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八十章节 血煞本源
    第二千九百八十章节血煞本源

    战争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已经疯了,没有人会退缩,因为他们都明白退缩意味着死亡,这个时候若是有人敢站出来,那必会被这双方力量共同打击,刑天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心情更是十分沉重,一股不安的感触涌上了心头,仿佛是自己要有大祸临头。

    后撤?刑天的心中不由地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刑天则又皱起了眉头,后撤的确是化解危机的最好选择,能够让自己快速脱离危险,可是后撤之后也会让自己的心灵蒙尘,会影响到自己日后的修行,毕竟修行之人可不能遇事就逃避,那样心性会受到影响。

    “这究竟是天地大道的阴谋,还是有意在暗算自己?”刑天的心中在暗忖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任何一点差错,那都会让自己陷入到真正的危机之中,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刑天强自镇定下来,平稳自己的心境,决定留下来继续观察,那怕是这有可能是天地大道的算计,自己也不能后退,不能让自己的心灵蒙尘,若是自己因为修为的突破而后退,那还算不了什么,毕竟自身突破时,一个不小心就会暴露自身,而现在自己仅仅只是站在暗中观战,连这样的危险都不敢冒,那自己的心灵还会圆满吗?

    战争在继续着,虫母的攻击越来越凶残,而那诸多终极强者也越来越疯狂,狂战到这种程度时,双方都已经没有去在意自己身边的情况,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还湍肝来得及撤退的生灵,终极强者虽然心痛自己手下的伤亡,但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至于部落文明的那些强者,刑天都看在眼里,虽然他们都在以阵法的力量抵挡那虫族的攻击,不断地后撤,可是他们的伤亡依然不小,甚至可以说此战之后,他们必会元气大伤,而其他势力的情况也不比部落文明好多少,在这场血战之中,各方势力的损失都十分惊人,或许在此时这些强者的心中都有所悔恨,早知道这里的战局会如此的残酷,他们就不应该去算计那些小势力与散修,不该浪费了那股力量,而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疯狂的杀戮之下,在这虫族世界之中所凝聚的血煞气息则是越来越浓郁,而这恐怖的血煞气息不断地凝聚,则渐渐开始影响这方世界,这方世界的本源渐渐被那血煞气息所侵蚀,整个世界之中都有着一股莫名的煞气,而这煞气出现时,让虫族变得更加狂暴,更加疯狂,那世界的意志之中也更多了一分恐怖的狂暴气息!

    “血煞之力,这方世界竟然凝聚了血煞本源,看来事情真得有些不对劲,这一切还真得有可能是那天地意志的阴谋,要利用这所有人的力量,来破灭这虫族的世界,如此浓郁的血煞本源必会让那虫族大军的心神受到影响,当这血煞气息凝聚到一定程度时,只怕这方世界的壁垒都会被撕裂开来,那时天地大道的力量必会降临于这世界之中,掌握这世界的本源,真是好算计,好阴毒的算计啊,看来这些终极强者已经被那天地大道的力量所引导了!”虽然刑天的心中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发生,可是这一切由不得刑天。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除非刑天愿意主动站出来,挑明这问题的所在,要不然是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且就算是刑天真得有心站出来,只怕也不见得能够取得什么结果,相反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刑天还没有那么傻,不会做出这样的愚蠢之事。

    轰的一声巨响,又是一尊终极强者无法抵挡那虫母的恐怖碾压,在面对死亡危机之时,直接自爆了,用自己的生命来重创这虫母,不断地削弱虫母自身的战力,为他人创造机会,只可惜这虫母的身躯太庞大了,这样的自爆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死亡的威胁,可是对虫母而言则不行,虫母的庞大身躯可以化解大半的力量,没有因此而重创。

    “混蛋,我们又失去了一位道友,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要不然大家都没有活路,这虫母的本源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在这样恐怖的打击之下,有人终于坚持不住了,毕竟长时间面对如此疯狂的大决战,那怕是终极强者,心灵也会被那外力所诱惑。

    “那又如何,难道我们面对威胁就要妥协吗?你认为这头实力恐怖的虫母会给我们妥协的机会吗,收起你心中的幻想吧,虫母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血战到底,不死不休,若是有人想要背叛盟约,那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敌人!”

    在看到有人的心神被撼动时,玄雨毫不留情地开口说道,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也道出了部落文明的决意来,或许部落文明的力量大损之下,没有多少人会在意这番话,但是有了这番话后,却没有人敢正大光明做出背信弃意之事,那样做只会自取灭哪。

    “我不怕死,可是我偿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就这样白白地牺牲了,他们可都是我手下的精英,一但全军覆灭,我所掌握的文明也必会为之破灭,我可以死,但是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势力会在这场生死对决之中被灭掉!”

    “住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去考虑这些事情,不管你是想要自己活命也好,还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手下也动,想要成功,那就只有一个选择,杀退虫族,绞杀虫母,要不然后果真得不堪设想,无数人会因此而倒下,那样我们都是罪人,都背负不起那样的恶名!”

    可笑,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什么恶名,这又有什么好背负不起的,战争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对自身有利,那怕是付出再惨重的代价都是值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