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 除魔
    咲夜会在我回归的地方吗?

    确实,我曾经把那个地点告诉她,虽然她当时表示很有兴趣,不过事后就没有再提了。因为是厕所,所以轻易就能联想到私密、肮脏和臭味,多少拥有一些洁癖的女生会感到害羞和抗拒也是理所当然,只是不方便当面说出来。我是这么理解的,因此从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不过提出这个地点的左江也是女性,就算考虑到因为年龄因素形成的心理差异,也应该有一定的几率。

    “那地方是公共厕所,女生的话,会特地到那里去吗?”

    “无论再怎么矜持,只要是在意的话,就一定会去。”左江带着善解人意的微笑说。

    既然左江这么肯定,我也不由得信心渐增。

    “那现在就去看看如何?”

    “好的,我也想看看阿川回来的地方呢。”

    于是由我带路,两人一起前往那间厕所。回想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回到那个地方。当初从公共厕所的地板上醒来,失去记忆的茫然和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地的晕眩,令人记忆深刻。

    并不是什么值得怀念的感觉。

    自从得知咲夜身上的恶魔便是从类似的地方召唤出来,便不由得认为那是个被诅咒的地方。

    事实也如此,无论是我,白井还是咲夜,就连身为山羊公会高级成员的森野,都没能逃脱出黑色的厄运。

    即便如此,恶魔的力量遭到人类的窥睨,依然有许多人在寻找这些节点,即便不是从当事人口中得知,拥有强大实力的组织,也会有其他方法得知其存在吧。

    虽然一直没听闻那里有死人的报导,但也许山羊公会也快要知道那个地方了。

    咲夜能呆的地方越来越少,无形的渔网正渐渐收拢。

    “左江,要做好警惕。”我这么说着,有些担心,因为左江看上去不像是擅长战斗的类型。

    不过左江却毫无为难之色。

    “也许临时判断的经验没有真江和富江那么丰富,不过记忆和身体是共用的,没有任何削弱,而且我也有学过女子防身术,所以没问题的。”

    夕阳西下,高远的蓝天,渐远的云层染上金红色,层层叠车,如鱼鳞一般,向苍穹边际延伸。飞机的轰鸣声从云层上迅速远去,牵扯出一笔细长的航迹云。

    我和左江脚下被拖长的影子所指的方向,就是厕所所在的地方。

    我们呆在距离那处五十米的店铺前,将咲夜的模样描述给店主听。

    “记不清了,虽然这里的客人不算多,但不是老主顾的话,我也不会刻意去记住呀。”四十多岁的中年店主露出为难的脸色。

    “那就算了,请给我一包骆驼香烟。”我掏出二十五元放在柜台上,转过头和左江一起眺望厕所的门口。

    和当初离开时的记忆没有太大的差别,厕所坐落在一个小型广场的旁边,但是光顾的人却不是很多,甚至连收费管理员也没有。广场同样显得落魄,花坛的植物因为长时间没有修整,呈现出一种衰败的景象,夕阳的光晕洒在石头上,令人滋生出暮年的情感。

    在外面监视了一会,绕着厕所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物。进去之后同样如此。直到夕阳差不多要完全落至地平线以下,才抱着遗憾踏上归途。

    也许只是时机不对,怀抱着这样的希冀,之后一连好几天天,我和左江都会到这里寻找咲夜。

    学校里,之前旷课的学生陆续有几个回来了,可是八景、白井和峦重并没有列入名单内。大概是长时间的紧绷导致疲惫剧增,学校的气氛开始消极地松懈下来。

    警方没有再来学校,校方也没有什么好举措,只是惯性地延续课后安全知识的讲座,隔三差五要求班主任进行家访。

    预计到要和恶魔对战,我和左江尽可能寻找传说中能够对恶魔产生驱赶和伤害作用的圣物,并根据网上流出的驱魔比例,将水银、盐和符灰混淆,再额外加入灰石,制作成特殊的水银弹头。

    两颗子弹就要消耗一颗灰石,即便算上左江带来的灰石,也是相当高昂的代价。

    “普通的物理存在根本无法给那只恶魔造成任何伤害和干扰,我的斧头也没有多大效果,也许它根本就不害怕普通的限界兵器。那家伙根本就是个影子一样的存在。”左江保存有真江和那只恶魔对战的记忆。

    “不过,一定有办法让它就范,否则要利用它的力量就是个笑话。”

    “也许可以沟通交涉?”

    “就算可以,问题是为什么要和人类交涉?它需要什么东西是只有人类才能做到的?”

    不明白,恶魔是和人类截然不同的存在。人类就连同为人类的他人都谈不上完全理解,又如何能够理解本质上存在巨大差别的异类?

    咲夜说过,那只恶魔是在召唤途中,因为拘束式的破坏,才进入她的身体。

    换个角度想,它有可能是“逃”进咲夜的体内,或者“选择”了咲夜作为宿主。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点。咲夜拥有作为宿主的条件,而且并非完全被恶魔占据神智,更像是出租房的房东这样的身份。但是她无法控制恶魔的行为,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这只凶恶的客人有可能反客为主。

    然而,它仍旧是客人,咲夜的身体也只是房屋。

    “所以,一定有一个门,能让恶魔自由进出的门。”左江沉思着说。

    “我想,我知道那个门是什么了。”

    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咲夜胸腹间那个五芒星的符号。

    距离期中考还有一个星期的那个周末,我依旧在放学后和左江来到暮年的小广场。,

    这次还没到卖烟的杂货店,就已经察觉到弥散在四周的异样。

    好似置身于一个无形的满是污垢杂质的漩涡中。

    一种说不出来,却打心底不舒服的味道,就连身为普通人的店老板也明显感到不适,在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后就关门离开了。

    原本小广场就人迹罕至,如今更是一个外人也没有,仿佛都被这种奇异的磁场驱散出去。因此,独自站在广场中心仰望天空的人影就变得格外突兀起来。

    她穿着连帽的运动外套,帽子遮去面容,双手插在口袋里,仿佛已经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无力反抗,也不愿接受死亡的结局,只是默默地承受着。

    在她的脚下,几乎是她的身体五倍大的影子,以一种狰狞的形象占据了她身后的大片广场。几乎能从那影子的轮廓中辨认出五官、胳膊和巨大的爪子,正是栩栩如生的恶魔形象。

    谈不上哪里有差异,但是和记忆中的印象似乎不太一样。

    我尝试用魔纹鉴定,结果得到两份截然不同的情报。

    之一

    姓名:咲夜

    年龄:十七岁

    职业:学生

    武器:无

    评价:d

    之二

    名称:低级恶魔

    物种:恶魔

    评价:b-

    状态:正常

    咲夜竟然是拥有才能者,有些令人惊讶,也许是恶魔的存在令其产生变化。不过分列的情报提示为之前的推断提供了有力证据。

    咲夜和恶魔并非浑然一体。

    我就像是生怕惊动那个人影般,低声将情报告诉左江。

    “按照计划行动吧,阿川,跑起来。”左江掏出斧头,谨慎地说道。

    “正合我意。”

    我伸展四肢,开始热身,压腿动作结束后,深吸一口气朝那边跑去。

    “咲夜!”距离她还有五十多米的距离,大声呼唤着。

    她仿佛吃了一惊般,迅速转过身子朝这边看来。

    “别,别过来!”她叫起来。

    的确是咲夜的声音。

    随着她的叫声,一股猛烈的旋风升起来,她立刻惊叫着压住快被掀飞的兜帽。那个巨大的恶魔形象的影子活了一般,从地面上立起来,将巨大的黑色爪子朝这边挥来。

    即便如此,又怎么可能停下来?

    很熟悉的感觉,无所畏惧,即便攻击者给人强大的压迫感,但就像是儿时在狭窄的墙顶上奔跑,从高高的树梢上跳下,明知危险却欲罢不能。和是否拥有超人的力量毫无关系,纯粹的冰冷的热血沸腾。

    我用力摆动双腿,好似多日来积蓄在大腿肌肉中的力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蹬地的力量反馈到筋腱上的感觉无比清晰,猛烈旋转的风也无法阻挡。

    快点,再快点,还能再快点。

    左手腕的魔纹开始发热,隐约有一股暖流钻进心脏。跳动,奔流,血液水泵般涌动的声音在耳边清晰可闻。

    以那只巨大阴影恶魔为中心,有一张无形的网囊括了任何细微的运动和声音。我看不到,但能感觉出来。它们碰撞,交错,相互影响,如同一个个的网结正在连锁运作。

    这一切都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反馈会大脑,似乎每一根神经都在流窜蓝色的电流,刺激着每一寸肌肉。