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节 死寂之力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节死寂之力

    虽然在这片区域之中有着那恐怖的死寂之力存在,但是对刑天来说这点加算不了什么,他的精神力依然在不断地延伸着,一百公里、三百公里、五百公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刑天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一阵的颤抖,这时刑天明白自己这尊傀儡分身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本不然只会伤了自身,而这时刑天的精神已经探索到了七百公里的程度,这还是在有外力压制的情况之下,这样的结果让刑天很是满意,若是本尊出手,那会更加强大,只是那样结果就很难预料了,毕竟这里不是善地,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那可不是好玩的!

    就在刑天没有找到头绪而收回自身的精神力时,突然一阵长啸声在远处响起,那是大家所约定好的信号,还没有等刑天的傀儡分身反应过来时,一道道流光则是横穿虚空而去,那诸多终极强者动手了,他们直接撕裂开虚空直达那目的地而去。

    这时,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或许自己的这尊傀儡分身在战力之上并不弱于那些终极强者,可是在反应之上只怕还是有所差距,毕竟这只是一尊分身,不是本尊,而且这尊分身还是一尊傀儡王,那就更会影响到自身,与真正的强者对战之时,很有可能发挥不出全部的力量来,想要依靠这尊分身来与那些终极强者大战,自己还需要谨慎小心。

    在那信号的指引下,所有的强者都在向着那个方向前进着,刑天也不能例外,带着那几尊手下混在了人群之中,毕竟这一战对刑天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若不是自己无法与整个世界的所有势力对抗,刑天都有心不参加这场可笑的决战。

    是的,在刑天的心中这就是一场可笑的决战,甚至是在刑天看来这些远三战场世界的各大势力都有些自大了,或许这是因为他们击溃了虫族大军吧,非要在这种情况之下,做出这样的决定,看似这一战十分的正常,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可是在刑天的心中隐约之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受,仿佛这一切的背后有一根线在牵引着。

    对刑天来说,第一个反应那就是天地大道,在这场决战的背后有着天地大道的指引,众人被那天地大道当枪使了,对于天地大道,刑天可是没有半点好感,因为刑天与之那是不死不休的结果,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所以刑天并不愿意大大出手。

    最让刑天担忧的是,这天地大道这么做是不是针对自己,是不是发现了自己的这尊傀儡分身,要想借助着这一次的大决战解决掉自己的这尊傀儡分身,好不容易方才又重新祭炼了这么一尊拥有无尽潜力的傀儡分身,刑天可不想就这样白白地浪费在这里,那将会影响刑天的诸多计划,这是刑天所不愿意看到的,也不能够接受的。

    小心谨慎地隐藏在众人之中的刑天,依然在谨慎地防范着四周,要知道在这片区域之中的死寂之力太惊人了,由不得刑天不小心,要不然一个不小心,被人给暗算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刑天可不认为在这些与自己同行的众人之中会没有人承受不了那死寂之力的侵蚀,一但被死寂之力侵蚀心灵,那就会成为一尊傀儡,一尊失去自主的死亡傀儡!

    若是在正常的环境之中,刑天不会在意一尊或者是数十尊死亡傀儡,可是在这片区域之中,刑天则不得不小心谨慎,要片区域的死寂之力太恐怖了,一但被引爆,那绝对会形成恐怖的杀伤力,不能说全灭在场的众人,那也绝对会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刑天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说出来,一方面刑天担心会惊动天地大道,另一方面则是没有必要当那出头鸟,所以刑天只是小心地护着与自己同行的那几人,至于其他人的死活,根本没有放在刑天的心上,这一切也不由他来负责。

    “好恐怖的凶煞气息啊!”突然之间,前方传来了一道惊吼声,只见在那不远的天空之上有着一道恐怖的凶煞气息在疯狂地凝聚着,而在这凶煞气息之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虫族的气息,那是虫族大军所凝聚而成的煞气,如此恐怖的煞气直接说明了一个大问题,这里真得是虫族的聚集地,在这里真得有虫母的存在,这让很多人的心中不由地为之不安。

    要知道在这些人群之中,很多人都不是自愿而来,他们都是被迫逼而来,所以他们的心中根本没有想过要与那虫族不死不休,甚至是他们都有转身逃跑的念头,只是周围的人太多了,他们不敢这么做罢了,如此的凶煞气息一出,立即让人群则是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都给老子镇定下来,谁都不要闹事,要不然后果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当发现这人群发生变化之时,一道怒喝声突然响起,那诸多大势力的强者对众人发出了警告,以防有人在这个时候闹事,影响到了他们的大计,坏了这次对虫族大军的绞杀。

    随着这一道怒喝声的落下,那些原本还有一些小心思的人一个个都只能冷静下来,若是自己不知进退,非要闹出点事来,只怕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会不会是那各大势力安排的监视人员,会不会在关键时刻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小心驶得万年船,对于这些一直生存在夹缝之中的中小势力的人来说,他们都懂得进退,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什么事情做不得,于是随着那一道怒喝声,原本有些骚乱的场面则是在几个呼吸之间则是安静下来,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骚动一样,是那样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