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节 炮灰
    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节炮灰

    炮灰,在看到这些来自大本营的强者有如此的反应之后,刑天对所有被召集而来的部落大军感到担忧,这分明是在召集炮灰,要拿这些偏远之地的部落做炮灰,要不然对方也不应该有如此的反应,不会一点都不重视各个部落的大军,其实在来之前,刑天的心中已经有所准备,毕竟刑天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种族大战,对于那些不受管教,对于那些实力弱小的部落,在任何的决战之中,那都是炮灰一样的存在。

    “刑天首领,不要发愣了,咱们该启程去了!”恍惚的思绪,被大本营来的强者打断,只见这厮一脸焦急催促道,或许自己的提前到来已经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让他们的安排出现了问题,要不然此人也不会如此的焦急,而越是如此越说明部落文明的处境十分凶险。

    “启程?咱们要去哪?现在不是还没有到去大本营的时间吗,你这么急着要引我去见谁,是青玉使者吗?”清醒过来之后,刑天平静地开口向对方发问,想要弄清这大本营对自己还有其他部落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也好提前做好准备,免得一不小心就被人给暗算了,把部落好不容易培养的大军给一朝断送在那恐怖的种族文明战争的决战之中。

    “不,我们不是去见青玉使者,而是去见指挥使大人,他将是你们这所有部落大军的批挥,他将会为各位首领安排任务!咱们还走吧,否则若是让指挥使大人等久了,那可就麻烦了!”这尊来自大本营的强者一边开口解释,一边迅速地拉着刑天向前而去。

    在看到此人如此惶恐焦躁的样子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沉重了起来,看来部落文明高层的那些人对偏远地区这些游离于部落文明之外的部落十分的不满,要不然也不会弄出一个指挥使来,这摆明了是接管各个部落的权利,要坑死所有部落的节奏!

    在路上,这尊来自于大本营的强者详细给刑天解释了一番,由于刑天部落大军来得较早,得到了来自于大本营的指挥使的召见,至于具体为了什么事情,此人也不清楚,不过对方能够越过青玉使者,这只怕并不简单,看来在这部落文明的大本营的内部,那也有着诸多的纷争,至少这个自己未曾见面的指挥使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只要是文明,那怕是再团结的文明,内部之中都会有矛盾发生,而且部落文明虽然团结,但却有十几个最顶级的部落存在,而这十几个总工少之间若说没有什么冲突,刑天可不会相信,毕竟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就会有纷争,特别是这种族决战来临之际,只怕这些顶级部落都在疯狂地从偏远地区的那些部落之中拉炮灰,很显然,现在自己正被人给盯上了。

    想到这里时,刑天的心中则是冷笑连连,自己虽然愿意参加这场种族文明的决战,但绝对不会听从这所谓什么指挥使的命令,去给人当炮灰,刑天可不想把自己好不容易所拉起来的大军就这样白白给别人做嫁衣,想要拿自己当炮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翻脸刑天也不在意,毕竟自己对这部落文明并没有什么归宿感,而自己所统率的大军也对部落文明高层没有什么好感,要知道这些部落高层可曾放弃过偏远之地的部落,任由着凶兽对其杀戮。

    很快刑天便见到了这所谓的指挥使,对方不过也只是一尊半步永恒境的强者,不过境界要比刑天高那么一点,对方是一尊半步永恒后期的存在,不过以对方这样一点的力量就妄想要指挥整个偏远地区所有部落的大军,这让刑天十分不屑,这样的实力是压服不了各个部落首领的,毕竟出身再好没有相应的实力也不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就算此人来自部落文明的大本营,那也算不了什么,想要接管所有部落大军的指挥权,那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

    原本刑天的心认为此人会用点怀柔的手段,拉拢自己,却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指挥使太骄傲了,根本就没有把刑天放在眼里,没有将刑天所率领的大军当成是一回事,在看到刑天之时,直接开口说道:“刑天首领是吧,你做得很好,能够这么快聚集起大军等候部落的命令,这是值得赞赏的,但是等到了大本营,等进入到了战场之后,你率领大军就要跟在我的身边,听从本尊的命令,不要私做主张,免得出了什么意外,那就不好了!”

    刑天真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个不知所谓的混蛋,不过只是半步永恒的境界就敢用这教训的口吻对刑天这样一个部落首领说话,虽然刑天的部落在那些顶极部落面前上不了台面,但是不管怎么说刑天也是一个部落首领,也应该得到最基本的尊敬,而在此人身上刑天却看不到一点的尊敬,对方这完全是在用教训下属的口气,这让刑天心中有些不爽。

    不爽归不爽,但刑天并没有表现出来,而且刑天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与对方对着干,那没有任何的意义,最重要的是刑天现在还没有弄清部落文明高层的真实用意,所以淡然一笑说道:“呵呵,为部落而战,那是我们的义务,我是不会让尊下为难的!”

    就在刑天的话语刚刚落下时,只见一道道身影飞速从各方飞驰而止,以刑天的神通之眼自然可以很清楚地看清那些身影的样子,那都是诸多部落的首领,是自己之前所见到过的那些部落首领,有几道身影是向着刑天的方向而来,很明显对方是来拜见这位指挥使大人,而其他几人则是向另外的方向而去,看样子只怕是冲着青玉使者而去,看样子在这偏远之地中的大军已经在没有开战之前就分成了两个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