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 寻踪
    左江出门前还是穿上了内衣,她曾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干脆就真空上街吧。富江说不定会那么做,不过这种话由左江说来却令人无从分辨真假。当她在我面前穿上内衣时,还一直抱怨刚晒干的衣服对皮肤不好。

    “希望衣店里有准备合适尺寸的就好了。”我一边帮她扣上背后的扣子,一边说。

    不过左江却不抱任何希望。

    不知道她的内衣本来就是这种设计,还是她的胸部尺寸太过惊人的缘故,一大片挤出来的肉色似乎要将背后的扣子撑断一般。

    “真讨厌,似乎又大了一点。”

    去跟全世界的洗衣板道歉。

    虽然想这么说,不过身体却十分老实地产生生理反应,免不了又被左江捉弄了一番,最后被她玩弄般在她的口中倾泄出来,她全部吞了下去,还故意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贤惠的神情充满异样的妖冶。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

    因为最近治安不好,频频出现意外之祸,就算是光天化日之下,我仍旧将左轮和匕首藏在衣服底下,左江也带上了盛放斧头的旅行包。

    乘坐出租车前往市中心商业圈步行街的途中,正好路过被山羊公会控制的那家酒吧,我和左江俱没有找出任何不正常的地方。那些人如同昼伏夜出的吸血鬼,暗流在夜色中涌动,让世人得以白日的安详。

    自在的人群穿梭如流,日常的齿轮所发出的不协调之声,似乎只有我们能够听到。

    令人感到窒息的景色。

    步行街今天也如常营业,除了增设的摄像头和治安岗,没有任何会发生事端的预兆。这一带是服饰类品牌代理店的聚集地,尽管隔着一条街有一栋本市著名的综合商城大楼,但因为在综合商城中营业的也同样是私人代理,因此两边的售价和质量并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每个星期有六天时间要穿学校规定的校服,所以我一直不怎么在意衣服牌子,有潮流感的同学声称这是落后于时代,没有觉醒的缘故。不过即便不上学的时候,我也同样穿着校服,要不就是从街边摊买来的廉价运动衫。

    也许正如他们所说,我在潮流和品牌方面的感觉十分迟钝,也觉得那些拗口的英文中译的名字十分难记。

    鉴于以上种种缘故,我到这条步行街的次数屈指可数。

    身为东道主,却无法为身为客人的左江带路,即便是平日不感兴趣的缘故,此时也不禁有些尴尬。

    然而左江完全没有在意的样子,也没有就此事调侃,只是抱着我的胳膊,一路指指点点,没有半分焦急的神色。不过因为她的年纪一看就比我大的缘故,所以旁人也不会觉得我们是陷入热恋的情侣,更像是感情极好的姐弟吧。

    从手臂传来的丰满的挤压感令人心猿意马。

    左江并非富江,我吸烟的时候,不由得特地询问一声。

    “没关系,你抽吧。”左江毫不在意地说,不过看起来她并没有任何也要抽烟的意思。

    真是奇妙,烟瘾通常同时作用于精神和**,可是在她的身上,似乎人格转换后,**也会发生微秒的变化。

    女性的衣物比我想象中的贵得多,我的伙食费再一次非常规被缩减。虽然不至于要抱怨,不过未来的生活问题的确要仔细考虑一下了,是否应该去找份短期的打工之类的问题,无可厚非地摆上日程。

    “看来要打工才行。”正这么想着,左江仿佛心有灵犀般说到,“阿川还是个学生,身为大人的我当然要自己解决生活费的问题。”

    “不过左江是客人……”

    被她按住嘴唇,将话堵在口中。

    “不是客人。”她微笑着,以一种反对者就会有生命危险的语气说,“我不是客人啊,阿川,对不?”

    “嗯,嗯。”我只能点头。

    “那么,该做什么好呢?”左江开始思考起来,“去那家酒吧当服务员如何?薪水肯定不错,而且还可以顺便监视他们的行动。”

    “坚决反对!”

    “阿川反对的话就没办法了。”她十分遗憾地叹了口气,似乎对之前的提议很认真的样子。

    “总之,左江决定要工作的话,我不会阻止。”毕竟刚从精神病院中出来,或许这是重新融入社会的契机也说不定,“不过,要去哪里必须详加考虑,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绝对不行。”

    “是,是。”

    就这么谈论着打工的内容,到了左江看中的内衣店,仍旧没有任何有建设性的结果。我是很认真地考虑,不过左江总是敷衍塞责。

    在外边的橱窗就能看到作为样品的内衣款式,店里的顾客和营业员都是女性,从初中生到中年妇女都有。我感到不好意思,表示在外面吸烟等着。

    “阿川也来帮我参考一下嘛。”

    “会被别人当作色狼吧。”

    “才不会,都什么年代了,谁会在乎啊。”

    “我在乎。”

    “真是死脑筋,这可是福利哦,别人求都求不来呢,最近光棍节的参与人数在与日俱增,你应该更积极一点才对。”

    就算她这么说,我也不会进去的。

    于是坐在店外花坛边的长椅上休息,身旁还有几位处境类似的男同胞,大家彼此交换深意的眼神和苦笑,不时朝店里投去尴尬的视线。

    身为同一战线的临时战友,我掏出香烟分发给他们。因为从外表就能判断出我是学生的缘故,他们明显呆滞了一下才接过香烟。

    “其实我是优等生。”我如此说明,不过大家一如既往纷纷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其实,虽然吸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也没什么。”有一位二十几岁上下的男性说,“学习差也并非见不得人的事情,每个人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嘛,很多在学校吸烟的差生,到了社会上反而可以很快适应环境。”

    直到左江出来前,众人开始就这个话题展开论证,气氛很快就升温起来。

    “对了。”我想到作为一个女生,咲夜会否来过此处,于是不抱太大希望地形容了一下她的长相,“你们见过这个女生吗?”

    他们纷纷表示没有见过。

    果然行不通,也许有照片的话,私人发布寻人启事会更加有效,不过不能让山羊公会知道我也在找咲夜,所以寻人正如大海捞针。

    看来还是要往我和她都印象深刻的地方想。

    可是我和咲夜最熟悉的就是那家公园,咲夜在杀死森野后,那片地方一定如噩梦般挥之不去,她不太可能再次回到那个地方。

    或者说,我也并不希望她回到那里,因为,一旦她那么做了,也许就是濒临崩溃的前兆。

    她会在那个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这是最糟糕的结局。

    可是除此之外……

    正思考着,一片阴影挡住了正前方的阳光。

    “还在想咲夜吗?”左江提着纸袋站在那里问到。

    “嗯,真令人担心啊。”

    “她知道末日幻境的事情吗?”

    “我把日记给她看过,平时她也有帮忙收集情报。”

    “那么……也许她会在那个地方吧?”左江露出深思的表情。

    我站起来,接过她手中的袋子。

    “哪里?”

    “你回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