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九十七章节 军心动摇
    第二千九百九十七章节军心动摇

    “哈!哈!哈!早就知道你们这些混蛋根本没有什么信义可言,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这些混蛋还不忘记暗算自己的盟友,你们这些混蛋也妄想与本尊一战,妄想挑战天地大道,真是可笑至极,都死吧!”天地大道意志在疯狂地大笑着,那笑声涌入到所有生灵的耳中,让那些意志薄弱的生灵不由心生恐惧,心有不安,无法发挥自身的力量。

    动摇军心,仅仅只是一番话便动摇了虫族世界所有生灵的军心,让他们难以再齐心协力,毕竟天地大道意志的这番话则是说中了他们所有人的心中所想,一群乌合之众联手对抗强敌,这真得能够成功吗?他们的心中会没有私心吗?信义对他们来说真得有用吗?

    没有用,所有生灵都清楚这一点,只是之前大家都没有直接拆穿这一切,所以他们的心中都还抱有一丝幻想,而现在这一丝幻想终于被戳破了,他们所有人,所有生灵都必须正视,都必须要面对这一切,面对这威胁,要知道与这些不靠谱的同伴一起联手对抗天地大道意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对方给卖掉,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所以大家不得不提高警惕。

    感受到众人的反应之后,天地大道意志则是不屑地冷笑连连,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只要这些人心生担忧,那这所谓的联盟就会轻易间被瓦解掉,危险一生,用不着自己大大出手,这些混蛋就会土崩瓦解掉,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各自纷飞。

    出现如此的惊变之后,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靠人不如靠自己,这句话真得一点都没有错,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就更加正确,在这场大战之中,任何所谓的盟友都是靠不住的,还好自己也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对自己来说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帮手罢了,根本用不着自己太过于在意,更用不着自己浪费太多的精力。

    在这虫族世界发生剧变时,在那天地大道意志完全降临时,刑天的本尊也已经来到了这世界之外,随时都可以出手化解自身的一切危机,正是因为有如此的后手准备,所以刑天并没有为天地大道的这番话动摇自己的信心,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战吧,到了这个时候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之中若是有人害怕了,那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要不然当生死决战一起,你们可就再也没有退出的机会了,要退出那将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感受到众人那动摇之心时,刑天的傀儡分身平淡地开口说道,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这番话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好一个毁灭之王,真是了不得的心境,在这种情况之下却可以表现的如此平淡,看来他还有不为人知的后手,只是不知道这个混蛋的后手是什么!”虫母心中暗自忖道,对于眼前这毁灭之王,这面对巨大压力的毁灭之王有所警惕,同时心中也隐约之间有了一点点的悔意,后悔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就恶了毁灭之王,违背了先前的约定。

    虽然说灭世本源出手能够影响到毁灭之王的修行,能够暂时拖延毁灭之王在毁灭大道的感悟,但这影响有多大,它自己也不知道,而现在毁灭之王如此轻松,却让虫母心生不安,担心起毁灭之王会暗中算计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坏了自己的性命。

    “毁灭之王果然不亏是能够从那上一文明的毁灭之中存幸下来的强者,能够第一个复活而来的远古强者,这样的心胸吾等不及甚远,远古大道这就是我们日后所必须修行的大道,只有它方才能够让我们在这场即将到来的灭世大劫之中有那一线生机!”

    “算了,都不要再说了,也不要浪费自己的精力,有这时间,大家还是好好想想应该如何面对这场恐怖的威胁吧,如何能够摆脱这天地大道对我们的威胁,我们可不是毁灭之王,更不是那虫族,可以无视天地大道意志的威压,我们可是一直生存在对方的天地之中!~”

    “是啊,这一次我们真得很危险了,说起来还是部落文明的道友处境要好上许多,先我们一步,从那重天世界之中夺取到了第一重天世界,那怕是天地大道意志容不下他们,也可以随时撤退到重天世界之中,保存自身力量,不受外力的压迫!”

    很快这些终极强者将言语拉到了部落文明的身上,看那样子是想要打部落文明的主意,想要打第一重天世界的主意,只可惜的是他们的算计注定是不会成功的,做为部落文明的执掌者,玄雨、幽心根本没有在意,面无表情地无视着这些人的言语。

    做为部落文明的执掌者,谁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身边的这些混蛋有多可恶,自己越是与他们交谈,越是会中他们的算计,还不如什么都不理会,任由他们在那里自我表现。

    当看到部落文明的两大终极强者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言语所动时,所有人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只能够收起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毕竟现在可不是大家翻脸的时候,若是真得因此而反目成仇,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现在掌握主动权的可不是他们,没有人会为此而一时冲动与部落文明翻脸,要知道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会有求于对方,所以没有人希望把事情做绝,让双方之间再也没有一点缓和的机会,那不是他们所愿意看到。

    对于自己这些所谓的盟友的反应,刑天的傀儡分身可是一一看在眼中,对于他们的表现让刑天很是不屑,只是这一切与刑天的关系并不大,所以刑天也没有想去干涉这一切,任由着他们自己在那里表演,看着这可笑的一切在发生着,看着对方那虚伪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