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 你来掌权
    赵海随着雨菲进了霸王号,雨菲直接就领着赵海去了餐厅,两人刚一到餐厅,就看到齐墨正在餐厅那里等着赵海。

    赵海冲着齐墨一抱拳道:“齐兄,让你久等了。”

    齐墨哈哈大笑,冲着赵海一抱拳道:“能请赵兄来喝一杯,我也十分的高兴,正好,上一次你送我的酒,我还没舍得喝呢,今天我们就把他给喝掉,怎么样?”

    赵海看着齐墨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道:“好啊,正好我今天也带来了一些下酒菜,呵呵,那可是虚空之界的特产,怎么样?在这里吃不会有问题吧?”

    齐墨哈哈大笑道:“没问题,那能有什么问题,快拿出来吧。”

    赵海也没有客气,走到了一张桌子跟前,把他准备的东西都拿出一摆到了桌子上,而这个时候,雨菲却走到了齐墨跟前,把齐墨拉到了一旁,接着用传音的功夫,把刚刚赵海说的那些话都告诉了齐墨。

    当齐墨听雨菲说,赵海只是靠猜的就猜到了那么多的事情时,他也大吃了一惊,接着一脸震惊的看着赵海,如果他不是对雨菲十分的了解,知道雨菲绝对不会说谎的,他怕是会认为,雨菲一定是在骗他,但是他却十分清楚,雨菲是不可能骗他的,也就是说,雨菲说的都是真的。

    齐墨长出了口气,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接着转头对雨菲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雨菲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齐墨这时也来到了桌子旁边,而赵海这时已经摆好他带来的东西,齐墨看着桌上的东西,又看了看赵海。接着苦笑了一下道:“赵兄啊,我还是小看你了。”

    赵海知道齐墨说的是什么,他摆了摆手道:“不是小看了,是你不了解我罢了,像这样的事情,我遇到的太多了,那些家伙行事儿大概都是一个套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却不知道,当你跳出那个圈子,你就会发现,他们的那些算计。有的时候真的是十分的可笑。”

    齐墨却是一点也不觉得可笑,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力跳出那个圈子,所以他只是叹了口气,接着坐了下来。

    赵海也随之坐了下来,齐墨看着赵海道:“你既然已经都猜到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大概的情况跟你猜的差不多。不过这个消息其实也没有什么让我为难的地方,因为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其实三天前我就可以告诉你的,不过我发现你好像也派人察看土黄界这里了,就没有让他们告诉你这个消息。”

    赵海微微一笑道:“土黄界这里一定有什么秘密,这个只要是知道土黄界这里的人都会想到,甚至不用到土黄界这里来看就可以猜到,但是什么时候能发现土黄界这里的秘密。就没有人会知道的,算了,不去说他了,明天我找时间带你回战神界看看,你也算是可以交差了。”

    齐墨看着赵海道:“那你呢?你对荒族现在的情况怎么看?以后就算是他们确定了你的身份,怕是他们也少不了要算计你,你有什么想法吗?”

    赵海微微一笑道:“想法?我为什么要有想法?我身上虽然有荒族的血脉。但是你可不要忘了,我可不是一个荒正的荒族,我不与荒族为难就不错了,想让我听他们的?他们够格吗?这天下间。我赵海想要走,又有谁能拦得下。”

    齐墨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由得哑然失笑,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赵海的问题了,但是他这么想本来就是错的,他是荒族,他的根在荒界那里,但是赵海却不一样,赵海虽然身上有荒族的血脉,但是那血脉是后来才炼入到他的身体里的,从思想上说赵海并不是一个荒族人,他甚至对于荒族没有太多的感情,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身体里有荒族的血脉,所以他不想为难荒族罢了,但是想让赵海听那些老家伙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想到这里,齐墨不由得拿出了酒坛,给赵海和自己都倒了一杯酒,接着他举起酒杯来,看着赵海道:“不管怎么说,希望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敌人。”

    赵海看着齐墨,苦笑了一下道:“世事无常,谁也说不准,我不想与荒族为敌,但是就怕是有人要与我为敌,你只是一个军团的指挥官,要是你的上级给你下命令,让你与我交战,你怎么办?所以这种话我不敢保证,我只是希望看看荒族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希望能跟荒族学学炼器之法,但是如果真的有人以为我赵海是好欺负的,那我会让他后悔的。”

    齐墨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用自己的酒杯撞了赵海的酒杯一下,接着把杯里的酒一口给干了。齐墨的心里也是一片的苦涩,因为他十分的清楚,以荒族里那些老家伙的脾气,怕是与赵海的冲突是不可避免了。

    齐墨通过刚刚雨菲跟他说的事情,已经见识到了赵海的厉害之处,虽然最后赵海说他洋因为见得多了,所以才会猜的那么准,但是齐墨并不是这么认为的,赵海把能事情给猜的这么准,这本身就说明了赵海的手段,与一个有这样手段的人为敌,这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齐墨看着赵海道:“赵兄,我想知道,有没有可能,荒族与你永远也不发生冲突?”

    赵海看着齐墨,说实话,他还真的是挺佩服齐墨的,因为赵海发现,齐墨绝对是一个真心为荒族着想的人,这样的人,不管他的结局如何,他都是一个应该值得尊重的人。

    赵海沉声道:“齐兄,我是真的不想与荒族为敌,但是如你这般的人,都要被他们算计,那现在荒族是个什么样,我也差不多能想像得出来了,荒族,怕是变成一个大势力手里的玩物了吧?他们会关心荒族的未来吗?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家能不能得到好处吧?这样的人会放过我吗?我可是知道虚空之界的位置的。”

    齐墨愣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赵海说到点子上了,正像是赵海说的那样,荒族现在早就沦为那些大家族手里的玩物了,他们那还会想到荒族的未来,他们想到的不过就是自己家族的未来罢了。

    而且赵海说出荒族一定会对付他的一个理由,那就是他知道虚空之界的位置,不说别的,光凭这一点,荒界的人就一定会对付他。

    荒界的人当初从虚空之界那里逃出来的时候,就把虚空之界的坐标给弄没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荒族就算是在强大了之后,也没能回到虚空之界那里去了。

    而现在赵海知道虚空之界的坐标,这一点对于荒族来说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他们是不可能放弃得虚空之界坐标的机会的。

    齐墨看着赵海道:“我想在道虚空之界那里的情况?虚空之界那里人的实力怎么样?比起战神界来如何?”

    赵海苦笑了一下道:“不怎么样,比起战神界来也差远了,但是虚空之界那里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征服的,因为虚空之界,连通万界,那是所有界面交易的一个场所,荒族要是想去那里做生意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是荒族想回去,统治虚空之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先不说现在虚空之界那里的那些势力会不会同意,就是那些在虚空之界做生意的人都不会同意。”

    齐墨叹了口气,他看着赵海道:“照你这么说,你是不会让我们知道虚空之界的坐标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我可以让你们知道,但是前题是,你们不过进攻虚空之界那里,因为我自己本身在虚空之界那里就有势力,你们要进攻虚空之界那里,就等同于直接对我宣战,到时候我就不得不被迫参战,但是齐兄你说实话,现在荒族的那些掌权者,他们可能不进攻虚空之界吗?”

    齐墨看着酒杯,喃喃的道:“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照你这么说,要是我们真的与虚空之界开战的话,你一定会插手,到时候只会更加的麻烦,弄不好荒族就真的要万劫不覆了,可是,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就没有什么方法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吗?”

    赵海看着齐墨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其实要是说起来,办法还是有一个的,不过这个方法却不太好,对荒族的伤害可能更大。”

    齐墨一愣,接着他两眼一亮,沉声道:“什么方法?”

    赵海看着齐墨道:“由你来控制整个荒族,你成为荒族名副其实的族长,由你来决定荒族的走向,只有这样荒族才不会与虚空之界开战。”

    齐墨愣了一下,接着他两眼寒光一闪道:“赵兄,这才是你的目地吧?你想让我夺起荒族的权力,这样荒族就会内乱,自然没有办法对攻击别人了?我说的对吗?”

    赵海看着齐墨的样子,突的一笑,接着他沉声道:“齐兄,你也算是荒族的高层了,那么你对你的敌人应该有一些了解,战神界的统治者战皇,不知道你是不是认识?我是说你是不是认得他,知道他长的什么样?”

    齐墨不太明白赵海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认识,战神界的每一凭战皇我们都认识,当然也包括这一界的战皇,怎么?你突然提起他干什么?”

    赵海沉声道:“没什么,你认识就好。”说完他手一挥,战皇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