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一千零六章 又见血祭
    赵海的命令一下,众人都是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赵海会下这样的命令,不过众人还是马上就启动了自己法器上带着的虚空传送阵,直接就离开了战场那里,唯一没有离开的,就只有赵海了。

    赵海站在那里,看着妖龙身上的那层血光,那血光超来越大,最后赵海发现,地面上的血液好像都跟有了异动,那些血液竟然全都自己飞了起业,然后慢慢的融入到了血光之中,随后血光开始慢慢的沸腾了起来。

    赵海绝对没有看错,那血光就是沸腾了起来,就像是一锅被人烧开了的火一样,而所有在域外魔族大阵里的人,不管是域外魔族人还是人族修士,还是那些妖兽法阵,所有生物都发阵了阵阵的惨叫声,随后赵海就可以看到,他们这些人身上的毛孔里,就有血液流出,整个人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接着惨叫声越来越弱,最后完全的消失了。

    等惨叫声消失,那些人也慢慢的消失了,妖兽法器上血肉的部分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上面装着的金属部件。

    赵海早就让茱莉和彩儿把异形和七彩花都收了起来,甚至连劳拉她们都被他赶到了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那里。

    赵海现在已经差不多知道元业他们打算做什么了,血祭,元业他们也打算在这里进行血祭,虽然说他们这个血祭,可能不如域外魔族建的那些城里的血祭来的有威力,但是他们确实是在血祭,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的。

    赵海之所以没有一起走。就是因为他想留在这里看看。看看域外魔族血祭之后。到底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被那血色给吞去了血肉,皮骨,什么都没有剩下,赵海的脸色也越来越冷,他身上的血气充赢,却一点也没有受到那血色的影响,他就站在那里,看着那血色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

    最后那血色越来越浓。变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中间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个旋涡,旋涡转的越来越快,旋涡也越来越大。那旋涡最后竟然连天机楼都带动了。

    赵海心念一动,天机楼也被他收到了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如果有人注意他的话,就分了发现,赵海身体四周的空间,竟然产生扭曲。也就是说,看起来虽然赵海站在那里。但是四周的空间却是扭曲的,也就是说赵海现在就相当于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

    那血色的旋涡吞噬了一切,除了赵海之外,只有一样东西没有被吞噬,那就是妖龙,元业的妖龙还好好的在那里,还没有被吞噬,赵海甚至还看到了元业。

    元业面无表情的看着赵海,突的哈哈大笑道:“赵海,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绝对不会。”

    赵海看着元业,冷冷一笑道:“从我赵海出笑道到现在,对我说这话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凭你,留不下我。”

    元业看着赵海,冷笑道:“赵海,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吧?你现在是在我域外魔族的不传之秘的血海旋涡之只了,这血海旋涡直通九幽血域,每一个血海旋涡就是一道门,一道九幽血域通往地上的门,九幽血域那可是上界的血魔呆的地方,你,不可能是上界人的对手,所以你死定了。”

    赵第看着元业,冷冷一笑道:“上界的人来了又如何?上界的人到了这一层界面,会受到天地法则的压制,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比起在上界的时候,还剩下几层?不知道他们在这一层界面能生活多长时间?拿上界的人来吓我,你当我赵海是吓大的吗?现在我可以肯定了,你们域外魔族,就算是从上界来的,也不过就是上界的一个奴族罢了,你们的实力也就相当于这一层界面的人,在上界,你们什么都不是,你们是奉了谁的命令,被那人借用天机送下来的吧?哈哈哈,可笑,就借你们还想把这一层界面吃掉?真是痴人说梦。”

    元业看着赵海,沉声道:“你是如休知道上界人在这一层界面,不能使用全部的力量的?你是如何知道,上界人不能在这一层界面,呆太长时间的,赵海,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海哈哈大笑的看着元业道:“元业,你这话一说出来,我就知道你是多么的无知了,天道自有他的道理,上一层界面的人,要是可以随意的到这一层界面来,你认为他们会干什么?你认为这一层界面还会是这个样子吗?你认为还会有斗兽场的存在吗?天道不许他们下来,他们要是强行的下来,就会受到天道的处罚,他们的实力十不存一,他们在这一层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会受到天道的排挤,如果他们在这一层停留的时间过长,他们就不要想着回去了,他们要么会被天道杀死,要么会变得跟这一层界面一样。”

    元业呆呆的看着赵海,他实在是不知道赵海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虽然他知道赵海说的很对。

    赵海看着元业,微微一笑道:“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是不是?其实这十分的简音,我就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我直接从下界飞升到了真灵界那里,甚至我在下界的时候,就与真灵界那里的人交过手,我知道真灵界那里的人进入下界,实力会被压制,我也知道他们在一定的时间内一定要回来,不然的话就永远都回不来了,而且他们下去的人,还是实力最差的,实力强的人,到了下界,根本就生存不下去,他们甚至连下界的传送阵都出不去,你们以为把上界的人弄出来,就可以杀了我?做梦。”

    元业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缩,接着他长出了口气道:“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下界飞升上来的,你果然天资绝世,以一个下界飞升的身份,竟然能修练到今天的地步,你真的是很强悍,但是那又怎么样?你呆的地方毕竟是下界,与这一层界面不同。”

    赵海哈哈大笑道:“元业,你这话是在骗我还是在安慰你自己?实力越是强悍的界面,越是上界的界面,他更上一界的人就越是强悍,而越是强悍的人,下到下界来,所以付出的代价就越大,元业,你不必骗自己了,我等着你说的九幽血魔到来,到时候我会把他们制做成我的不死生物,变成我的敌人,这样我有一天飞升了,手里也会有一些上界的打手,你看如何?”

    元业两眼定定的看着赵海,他沉声道:“赵海,你是一个值得佩服的敌人,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不可能是上界人的对手,就算是他们不能使用出自己全部的力量,你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别看你现在站在这里,但是他们一出来,你就死定了。”

    赵海哈哈大笑道:“我留在这里不是在等他们,让他们来吧,我赵海就是想要会会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强,竟然敢违背天道,从上界跑到下界来捣乱,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得到什么,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让你们跑到下界来,一定有什么目地,只不过现在我还不知这个目地,所以我在等。”

    元业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看着赵海,沉声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赵海看着元业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我为什么不能知道这些?元业,你们域外魔族从上界下来,没有去别的地方,第一站就跑到了真灵界那里,这不是偶然吧?你们是不是要去真灵界那里找什么东西?后来你们发现,你们不是真灵界那里人的对手,所以你们跑到了虚空之界这里,你们在虚空之界这里,一定还有别的目地,你们的目地只有一样,那就是想要多占界面,至于为什么占这么多的界面,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早晚我会弄清楚的。”

    赵海一边说着这些,一边观察着元业的脸色,他想从元业的脸上,判断出他这些话是不是说到了元业的心里,如果他说的话,正是元业他们的目地的话,那元业一定会有所反应的,他要通过元业来确认自己的猜测。

    他的猜测得到了印证,元业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大,但是他的眼睛却猛的一缩,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还有一丝荒乱的神情。

    虽然只是一丝的神情,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赵海相信他猜得对,域外魔族先攻击真灵界,一定是有目地的,他们的目地很有可能就是金乌鼎,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征服这么多的界面,现在赵海还不知道,不过他相信,他早晚都会知道的。

    元业现在更加的确定了,赵海绝对不能留,现在他只是孤身一人,看样子也没有把这些话告诉别人,但是如果不能把他留在这里,让他把这些话说出去的话,那么域外魔族就不可能在这一层界面立足了,会有更多的界面起来攻击他们,他们所有的计划就全都要夭折了。

    元业定定的看着赵海,他终下定了决心,他手一动,一把镰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他没有攻击赵海,而是一刀往自己的身上扎去,镰刀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身体,鲜血一下涌了出来,元业却没有在乎,而是高声道:“至高无上的血魔大人,请听从你卑微仆从的呼喊,以你无上的威能,听到你仆人的恳求,你的仆人愿用他的血肉,他的灵魂,请求你处罚他的敌人,请至高无上的血魔大人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