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节 死亡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节死亡

    的确,这局势有些不太正常啊!这一切都太安静了,一点都不想是两大文明的生死对决,刑天的心中不由地犯起了嘀咕,不过他的脸上却不动声色,暗自警惕起来,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越是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要知道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在等待着两大文明的破灭,自己若是在这个时候有所异常的表现,那绝对是在自取灭亡。

    天灾没有变,暗中的强者没有出现,天地本源没有任何变化,这都不是问题,只要这场生死对决还在上演,那终究有一刻他们会跳出来,一切都会发生变化,自己只需要小心谨慎地防范随时可能发生的危机,小心不要被人给暗算了就好。

    在刑天的暗自警惕之下,神山之上的大战却是到了白热化,一尊尊巨人也好,神兽也罢,都已经是伤痕累累,都受到了不小的创伤,而他们之间大战所造成的冲击,对整个神山来说却是影响巨大,那原本雄伟壮观的神山,此刻已经是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甚至是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间都被那恐怖的血煞气息所侵蚀,两大种族文明大战所流的鲜血已经浸湿了这片大地,整个神山已经被鲜血所染红,充满了无尽的煞气。

    轰的一声巨响,神山再次为之颤抖起来,死亡终于开始了,一头神兽被屠杀,血雨从天而落,这是天地在为这尊终极强者的殒落而悲,而这一头神兽的殒落拉开了终极强者的死亡,两大文明那些终极强者都在死战,而他们的死战则影响到了顶极战场,那恐怖的战斗冲击着其他战场,两大文明的顶极强者是死伤惨重,一具具庞大的巨人还有凶兽的真身化为灰灰,同样一具具尸体也如雨点一样地密集落了下来,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整个神山。

    看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还好自己见机得早,抽身撤退的快,要不然只要晚上那么一点点,自己的性命也会断送在这场疯狂的大战之中,难道说这就是最终的决战,这就是自己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一丝危机所在?

    刑天以望气之法,在打量着那一尊尊部落文明的强者,从他们的身上刑天可以看出来部落文明的气运正在飞速地削弱着,而有几尊部落强者身上的气运已经消散一空,很明显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机,那怕是现在不活着,但是在这场恐怖的大战之中,他们都必死无疑,没有部落文明的气运支撑,就算是终极强者也难逃一死。

    是部落文明放弃了这强者吗?不,并不是部落文明放弃了他,而是他自己将一身的气运消耗一空,而且在他的心中也蒙生了死志,无论这死志是因外力而产生的,还是他自身原本就有的,这死志一起,他自身的生机自然也就消散一空。

    相比而言,凶兽文明的情况要比部落文明更惨,部落文明的那些强者仿佛是早已经有所准备,也早有了决断一样,他们都有着明确的目的,而凶兽文明的强者却没有这样的能力,在死亡面前它们就像是一盘散沙,都不愿意为别人而牺牲自己,于是凶兽文明的死伤那就是可想而知了,而它们这些强者身上的气运消散一空的那更是比部落文明要多得多。

    “你们这些凶兽都给老子去死吧,天雷灭世~!”一声怒吼,一尊部落文明的终极强者身如闪电一样冲向了那凶兽文明的敌人之中,在他身体周围则是有着恐怖的天雷环绕,那恐怖的力量让虚空都在变形,都在颤抖,很明显他这是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面对这样的冲击,就算是那些凶兽强者有所准备,有所警惕都没有用,面对这样舍生忘死的敌人,它们根本组织不起任何的抵抗,也没有人愿意舍己为人,牺牲自己去挽救其他凶兽强者,毕竟凶兽文明的这些强者都是有私心的,它们都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阵冲天而起的爆炸在那凶兽文明的人群之中炸响,那恐怖的冲击波所过之处,让虚空都在破碎,这是一尊终极强者的自爆,虽然对方已经不复全盛时期的状态,但一尊终极强者的自爆所产生的威力却是大得惊人,笼罩的范围也是骇人听闻。

    不!凶兽文明的诸多帝皇双眼泣血,它们心有不甘,可是一切都艰生了,那恐怖的冲击波已经将它们给笼罩起来,刹那之间竟然有五位凶兽文明的终极强者身化飞灰,消散于天地之间,不见了踪影,顿时间天上地下所有生灵都为之噤声。

    谁都没有料到,部落文明的终极强者竟然如此的狠辣,在自己无法继续作战之时,竟然直接以自爆方式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同时还带走足足五位凶兽文明强者的生命,如此疯狂的自杀,让所有生灵都来之骇然,让他们心中为之恐惧,为之害怕。

    当看到这一场剧变时,刑天的心中突然有所明悟,明白了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安静,那暗中的敌人竟然没有跳出来,因为他们不敢,他们在害怕,他们在恐惧,担心自己出手会引来两大文明的强者这疯狂的自杀性攻击,或许他们不会死,但受到如此恐怖的冲击,那也是会身受重创,而在这样的大决战中,一但受到了重创,那就意味着死亡,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冒险,那怕是有再大的利益,他们都不敢放手一搏,因为他们怕死。

    那暗中的诸多强者可不比两大文明的终极强者,他们虽然渴望着收拾残局,掠夺两大文明所留下来的气运,但是他们却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博,因为他们输不起,他们不可能与两大文明这样的强者疯狂地自杀,正是如此,所以他们不敢在两大文明分出胜负之前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