死亡气息涌入到这石室之中,要毁灭石室内之中的一切生机。

    “给老子断!”面对这样的危机,刑天心中也是发了狠,本命之剑再一次疯狂地斩出,强大的气血之力疯狂地加持在那本命之剑上,无上的杀戮神通也加持之上,然后疯狂地斩在了金字塔上,让那道裂痕再一次扩大,而这时刑天终于能够看到金字塔之中的情况了。

    出现在刑天眼前的是一尊身高三米左右的“雕像”,雕像的皮肤如同灰土一样的颜色,手足四肢都非常的大,过了正常人的范围了。他的五官更是奇异,额骨和颧骨都很高,就像凸出的小山似的。双目狭长,紧闭着,尽管这样,还是显得很狰狞……

    最让刑天为这震惊的是,在这具‘雕像’的眉心之上竟然贴着一张玉符,仿佛是在镇压着这尊‘雕像’一样,而在那玉符之上则是散发着一丝丝神秘的力量,让刑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丝压力,至于那死亡气息则是由这尊‘雕像’所散发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金字塔之中会有这么一尊‘雕像’存在,难道说这就是远古神灵的尸骸,可是怎么看它都不像是尸骸,毕竟刑天感受不到一丝生灵的气息,就算是生灵已经死亡,那也是有生灵气息的,而这尊‘雕像’就是石体,而那玉符则是与之连在一起!

    诡异,无比的诡异,虽然这仅仅只是金字塔内的冰山一角,可是却给刑天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一切都超出了刑天的想象,最让刑天感受难受的是,这尊诡异的‘雕像’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威压,那怕是刑天的心志无比的坚定,都被这威压所慑,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而这还是在刑天元神识海之中那灵魂玉树全面启动的情况之下,若是没有承载灵魂大道的无上至宝相助,只怕刑天此刻的心神已经被这恐怖的威压重创。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这尊诡异的‘雕像’就是远古的传承?如此恐怖的威压之下,又有谁能够得到它的传承,或者是那远古神灵的一丝残魂被封印在那‘雕像’之中,而那玉符则是镇压它的无上至宝?可若是如此,为何这玉符如与这尊诡异的‘雕像’融为一体,看不到一丝的差异,这未免有些说不通啊!”刑天的心中在疯狂地思考着,只是却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