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节 时间就是生命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节时间就是生命

    此时此刻,刑天的心中突然间有一种猜测,这头虫母想要进化想要吞噬整个世界的生灵进化,进化到更强大的地步,或许这虫母所走的道路正是那远古空间之神所传承给自己的道路,是融合诸般大道的大道,要不然在这虫母身上不应该出现这么复杂的大道法则。

    做为一个种族的主宰,虫族的力量在不断地壮大着,可是虫母的力量却并没有强大到让刑天感到难以超越,甚至是在刑天的心中,虫母的力量并不见得能够强过那远古空间之神,可是偏偏这虫母有可能是毁灭第一文明时代黄金时代的存在,那这说明了一个大问题,虫母的力量在削弱,而它的力量为什么会在那无尽的岁月之中不增所减?

    唯一的答案就是虫母有意而为之,而它这么做,则与自身的修行有着,这也能够说明虫族为何有那么多的种类,而它们的大道各不相同,因为每一个虫族首领的出现,都会对虫母自身力量的削弱,它们是由虫母的本源所孕育而出的。

    可惜,刑天的想法却并没有办法来验证,毕竟这一切太困难了,虫族是不会给刑天这样的机会,虫母就更不会给刑天试探自身底蕴的可能,所以这样的想法也仅仅只能够停留在刑天自己的脑海之中,没有一点可以操作的可能,甚至可以说这也许就是禁忌。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平静了自己那起伏不定的心神,静静地开始等待着,等待着那诸多强者的到来,等待着最终生死决战的到来,虽然刑天对如今虫族的力量还是了解的很少,但有一点刑天却能够明白,这一战将会是远古战场世界的强者与虫族之间的生死对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双方来说都没有退路了,只有舍命一战。

    这一战将会决定着远古战场世界的权利,决定着两个文明之间的生死存亡,可以说这一战要比之前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之间的大战还要疯狂,还要恐怖,也还要残酷无情,在这样的生死对决之中,刑天的那点力量根本不值一提,他所掌握的部落力量也算不了什么,甚至是整个部落文明的力量,在这一战之中都算不了什么,都只能够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在那天地大势的面前,任何的小文明都只是蝼蚁,都会被那大势所碾压。

    到了这个时候,刑天也终于明白了这一场生死对决的根本,这是一场死亡的较量,也是在那灭世大劫之前的一次清场,不是那虫族的力量清扫了远古战场世界之中的诸多文明,那就是这强大的各方文明合力消灭掉虫族,缓解开自身的压力与负担,至于那重天世界之中的第三文明时代的强者,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这场大战之中来,因为他们的力量还很弱小!

    若是第三文明时代的强者没有受刑天的影响,没有因为重天世界的剧变而暴露自身,那他们或许还有参与到这场大战之中的可能,而现在他们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大部分的人员还在沉睡之中,至于最终能不能够从那沉睡之中复活,这也是一个未知数,毕竟天地变了,时代也变了,甚至是他们复活的机缘都被强行打断了,所以能不能够重新降临在这个世间,那真得很难说很难说,没有任何人能够有一个准确的回答!

    在刑天静静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之时,那虫母与星辰至尊与赤焰尊者之间的生死大战则是在激烈地进行着,虽然虫母的力量十分的恐怖,肉身也无比的强悍,可是想要在短时间内灭了眼前这两个大一点的‘蝼蚁’,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它自身的原因,毕竟它再强大也是苏醒没多久,一身的战力并没有完全复苏,另一方面则是星辰至尊与赤焰尊者的目标太小了,让它一时间抓不住对方的踪影,于是也就无法真正将其灭杀掉。

    这里是虫族的世界,随着众人的离开,星辰至尊与赤焰尊者可以放开手脚,而做为虫族主宰,虫母却无法做到这一点,不说在这片大地之下那诸多的虫族大军,就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它的,若是世界受损太大,对虫母来说,对整个虫族来说都是一种伤害,特别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之中,那更是虫母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于是虫母想要干掉星辰至尊与赤焰尊者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时间,而这就是机会,这就是那一线生机。

    有着无数战斗经验的两大强者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放开手脚与虫母游斗着,为自己不断地争取到时间,让自己能够得到这一线生机,能够在这场疯狂的对决之中活下来。

    时间就是生命,每多拖延一分时间,对于赤焰尊者与星辰至尊来说,那都是生命,都是自己的生机,所以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们的一身潜力都被一点点地激发出来,让他们能够灵活地在这场生死对决之中多一分生机,能够不断地拖延着时间。

    反击?不,对于这两大强者来说,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在这种情况之下向虫母发动反击,夺回优势,那是不现实的,也不可能成功的,非要这么做,那就是在自取灭亡,只要稍微有一点头脑,他们都不会做出这样的愚蠢决定,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而随着这时间的不断消逝,那头虫母的心性也变迁是越来越残暴,越来越凶狠,两大强者不是傻瓜,这虫母同样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穿眼前这两个大一点的‘蝼蚁’的阴险用心,可是看穿是一回事,能不能够解决这大问题又是另一会回事了,至少眼下这头虫母还没有能够干掉这两个蝼蚁的能力,没有办法化解眼下这渐渐而来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