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无奈退走
    赵海看着阮龙兴,微微一笑道:“好,你只要准备好了就好,只要你能挡我一招,我饶你不死。”

    阮龙兴一听赵海这么说,虽然心里微微有些生气,但是他还以为赵海这是在想办法,找借口饶他一命,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开口。

    赵海看着阮龙兴的样子,两眼突的一亮,接着以手代刀,猛的一刀挥出,一道雪亮无比的血气,一下就出现在了阮龙兴的面前,阮龙兴根本就连反应的声音都没有,他就看到那道刀气从他的身上划过,消后在了他身后的虚空之中。

    阮龙兴看着赵海,张口道:“你……!”他刚刚说出这一个字,整个人就已经断成了两截,他手里的大戟也断成了两截,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在死了。

    就在这时,赵海一挥手,就要把阮龙兴的尸体收走,突然贾道一大声道:“动手,不能让他在把阮长老的尸体收走。”他身后的那些修士一下回过神来,所有人都亮出了法器,直往赵海攻去,而一些修士却出手,去抢阮长老的尸体。

    赵海这时为了挡住那些法器的攻击,也只得放弃了阮长老的尸体,接着退了回去,接着他看着贾道一道:“怎么?想打群架吗?我可不怕你们。”

    贾道一看着赵海,冷笑道:“打群架?你佩吗?赵海,你就是邪魔,竟然收集修士的尸体,炼制鬼物,你就不怕全天下的修士联合起来对付你吗?”

    赵海哈哈大笑道:“修真界这里。鬼修还少吗?我可有无故杀人。炼制鬼物的时候?我所杀的人。都是我的敌人,贾道一,如果你能把我杀了,还能把我炼成鬼物,你会怎么做?你会不会把我炼成鬼物?”

    贾道一不说话了,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办法回答赵海,赵海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三千大道。殊途同归,最后我们只不过都是为了追求那长生之道罢了,只不过是大家走的路不同,死在你手里的人也不少吧,你之所以没有把那些人变成鬼物,是因为你不会,少拿这个来说事儿吧,我都听得烦了。”

    贾道一冷哼了一声,果然没有在说这件事情,他知道赵海说的对。修士修炼就是如此,没有什么正邪之分。你修的是正道玄功,但是却用这玄功来杀人,那就不代表你就是一个正道修士,你修的是魔功,但是却没有用魔功去杀人,去为非作歹,那么你就算不上是一个邪魔,这在修真界里是正常的现象,功法没有好坏,人才有好坏。

    贾道一沉声道:“赵海,我今天可不是来听你讲道的,我们是来挑战的,你的废话太多了。”虽然说是来挑战的,但是贾道一这一次却没有派人出手,因为阮长老被赵海一招秒杀,对于他们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现在怕是那些破空境的高手,也没有几个敢出战了。

    破空境的高手,往往比一些低等级的修士更加的惜命,因为他们一直认为,自己的命比别人的命更加的值钱。

    贾道一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些破空境的高手,那些高兴全都眼神闪烁,避开了他的目光,贾道一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心里对于阮龙兴更加的感激了,他也知道,现在不能在副那些破空境高手了,那些破空境的高手,已经被赵海给吓破胆了,他们现在十层战斗力,能发挥了八层就算是高的了,这个时候在让他们出战,要是在死两个,弄不好这些破空境的高手就要溃散了,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领来的大军,怕是也就要随之溃散了。

    一想到这里,贾道一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赵海,冷声道:“赵海,今天的挑战就到这里,你不要得意,我六界联盟的大军马上就要到来了,到时候我定然攻破你那个护罩,杀得你们鸡犬不留。”

    赵海冷哼一声道:“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取吧。”说完竟然不理贾道一,领着那些破空境高手,退回到了地狱之门那里,好像全没把贾道一放在心上,贾道一一看赵海的样子,也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沉声道:“走。”说完领着那些破空境的高手,转身走了。

    李进和李明一直在等着前面的消息,他们也想知道,这一次的挑战,战果如何,不过两人并没有在外面等着,而是坐在霸王宗的**器里。

    李明看着李进道:“父亲,贾道一去了这么长时间了,想来这挑战也开始了,你说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李进摇了摇头,苦笑道:“结果?怕是讨不到好去,赵海先生的实力如何,我们是没有跟他们交过手,但是不要忘了,他能让上柱界的那些伏首帖耳的,实力怕是不会弱,就算是他自己的实力不够强,怕是他身边也会跟着一些高手,贾道一去挑战,怕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正说话音,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道:“宗主,贾宗主派人来传话,让你去他那里一趟,阮老祖出事了。”

    李进一听那个修士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脸色一变,转头对李明道:“你留在这里。”说完他飞快的出了房间,就见房间外站着一个修士,那个修士现在正一脸的慌急,李进马上道:“怎么回事儿?”

    那个修士开口道:“贾宗主领着各宗门的破空境高手去挑战赵海,却是连败了几场两场,第三场由阮长老出战,最后被赵海一招杀了,贾宗主派人来请宗主你去把阮老祖的尸身领回来。”

    李进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下,眼前一黑,差一点摔倒,不过他很快就摇了摇头,清醒了过来,接着他看着那个修士道:“消息可确切?”

    那个修士一脸悲色的道:“确切,是甲英宗的人亲口说的。”

    李进这时已经恢复了过来,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带上人,跟我走。”那个修士应了一声,接着到外面点了五十个人,跟着李进往外飞去,不一会儿众人就到了贾道一的**器那里。

    众人一到那里,就有一个甲英界的修士迎了上来,看了李进一眼,一脸幸灾乐祸的道:“李宗主来了,里面请。”李进已经没有心情在跟他生气了,快步往里面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器的里面。

    甲英界的**器也是船形的,这船看起来十分的气派,船长足有万米左右,船身高大无比,光是船的甲板上,就有十层高楼,这高楼飞檐起脊,十分的漂亮,李进就是进了这高楼的第一层。

    一进这高楼的第一层,就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大厅,现在大厅里正站着一群人,李进一看,全都是各宗门的宗主和太上长老级的人物,在大楼的中间,摆着一惧尸体,一看到那具尸体,李进的身体就是一晃,差一点没有晕过去。

    “李宗主,是老夫对不起你啊。”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李进抬头一看,发现正是贾道一,贾道一现在正一脸歉意的看着李进,沉声道:“这一次老夫贸然去挑战赵海,却不想那赵海早有准备,他手下竟然有几个会法则之力的人,而他本人也习得了一丝的法则之力,至使之前两战全败,就在老夫一筹莫展的时候,阮长老开口指点老夫,然后对老夫说,他去挑战赵海,如果他战死了,那就证明赵海真的使用了法则之力,请老夫多注意了,随后阮长老出战,却被赵海一招击杀,他用的正是法则之力,我虽拼命抢回了阮长老的遗体,但却未能战胜赵海,阮长老报仇,是老夫之过啊。”

    李进看着贾道一那惺惺作态的样子,心里一阵的恶心,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与贾道一发生冲突的时候,他现在只是想确认一下,赵海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赵海说的是真的,那就证明阮长老还能活过来,如果赵海说的是假的,也就代表他们被赵海给耍了。

    贾道一看李进愣愣的看着阮龙兴的尸体,还以为他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他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李宗门,将阮长老的遗体带回去,好好的安葬吧,是老夫对不起他,老夫定会补偿你霸王宗的。”

    李进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贾道一一眼,接着冲贾道一一报拳道:“多谢贾宗主,李进告辞了。”贾道一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李进下去了。

    李进召了两个人进来,抬起了阮龙兴的尸体,往外走去。众人看着李进的背影,有伤感的,有兔死狐悲的,还有幸灾乐祸的,人间千面,不一而足。

    李进带着阮龙兴的尸体回到了霸王宗的**器,直接就让人把尸体抬进了他的房间,到了房间之后,他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与李明。

    李明看着被人拦腰斩断的阮龙兴,也是两眼一黑,像这样的伤势,是不可能复员的,李明对赵海的话,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的动摇。

    李进看着李明道:“明儿,拿出赵海给的玉牌,试一下就知道,赵海是在骗我们,还是真的想跟我们合作了。”

    李明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接着他拿出了赵海给他的玉牌,这是一块不起眼的玉牌,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李明实在是不相信,这样的一块玉牌,竟然能起死回生。

    但是现在他也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了,李明慢慢的把玉牌放到了阮龙兴的尸体上,看着玉牌的变化。突的一阵耀眼的白光,一下就让李明的李进的眼睛感到一阵的刺痛,两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一阵的惨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