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节 趁火打劫
    第二千九百八十二章节趁火打劫

    真正的生死大战开始了,刑天必须要做出选择了,当这一刻出现时,刑天已经没有别得选择,只能够参与到这场大战之中,因为现在刑天已经被那降临于这虫族世界的天地大道给盯上了,虽然那仅仅只是一点感觉,可是刑天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错!

    抢人头!既然自己没得选择,既然自己被那天地大道给盯上了,那只有在这些终极强者还没有能够斩杀虫母之前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斩了虫母,夺了虫母身上的那份天大机缘,不给天地大道任何机会,刑天这一次要抢的不仅仅是那诸多终极强者的机缘,更要抢夺的是天地大道的机缘,刑天要将一切机缘横扫,虽然这十分的凶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身死魂消,可是刑天并不害怕,也没有必要害怕,这仅仅只是自己的一尊傀儡分身,若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还不敢放手一搏,那自己的心中只怕早已经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魔念。

    当有了这样的决定时,刑天不再犹豫,心念一动身影如流星一样向那虫母杀去!随着刑天现身,一道沉喝声在他的口中响起:“虫母,受死吧!”

    当刑天这一出手时,他的傀儡真身迎风就长,转眼就变成了一尊宛如山峰般的巨人,无尽的毁灭大道在这傀儡真身之上显露出来,那狂暴的毁灭大道真意一出,让整个战场之中的所有生灵都为之震骇,无论是那终极强者也好,还是那虫母也罢,都被刑天的这尊傀儡真身所震惊,都为那恐怖的毁灭大道真意所慑住,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不由而生。

    “毁灭之王,这是那重天世界出现的毁灭之王,没想到他也出现在了这虫族的世界,他想干什么?”一刹那间,那些终极强者都为之失声,他们的心中都在震骇,而在震骇之余则是有着一丝愤怒与恐惧,对方在这个时候出手,很明显是想要抢夺利益,可是偏偏他们却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更不可能从刑天这尊傀儡分身手中夺下虫母的性命!

    “混蛋,该死,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这混蛋只怕早已经隐藏在暗中,就等着我们与虫母两败俱伤,然后再出来夺取那最终的利益,这个混蛋利用了我们所有人!”很快有些性格狂暴的终极强者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而失声怒骂着刑天的,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口中的毁灭之王就是刑天的傀儡分身,更不知道这眼前之人就是之前被他们当成是弃子一样牺牲的刑天,不过他们知道也没有用了,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不可改变!

    “住嘴,你想死不要紧,不要把大家都给牵累了,那毁灭之王能够破开重天世界的壁垒,敢从我们的口中夺食,难道他就不敢趁机将我们连虫母一起干掉吗,你有那心思去怒骂对方,还不如抓紧时间恢复自身的损耗,免得当这混蛋斩杀了虫母之后又把主意打到了我们这些人的身上,那时只怕我们都将有身死魂消之危!”不得不说在那诸多终极强者之中还是有明白人,看出了眼下局势对他们的不利,若是不知进退,那他们皆都有生命之危!

    “是你!没想到你这混蛋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你真得以为自己复活归来就能够夺取我虫族的机缘吗,毁灭之王,你太高估你自己的力量了,你真得以为身为世界之主的我会没有一点准备吗,会不知道暗中有敌人存在吗,想要杀我,你还不够资格,既然你来了,那就留下来吧!”面对着刑天这傀儡分身的突袭之时,虫母身上突然暴发出恐怖的气息,一道道大地本源之力涌了出来,化为强大的盔甲守护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直接向刑天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刑天与这虫母来了一场面对面的较量,那强大的力量从他们身上疯狂地暴发出来,一瞬间,刑天的傀儡分身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那狂暴的力量疯狂地冲击着自己的傀儡真身,仿佛是要将自己的真身毁灭。

    世界之力,虫母调动了这虫族世界的本源之力,正是因为有了这世界的本源之力,虫母方才可以在刑天的突袭之下毫发无伤,甚至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它身体之上那原有的伤势都在快速地恢复着,强大的气势从它的身体之上再一次暴发出来。

    局!这难道是虫母早已经布好的局,等着刑天一头撞进来?看来虫母的变化时,那些终极强者的心中皆都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来,眼前的这一切让他们为之震骇,若是这一切是真的,那说明之前的生死大战中,虫母根本没有尽全力!

    想到这里时,那众多终极强者皆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一个个的脸上皆都闪过了一丝不安与恐惧,他们都在担心自己的安全,都担心眼前这‘毁灭之王’会无法抵挡住虫母的反击,那样他们这些人都将有生命之危,这样的情况让他们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毁灭之王拿出你真正的力量吧,你既然已经复活了,那毁灭之矛也应该在你的手中,让我看看你在那无尽的岁月之中又长进了多少!”虫母疯狂地大吼着,在那吼声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意,而在那杀意之中,却有着一丝淡淡的凝重。

    当听到虫母的这番话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为之叹了一口气,事情果然如自己之前所猜测的那样,毁灭之矛真得与这虫族世界有关,甚至是与这虫母有关,要不然虫母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发出如此的挑战,自己所掌握的这尊傀儡分身真得如之前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吗,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虫母有如此的算计,那天地大道又在算计什么,为何它没有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