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八百零六章节 血祭
    第二千八百零六章节血祭

    没有了虫子的威胁,刑天部落大军齐动,一起冲出天荒山脉,全力地收拢战场之中的一切资源,人流如水在快速地席卷着战场之中的一切,在这一刻整个部落都动了起来,坐镇部落之中的其他人则是快速地处理着虫子的尸体,将一切虫子分解开来储存。

    整个部落一起动起来时,刑天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心神依然笼罩着四面八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生怕那虫族大军会无声无息之间再一次杀入到战场之中,打自己部落大军一个措手不及,若是那样的情况发生,自己部落大军必会损失惨重!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这样的可能很低,但是刑天却不敢掉以轻心,免得自身气运受损!

    刑天部落所在之地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可是十万大山那边的战斗却并没有因为这里的战斗结束而受到影响,无尽的虫族大军依然疯狂地冲击着部落文明的所在地,冲击着十万大山之上的防御,而且是天上、地面、地下三方全力攻击,让那十万大山之上的大地屏障已经是摇摇欲坠,承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攻击,任是十万大山的大地龙脉再怎么强大,也是损失惨重,无力再承担起这大地屏障的无上神通之力,现在支撑着十万大山防御的而是部落文明的那些强者,是他们在用自身的本源之力支撑着大地屏障之力。

    虽然说现在的部落文明没有到山穷水尽之境,但是也相差不多了,这个时候部落文明的那些强者的心情都是无比的沉重,甚至是一些人的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丝悔意,早知这虫族如此疯狂,当初真得不应该算计那虫子,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虫子已经盯上了他们,仿佛是要与十万大山之中的部落文明来一个不死不休的生死决战。

    “诸位我们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若是再不动用最后的底牌,一举毁灭掉这些疯狂的虫子,那后果真得不堪设想了,我们一起请求动用那最终的底牌吧,要不然我们就没有这个时间了!”终于有人坚持不住,在那恐怖的压力之下退缩了,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此人之言一落下,那些原本心中有所悔意的强者一个个皆都开口赞同,只是他们赞同没有用,这一切由不得他们作主,整个部落文明之中能够做主的而是幽心与玄雨这两尊终极强者,她们方才有权利启动最终的杀手锏,若是这两尊终极强者不认同,那一切免谈。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那诸多部落文明的强者皆都将目光投向了战天,希望能够得到战天的认可,让战天站出来为大家说话,面对着众人这无声的压力时,战天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事到如今我们是别无选择了!一但防御被突破,那我们真得再也没有反击的能力了,整个部落文明将会步入毁灭!”

    听到战天之言时,那些部落文明的强者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喜悦,坚持到现在让这些人的本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若是再继续下去,他们自身的本源将会受损,而且是永久性的损伤,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而战天也明白这一切,所以认同了大家的提意!

    当战天的请求发出时,幽心与玄雨二人则不由不长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们不愿意暴露出这最终的杀手锏,可是她们也明白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若不得自身本源已经快要枯竭,战天是不会做出这样的请求,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们也是别无选择。

    “动手吧,以我们的精心为引重演地煞灭世大阵之威,这让些虫子知晓我部落文明之威!”随着玄雨的声音落下时,一道道血箭冲霄而起,快速地在这十万大山之中凝聚成一根根血色的通天云柱,而在那云柱之上则是发出着一阵阵的咆哮声,这是血祭,这就是部落语言明的最终杀手锏,而血祭之血并非是来自于十万大山之中的部落战士,而是在之前与凶兽文明决战之时,部落文明所收集到的亡者之血。

    随着通天血柱的出现,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十万大山,一尊尊血色的人影自那通天云柱之中走出出来,挥手之间则是一片血煞气息凝聚成恐怖的神兵利刃,如暴雨一样斩向了十万大山之外的那虫族大军,在这血煞神兵的冲击之下,成片的虫子被斩杀一空,而十万大山之中的煞气也烟消云散,全都被那一尊尊血色的人影所掌握。

    “咦,这是地煞灭世大阵的气息,十万大山之中的部落文明竟然再一次开启了这无上大阵之威,真是了不得啊,没想到那么多的终极强者殒落了,部落文明还有能力演化这地煞灭世大阵,看来部落文明的底蕴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的多!”感受到来自于十万大山之中的气息时,刑天不由地抬起了头将目光投向了十万大山,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血色云柱。

    那是血祭的力量,以刑天的智慧与眼光自然明白部落文明所施展的手段,也只有血祭的力量方才能够演化出这完整人的地煞灭世大阵之威,不过这血祭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恐怖了,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部落文明是不会这么做的,无论是精血是从何而来,对于十万大山之中的部落文明来说都是损失惨重,足以让那些部落文明高层为之心痛。

    看着那通天的血色云柱,刑天不由地摇了摇头,自己也精通这地煞灭世大阵,而天荒山脉之中同样也布下了这阵法,可是自己却无法演化出如此的神威来,这样的代价是自己这样的小小部落所无法承受的,如此恐怖的威力那需要庞大的精血加持,就算用自己部落之中所有战士的精血也无法演化出这样的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