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 血肉磨盘
    这只马上就要被吃掉的军队不是别的军队,正是金甲军团,不只是金甲军团,就连那些在金甲军团里的罪军,现在也十分的危险了。[本文来自]

    那些罪军本来是不会如此的,但是之前他们中会法则之力的人,全殾把法则之力对付那些中法器了,等到其它军团想出办法来对付中法器和傀儡的时候,罪军中那些会法则之力的人,他们也快要没有办法使用法则之力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铁甲军团和石人军团,突然对金甲军团进行了总攻,石人军团和铁甲军团都是不怕死的存在,他们的全力进攻,让金甲军团压力大增,虽然说金甲军团的战斗力都很强,而且还有罪军帮忙,但是不要忘了,铁甲军团和石人军团的实力也不差,在加上他们那不要命的打法,还有立体法阵的帮忙,金甲军团和罪军一下就陷入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罪军中的人,本来是可以使用法则之力脱困的,但是在对付中法器的时候,他们的法则之力都使用了不少次,现在还能使用法则之力的人,已经是极少数了,在这种情况下,金甲军团的失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了。

    而这时战神界的目光还都集中在赵海与战皇的战斗之只,战皇的手段十分的多,在加上家底丰富,各种各样的攻击,各种各样的法器,这些东西都被他综合在一起使用,形成了一套十分独特的战斗方式,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海才感觉,自己是在跟一座移动的宝库在做战,因为战皇身上的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相对于战皇来说,赵海的战斗方式就十分的简单。一个人,一把刀,大有以不变应万变的意思,战皇不管出什么样的招式,赵海都是一把刀来应付。

    要说赵海最引人注意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他的身法了,赵海的身法奇诡无比,飘忽不定,如同鬼魅。说实话,整个战场上,几乎没有任何人敢说,他能在身法上胜过赵海。

    赵海与战皇交手近两百招,他一直没有使用法则之力。不是他不想使用,而是因为赵海发现,他如果使用法则之力的话,也不一定给胜得过战皇,他的直觉告诉他,战皇十分的危险,至于说为什么战皇会给他这种危险的感觉。赵海还真的有些说不上来,但是有一件事情赵海却是可以肯定,那就是那种感觉,一定跟之前赵海发现战皇身上那与众不同的气质有关系。

    赵海在第一次与战皇互望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赵海发现,战皇的身上,好像是出现了那么一丝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看起来好像是不死生物身上的气质一样,但是又完全不同。这到是让赵海感到十分的不解。

    正是因为这种危险的感觉,所以赵海一直没有使用法则之力,他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看看战皇还有什么底牌。

    但是他没有想到,战皇竟然如此的沉得住气,竟然到现在,也没有把自己的底牌给亮出来。

    当然,如果赵海真的想现在就要战皇的命,那也是十分容易的,只要他全力的进攻,他相信不管战皇有什么后手,他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杀掉战皇。

    但是赵海却不想那么做,他还有更加长远的计划,战神界这里的人,赵海就没想放过他们,如果他现在把战皇给杀了,战神界的军队可能会溃散,也可能会跟他们拼命,那样的话只会让他们的伤亡更大,所以赵海现在要保证战皇活着,他要让战神界的人心里一直保持着一份希望,接着与他们做战,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这一场大战变成消耗战。

    而战皇现在的感觉也十分的不好,他也没有想到,赵海的实力竟然会如此的强悍,虽然昨天他看到过赵海与罪军的战斗,但是毕竟他没有与赵海真正的战斗过,并没有太过于直观的了解,但是现在他对赵海却有了了解,赵海就像是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你根本就抓不住他,但是这条泥鳅还是带毒的,只要让他沾上你一点,你的麻烦就大了。

    两人战斗的时候已经超过五百招了,双方也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不出绝招的话,他们是不可能拿对方怎么样的,而要是出绝招,那就等于是你死我活,当然,最主要的是,赵海不想现在就弄死战皇,而战皇发现,他就算是出绝招也不一定能弄死赵海,所以双方在交手五百招之后,都果段的选择了后退,两人几乎在同时退出了圈外。

    赵海收起了长刀,看着战皇,微微一笑道:“战皇陛下果然实力惊人,今天就领教到这里,改天赵海在领教陛下高招。”

    战皇也收起了自己的厚背大刀,看着赵海冷冷的道:“改日定取你性命。”说完身形一动,回到了城堡的城墙上。

    赵海也回到了天机楼上,接着赵海看了一下战场上的情况,战场上的情况还不错,联军现在还在与战神界的人缠斗,但是明显的,战神界的人现在斗志出现了一点问题。

    这在战神界里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战神界的人现在要面对的是赵海,而他们的背后就是他们的家乡,在这种情况下,战神界的人应该是最不缺少斗志的。

    但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事实是,赵海与战皇交手五百多招,一共用了三个多小时,而在这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联军却完成了一次轮换,第一梯队的人回到了**器里去休息,第二梯队的人出来接着战斗了。

    这个轮换对于战神界军队的士气打击可是很大的,战神界的军队突然发现,他们的换人取了,他们的敌人可以回去好好的休息,而他们却还要接着战斗,这种情况让战神界的人感到万分的无耐,同时心里也慢慢的升起了一股绝望之情。

    如果战皇可以正常的指挥战斗的话,他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安排。让一部分军队也进行轮休,可惜的是,当时战皇正在与赵海对战,根本就没有办法分心指挥做战,这也让战皇界的军队士气大跌。

    等战皇回到了城堡上,看了一眼战场上的局势,在一听手下的报告时,他当时就有一种恨不得现在马上就提刀跟赵海拼了的感觉,也不怪他会这么想。就在他与赵海战斗的时候,赵海利用铁甲军团配合石人军团,把金甲军团给撤底的打残了,一百多万人的金甲军团,现在一共只剩下不足二十万人。其中还多是伤兵,就连罪军都只剩下不足五千人了,那些会法则之力的高手,更是损失了一半左右,这样的损失,绝对不是战皇想要看到的。

    除了金甲军团和罪军的损失之外,他也知道了联军进行轮换的事情。战皇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情况不妙了,赵海还是准备跟他们打持久战了,而不会像昨天那样,他们一退赵海也跟着退。看今天他们要是想后退,赵海也是不会答应的,他们一定会跟着进攻,这样他们的后退。很有可能变会衍变成大溃败了。

    消耗战!整个战场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肉磨盘,每时每刻都在有修士死亡。而双方都有不能退的理由,但是战皇却清楚,自己上了赵海的恶当。

    赵海之前与他对战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要分出胜负,他就是想把他给拖住,让他没有办法指挥军队,好称机灭了他的金甲军团,同时也让双方的交战更加的白热化,让他想把军队撤出都不可能。

    战皇脸色难看无比,他知道从现在开始,大战就一刻也别想停了,双方拼的就是一个消耗,看谁先耗过谁,谁的韧性强,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而在这一次的交手中,他已经输了一回合了,赵海早就安排好了轮换,而他却没有,现在他必须要马上就安排轮换了。

    但是战皇也清楚,现在他想安排轮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准备的时候安排好轮换和在战时安排轮换,那能一样吗?在战时,对手会让你安心的安排轮换吗?不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战皇的脸色才会如此的难看。

    他两眼喷火的看着不远处的赵海,而赵海现在却是一脸微笑的听着他身边一个人的汇报,那人说些什么,战皇不知道,但是战皇却知道,现在赵海一定十分的得意,很得意,因为现在联军已经占了上风。

    事实上赵海并不如战皇所想的那么得意,他拖住战皇是真的,但是真正在指挥做战的,却是劳拉她们,赵海十分的清楚,自己在指挥做战方面,虽然也是不错,但是跟劳拉她们相比,却是差得远了,劳拉她们才是那种天生的统帅,所以这种指挥做战的事情,如果不是非他不可,他一定会交给劳拉她们的。

    事实证明劳拉她们干的也很不错,这一次金甲军团的覆灭,就是劳拉她们的手笔,现在金甲军团和罪军虽然还剩下一些人,但是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不过赵海也没有掉以轻心,赵海十分的清楚,战神界还是有一些战争潜力的,现在他们已经把界里所有的中法器都集中了起来,往战场这里赶来了,同来的还有战神界这里所有能战之人,包括女修在内。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赵海也必须要承认,男修一直都是修真界的主体,修真界这里虽然也有女人,但是一个女修想要修练到高级,实在是太难了,比男修要难上几倍不只,而大多数实力强大的女修,一般都是在与那个男修结了婚之后,在那个男修的帮助之下才会修练到如此强大的,而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女修太惹眼了,如果你没有一个强大的靠山,没有天大的机缘,一个女修是不可能有太高的成就的,因为有很多的修士,都会把那些女修当成修练用的鼎炉,很多女修的实力刚刚强了一点,不是被人杀了,主是被人当成了鼎炉,所以说修真界里,真正实力强悍的女修还是很少的。

    正是因为强悍的女修少,所有女修也往往会被人忽视掉,就连赵海有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忘记女修的存在。

    但是不管你是不是忘记了,女修都依然存在,虽然很多女修的实力并不一定有多强,但是这个强,指的一般都是那种超级强者,而像瞬移境,金刚境的女修还是不少的,只不过大多数的女修,在结婚生子之后,她们的精力都会放到孩子的身上,修为在想进步,就十分的困难了,所以在真正的高手中,很少有女修的身影,这自然也就会被人不自觉的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而这一次战神界却是把所有能战的女修都给发动了起来,这些女修正坐在那些中法器上,直往战场上而来,等到那些女修到了,战神界就又有了一只生力军了。

    赵海可以阻止那些女修的到来,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要利用这个机会,联军里其它界面的人,有更大的损失,同时也要打掉战神界最后一丝力量。

    战皇看的没有错,现在战皇这里就是一个血肉磨盘,天空落下的血液,染红了整个黄金海,现在黄金海的上空,就好像是飘着一团层染着血的乌云,这片乌云就是由联军和战神界组成的战场,而这团乌云,每时每刻都在下着血雨。

    惨烈,无比的惨烈,这是赵海在经过这么多个界面以来,见过的,也是他指挥过的,最为惨烈的一场战争,这一场战争参战的总人数超过了十亿,甚至已经直逼二十亿了,如此庞大的人口数字,又都汇聚在黄金海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虽然在这里不可能让所有的军队在同一时间都参与战斗,但光是那些参与战斗的军队,就可以把黄金海的天空给完全的遮住,这也正是这场战争如此惨烈的原因。

    不过赵海却知道,这场战争还没有完,甚至可以说最惨烈的时间还没有到,因为赵海还没有放出不死军团和血族来,在这种血腥气冲天的地方,血族的战斗力会得到很大的指升,不过赵海却还是没有把他们给放出来,因为血族和不死军团,赵海是准备留在到后使用的,当这两个军团出现的时候,这场战争就可以结束了。

    赵海背着手站在天机楼的顶楼,看着战场上不停交战的双方,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的不忍,但是他却没有因此而停手,他只是叹了口气,喃喃道:“怪只怪你们成了我的敌人!”随后就没有了声音,他整个人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