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就在勾引
    当天晚上,张信与墨婷二人,是在一片轰隆隆的声响中踏上了归途。金灵力士固然笨重,可墨婷的寒冰傀儡则更在其上。一路行走,发出各种样的噪音,惊起走兽飞禽无数。

    而这一路中,张信一直都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周围。

    “感觉这一路上,几乎都见不到灵兽了。特别是那几个村庄附近,简直鸟兽绝迹。”

    “是少了许多!”

    墨婷也赞同的点头,又柔声解释:“最近各家猎团,都差不多成型了,斩获了许多灵兽,几乎把各个村庄周围五十里清空。还剩下一些,要么就是抱团的兽群,很难对付,要么就是逃到了荒原深处不出来。”

    “原来如此!”

    张信心想这多半就是宫静等人,会选择那些短尾风狼下手的原因了。只因那附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猎物了。

    如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他们绝不会去动这支难缠棘手的狼群。

    不过接下来,这千叶峡内的入门试,也将进入到第二阶段。

    毕竟这千页峡内,足足有着十几万人。可这片荒原中的灵兽,最多才有两万出头,其余的普通野兽,数目也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万。

    每人均分的话,这些灵兽都不够吃的。

    且就是这数目两万出头的灵兽,以及地窟下同样数量有限的的妖邪,与那些灵草灵药,天材地宝等等,就是入试弟子们获取贡献值的唯一来源。

    对那些普通的弟子而言,这也没什么,他们只要贡献值达标就可。可对于某些有心人来说,真正的竞争,从现在才开始,

    日月玄宗的第二试,考验的是入试弟子们的灵能修行进展及功法进度,第三试则是分成两块,一是最终贡献值的统计,二则是武试以及各种技艺才能的考试。

    然而此外日月玄宗内部还有不成文规定,只有在第二试与第三试这三项考试中都名列前十,日后才有资格成为门内七十二位道种的候选。

    否则的话,哪怕你在门内表现再怎么出众,立下再多的功勋,哪怕付出超过旁人千百倍的努力,依旧难入道种之列。

    而所谓的道种,天柱,可不仅仅意味着宗门的全力扶持与权势地位而已。更是未来,成为圣灵上师的名额。

    除此之外,贡献值前十的奖励,也远远超过了武试。尤其前三人,奖励都是固定的神血石,可以增加灵能属性。此物价值连城,放在日月玄宗之外,足可换取三十万点的十级灵源,或者高达三千点的十级贡献值,且有价无市。

    可每逢入门试,宗门都会将这些东西拿出,当做激励后辈的奖励。也因此故,每次入门试接近尾声时,都将有一场龙争虎斗。

    而张信对此,也是势在必得。

    回到山灵居的时候,谢灵儿见到墨婷后先是意外,随后就很是不满的瞪着张信。周小雪则是既害羞又害怕,一直躲在谢灵儿的身后,不敢冒头。

    张信只道是谢灵儿,是因之前武试的事情,对墨婷还有不满,当下语声凝然道:“你们间的恩怨,要是还放不下,日后有机会在武试擂台上自己再解决.可从今日以后,我们就算是一伙了!生死相托,患难与共,可不准再私下冲突。”

    随后他又笑着望周小雪:“小雪你该道谢的,这次你家里的事情,多亏了墨婷。”

    可这并没什么卵用,周小雪倒是强压着惧意,诚心诚意的对墨婷道了声谢。谢灵儿却依旧气鼓鼓的瞪着张信,墨婷则是处之泰然,大大方方的朝着二人打招呼,可灵儿根本就没理她的意思。

    之后晚饭的时候,气氛也是无比的僵滞。谢灵儿与周小雪,一个是不肯,一个是怕生,都成了闷葫芦,张信拿这两个无可奈何。好在墨婷似不在意,一直都是笑吟吟的,偶尔神情专注的偷偷看张信。而每当张信心有感应,奇怪的回望过去时,却并未发现异状,让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可此情此景,却使谢灵儿的面色益发难看,直把她的脸颊鼓成包子。根本就吃不下饭菜。

    直到深夜时分,张信将谢灵儿单独领到了自己的居室里,然后奇怪的询问。

    “灵儿你以前不是说墨婷她帮了小雪,以后不记恨她了么?今天怎么这样?太失礼了。”

    “我是说过不记恨她,可没说过我同意以后与她一起!”

    谢灵儿嘟起了唇,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就好似小时候自己最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感觉,心中更隐隐有着焦躁之意。

    “而且她加入我们猎团,分明就是冲你来的。信哥哥你没看她吃饭时的样子么,她是打算勾引你耶!”

    张信差点走岔了气,连续轻咳了几声缓过来。心中也在疑惑,难道说那墨婷真的是喜欢自己么?其实他自己也隐隐有此感觉,只是未能确定。他更愿相信墨婷是对自己惺惺相惜,也极看重墨婷的磊落与才能。如能将她带在自己身边调教,日后说不定能为他们日月玄宗,再培养出一位擎天之柱。

    “你在胡说什么?你知道什么是勾引?”

    张信心知不能在这话题上继续纠缠,他怒声呵斥了一句,就忙转过了话题:“言归正题,这次把灵儿你叫过来,是关于灵儿你那血煞灵体的事情。”

    “血煞灵体?”

    谢灵儿吃了一惊,果然没心思再去想墨婷的事情了。

    “什么是血煞灵体?我以前在汇灵班的时候,知道有风灵体,兽灵体,七阴体,三阳体等等,一共一百六十多种有记载的先天体质,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血煞灵体。我身上有么?”

    “确实有的!你没听说不奇怪,只因这十万年来,一切关于血煞灵体的信息,以及所有与之有关的古籍,一直被宗门封锁压制,甚至抹去了,我也是偶然间,听我父亲提到过。”

    张信信口雌黄:“严格来说,这其实不是灵体,而是我们元神的变异,然后引发体质的变化。”

    灵体皆与人体内的隐窍有关,世间一百六十多种先天体质,涉及三百六十五个隐窍。

    前世他的好友梦随风就在研究这个,可惜那位才刚有些成果,将其中十一种灵体完全解析,就遭遇了广林山之战,

    对面谢灵儿闻言,却神色兴奋了起来:“那我的这血煞灵体,有什么能力?是不是以后我施展一些灵术时,会更厉害?”

    可随后她就反应了过来,面色微变:“宗门为什么要隐瞒关于血煞灵体的事情?是不是这灵体,有什么不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