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2616章 生命,碾压一切!
    (第四更到!)

    ——————

    不单单是战场上交战的这些人,还有战场之外,那些站在远处观战的众多地神尊,包括少数一些天神尊们,此刻也是噗通噗通的纷纷跪伏了下来,一个个眼睛都瞪得滚圆。

    甚至在那片僻静的虚空中,点星阁的那位紫袍主管以及那三位金袍执事,双腿也控制不住,同样跪伏了下去。

    唯独那位孟老,只有这孟老现在还能够勉强站在那里。

    “这,这股压迫……就连老夫,竟然都控制不住想要跪伏?”孟老盯着自己那在疯狂颤抖着的双腿,却是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没有立即跪伏下去,一来是他实力强,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不死圣人,他的实力,强过在场任何一人。

    其次,是因为他距离战场较远遥远,那股来自生命层次的至高压迫,主要是压迫在那战场上,虽然也将周围虚空覆盖在内,但作用到他身上的,少之又少,如此他才能够勉强抵挡下来。

    可他内心的惊惧,却也是无法掩饰的。

    “这个人。”孟老带着满脸的惊骇,朝战场边缘,那名神秘的黑袍人看了过去。

    不单单是他,此刻在场所有的强者,都已经停下了手中的所有动作,都抬头看向那黑袍人。

    这些强者,包括来自四大顶尖势力的那五大神尊,都疯狂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可在那股生命层次的至高压迫下,却显得那般的无力,那般的弱小。

    他们现在都有种错觉,就好像自己面对的已经不在是一个人类修炼者了,而是无尽寰宇,无尽天地。

    而他们仅仅只是这无尽天地之下的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一般。

    “强者!超级强者!!”

    “难道是不死圣人?不,就算是不死圣人也绝不至于直接压迫的让我等大神尊都直接跪伏膜拜,而且他的这股压迫,太独特了,不像是神力气息的压迫,但比神力气息压迫,更加的可怕,更加的令人敬畏!”

    “这等压迫,绝不是不死圣人所能够发挥出来的,这人,绝对已经凌驾于不死圣人之上。”

    “凌驾于不死圣人之上的超级强者?天呐!!!”

    “这样的强者,难道也是为了那皇极金丹而来?”

    “不可能,别说区区一枚皇极金丹了,就算是比皇极金丹贵重百倍,千倍的宝物,在这样的超级存在面前,也绝对算不得什么。”

    天地间,众多强者尽皆窒息下来。

    一个个身形发颤,惊恐无比,却没人胆敢开口多说一句。

    他们顶多只能在心底怒吼、咆哮,在猜测这位超级强者到来的目的,却没人胆敢开口,生怕引起眼前这位超级强者的不满。

    寂静,真个战场,整个天地都显得寂静无比。

    无数强者都尽皆臣服在那神秘黑袍强者的面前。

    而此刻,那位神秘的黑袍强者,却动了。

    只见他步伐缓缓迈动,如同闲庭散步般,朝前方走着,仅仅只是走了数步,他便已经来到了战场的最中央。

    且他也来到了南无宫那位少宫主的面前。

    南无宫那位少宫主却是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态,他跪伏在那里,将头死死低着,甚至根本不敢抬头看这神秘黑袍强者一眼。

    直到那神秘的黑袍强者在这南无宫少宫主面前停下,同时一只手掌缓缓伸了出来。

    这位少宫主却是吓的魂飞魄散,连开口道,“大人,那皇极金丹我已经交给涥长老了,就是他,皇极金丹在他手中。”

    这位少宫主将手指指向旁边那位金发青年,那金发青年正是南无宫到来的其中一位大神尊。

    之前大战爆发,皇极金丹还放在他手中自然不安全,所以他便交给了南无宫的这位大神尊保管,而现在看到这神秘的黑袍强者出现,他下意识的认为这神秘黑袍强者,也是冲那皇极金丹而来的,才会如此之说。

    却没想到,这神秘黑袍强者却看都没有看那金发青年一眼,他那露在面具之外的冰冷眼眸依旧俯瞰着这位少宫主,略微低沉,甚至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从面具下缓缓传出,“本座的山河社稷图,在你手中,将它交出来,本座可以饶你不死!”

    “山河社稷图?”这位南无宫的少宫主不由一怔。

    在场的众多强者们,也都纷纷愕然。

    他们原以为这神秘的黑袍强者,也是冲着那皇极金丹而来的,却没想到,对方的真正目的,竟然是山河社稷图?

    “他的山河社稷图?”也有不少人在反思着这位神秘黑袍强者所说的话。

    而在不远处虚空当中,那位孟老目中却是闪烁着浓郁的精光。

    “果然,果然跟老夫所料的一样!这山河社稷图本就有主,而能够掌控如此圣宝的,必然是一位超级存在,最起码也是不死圣人中最顶尖的,乃至近乎无敌的存在,甚至还有可能凌驾于不死圣人之上,而现在出现的这人,让我堂堂不死圣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想要跪伏膜拜,这等神力,必然已经超出了不死圣人的范畴!!”

    “这才是真正的无敌强者,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够再度见到这等超级强者,真是死而无憾了。”孟老在那轻叹着。

    而在他身后那点星阁的紫袍主管,那三位金袍执事,则依旧跪伏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

    “怎么,没听到本座的话吗?”那黑袍人再度开口了,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不不,山河社稷图在我身上,我立即拿出来。”那南无宫少宫主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即从自己的乾坤戒内,将那幅古老的,甚至已经有些发黄的画卷拿了出来,正是他以十三亿太初石的价格在拍卖会上拍买的山河社稷图。

    这位少宫主之前之所以买下这山河社稷图,很大程度上是对这件宝物带着好奇,想着回去后,试试看能否将其认主,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件宝物,一直都是有主的。

    而且他的主人,还是一位如此恐怖的超级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