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血族克敌
    曹玉看着齐墨,冷哼道:“姓齐的,少把话说的那么好听,齐墨,你敢说你不是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为了那个位置,你竟然让人杀掉了我老婆,她刚刚怀了孕,你竟然也正得去手?”

    齐墨看着曹玉冷笑道:“你说我让人杀了你老婆?你有什么证据吗?”

    曹玉拿出一个徽章丢给齐墨道:“你看看,这就是在我老婆死的地方找到的,这不是你们第五军团的徽章吗?”

    齐墨看着那个徽章,微微一笑道:“做的不错,跟真的一样,但是曹玉,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你老婆,不过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第五军团的人,我是什么人?我是荒族的族长,现在整个荒族都在我的控制之下,我用着得在派人去杀你老婆吗?我就算是现在灭了你们曹家,又有什么人敢为你们报仇吗?而且你好像是忘了一件事情,从我开始与十八大家族做战的时候,第五军团的徽章,我就不在使用了,你现在竟然还拿着第五军团的徽章来做证据,你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曹玉一听齐墨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脸色一变,他马上大声道:“族长,是我不对,是我受了奸人的蒙蔽,族长,你放过我吧,看在我刚刚失去了老婆的份上。※※”

    还没等齐墨说话,赵海手一动,一刀就割破了曹玉的咽喉,赵海这突然的一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连齐墨都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突然动手。

    齐墨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赵海,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动手了,赵海看了齐墨一眼。崇了崇肩膀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他说的是假话,我想听听实话罢了。”说完手一挥,一团黑气把曹玉给包围了,接着黑气消息,已经死去的曹玉,又站在了那里,不过这一次他变成了一个不死生物。

    赵海不会让人知道,他的不死生物可以变得跟人一样。所以这一次曹玉只是变成了不死生物,跟人并不一样。

    赵海看着曹玉,沉声道:“曹玉,你为什么来刺杀齐墨。”

    曹玉冲着赵海行礼道:“主人,我是奉了家主之令来刺杀齐墨的。”

    赵海看着曹玉道:“你老婆是不是死了?曹家家主为什么要刺杀齐墨。齐墨并没有对付曹家。”

    曹玉道:“我老婆没有死,而是被家主安排到了别的地方去待产,家主说了,我们曹家能有今天,全都是雨家的帮助,而且雨家在的时候,十八大家族就是荒族的天。那有一个平民敢正眼看我们一眼,那个时候,我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像现在,那些平民一个个都抖起来了,在我们面前也敢大声说话,所以家主与十八大家族剩下的人联合了起来。准备里应外合,在婚礼上杀了齐墨。重新让十八大家族掌权,让荒族变回原来的样子。”

    齐墨一听曹玉这么说,马上就明白赵海为什么要杀了曹玉,并且让曹玉说实话了,刚刚曹玉说他老婆是他找人杀掉的,这明显就是在往他的身抹黑,虽然后来他解释了,但是曹玉也马上就改口了,照当时的情况,他是一定会放过曹玉的,但是那样一来,曹家这条毒蛇就不会有事儿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会在钻出来咬他一口。

    现在赵海把曹玉给杀了,还把曹玉给变成了不死生物,这样一来,曹玉自然就会说实话,什么都招了,曹家这条毒蛇,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

    挖出了曹家这条毒蛇,说不定还能挖出十八大家族所有潜藏的人,同时也可以找找看,看看还有那些家族与十八大家族的余孽还有勾结,一并铲除,这对于荒族来说可是大好事儿。

    赵海一挥手,把曹玉给收了起来,转头看着齐墨道:“齐兄,现在真相大白了,呵呵,他之前所说的一切,全都是假的,我想这件事情过后,你可以对付曹家了。”

    齐墨点了点头道:“当然了,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你放心好了。”

    说完齐墨转头看了一眼战场,战场那里的情况还不错,虽然齐墨他们这里的人数比较少,但是对方显然不如齐墨的这些手下这么的精锐,所以双方还在僵持着。

    赵海看了看还在战斗的双方,转头对齐墨道:“齐兄,不介意我插一手吧。”

    齐墨一听赵海这么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点了点头道:“赵兄请,我不会介意的。”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手一挥一排排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些机甲的面前,这些红色的身影正是血族,这些血族一出现,马上就往那些机甲扑了过去,那些机甲马上就一开始攻击这些血族。

    但是让那些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血族在他们的攻击之下,竟然一下就被打散了,那些血族一被打散,好像就消失了一样,但是那些使用机甲的人,很快就发现了,那些血族竟然顺着机甲的缝隙钻进到了机甲里面,这让那些人大吃了一惊。

    但是他们在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机甲对外的战斗和防御能力都不错,但是对内却是差了很多,就像是穿山甲一样,外面是坚硬的甲片,里面却是美味的穿山甲肉。

    随着那些机甲一架架的被制服落到地上,战斗也很快就结束了,而这个时候,荒族的人才发现,原来机甲还有这么一个缺点。

    事实机甲是有护罩的,只要开着护罩,完全可以挡住血族的入侵,只不过要在战斗的时候要开着护罩的话,是十分消耗能量的,所以除非是在一些特别的环境,不然的话机甲的护罩是不会开着的,护罩不开,机甲就算是制做的太精良,也总是会有一些透水的地方,而血族就是液态的存在,他们可以从那些地方。直接就钻进机甲里,把那荒族人给制服。

    齐墨到是没有想那么多,他知道,要是赵海真的想要对付荒族的话,有得是方法可以使用,就拿妖甲的那些漏洞来说吧,要是赵海不说的话,他们怕是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赵海要是用那一招来对付他们的话。那荒族就真的完了。

    齐墨他们来到了那些落到地上的机甲跟前,发现那些机甲都打开了,一个荒族人正被一个人血红色的人影给抓在手里动弹不得。

    赵海摆了摆手,那些血红色的身影全都消失不见了,那些荒族人也得了自由。那些荒族人中领头的一个看着齐墨,怒骂道:“齐墨,你用什么妖法,有能奈我们光明正大的打一场。”说话的这人看起来四十多岁,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人长的竟然与齐墨有几分相似。

    齐墨看着那人,微微一笑道:“我的好五哥。从小你就一直高高在上,以齐家的嫡系自居,从来都看不起我们这些齐家的旁系之人,当年我父亲被赶出齐家。你敢说那背后没有你什么事儿?可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要报复齐家,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个被齐墨叫五哥的人,是齐家嫡系的人叫齐赫。此人从小就有天才之名,在齐家之中。地位还是很高的。

    但是他从小就跟齐墨的关系不太好,没少欺负齐墨,甚至就连齐墨的父亲被赶出齐家,从齐家除名,这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齐赫看着齐墨,冷笑道:“为什么?因为你没有那个能力,齐墨,你也不要得意,你不过就是别人的傀儡罢了,赵海不过是想通过你控制荒族而已,当你有一天没有了利用价值,你认为赵海还会理你吗?”

    赵海和齐墨互望了一眼,接着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齐墨摇了摇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想着挑拨,可惜啊,你根本就不了解赵海先生,他要是想控制荒族,还用得着我?你真的是太高看荒族了,也太看轻赵海先生了,我的好五哥,我告诉你吧,我当年就有能力报复齐家,我就算是不能让齐家灭族,但是让齐家从十八大家族的名单上退下来的能力还是有的,你认为如果齐家的实力大损,不在是十八大家族之一了,齐家还会存在吗?我当年之所以没有报复齐家,就是因为,齐家不只有你们这只嫡系在,齐家是由无数的旁支和你们这只嫡系组成的,我就算是恨你们,但是我不想让齐家的那些旁支也跟着倒霉,所以我才没有报复齐家,而这一次,我之所以要对齐家动手,就是因为我不想让齐家拉着整个荒族去死,你们真的以为了接上整个荒族,就能战胜赵海吗?你们太天真了。”

    说到这里齐墨停了一下,他沉声道:“赵海先生是看不上荒族这里,但是如果十八大家族真的跟他开战的话,那他就会把这笔帐记到整个荒族身上,到时候荒族会死多少人?而且这么多年了,十八大家族一直骑在普通的平民头上作威作福,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反感,就算是没有今天的事情,早晚有一天,十八大家族也会被人推翻,这是历史的必然轨迹,没有人能改变得了。”

    齐赫看着齐墨,冷笑道:“现在你是赢家,自然是怎么说都行,齐墨,亏你还记得你是齐家的人,现在齐家就毁在你的手里,你这个齐家最大的叛徒。”

    齐墨看着齐赫,笑着道:“齐家的叛徒?我吗?我早就已经不是齐家的人了,齐家的族谱上,可有我的名字?没有名的名字,我算什么齐家的人,齐赫,今天你带来的这些人,都是十八大家族剩下的人吧?就算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分了,现在他们全都留在这里,我想以后,十八大家族,就真的要成为历史了,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事不经大脑,性格冲动。”

    齐赫恶狠狠的盯着齐墨,却不在说话了,齐黑看了齐赫身后的那些人,他发现这些人的年纪好像都不大,有一些不过才是十几岁的孩子,看来十八大家族真的是没有什么人了。

    齐墨摆了摆手道:“把他们都压下去吧,我不想在看到他们了,给我看严了,传令禁卫军,给曹家给我抄了,如有反抗,格杀勿论。”他身边的一个人马上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齐墨说的禁卫军就是原来的第五军团,第五军才一直在齐墨的控制之下,对齐墨最是忠心,所在在齐墨当上了族长之后,第五军团也是跟着水涨船高,最后改名为禁卫军了。

    四周那些荒族人一听到齐墨的这个命令,心里都不由得一凛,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齐墨竟然也有如此强硬的一面,要知道之前虽然齐墨和赵海一起灭了十八大家族,但是动手的一直都是赵海,并不是齐墨,所有那些家族的人,一直以为齐墨不会如此的狠心,但是现在一听齐墨的这个命令,他们这才想起来,齐墨可是第五军团的指挥官,是一步一步从小兵走到将军这个位置上的,大大小小千于战,什么样的事情他没有遇到过,杀人,对于他来说,更是家常便饭,没有那个将军是怕杀人的。

    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齐墨这才转头看了众人一眼道:“今天的事情,我其实早就知道,我就是想要把他们引出来,一网打尽,事先没有通知大家,让大家受惊了,大家不要见怪。”说完他还冲着众人抱了抱拳。

    一听他这么说,那些人连忙道:“不怪不怪,族长太客气了。”在这个时候,谁还敢跟齐墨唱反调,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在场的可没有笨蛋,自然不会干那样的事情。

    众人又在齐墨的邀请之下,回到了酒店里,齐墨和雨菲的婚礼重新的开始了,两人的婚礼到是十分的简单,就是给家中的长辈上坐,然后两人给长辈磕头,接着就是两人给在场的众人敬酒,这婚礼就算成了。

    事实上要是按照荒界这里的规矩来,这婚礼可不会这么简单,相反的,那可是十分麻烦的,从接亲开始,一直到婚礼最后完成,怕是没有一天的时间,你根本就别想忙完,不过两人的身份不一样,自然不会弄得那么麻烦,在加上现在又是非常时期,所以两就一切从简了。

    赵海和劳拉她们这一次到是十分的低调,几人一直聚在一旁,没有去打扰齐墨和雨菲,在几人的身边,却依然没有人敢靠近,不只是赵海,就连劳拉她们的身边都没有人敢靠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赵海十分的在乎劳拉她们,要是真的敢打劳拉她们的主意,那跟找死也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