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千八百零九章节 诡异
    第二千八百零九章节诡异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可是想得越多,刑天的心情越是无法平静下来毕竟一切实在是太骇人了,刑天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之中只有自己能够想到这一点,能够看到这个问题的所在,而他们为何没有任何的举动,他们的心中又是怎么想的。

    自己在这世界的时间还是太短暂了,无法知晓世界的一些秘密,而想到这里时,刑天的心中也有了新的想法,远古时代结束了,而之后的一个时代那又是什么文明,而在这个文明之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在这个世界之中却无记录,别得不说仅仅只是死亡沙漠之中那些遗迹就是一个大问题,那个时期的文明由何而来,因何而生,由何而灭?

    凶兽与部落文明的存在只怕是在那个时期之后,这样的情情之下让刑天的心中不由地想到了洪荒天地,想到了当年洪荒的发展历程,那个被埋葬的时代是什么,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又是何而起,当这一些问题涌上刑天的心头时,让刑天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

    能够毁灭一个时代,能够埋葬时代的力量那绝对是恐怖无比,而在那个时代之中远古神魔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所创造的文明又为何而灭,是凶兽与部落文明毁灭了他们的文明吗?对此刑天则是暗自摇了摇头,部落文明与凶兽文明虽然强大,但想要埋葬一个时代的文明很明显还没有这样的能力,而如今这虫族的出现十分的诡异,退去的也同样诡异,难道说当初埋葬那个时代,那个文明的则是虫族不成。

    也怪不得刑天的心中会有这样的想法,会有这样的念头,因为刑天在死亡沙漠之中见到过虫族的存在,并且自己还收服了一些虫族,这就不得不让刑天怀疑虫族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文明的,这一次虫族失败了,但是它们会真得就此退去,会放弃一切吗?

    一瞬间,刑天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起来,若是虫族的存在真如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这场虫祸只怕并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毕竟它们还湍肝完成自己的目的,没有毁灭掉这个世界之中那诸多文明,没有将世界诸多文明的气运一掠而空!

    气运,当再一次想到气运的存在时,刑天的心中又是暗叹了一口气,虫族掠夺了这么多的气运,那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壮大自身,还是另有它用,而这气运消失在虚空之中,难道说虫族一直都生存在虚空之中不成?还是说这气运在孕育着什么?

    由不得刑天不这么想,因为这个世界所发展的轨迹隐约之间有一丝洪荒世界的影子,洪荒三十三天的出现也是因为大劫而生,而这个世界那虚空之中有这样的变化也是理所应当,无尽的气运孕育出新的世界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

    只可惜刑天不能够开启神通之眼,彻底了解那虚空之中的情况,毕竟现在的局势太诡异了,也太神秘莫测了,这个时候主动跳到明面上来,那绝对是在自取灭亡,就算是刑天的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来,不会把自己置于那死亡的危险之中。

    若说这一次虫族的出现是为了掠夺气运,为了毁灭文明,那远古时代的毁灭,那远古神魔之灭亡时所出现的诡异世界是否也同样如此,是否是因那远古神魔的气运所创造出来的?第二个时代之中又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们又是因何而灭亡?

    了解的越多,刑天的心中越是不安,对这世界越是有一份警惕,若是那虚空之变没有世界而生,那一切都好说,而若是有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由不得刑天不谨慎对待!力量,这一刻刑天的心中又迫切地渴望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方才能够在这即将展开的大劫之中活下去,方才能够庇护着自己的朋友,自己的部落手下渡过大劫。

    力量是一切的根本,是自己生存在这片天地之间的最大依伥,时间不等人留给自己的时间真得不多了,自己需要快点抓紧时间,壮大自身,至少现在这样的境界,这样的实力是很难能够自保的,看来自己真是有必要冒险拼搏一番,踏上那属于自己的神魔之路。

    就在刑天沉思一切之时,就在那虫族大军消失得无影无踪之迹,一股淡淡的气息自那虚空之中传来,那是一丝世界的气息,一丝拥有远古气息的世界气息,只是现在这丝气息还很弱小,再因为有那气运力量的遮掩并没有人感受到这一丝气息的存在,若是刑天能够感受到这样的情况,只怕会立即被震骇住,这样的情况出现那意味着自己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要出现在这片世界之中。

    或许这是机缘,但这机缘之中有着更加恐怖的危机,死亡与毁灭的无尽危机,而它的出现,只怕将会惊动那沉睡在死亡沙漠之中的诸多远古神魔,让这个世界走向一个更加可怕的时代,一个毁灭的时代,一个超脱的时代,而在这样的时代之中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虽然刑天还没有能够感受到那虚空之中的世界气息,不过心灵之上的感应却让刑天有一丝淡淡的不安,那是来自于自己心灵深处的不安,而这样的不安更是迫切地让刑天需要得到理强大的力量来保护自身,庇护自己的部落,自己的那诸多跟随者,而要做到这一切以现在刑天的实力还差得很远很远,所以刑天的心中更是有着巨大的压力,而这压力压得刑天有些喘不过气来,让他的心神承受着那巨大的冲击,让他的心灵都在为之不安,偏偏这一切都不受刑天的掌控,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那样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