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节 危险
    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节危险

    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所期待的战场并非如自己所想象的那样,这场惊变之中并没有强敌出现,这一切都只是平空发生的,是那些被他们强行逼迫出去的强者触动了这宇宙大阵核心星球的禁制所引起的,不过当这禁制被触动时,一切都变了,他们所身处的这个星球真在发生着变化,而这丝变化没有人察觉到,那怕是刑天也没有察觉到!

    “怎么可能,为什么在这里一点战斗的迹象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看到眼前空荡的一切时,铁虎这四尊强者都有些失态了,都忍不住地在大吼着,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那份愤怒与不甘,可是眼前的一切却告诉他们,自己想的太多了!

    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刑天的心中也不之失望,眉头也不由地紧锁起来,只是刑天心中却没有愤怒与不甘,有得只是一丝淡淡的不安,之前他们破空而来,这星球之上的禁制没有被触动,铁虎这四个混蛋想要寻找的敌人没有出现,可是这一次只怕不同了,能够在星球之中布下禁制,那绝对与众不同,这一次只怕真得会有敌人出现,只是这出现的时间却不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而在那隐藏于这核心星球之中的敌人所决定。

    主动权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对接下来的战斗十分不利,所有人都处于背动之中,直接从暗处走到了前面,暴露在了敌人的视线之中,这对于大家来说十分的危险,稍有一点马虎大意,只怕就要付出血的代价,就会有巨大的伤亡出现。

    刑天虽然有心想要提醒,但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不是刑天心中有什么阴谋算计,而是自己与这些人之间有关系太微妙了,这个时候站出来不仅仅没有什么好报,想反会引来这些人的猜疑,甚至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内战提前暴发,这可不是刑天所愿意看到的结果。

    就在那些人疯狂地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之时,‘咚’的一声,在这片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阵心跳声,打破了这虚空,那怕是身在战争堡垒之中的众人都感受到了这心跳的力量。

    紧接着“咚咚”的心跳声越来越剧烈起来,仿佛是要影响整个天地,就算身在战争堡垒之中的众人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这心跳声影响到了,心跳不由地在与这外界的心跳相合,这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铁虎那四尊强者的身上,在等待着他们的决定!

    危险!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预兆,稍微出现失误,很有可能所有人都要将性命断送在这里,能够仅仅只凭借着心跳声就可以影响到他们所有强者的身体,这可不是一般的神通,这已经超出了大家所能够想象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让他们为之不安。

    “肉身神通,好恐怖的肉神通,这样诡异可怕的肉身神通还是第一次遇到,就算是本尊的神能只怕也无法与这肉身神通相比!”就在刑天感慨之时,那心跳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急迫,那怕是刑天自身的混沌之身都受到了影响,若不是刑天的混沌大道无比的强大,可以强行压制自身的变化,只怕已经被那心跳声给掌握了身体。

    “该死,怎么会这样?”当自身出现问题之时,那些强者都为之失声,一个个的脸色为之大变,敌人太诡异了,还没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就已经给他们来了一个恐怖的下马威,面对这样的强敌,他们的计划真得能够实现吗,一切会顺利吗?

    “给我镇!战争领域开启!”铁虎一声大喝,战争堡垒的本源之力再一次被摧动起来,一道无形的力量自‘战争堡垒’向四面八方散开,这就是‘战争堡垒’的力量,这就是战争堡垒的终极能力,可以压制一切力量的领域之力,当领域之力开启之时,那怕是敌人隐藏得再厉害,都会被领域的力量所克制,都会暴露出来。

    战争领域开启了,而就在这一刻,一股可怕的气息自战争堡垒中散发出来,敌人竟然无声无息地进入到了战争堡垒之中,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大为震骇,那怕是已经炼化了战争堡垒部分本源的刑天都为之震骇,这样的能力真得太可怕了,若是对方有心暗杀,只怕后果将不堪设想,那怕是刑天也没有自信能够挡得住对方的暗杀!

    “多少年没有人踏进这星球之中了?”一阵幽幽的叹息声响起,随着这声音的落下,那可怕的心跳声也骤然停了下来,但四尊掌握着战争堡垒的强者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能够无声无息地入侵战争堡垒,让他们无法察觉这真得太可怕了,那怕之前他们四人有些失态,但对方的手段依然骇人听闻,让他们为之恐惧不安。

    没有等这些人开口,紧接着战争堡垒之中一道身影出现了,白衣胜雪,面容无比的平凡,但一双漆黑的眼睛却宛若星空一般深邃可怕,尤其是对方身上似乎散发着各种各样奇特的气息,有空间,有时间,有火焰,有寒冰,总之,各种气息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极其特殊而诡异的气息,让人只要看一眼就永远也无法忘记。

    对于很多人来说无法理解这样诡异的情况,而刑天的目光却瞬间凝重了起来,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来:“这里三千大道之路,没有想到在这寂灭之地中竟然会遇到这样疯狂的存在,竟然在走本尊所走的路,只是这个疯子与本源不同,他身上的三千大道并没有圆满,并不齐全,而他所掌握的三千大道并不是自己修行而来的,而是掠夺而来,这个疯子真得太可怕了,竟然可以将如此混乱的大道凝重于一身,不仅仅没有给自身带来任何的压力,相反还让他真得整合了这些法则之力,本源之力,这真得是太疯狂了,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