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千二百一十三章节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三千二百一十三章节道不同不相为谋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大力神魔盘尊的脸色再一次变色,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他的心中却明白刑天说得是事实,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能够信任,不多,真得不多,除非是真正的生死至交,要不然谁又敢把自己的背后托付给他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努力地压下了心中的那丝不安,大力神魔盘尊开口说道:“虽然刑天道友说得有道理,但这番话也有些偏面,我还是那句话,在这样凶险的大环境之下,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单薄了,无法在这样凶险的竞争之中走到最后,我们需要盟友,需要帮手,只有人多势众,我们方才能够与那些大势力对抗,方才能够坚持到最后的那一刻!”

    刑天摇了摇头说道:“道不同不想为谋,我们的理念有着太大的差距,或许我能够信任道友你一个人,但却不能够相信你找来的其他人,若是连身边的同伴都无法信任,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觉得又能够发挥出自身多少战力,一但战争出现,一但杀戮降临,后果又是什么样子,面对弱者还有胜利的机会,而对强敌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只能够对付弱者的盟友,这样的结盟又有什么意义,至少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没有等大力神魔盘尊开口,刑天又摇了摇头说道:“盘尊道友,我与你的情况是皆然不同的,你是远古时代的强者,而我则是这个时代的生灵,你可以相信与自己同时代的强者,也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而我却做不到,时代与时代之间的差距是无法修补的!”

    当刑天这解释一出,大力神魔盘尊沉默不语,刑天说得没有错,他们是两个时代的生灵,就算是彼此之间有好感,有交流,能够互相信任,但对其他人来说则行不通,甚至就算是他与刑天之间也不见得真得可以彼此信任,毕竟时代的差距是难以修补的!

    过了许久,大力神魔盘尊方才长叹一声说道:“道友说得对,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忘记了我们是两个时代的生灵,就算是道友得到了空间之神的传承,但本质却无法改变!不过若是道友遇到大危险,还是可以向我求助,在这样凶险的大环境之下,只有彼此帮助方才能够走到最后,能够真正面对灭世危机,能够感受那灭世冲击!”

    对于大力神魔盘尊的好意,刑天没有拒绝,那怕是他的心中再怎么不信任对方,但面子却不能不给,只见刑天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就多谢道友好意了!”

    看到刑天没有拒绝之后,大力神魔盘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点了点头说道:“时间不等人,如此我也不再打扰道友的清修,我们就此别过,希望我们能够在这场凶险的大环境之下笑到最后,见识那真正的灭世风波,能够超脱天地!”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时候大力神魔盘尊也没有心情继续与刑天交流下去,他还需要去拉拢更多的盟友,所以并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向刑天辞别,离开了刑天所在的这片虚空。

    看着大力神魔盘尊那远去的身影后,刑天不由地摇了摇头,然后又叹了一口气,对于大力神魔盘尊的行为,刑天自始至终都不看好,毕竟每一个生灵都是有私心的,特别是他们这些已经站在了宇宙世界的上层之强者,那就更是有私心,没有任何强者愿意牺牲自己,没有任何强者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他人,这就直接让大力神魔盘尊的计划落空。

    时间不等人,刑天也没有时间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这方面上,有那时间,刑天还是多多修复自身的损伤,多多加强嫦曦、嫦娥她们的力量,加强自己那些手下的战力,毕竟自己最终所能够依靠的只有这些人,也只有这些人能够真心真意地站在自己的身边永不背叛!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是时候清除一切气息,大力神魔盘尊能够找上门来,对于其他的强者来说同样也能够做到,小心驶得万年船,一点马虎大意都不同有!”说话之间,刑天本尊快速地行动起来,将虚空之中的那诸多气息驱散一空,彻底清除了自己还有诸多远古强者所留下来的气息,清除了小千世界的气息,让这片虚空变得冷冷清清!就算是再有人找上这里,那也不会得到一丝一毫的信息,无法锁定自己还有小千世界的位置!

    当做好一切之后,刑天本尊回归小千世界之中,只要嫦曦一日无法完全掌握整个小千世界,无法真正完成自身的蜕变,刑天都不能够离开,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大本营,不能有丝毫的闪失,那怕是如今分身已经恢复一部分战力,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但刑天还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承受不起失败的后果。

    是啊!刑天承受不起这失败的后果,对于很多拥有小千世界的强者还有诸多势力来说同样也承受不起这份后果,在这样凶险的大环境之下,失败那意味着死亡,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生灵愿意面对这样的情况,而不愿意面对,那只有提敲响睚身战力!

    当刑天快速地清除了一些气息,抹除了自身的一切痕迹之后,那些正飞速向这片虚空而来的强敌一个个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们都察觉到了这异样的变化,他们再也无法锁定刑天所在的虚空,所在的位置,这样的结果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之恼火,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行走了这么远的路程,最终却一无所获,甚至是连对方的气息都失去了,都无法锁定,这如何能让他们接受,可这就是事实,无法改变的事实,由不得他们不接受,也由不得他们不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