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节 冲击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节冲击

    考验!在一进入到这残破世界之后,刑天的分身则一直都面临着诸多的考验,而这些考验大多都直指人心,针对于心灵与灵魂之上的考验,稍有差池,那就会被这恐怖的力量磨灭自己的心神,磨灭自己的灵魂,永远地被留在这个残破的世界之中。

    惊怒归惊怒,但越是如此,刑天分身的心中越是对这小岛深处的未知更加期待,对那传承更加渴望,这里的考验越是恐怖,越说明那传承的强大,越是让人更加渴望得到它!

    紧守心神,激发自身战意,用那强大的战意来抵挡着这不断侵蚀自己心神的大道真意,让自己不受这大道真意的影响,或许这大道真意对自己本尊的修行有着巨大的作用,可是现在刑天分身却不敢停留下来,毕竟这大道真意再好,也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而且只要自己能够通过一切的考验,最终得到那小岛深处的传承,这里的一切依然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自己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浪费自己的精力!

    随着刑天分身的继续深入,渐渐眼前的云雾散开,眼前为之一亮,远远看去,连绵山峰一座接一座,一片连绵的山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山中更是云卷雾舒,天光映着云雾霞光,一片云蒸霞蔚,妙不可言,而这样的美景之下,刑天分身所面对的压力则是更重了几分,心神受到这外力的冲击更为强烈,若不是这分身已经蜕变过,只怕早已经被这力量所控制。

    心神受到的冲击越是强烈,刑天心中越是坚定相信在自己的前方一定有着强大的传承,这一切仅仅只是对自己的考验,转过几座山峰,绕过一片片的阻挡,刑天的眼前再一次豁然开朗起来,在那远处,一片连绵的宫殿废墟映入眼帘。或许并不应该用这是一片宫殿废墟来形容眼前的一切,因为在分身眼前的这诸多宫殿,并没有完全崩塌,还有一部分宫殿尚是完好无缺,越是靠近那废墟的中心,宫殿就保存的越是完整。

    远远的看着宫殿废墟,刑天脸上满是期待之色,这就是自己所要寻找的宝地,这就是那传承之地的存在。虽然大部分的宫殿都已经崩塌了,但是刑天依然能够感受得到那宫殿所残留下来的气息,感受着那远古的强大,感受那曾经大战的恐怖。

    面对这样的废墟,刑天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因为在这片废墟之中依然残存着那大战的力量,而这残留下来的力量足以威胁到刑天的生命,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面对!

    小心谨慎地向那废墟而去,慢慢地靠近废墟,在此过程之中,刑天并为受到什么阻拦,很顺利就来到废墟之前,仿佛是在这片废墟外面的禁制都因那场恐怖的大战而毁灭了。不过就算是如此,刑天也依然不敢大意,小心地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废墟,从这些宫殿样式来看,整个宫殿群落是刑天所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在自己所经历的所有世界,所有天地之中都没有与之比较接近风格,可见这传承从来都没有流传到刑天所在的世界之中。

    仅仅只是这一点,则让刑天的心中为之震惊,这充分地说明了一个恐怖的问题,当年这里的大战十分的骇人,虽然那外来的敌人没有将这里全都毁灭,但却斩断了这世界文明的传承,不让其有一点的传承流落于外,这样的力量如何能不让刑天震骇。

    从这些废墟上,可以看得出来,过去这些宫殿完好时,有多么精致华美,有多么的强大,在那残缺的瓦石之上都有着淡淡的大道印记,只可惜,这一切都被摧毁,那大道的印记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力量,再也无法释放出强大的力量!

    整个宫殿群是外力霸道地蹂躏过,越是靠近外围,损毁便越是严重。靠近中心的宫殿反倒比外围要显得完整许多。在这废墟中,还能看到一些路径,通向宫殿废墟的深处,只是在这路径之上却是布满了那残缺的兵刃,有着恐怖的杀气,想要顺利通过,只怕并不容易。

    好在刑天之前早有所准备,明白自己不可能轻松地进入到那宫殿的中心,所以并没有因为那恐怖杀气的存在而有所失落,更没有因此而感到愤怒与不安,想要得到传承,这一切就是自己所必须要面对的,若是连这点小小的阻挡都无法承受不了,那还有什么资格获得宫殿之中可能存在的传承,得到这远古留下来的强大传承!

    沿着路径,刑天小心地向宫殿中心走去,第一步对刑天来说都是巨大的危险,都要面对那恐怖杀气的冲击,那怕是他拥有强大的身躯,也要为之谨慎小心。越是深入,刑天就越是惊讶这路径的恐怖冲击,越是对那场大战而震骇,无尽的岁月不知磨灭了多少力量,而这残存下来的力量还是如此的强劲可怕,这让刑天为之骇然!

    从这些残垣断壁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过去,这里存在着一个何等繁荣的文明。许多残垣断壁上,闪烁着许多莫名光华。上面似乎篆刻着一些奇怪的大道烙印。在废墟中小心翻看了半晌,有些损毁的器物上,也有这一些大道烙印篆刻其上,比起建筑物上的神秘烙印,这些大道烙印又另有玄妙。只可惜这些大道烙印都残缺不全,仿佛被某种力量将其磨灭掉。

    从这许多残缺大道烙印之中,刑天能感受到其中深深潜伏着磅礴力量,而这些大道烙印,是刑天所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是与自己所修行的大道完全不同的力量,这力量与现在世界的力量有着本质的差别,虽然这大道烙印都没有脱离三千大道的范围,可是其根本却是完全不同,是两个文明体系,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而这力量就是构成那文明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