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九百二十八章节 异类
    第二千九百二十八章节异类

    “你们所担心的可是死亡沙漠之中的那些远古神魔?是他们的存在让你们不敢放开手脚全力一战吗?若是如此,那他们有什么力量让你们所畏惧的?这重天世界又是怎么回事?”刑天没有为狂虎身上那狂暴的力量所震慑,神情平静地继续开口询问着。

    “你想知道,可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们之间是死敌,不可调解的死敌,你认为身为死敌的我会告诉你这一切吗,来吧,你若是真得想要知道这一切,只有战胜我,强行掠夺我的记忆,要不然你是不可能知道这一切的!”说到这里时,狂虎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快意,也充满了无尽的杀机与战意。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刑天也不再客气,正如狂虎所说的那样,只要能够战胜对方,对够掠夺对方灵魂之中的记忆,那自然一切都能真相大白,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秘密也都会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所以这一场死战那是必不可免,是非要进行的,仅仅只想用言语来打成自己的目睥是行不能的,而在这一刻,刑天身上的战意也是狂涌而出。

    战!几个呼吸之间,刑天身上的气势也是强大到了极点,虽然刑天的战力没有如狂虎那样霸道,那样直接冲破了自身的瓶颈,但是刑天所暴发的战意却可以与狂虎正面对抗而不落下风,有着无数杀戮经验的刑天,是不会在战意之上被任何强敌所碾压,那怕是对方的境界要比自己强大也是如此,更何况狂虎的力量还有着一点点的异常。

    虽然狂虎表现的很凌厉,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缺陷,但不管怎么说狂虎的肉身是部落文明的,那怕是虫族的天赋神通再强,也不可能完全与之融合,发挥之上自然也就会出现一点点的异常,而在高手的对决之中,这样的异常则是致命的,所以任是狂虎的战力高于刑天,双方之间的生死对决,也不会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刑天依然有胜利的机会。

    虽然在这虚空之中,刑天与狂虎弄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剧变,可是外界却并没有人察觉到这里的问题,因为几乎在整个重天世界之中的所有生灵都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那残酷无情的争夺大战之中,根本没有人会浪费自己的精力去观注那虚空中的变化,这就大大降低了他们这场生死对决会被外人发现的可能,降低了会有外人出现打断这场生死对决的可能。

    对于狂虎,刑天也是有过几次接触,而这一刻的狂虎,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和陌生,从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出一丝部落文明强者的气息,有得只有那如凶兽一般凶残的气息!

    “轰”的声巨响,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伴随着刑天那只巨大的手掌拍下,狂虎的身影就瞬间消失不见了,对于敌人,刑天可是从不会手软,直接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神魔战体一动,一记大手印就直接拍了下来,不给狂虎任何躲闪的机会。

    “想要杀我刑天,就凭你这点战力还不够资格!”刑天的神魔战体力量全开,一击之下就直接给狂虎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虽然刑天的攻击有些偷袭的架式,但做为生死大敌,在这场生死对决之中,只要能够取得胜利任何手段都是可以施展的。

    “刑天!你该死!”狂虎猛的从刑天那巨掌压迫之中冲了出来,他整个人都显得颇为狼狈,刑天那强悍的神魔战体之力是何其强大,而且又是以偷袭的方式出手,即便狂虎是异类,拥有着虫族强大的天赋神通,拥有着强大的战力,此刻也狼狈不堪。

    随着狂虎的一声大吼,他的身躯开始膨胀,随后迅速的变化,没有了之前那狂傲的资态,取而代之的是某种似乎让刑天有些熟悉的气息,那是毁灭的气息,与自己手中毁灭之矛相同的气息,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地为之惊讶,同时也有所疑惑不解。

    几个呼吸之间狂虎的形象则是大变样,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但也让狂虎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想要用现在的身躯是无法战胜刑天的,所以片刻之间他变成了一头脑袋硕大,全身包裹住了一片片暗黑色鳞甲的恐怖怪兽,身躯长达两三公里,背上似乎长满了一只只充满着无尽杀间的血色眼睛,整体看起来非常的狰狞、非常的恐怖。

    “果然是虫族,只是你这个样子却是虫族之中的异类,仿佛并不完全是虫族之体,好似融合了凶兽的本源一样!”看到狂虎变成了恐怖怪兽的模样,刑天心中为之一凛,并从对方身上的气息与形态之上感受到了凶兽的味道,觉得这完全就是虫族与凶兽所融合的异类。

    刑天的想法没有错,狂虎的确不完全是纯正的虫族,而是拥有着虫族与凶兽的血脉,现在更是吞噬了狂虎那部落文明的身体,又多了一分部落文明的气息在内,整个身体那就是一个异类,若不是它的天赋神通强大,只怕早已经因为本源之间的冲突而自爆了。

    不得不承认,虫族的天赋神通都是惊人的强大,只是显了这真身,这狂虎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速度与灵活,若是以部落之身与刑天一战,那战斗还有得打,刑天想要战胜狂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现在狂虎选择错了战斗的方式,竟然妄想快速解决刑天,想要用那最狂暴、最直接的力量,直接碾压刑天,打爆刑天,这可就大错特错了。

    看似这样的选择能够完全爆发出自身那强悍的攻击力,可实际上这却将自己最大的缺点直接暴露在刑天的面前,直接将自己的软肋交到了刑天的手中,这完完全全是在自取灭亡,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将自己置身于真正的危险之中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